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 第二卷 破碎的樱花 第六节 入朝

依剑寒风 收藏 3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1.html[/size][/URL] 中国最新型预警机KJ-XX贴着朝鲜海疆飞行着,机上坐着总参特派前线调查小组,蒋琦也在其中。 “日军今天上午7点30分突破朝军滩头阵地,在海空军协同打击之下,已经扩大并巩固了阵地,目前他们的拖船已经将人工基地拖至岸边。”蒋琦向带队聂辉大校汇报道,“朝军两个旅基本丧失战斗力,日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1.html


中国最新型预警机KJ-XX贴着朝鲜海疆飞行着,机上坐着总参特派前线调查小组,蒋琦也在其中。

“日军今天上午7点30分突破朝军滩头阵地,在海空军协同打击之下,已经扩大并巩固了阵地,目前他们的拖船已经将人工基地拖至岸边。”蒋琦向带队聂辉大校汇报道,“朝军两个旅基本丧失战斗力,日军仅损失铁人陆战机甲6台,以及一架变形战机,阵亡人员66人,双方战斗力悬殊很大!”

聂辉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飞机转个弯进入黄海,下面日军的舰队正在海上游弋着,不时有日军的变形战机在他们周围徘徊,“他们没胆子攻击我们的。”看着有点担心的下属,聂辉给自己泡了杯茶淡定地说道。

“诸位认为朝军目前会怎么办?”聂辉看着日军的舰队突然发问道,蒋琦略一思索立刻说道:“撤回三八线以北进行防御,此为上策,包围韩军调集重兵攻击已经登陆的日军,此为中策,最失策的做法,发射核弹毁灭已经登陆的日军!”

“哦?最小代价全歼敌军,何以失策?”聂辉吮吸了一口茶水问,“日军会有更大的借口,调更多的士兵过来!”蒋琦说道。

“很有见地啊,不枉……”聂辉表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监测员的尖叫声打断了“朝鲜北部发现弹道导弹发射!型号为大浦洞6。”

“数量!”聂辉立刻问道,“1枚!疑似是核弹!!”

所有人都傻,这群白痴的棒子竟然选择了最不应该干的事情,蒋琦脸上立刻露出沉思的样子。

巨大的蘑菇云在仁川上空升起,日军先头部队全部灰飞烟灭,6000人瞬间进了神社。此时交战双方出现迥异的一幕,挨炸的日军大本营一片欢呼,松本在被炸后二十分钟就下令一直待命的日军第一师团、第七师团以及被扩充的第四师团,在日军航空自卫以及海上自卫队的掩护下立即由朝鲜北部元山港登陆,并且有直扑平壤的迹象。

可怜的金氏政府在得知,元山陷落后立即命令已经攻击到釜山周围的所有精锐部队全部撤回,一时间往北开去的朝军在公路和铁路上挤成一团儿。

日本没有放弃这样的机会,几乎在朝军撤退的同时,第八师团以及第三师团从釜山登陆,合同韩军开始追击朝军,面对这样的攻击立刻人民军溃不成军,金氏政府多年的清洗使得军中根本没有能独挡一面的将领。此时整个从釜山到三八线的韩国土地上到处都是朝鲜人民军的尸体与丢弃的武器。

战局在一周之内再次出现扭转,原先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韩国政府,现在又兴高采烈地回到他们的汉城并大放厥词要打回北边去,而朝鲜人民军只能依靠临时组建的二流部队来对抗日本的精锐部队,平壤岌岌可危。

为此中国总理飞赴汉城,专门为此来劝阻韩日联军继续北上攻击。“总统先生,整个上合组织内部的稳定你必须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去想什么报仇,只要你现在停止攻击,我们中国会提供无息无偿贷款20亿人民币,给你用于战后重建。”总理诚恳地说道,“是吗?总理先生我被逼到釜山的时候,你们在哪?除了提供武器之外你们没有做任何事情!”韩国总统说道,“如果您认为这样还不可以满意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中国的底线在三八线!这是我们先烈用血换来的,如果你们突破三八线,后果自己考虑!”总理说完这句转身走出会场,会场外声势浩大抗议中国总理来访的游行正在进行,无数面五星红旗被点燃被践踏。

看到这一幕,总理回过头对随从说道:“带上驻韩国大使,立刻征用国内航班,力争72小时之内把分散在各地的中国国籍人员全部接走!”

负责指挥在朝日军部队最高长官黑田雨龙,在中国总理走后立刻走进韩国总统办公室,“阁下,我军目前拥有制海权、制空权!如果我们愿意,三天后我们能看到平壤竖起太极旗!”

