陈独秀的两个儿子

笑笑看 收藏 0 176
导读:陈延年和陈乔年,同为中共五届中央委员。陈延年任五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江苏省委书记。陈乔年任五届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湖北省委组织部部长等。他们为革命英勇壮烈牺牲时,陈延年29岁,陈乔年26岁,他们是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马克思主义者。 陈延年和陈乔年,是陈独秀与原配夫人高晓岚的儿子。可是,由于陈独秀坚持“父道尊严”致使父子之间关系一直淡漠。当儿子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后,陈独秀才领悟到儿子是尊重和爱戴父亲的,也体会到父子情深…… 少年蒙难 1898年,陈延年出生时,陈独秀随升任辽阳知州

陈延年和陈乔年,同为中共五届中央委员。陈延年任五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江苏省委书记。陈乔年任五届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湖北省委组织部部长等。他们为革命英勇壮烈牺牲时,陈延年29岁,陈乔年26岁,他们是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马克思主义者。


陈延年和陈乔年,是陈独秀与原配夫人高晓岚的儿子。可是,由于陈独秀坚持“父道尊严”致使父子之间关系一直淡漠。当儿子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后,陈独秀才领悟到儿子是尊重和爱戴父亲的,也体会到父子情深……


少年蒙难


1898年,陈延年出生时,陈独秀随升任辽阳知州的养父陈昔凡在东北,没有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没有看见襁褓中儿子的笑容。受到康有为、梁启超“百日维新”运动影响的陈独秀,不顾家庭的阻止,抛下娇妻幼子独自赴杭州入求是书院求学。继后,开始了最初的革命活动。


陈延年4岁时,弟弟陈乔年出生了。此时,在杭州进行反满演说受到警察追捕的陈独秀逃往南京避难,继而在家乡安庆建立藏书楼传播革命思想,成了被清朝政府列为缉拿的首要分子,匆匆流亡日本。


为革命奔走呼号的陈独秀,无暇顾及孩子和家庭。陈延年、陈乔年只好由祖父陈昔凡养育,并受到祖父母和母亲的呵护。


1913年,15岁的陈延年和11岁的陈乔年,突遭不幸。他们任安徽都督府秘书长的父亲陈独秀协同都督柏文蔚举旗讨袁,因“二次革命”失败,柏文蔚、陈独秀东逃日本。他们的家被袁世凯派来的部队洗劫一空,幸亏兄弟俩机灵地互为人梯越墙逃到乡下,才没有被斩草除根。


苦则立志


1915年,回到上海的陈独秀得悉家中遭了劫难,决定将两个儿子领来上海读书。陈延年、陈乔年经多方辗转周折,终于“找”到了父亲。


两个儿子虽然到了上海,可是,教育孩子方法独特的陈独秀,不让儿子在家里吃饭、住宿,而是把他们寄住在上海四马路亚东图书馆《新青年》杂志发行所店堂里,托亚东图书馆经理、同乡好友汪孟邹每月给陈延年和陈乔年10元生活费。陈氏兄弟俩经法国语学校补习法文后考入复旦大学,仍然依靠每月10元生活,除了交纳学费后所剩无几了,生活十分清贫。他们不得不半工半读,每天吃大饼,喝自来水,过着夏无蚊帐,冬无棉衣,一件夹衣四季不离身的生活。生活的清贫,劳作的苦累,兄弟俩却坚持不向父亲索取,不要家庭接济,而是在艰苦环境中磨炼自己。


陈独秀不让陈延年、陈乔年住在家中,令他的第二位妻子高君曼心中十分不安。作为孩子的姨妈和继母的高君曼视陈延年、陈乔年如同己出,认为于情于理都应该让两个孩子在家里吃住。但是陈独秀毫不让步,两个人常为此事爆发口角争吵。


人到青年,立定鸿鹄之志的陈延年、陈乔年在上海几年间,一直没有回到陈独秀家中。


信仰转变


1919年底,陈延年、陈乔年兄弟经当时的中国无政府主义者吴稚晖介绍赴法国勤工俭学。航程中,他们挤在下等舱里“打通腿”,啃着干面包。这是艰苦的旅程。初到法国的陈延年、陈乔年,住巴黎凯旋门附近伯尼街22号。他们以过人的聪慧和流利的法语考入巴黎大学附设的阿里雍斯学校,在那里学习文学、地理和法国文明史等。他们一面做工,一面读书,准备报考巴黎大学。


