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金大中

xshxing 收藏 0 57
导读:有些人的死并不是结束,反而是一个开始。今昔相比,人民会经常想起他。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就是这样的人。值此朝鲜半岛局势硝烟欲起之际,很多人又重新怀念金大中当政时倡导的“阳光政策”。   致力于朝鲜半岛和解的“阳光政策”,这些年争议较大,褒贬不一。我这里暂不议它了,却想借此机会说说金大中的人生给我的感悟。   在我看来,金大中是真正的“民主斗士”。首先当然是他多年的坚持不懈,从1954年投身政治到1997年当选总统的将近40年间,可谓是历经磨难,九死一生。这充分证明了他的民主信念坚定如盤石,不是投机分子

有些人的死并不是结束,反而是一个开始。今昔相比,人民会经常想起他。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就是这样的人。值此朝鲜半岛局势硝烟欲起之际,很多人又重新怀念金大中当政时倡导的“阳光政策”。


致力于朝鲜半岛和解的“阳光政策”,这些年争议较大,褒贬不一。我这里暂不议它了,却想借此机会说说金大中的人生给我的感悟。


在我看来,金大中是真正的“民主斗士”。首先当然是他多年的坚持不懈,从1954年投身政治到1997年当选总统的将近40年间,可谓是历经磨难,九死一生。这充分证明了他的民主信念坚定如盤石,不是投机分子。


更令我感佩的是,即便遭遇三任独裁者的多次迫害,数次与死神擦肩,金大中最终克制住了“报仇雪恨”的私人欲望,在他当选总统后,做出了令很多人出乎意料的选择,建议在任总统特赦了两位因渎职而被判刑的前任,其中包括在“光州事件”中曾欲置他于死地的全斗焕。金大中的说法是,全斗焕、卢泰愚两位前总统,对韩国经济的发展有过一定的贡献,让他们获得自由有助于国家的团结,以便集中力量挽救受金融危机影响的经济。


全斗焕当年疯狂迫害过他,差点让他命丧黄泉,照常理说,他完全有理由进行报复。况且全斗焕的独裁统治给很多人留下了仇恨的回忆,处置他顺乎民意。但金大中依然放弃了个人私仇,为国家团结考虑,选择了和解。


这种以德报怨的做法,这种“我没有敌人”的胸怀,和南非的曼德拉相似,怪不得人们称金大中为“亚洲的曼德拉”。


从金大中的身上,我更加坚定了亚洲国家一样适合民主的看法。其实无论是欧洲、美洲,还是非洲和亚洲,人性从根本上说都是相通的,都向往自由,都痛恨不公。所谓的亚洲文化和民主不相宜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否则怎么解释韩国、日本以及台湾地区的民主搞得有条不紊?


另外,遍观世界各国的民主现状,我们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尽管形式有别,但本质上都是为了保障人的权利,限制政府的权力。在这个根本上,也具“普世价值”。


从金大中的遭遇中,也特别让我感慨于“外来势力”的介入。1980年金大中因“光州事件”被以“阴谋内乱罪”判处死刑,命悬一线之际,是美国的干预挽救了他。在美国的压力下,金大中终于相继被改判为无期徒刑、20年徒刑、缓刑,并于1982年流亡美国“就医”。


可以说,没有美国的介入,就没有金大中的后来,韩国的民主进程很可能会被延缓推迟。对于韩国人民来说,就意味着要忍受独裁政权更长时间。我不清楚,韩国人对这段历史会有什么看法,是觉得美国不应该干预,还是肯定甚至感谢美国的介入?


亚洲另一个国家——缅甸,目前的情况和韩国20年前差不多,同为军人独裁政权。设想一下,如果不是欧美一些国家长久的关注以及不断地施加压力,昂山素季可能早就“人间蒸发”了,哪能享受在对河而居的“软禁生活”,又怎么可能最近重获自由?


还是亚洲国家——朝鲜,半个世纪来金氏王朝靠着老大哥的鼎力支持,扛过了西方国家的强大压力,竟然在21世纪的文明时代,成功完成了两次封建世袭,而使该国的人民要继续承受专制独裁政权的统治。


诚然,外国势力的介入可能如一些同胞而言,“怀有自己的目的和利益”。但明眼人还是能看出其中区别的,例如欧美一些国家对他国内政的干预,保障人权是其重要出发点和目的地,而某些国家对他国内政的介入,只是为了早已过时的“国家战略”或打着追求“国家利益”的旗号,而无视他国人民的疾苦。


我总觉得,在世界越来越紧密的今天,人类真得休戚如共了,丧钟为所有人而鸣。任何一国的国民遭遇不幸(包括自然灾害和权力迫害),其他国家都应该伸以援手。冷眼旁观不是冷静,而是冷血。


当然,介入他国内政也是需要前提条件的,其一是该国的确存在人道灾难,其二是要由国际公认的机构或被该机构授权的国家或非政府组织去行动。


对于暴君和专制政权,文明世界必须想办法加以“清除”,迫使其停止加害其国民的恶行、改邪归正,倘若执迷不悟,就应该赶他下台,让他接受审判。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世界还是需要公正执法的“警察”的,美国曾经主动履行过这一角色,至今虽力有不逮,仍未出现有力的替代者。我个人倒希望这个世界警察不是由个别国家担任,而是由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来做,这样更有公正性,更能令人信服。


但目前的现状是,世界各国、尤其是大国间缺乏足够的信任和合作精神,导致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权威性和行动力不够,无法产生绝对的威慑力。


某些大国自身存在诸多人道问题,本能地反对他人指责和干预。这种逆时代潮流的做法应被文明世界集体谴责,而不应该为了经济利益而采取绥靖政策。那样的话,将是人类共同的悲哀。因为人类毕竟是比猪狗更高一级的动物,不应仅仅满足于口腹之欲,应该有更高一级的追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