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十一章

swxaqz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URL] 梁倩梅在他们的保护下安全回到了家中。她家是一座很豪华的别墅,像大多数有钱人一样,梁文利喜欢将自己家的花园弄得很漂亮。房间里总免不了摆上几个花篮,这样看起来就比较的干净整洁。   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钟,此时梁文利正在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容貌。透过镜子看见梁倩梅立即转过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梁倩梅在他们的保护下安全回到了家中。她家是一座很豪华的别墅,像大多数有钱人一样,梁文利喜欢将自己家的花园弄得很漂亮。房间里总免不了摆上几个花篮,这样看起来就比较的干净整洁。

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钟,此时梁文利正在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容貌。透过镜子看见梁倩梅立即转过头来看着她,想说什么。

“爸,昨晚你女儿被人打了。”梁倩梅抢先说了,面部表情很悲惨,让人心生怜惜。梁文利第一个反应是难以置信,反问尾随其后的汪招福:“怎么回事?昨晚你们一直都在保护小姐的吗?真的被人给打了?”

汪招福回答道:“老板,确实如此。昨天晚上我们很晚才到那里的,是他们的人先动手的。我们的兄弟拼命的跟他们厮打最后.....”

“你们那时候为什么不打电话通知我?知道吗?这样很危险,随便就出去跟别人打架,被人追杀也不打电话过来,起码老爸可以叫人去支援一下。你们真是......”梁文利愤愤不平,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过后才知道。

汪招福一脸无奈地说:“当时他们人太多了,我们根本没有机会打电话通知到您呀,老板。”

“好了,爸,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这是干嘛呀?”梁倩梅说道。这时他的母亲从房间里跑出来,连头发都没有梳好,手里拿着一把梳子。出来就问道:“怎么了?谁打我的女儿?是哪个王八蛋活得不耐烦了?连我的女儿都敢打?梅儿你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见几个保镖们都低着头不说话,就觉得女儿是不是被被人欺负了。气从中而来,骂道:“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干什么吃的,保护一个人都保护不了。”

汪招福低着头委屈地说:“对不起,我应该第一时间通知老板的。”

“不是说对方有很多人的吗?你们几个人就将他们那么多人摆平?还能安然无恙地回来?”梁文利疑惑地质疑道。相处那么久了,这帮人有几斤几两他是了解的。按照他们这么说的话,是很难平安归来的。

“就在我们感到支撑不住的时候,阿福的朋友带着他的大哥奇迹般地出现在现场。只是多了两个人就改变了当时的场面。胜利的天平就倾向我们这边了。他叫李飞,第一个靠近江海波的弟弟,在递烟给他的时候就将他捆住了,像捆猪一样。然后我们就得以脱身了。”梁倩梅滔滔不绝地说着,眼神里充满了对当时发生事件的怀恋。

“阿福的朋友呢?”老板娘急忙问道。看女儿对他如此赞赏,此人一定很有才华,作为上门女婿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哦?

梁倩梅慢条斯理地说,“妈妈,不用担心,他们现在都过得很好。没有在战斗中受伤。要不是李飞的出现,你女儿在昨天晚上就被那姓江的坏蛋ling辱了。”

“江海波?我们梁家并没与他们有什么纠葛,生意上没有挂钩,我看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梅儿,你有没有惹过什么人?”梁文利在江湖上打拼了数十年,什么人没见过?如果不是先惹到江海波,谅他也不敢惹祸。

梁倩梅想了许久摇摇头说:“好像上周在跳舞的时候他喝醉了,突然跑到我身边,要抱我,被我踢中了下身。躺在地上,那时候阿福带几个人拉他出去,后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像这种禽兽就应该教训。被打那叫活该!踢得好,早该踢爆去,免得祸害人间良家妇女..........”老板娘愤愤不平地说。

梁倩梅说道:“好了,不说这种人了,说说李飞这个人吧,他真的很厉害,好像我的偶像李小龙一样,嫉恶如仇,对待那帮小混混那叫一个狠,三拳两脚就将他们搞掂了。如果不是他在,他们都会死的很惨的,(转过神来指着汪招福)你们呀,都不舍得给人家敬一杯酒。哼!”