不久,控制华法教育会的无政府主义领袖李石曾、吴稚晖和中国驻法公使陈篆等人,勾结法国反动当局肆意破坏中国留学生勤工俭学,宣布华法教育会与中国勤工俭学学生脱离经济关系。陈延年、陈乔年和大批失去资助的学生,过起了流浪生活。为了生存,陈氏兄弟俩到里昂一家工厂做翻砂工,拼命干活,辛苦劳作一天的所得也难以维持起码的生活。


1921年间,困境中的中国留法勤工俭学学生纷纷起来抗争。由蔡和森、周恩来、赵世炎等发动和领导了“二二八”求学运动并举行游行示威。学生们提出的正当要求不但遭到中国官方的拒绝,而且遭到法国当局警察的逮捕。100余名参与示威的学生,被强行遣送回国。所幸的是,陈氏兄弟俩没有被逮捕。他们在“二二八”求学运动中先后结识了蔡和森、周恩来、王若飞等共产主义者。在他们的支持鼓励和帮助下开始走到马克思主义者队伍中来。1922年6月,兄弟俩参加了旅欧少年共产党。他们同赵世炎、王若飞、萧三等以及一些法国共产党人交往甚密。1922年8月,经当时法共党员胡志明介绍,陈延年、陈乔年加入法国共产党。





投身革命


中共中央正式承认旅欧共产主义小组成员和加入法国共产党的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组建了中共旅欧支部。支部大会选举陈延年、周恩来、赵世炎为领导人。不久,旅欧支部将《少年》改名《赤光》,陈氏兄弟俩与邓小平等主持编辑出版《赤光》的工作,传播马克思主义。


1923年春,中共中央决定派陈延年、陈乔年、赵世炎、王若飞等赴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他们进入“东大”学习后,国内国共合作局面出现了。由于高涨的革命形势和火热的斗争急需要大批党的优秀干部,中央决定陈延年等回国。陈延年于1924年暑期起程回到国内,即前往革命浪潮汹涌澎湃的广州。11月,陈延年接替周恩来任中共广州区委书记,负责广东、广西、福建和香港的党务工作。1924年10月,陈乔年奉命从莫斯科回到北京,任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组织部长,同北方执委书记、留法留俄时的同学赵世炎并肩战斗在一起。


父子情深


陈延年一直称其父亲为“独秀同志”,父子之间以革命同志关系维系着,这是世间罕见的。陈延年对父亲的错误以同志式关系提出批评和建议。他曾直接批评陈独秀:“独秀同志片面主观,缺乏对全国形势的正确分析,反对北伐是错误的。”


1927年7月4日,陈延年在上海龙华塔下枫林畔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临刑前他奋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秘密离开上海、虎口逃生隐藏武汉的陈独秀,得知儿子陈延年惨遭反动派杀害时悲愤万分,痛骂蒋介石不仁,发誓与蒋介石不共戴天。陈独秀化装回到上海家中,见到高君曼为儿子设的灵位,哭泣哀嚎。他淌着泪问高君曼:“延年的尸收了没有?”高君曼泣不成声地回答:“没、没有……”陈独秀焦急地追问:“怎么回事?”“他死得很惨!组织上托人要过尸,蒋介石不给。据狱中传出话说,特务要延年供出党组织名单,他誓死不泄露党的机密。受尽各种酷刑后,被分尸惨死……”高君曼哽哽咽咽地告诉陈独秀,陈独秀听了,悲愤至极。


在挽救党的“八七”会议上,陈乔年不因陈独秀是自己的父亲而讲情面,而是与陈独秀执行的错误路线作坚决斗争,坚定地拥护党中央撤销陈独秀党内职务的决定。陈乔年在会上发言说:“我父亲陈独秀同志执行的错误路线导致的后果是严重的,它使我哥哥延年和李大钊、赵世炎等一批共产党人惨遭敌人杀害,给革命带来巨大损失,这是血的教训,切切不可忘记。”陈乔年掷地有声地提醒和告诫与会同志:“对国民党反动派只有作坚决斗争,绝不能存在任何幻想。”


不到一年时间,1928年6月间,传来陈乔年被国民党杀害且尸首难寻的噩耗,令陈独秀痛不欲生。消沉、悲痛、失望之际,陈独秀借酒浇愁,常常老泪纵横,痛哭流涕。他用颤抖的手举着酒杯说:“延年、乔年,父亲为你兄弟俩酹此一杯!”说完,将酒洒在地上,仰天哀叹不已。这时,陈独秀所坚持的“父道尊严”那一套,显得是多么空洞,因而也被自己情感所淡漠,所淡化。这时,陈独秀才觉得两个儿子内心是很尊重和爱戴自己的。儿子死了,陈独秀才体会到了父子情深。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