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八十七 新的人生(四)

东篱剑客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包二不解地问道:“我们家的价格便宜,怎么还有人自己买铁料来打?怪事。”

马佳嗤道:“你被我六姐教育了那么久,连这也不知道?那都是用因为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是公家的!谁管节不节省,自己人能赚钱就行。说起来,我们家只是做得规矩些,和他们是一样的私心。”

马四哥摇摇头道:“七弟,你这又和以前说得不一样了,把我们说坏了。其实,就像你以前说的,我们是按比市场价还低一点的价钱卖给公家的,赚的是合理合法的钱,有什么不对?公私两利嘛,谁能说不好?”

马佳点头:“四哥说的是,我刚才义愤了,把自己贬低了,以后注意。”接着又若有所思道:“我们不如这样,还是用自家铁厂的铁料打造兵器,至于客人给的铁料,我们回炉就行了,应该还能赚点。”

马四哥点点头:“对,不过要算算交换的比价,还要把我们铁厂的人工、燃料、机器折旧、场地买价算进去。”

马佳紧闭嘴唇欣然道:“四哥做事精细,我很放心,还有,那折旧和地价就不用了吧?先前的铁料卖价就加进去了,不用那么细,好节省四哥的心力。”

马四哥答道:“好,我就预估一下。”

三人说到这,只见后堂转出女眷,抬头的赫然是四嫂、六姐和乌云珠,其后跟着胡若萍和丫鬟们。三个女主人一见各自男人,就异口同声地说道:“官人,回后堂歇息一下吧,顺便用点午饭。这里,就由为妻先支应着。”

三人闻说,都连赞夫人贤惠,随即把孝位的蒲团让给贤妻。马佳在经过乌云珠时,摸了摸爱人的小手,又拍了拍胡若萍的肩膀,转身就进内堂了。

三个女主人安静地跪坐在孝位,边烧纸钱边嘀咕贴心话。胡若萍此时,却有些坐立不安,总是向外偷偷张望,不时扭捏衣角。

她身旁的六姐发现了,便奇怪道:“七弟家的老二,你老往外看干什么?七弟不是在内堂吗?”

“我,我。”胡若萍变得嘴笨了起来,不知如何回答。

乌云珠一见,圆圆的眼珠一转,秀眉轻扬道:“六姐,胡妹子是在等亲家的大哥呢,他也该来上香了,胡妹子是怕他失了礼数。”

“对对对,姐姐说得对。”胡若萍连连点头。

“哦。”六姐明了,随即又若有所思道:“这个亲家大哥,自打我见他时,就觉得不大好,比胡家的老四差多了。我就奇怪了,胡家二老家教很好呀,这二小姐,四公子都挺贤良的,怎么大哥就有点走江湖商贩的痞气?见人就往上趴。”

四嫂‘扑哧’笑了,接着又四顾望了一下,这才低头说道:“六妹才知道啊?那天他带着胡妹子来辽阳我们家前,在大街上,我买布时就看到了。啧啧,撞到一个胸部奶牛般的妇人身上了,还毛手毛脚地乱摸,要多猥琐就多猥琐。”

胡若萍脸色臊透了,忙站起身来,向三位女主人躬身行礼道:“三位姐姐慢聊,我,我,去我大哥那一趟,要他快点来,别失了礼数。”说完便逃也似的出了将军府。

四嫂低笑道:“六妹,你看,把人家妹子说害臊了吧。”

马六姐无奈道:“那也有你四嫂的功劳啊,你看看,你刚才都说了些啥?我都含蓄地说,就你,事情都说清楚了。”

乌云珠倒是若有所思地想起心思来。

却说胡若萍出了将军府,小跑了一段路,这才停下来,拍拍胸脯,心说道:“还好,抓住个机会,跑了出来。”想着,便艰难而又快速地朝大哥家走去。

胡家大哥是做山货药材生意的,也兼贩卖些江南的丝绸布匹胭脂水粉,以此吸引女客光顾。他身材偏胖,不高,年纪三十岁出头,无须,偏白。长得很像一副老实人的样子,甚至给人感觉有点呆,没什么功夫,有点学问但不多,平常的时候总是表现得视力不好,看不清楚东西,仿佛什么东西都要趴上去看看才能看清楚。

‘胡大哥’见到胡若萍进店,诧异了一下,问道:“诶,二妹,怎么回来了?游击府不是在办丧事吗?”

胡若萍不答,低头闪进店后院。

胡大哥眼珠一转,对伙计说道:“五毛,你看着点,我进去跟妹子说会话。”

胡大哥进了大门敞开的正厅,一边关门,一边说:“二妹啊,你怎么今天回来,不办丧事么?”

胡若萍见他关门,身子一震,尖叫道:“不要关门!我和你说过,不要想歪心思!不然,我马上把你们的事抖出去。”

胡大哥仍旧关上门,转过身来,摊手道:“何必那么见外呢?咱们是一家人,我们的事嘛,你能脱得了干系?”说着探头走上前。

“不要!”胡若萍神经质地大叫道:“韩剑,你不要逼我!把我逼疯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我早就活得怨死了!”

这个被叫‘韩剑’的胡大哥闻言,讪讪地笑了笑,只好退后道:“不要那么激动嘛,会影响女体经水的月信的,会脸上长斑的。嘿嘿,看来你在马游击那得到的滋润不少啊,这脸蛋的肌肤比刚来时光亮多了,能掐出一把水来。”

胡若萍依然指着她,厉声大叫道:“开门!站一边去!”

韩剑死不情愿地打开厅门,坐到左边的末位上,无奈地说道:“你们女人怎么就把我想得那么坏呢?其实我是很爱护女子的。我把她们都当仙女供着,当珠宝捧着,当面团揉捏。。。。。。”

“不要!”胡若萍凤眼充血,厉声大叫道:“你不要跟我放肆,我现在是将军夫人!还有,你今天应该去游击府上香拜祭,快去!”

韩剑嘟囔着:“去就去嘛。”说着起身准备,突然,他转过来,对着一脸惊慌的胡若萍道:“你不要以为进了将军府就攀上高枝了,告诉你!你始终就是个被俘的歌姬,永远别想洗清!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当后金国的探子。否则,我告诉将军,看他还会不会爱惜你。或者,厌恶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