几个人窃窃私语,梁文利低声咳嗽,还好这里没有外人,一个女孩子家一点礼数都不懂。随随便便就在人前赞某一男子,真太不象话了。不过,梅儿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人家了。都快25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女大终究要嫁出去的,总不能一直住在家里吧?听女儿的口气好像对那小子有点意思,呵呵。梁文利问道:“这回是来真的吧?如果不是来真的老爸可帮不了你这个忙了。”

话说得很小声,就是说给她一个人听的,梁倩梅难为情地说,“爸爸,你想哪去了,我只是想跟他做个普通的朋友,没有你想的那样子啦!”汪招福几个人交头接耳,讨论着什么。

梁文利转过身跟他夫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回过头来对女儿讲:“你看你,都25岁了,年纪也不小了,还这么贪玩,我可有言在先,如果那小子敢说个"不"字的话,我就叫人把他灭了,到时候,女儿你也别为这种人心疼。”

梁倩梅强装笑脸说道:“瞧你说的,人家跟你又没有仇,我只是在想李飞的兄弟潘什么贵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看他一副鼠头鼠脑的样,让他离开李飞。”

“潘权贵?”梁文利自言自语地说着,“他手上有货,那姓方的想买他的货,我何不插上一脚送他进牢房呢?”

“爸爸,你在听我说话吗?”梁倩梅见父亲没有太理会她,心生抱怨说,“天天就懂得去怎样算计别人,连女儿的想法也不想关心了。”

梁文利露出和蔼的笑容对她说:“怎么会不关心你呢?想要李飞很容易的,刚刚你不是说他有一个小弟叫潘权贵吗?这个人真他妈的不是好东西,人模狗样的,专做贩卖毒品的事情。所以你爸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企业家,为民除害,叫警察哥哥把他抓走,让李飞进入我们公司。他不是很厉害吗?那就让他当个保安。”

“保安?怎么可以?这么低级的岗位,起码也是经理级的。”梁倩梅想了想,觉得还是亏了。李飞在她心中太有才华了。

“梅儿,不要任性,你爸都是为了你好。”母亲向来都是那种夫唱妇随,只要丈夫说东,她就坚决跟随。

不会真的让他当个保安吧?梁倩梅相信不会这样的,父亲是一个明智的人,不会让一个人才轻易浪费。

等小姐回去休息之后汪招福问老板:“小姐对李飞很重视,如果我们让警察将他给抓住了,小姐会不会.....”梁文利眼皮上挑,胸有成竹地说,我不会让李飞被人抓住的,潘权贵就难保了。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这件事我会让别人来做,对了,不要让梅儿知道我们的计划。怕她从中捣乱坏了我们的计划。

某一个城市刑警大队,一座‘豪华’的庄严建筑立在居民宅中间。这里处于城市的郊区,很安静,白天几乎没有人会往这里走。因为不是闹市的缘故,他们使用的交通工具一般是自备的。室外阳光洒在玻璃窗上面反射到高达的白兰树下的阴影,一条德国牧羊犬正悠然地享受着白兰花散发出来的清香。香味通过小小的窗口飞进室内,刑警大队的人都在忙碌着,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些微妙的变化——夏天。这个室内只有脚步声、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电话铃声。台面上一叠叠文件时不时有人走过来翻动几下。

一辆摩托车从公路通过水泥路开了进来,响亮的发动机声音丝毫没有影响其他人的工作。陆文宗从车尾箱取出一堆高过肩膀的文件走进办公楼。进门便感受到室内中央空调强大的制冷功率。刚出的一身汗现在却觉得有点冷。

“资料全在这里,外面真热啊!这鬼天,真不是人能忍受的。”陆文宗将文件放在李胜云旁边,气喘吁吁地说道。

“我查了,并没有一个叫方华强的人。我还查了与字音相近的也没有,其他人的资料都有了就单单他一个人的资料没有搞到。”陆文宗的话让李胜云大感失望。他惯性地翻了翻资料。第一张便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梁文昌,梁文昌?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

带着疑惑李胜云仔细地看着,记忆中好像有这么一个人曾经出现过。也许时隔过久,忘记了是谁,也许是朋友,也许是匪徒中的一个。接着有翻到梁文利的资料,上面只有此人的出身背景,和现在所在的工作地。并没有针对的详细介绍。认识吗?李胜云怀疑自己是否曾经认识过这样一些人。这时候看到了一个叫江海波的名字?这个又是哪位朋友呢?

