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十三

wujin794793160 收藏 8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师长首先检查站在最前边的一班战士。 他一个个地看了看,然后走到一班副班长面前,和蔼地问道:“你叫刘海涛。我没记错吧?” 副班长刘海涛立正,大声回答道:“是!” “随便点,稍息说话。”师长笑了笑,道:“你这个侦察员老资格了,一九四八年,你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师长首先检查站在最前边的一班战士。


他一个个地看了看,然后走到一班副班长面前,和蔼地问道:“你叫刘海涛。我没记错吧?”


副班长刘海涛立正,大声回答道:“是!”


“随便点,稍息说话。”师长笑了笑,道:“你这个侦察员老资格了,一九四八年,你护送我过铁路,我们一块儿吃过饭,记得吧?”


首长连这点小事都记的清清楚楚,刘海涛心中一阵感动,也笑了笑,道:“吃的米糕,菜是白菜、豆腐、粉条,一锅煮的。”


“对,对!”师长点点头道:“青山,你们连,这样的老兵还有几个?”


“至少还有十个八个的。”帅青山答道


“话要肯定。十个,还是八个?”师长道


帅青山干脆地答道:“连我算上,十一个,不多。”


“十一个还不多?”师长道:“王科长!你们侦察部门,大概压了不少这样的老战士吧?!”


“全师一九四八年前的老侦察员,还有二十一个。”王科长答道:“没这个数,紧要的时候,拿不出准确情报来。”


师长再次点点头,问刘海涛道:“有什么困难吗?”


“没困难。”刘海涛大声回答完毕,想了想又接了句道:“就是有了任务怕完不成。”


师长闻言笑道:“要有个大任务,你准是又兴奋又担心,对不对?”


“可不是,就是这思想。”刘海涛有点儿不好意思,腼腆道。


师长风趣地问道:“觉得手痒痒,总想上级给个艰巨任务,对吧?”


“首长号脉号对了,有那么点儿。”刘海涛笑着道


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师长对王科长道:“你看,干部脑子里有什么,战士脑子里就有什么。”


师长说着话在战士程大福面前站住了。程大福是广东人,说的一口广东话,根据他名字的谐音,同志们都管他叫程大虎,也就是小虞姬喊他大老虎的原因。他的脾气又倔又犟,老是绷着脸,整天不见笑容,说话也是硬邦邦的,好象对方得罪了他一样。


程大福有些紧张,胸脯挺出,眼看前方。师长拽了拽他的皮带,上上下下看了一会儿,道:“你把子弹盒打开。”


程大福犹豫了一下,用手摸着打开了中间的一个。


师长伸手在里边摸了摸,道:“稍息吧!全打开。”


师长将他打开的子弹盒一个一个地仔细翻看,只有三盒装满了子弹,其它的都塞满了旧布和棉花。


师长沉下脸,问道:“塞这些东西干什么?”


程大福更紧张了,绷着脸支支吾吾地答道:“空盒子,跑着响。”


师长沉着脸,扭过头问帅青山道:“不是给你们补充了弹药吗?”


帅青山答不上来,他掉头生气地问王晓福道:“怎么?就带这一点子弹?你检查了没有?”


王晓福也紧张了,道:“看是看了,这……”他不知道该怎样答复了。


师长问他:“按规定,应该带多少?”


“冲锋枪三百发,轻机枪两千发。”王晓福这个回答的倒蛮利索。


帅青山厉声问程大福道:“你带了多少?”


程大福看着师长不答话。帅青山又追问了一次,程大福才生硬地答道:“一百四咯!”


帅青山的脸涨红了,大声命令道:“全排注意!把子弹盒统统打开!”


每一个人的子弹盒都点过了,结果是:半数按规定带,半数不足。最少的是一班的陈小黑,只带了一百一十三发子弹。


师长问陈小黑,为什么只带了这么一点儿。他红着脸,吭哧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师长安慰他道:“主要不怪你,别害怕,慢慢说。”


陈小黑吭哧吭哧地讲了自己的想法:他听老同志说,侦察员嘛,轻易不打枪,执行任务,打上个百十发就够多的了,那个仗就非常激烈了。就算临时有什么情况,最多也不过打两三天,哪儿能用得上多少子弹?上级嘛,总说要预防万一,哪儿就这么赶巧碰上这万分之一了。


话再说回来,身上带的东西足有四五十斤,还要夜行军,急行军,一夜要赶上七八十里路。自己个头不高,力气不大,得减轻负担,算来算去,别的减不得,就只好减子弹了。


师长听到这里,问排长王晓福道:“一排长!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王晓福吞吞吐吐地道:“这……一号,带的东西确实多了点儿。”


师长绷着脸,道:“这就从思想上找到根了。”顿了下,他严肃地问帅青山道:“青山,这样行吗?敌人难道是块豆腐?这是糊弄自己还是糊弄敌人?”


帅青山脸更红了,磕磕巴巴地道:“这——我,我……我没有检查。”


师长转过脸问一起随同前来的庄永正,道:“二排也有这种情况吗?”


“早晨检查过了,有。已经补齐了。”庄永正答道


师长指着他鼓腾腾的子弹盒,问道:“你带了多少?”


“除三百发外,多带五十发。”说着话,庄永正打开了子弹盒。


师长没看,道:“说说看,你为什么反倒多带了?”


庄永正讲了他自己的想法:多带点儿,累是累,保险些。在朝鲜战局很复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碰上大规模的战斗,打得好坏,往往会影响整个战局。所以,时时刻刻要做好最困难的打算。


师长赞同地点点头,道:“这样看就对了!就是要做最困难的准备。”说罢,他掉头问王晓福道:“没查你本人呢,你带了多少?”


王晓福尴尬地道:“一百五十发。陈小黑那思想,我都有。我还给别人说过,是我传染的。”


师长闻言,检查的更仔细了。他看了三排,看队部,连炊事班和留下来的摊子也看了。他一边四处看着,一边翻着,问着,提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最后,师长专对两个连级干部批评道:“不要以为这是没有注意到,要在脑子里挖掉轻敌思想的根子。我们面对的敌人,不是豆腐块做的,是世界上的头号帝国主义。怎么能因为打了几次胜仗,就一叶障目,无视这一基本情况?做为侦察部队,不但要完成侦察任务,也要随时准备应付不测。比如说,现在打的是运动战,往往会出现意料不到的情况,如果师里要你们侦察连马上顶上去,你有这个应急的思想准备没有?帅青山呀帅青山,你刚才说了半天,关于这方面,我没有听到你提一句。一旦交给你一个特殊任务,你们能保证很好的完成吗?麻痹思想!”


帅青山听到这里,心里一跳,身上凉了半截,一句话也答不上来,脸红的象猪肝一样。


师长见他这样,口气缓和了一些,道:“你们这个坚决压倒敌人的气魄还是好的,要珍惜它。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嘛!你们要严格要求自己才行啊。离打大的战斗可能还有一小段时间,你们要迅速把漏洞堵住。王科长,你留下来,帮助他们再找找问题。刺儿在肉里,自己不挑的话,一旦让敌人挑出来,那就难受啰!”


吴师长又反复询问了随同来的人们有什么意见。最后,他看同志们没多少话要说了,时间也不早了,问帅青山道:“陈曦驹交接的怎么样了?这个人,有多少事要讲?去个人催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