“去调查一下江海波的资料,连同与他有联系的人也一并查一下,这个人肯定有问题。”李胜云说道。

陆文宗问道:“你怀疑他跟方华强有来往?”

李胜云以多年的经验来分析,“现在还不好说。汪丽,你对电脑比较了解,入侵对方的电脑可以吗?”

汪丽是经常身穿制服的警花,一般的女警官都是很漂亮的,她也不例外,不过她并不喜欢像大多女孩一样喜欢装扮自己。反而在工作上面跟别人争,努力工作,证明自己虽然是个女孩。但是工作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差劲。她应了一声,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说道:“那家伙,狡猾,不过我汪丽也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小黑客。给我二十分钟时间我就可以搞掂他。”

向来对自己工作充满信心的汪丽很快就面临了一系列的挑战。时间一分分过去,结果只是浪费着时间。越来越觉得很无奈,当一个人的工作不如意的时候有人要来打搅,她会怎样?

“时间到!”陆文宗说道,“汪大警官,感觉怎样呀?”

汪丽感觉到对方是在侮辱自己,顿时火气涌上心头,瞪着他,说“别管闲事。”话说的很小声,不想让其他人听见。很快汪丽找到给自己打圆场的方法说道:“我宣布现在还没有得,由于系统太垃圾,无法突破对方的防火墙,嘿嘿,陆大警官要不你来吧。”看着陆文宗。

陆文宗哪里会搞这些?打字都要大上半天才打得出一段话。这不是要他的命吗?连忙说道:“我哪能做这种事情,不行不行。”

汪丽,谁不知道陆警官精通电脑?他只是不想在我们面前露脸而已,你就不要在推辞了。过来嘛?

陆文宗,我真的不行,玩玩小游戏还行,那会这种玩意儿?

李胜云不厌其烦地看着资料,两人怎么争吵,他都不想理会。倒是马景威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你们两个人整天吵来吵去的烦不烦啊?回家怎么吵我不管,可这里是上班的地点,大家还办公呢。”

二人无语,汪丽抱怨:还不是每次他先过来要吵的?我才懒得跟他说话呢,害的别人都以为我喜欢吵架,想着不由得推了推陆文宗:“别来烦我。”

李胜云脑中收索了好久,刚被两人的争吵而一度间断过,现在少了争吵而变得安静,他深锁着眉头,深邃的双眸,犹如案情的复杂般的眼球布满着血色血丝。有些乱的黑发有如城市的交通线路图,想想都让人感觉不可思议,星星点点的头皮屑如同那城市道路中的地下排水盖一般?陆文宗看着,心里在想着。不由得对他的头发产生了兴趣问道:“多久没洗过头了?”

李胜云瞪了他一眼:“一周不洗是正常的。现在天气热了,才三天没洗而已。”在他眼中人体是有自洁功能的,越不洗头头发越乌黑发亮。很多人到他这般年级的时候头发都白了,而他却能依旧乌黑发亮,这是证据。所以他没有什么隐瞒的,反而感觉到很光荣。

陆文宗很识相地后退了几步,跑到汪丽耳边说了这些。汪丽板着脸挖苦他几句,然后他识趣地回去研究资料,没有再往两边跑。

“找到了!大家过来看啊”汪丽很高兴,像是战争胜利,自己得到了解放一般

江海波,曾用名江海宁,1967年出生于河南,小学文化,18岁那年因为朋友而去捅伤两名20岁的青年,其中一人落下残疾。外逃广州,失去联系长达一年。19岁那年被抓获潘兴年有期徒刑。劳教期间表现良好,刑满出狱的他却未改其本性。转而将他的一朋友(他曾经帮忙的那位朋友)砍伤,后来逃往广东,1989年根据公安局的记录江海宁拿了一笔赔偿金还给伤者进行调解,案情转为民事纠纷后来就不了了之。1998年江海宁改名为江海波,与一位来自广东本地的何贵隆开了一家"红河物流有限公司"。

一下是电脑上的"红河物流公司"资料:2000年以来,我国物流业的高速发展"江河物流公司"管理完善,以诚信为本,以顾客满以为根本追求,在短短几年内成为当地一家大规模物流公司。公司客户多为云南、贵州客户,为做越南运输承运的生意...........也就是很多的顾客都是做边贸的生意。这些并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但是这里的员工数字只有3000多名,而每年上缴的税收多达数千万,如此算来一年的收入不是有几个亿之多?平均每一个员工可以创造的收益很令人羡慕。江海波在珠海有两套洋房,深圳中心地段有一处房产,资产接近六千万元。而何贵隆所挣的钱远远超过江海波,多次去澳门豪赌,输掉七千万元,持有多只深圳热门股,市场价约为两千万元,曾经在股市走红时他的资产超过一亿人民币。

“物流行业的确很赚钱,但是像这样的赚钱方法也未免太夸张了吧?我们做多少年,不,多少代人才能攒够这么多钱?”陆文宗带着羡慕的眼光说道。

汪丽,请看下面这里,2005年警方怀疑“红河物流公司”参与贩卖毒品活动,经过数月的调查,未果。后来再没人提起过此时。

李胜云道,情报真实吗?这牵连很大,现在要立即查找何贵隆的个人资料,既然他是一个喜欢赌博的人那我们就只好跟他来一局了。看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他在想,何贵隆应该就是没有资料的方华强了。此人是龙华镇人,方华是否就是一个暗号,欲指龙华这个地方?这么说方华强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代号?一个称谓,龙华镇的数一数二的人物,久而久之人们就忘记了他的名字而是叫他方华强了呢?

很快在汪丽的巧指间将何贵隆的资料调查了出来,只不过这里没有太多证据证明他就是方华强,可以肯定的是两人如果非同一个人,那么关系一定非同一般了。何贵隆出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里,在深圳还没有开发的时候家里拥有很多的土地。后来改革的大风吹遍了江南大地,深圳首当其冲地成为了开发建设的重点地区。于是凭着土地家里有了钱。父亲本来就是一个好赌之人,久而久之何贵隆也沾染上了这个习惯。1989年出资与江海波开了这家股份制的公司。收益七三开,也就是他得到百分之七十的份额。这也许是他所得到的钱比江海波的多的原因。后来再002年由江海波提出了五五分,被断然拒绝。两天后何贵隆到澳门豪赌,半个月的时间输掉了两千多万,不得已回到深圳向江海波求助。并同意了五五分红,少了两成就是意味着每年要少上上百万的收益。难道只是这个原因就让何贵隆轻易放弃了?其中一定有着什么玄机,何贵隆不是笨蛋,其中一定有一个惊人秘密,那就是可以认证他是不是方华强的关键。

两天后,李飞接到了他们所提供的资料,在得知情况后,对下一步的工作也有了明确的打算。这边方华强迟迟不肯出手,而潘权贵也不敢再想其他的人联系。每天像被猫看住的老鼠一样躲着。生怕被猫吃了。与其等着对方出手还不如主动出击还实际点。李飞告诉潘权贵如果不联系其他的人,方华强不会着急的。如果换个角度看,联系另外一个有实力的买家,这样方华强见到有人跟他抢生意他一定会着急的,也一定会先出手的。潘权贵害怕,他说,像方华强这样的人曾经杀过人,干过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如果把他惹毛了,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为了还活着不能冒这个危险。

李飞吓他,现在钱花的很快,以前那一笔绑架富翁得到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再不能找到买家挣到钱迟早有一天得出来抢劫。

潘权贵却说,打劫我有的是经验,像这样低智商的活儿从十三岁就开始做了,没有人会不怕死,除非是那些智商不到七十的才会要钱不要命,你想呀,几十快钱只能够他们喂一条狗,要他们的命?他们宁愿给你一百块钱,临走前还会说不用找了。

李飞说,测过智商吗?

没有,不过听别人说智商测试是人家老外搞的,都是些骗人的把戏,聪明人会被测成弱智者,脑障都有可能被测成天才。潘权贵想都没想就说,心里很讨厌西方的文化。对这李飞便一骨碌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李飞说道,有时候聪明人自以为是,以为别人不敢捅他,护着手上那几毛钱,结果被人捅了,因为他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如果你手里拿着一百万刚去出来的钱半路上走着,突然来了一个小个子,那个人就是方华强,你一个子都没花就被他给抢了,你是要钱还是要命?

潘权贵左右为难,说,连傻子都知道一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可以让人过上小康的生活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跟他拼了,那还有一点希望。白送给他?美的他了,那不便宜他?

李飞不在说话了。潘权贵这才知道中了李飞下的圈套,这要为自己讨回公道。两人扑打了一番,你居然骗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