“中国人态度很强硬,不知道你看到没有?如果他们再来次抗美援朝,咱们就完蛋了。”韩国总统有点低落地说,“懦夫!”黑田看着眼前这个有点衰弱的老人,在心里骂道,但是他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满而是镇定地说道:“如果您不愿意,彻底解决北方问题,一旦我们日军撤出这里,难不准人民军还会在回来除非你希望我们会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那黑田将军,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中国人援助朝鲜吗?”总统心动地问道,“只要你们发表声明朝鲜内战不关任何国家的事情,您就可以大刀阔斧的行动了!我们所有在韩部队将全部编入韩军!”

黑田的话让韩国总统一阵兴奋,他立刻下达了命令。

但是他忽略了一点,一个简单的算术问题,日军在韩有五个满编师团合计十五万人,各种武器火力齐备并配有航空兵支援,韩军满编三个军团十万人,武器严重不足,表面上看是日军编入韩军。其实很明显是日军吞并了韩军。

不出所料,一周后日军以战斗素质过差为由解散了韩军第一军团,此时韩国总统才如梦方醒但是他发现自己身边的警卫都已经换成了日本人,很明显他已经被控制住了。

“日军目前控制住韩国所有港口,日本国内的部队和装备正源源不断地开往韩国,而且日军提出接管韩国所有空间设施!北方目前元山周围地区已经落入日军手中。”

听着汇报,一号首长眉头越拧越紧,“果然我们有点低估了日本人的决心,他们是一个喜欢赌博的民族,既然他们愿意赌我们只好奉陪了。目前中朝边境上的部队是哪支?”

“第二十七整编集团军军长宋毅涵也是个铁汉,装备人员他们目前都已经达到完善,我们还可以抽调太平洋舰队的一个海军陆战旅前往作战。”总参谋长立刻汇报道。

一号首长沉思了一下,“先这么多吧,经济发展是第一位的,只要能把日军赶下海就可以了,尽量速战速决。”

“首长!我经过计算,这些部队不够把日军赶下海!”总参谋长正准备接话,人工智能银河冒了出来。“如果再继续增派部队,我们的兵力就会显得有点不足,毕竟北线要防住俄联邦,南线印度和越南都要留部队震慑住他们,澳大利亚的北美联盟也是我们心头大患。”总参谋长说道,”所谓关门打狗,如果不留下足够的部队去关好门,没准会放进来狼。”

“长官,我有个提议,可以派遣轨道空降兵参战,他们建立就是为了今天。”银河的话让所有人沉思起来,“轨道空降兵单兵装备每人价值8600万人民币,一旦全部损失可不是一下子可以补充的。”总装备部部长站出来说道。

“但是长官,他们也是性价比最高的部队,只要在第二十七集团军闪击三八线日军的时候,他们可以配合空降到日军背后依据击溃日军,元山方面的日军可以留给海军陆战队一旅去看住。”银河继续说道,一号首长点了下头表示同意,“好吧!就这么决定了,具体计划交给你们了。”

“是!”

某日凌晨,以往宁静的鸭绿江突然喧闹起来,无数架喷气式直升机运载着大量士兵、陆战机甲和各种装备在空军第一师120架变形战机“奇迹2”的掩护下从中国向朝鲜飞去,机身上的“八一”标志很显眼,飞机发动机的喷气把地面树林上的雪全部吹了下来,二十七集团军正式入朝作战他们的目标是元山方向的日军。

朝鲜军队几乎毫不犹豫就同意了解放军参战的想法,这正是他们所迫切希望看到的!

“报告,电磁火炮就位!”

“报告,机甲部队进入攻击位置!”

“报告,侦察大队报告日军仍然没有发现我军动向!”

……

一条又一条信息汇总到前线总指挥第二十七集团军军长宋毅涵,他敏锐地感觉有什么不妥自己这样大动作从中国飞过来,日军会没有反应?

这一定是日军的一个陷阱,他做出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按理他应该趁我们一落地就对我们发动攻击,为什么现在仍然没有动作?诱使我们进攻吗?宋毅涵在脑子里面不断给自己提问着。

日军北线总指挥大政雄一,此时也在紧张思索着。他知道解放军数量不详的军队已经进入攻击位置,而他已经命令一线部队制作伪装后后撤到第二线,按照中国军队一直以来的作战思想他们一定会进行火力袭击后发动冲击利用空军战机打击前线阵地掩护陆战机甲以及步兵进行正面突袭,所以只要顶住解放军袭击过后,就可以发动反击就可以了。大政对于此战有了信心,他知道凭借着手上的3个师团完全有把握重创解放军。

凌晨2点,宋毅涵甩掉手下的烟头,放弃了一切顾虑他知道日军一定在等他们进攻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只有把他们碾碎才是最好的打算!

“进攻开始!”他大声宣布道。

数量庞大的电磁风暴炸弹和防区外智能炸弹被砸向日军,瞬间就瘫痪了日军阵地上的所有自动防御系统和机器士兵。155毫米口径的电磁炮弹将整个日军防线蹂躏了一遍又一遍,战机则嚣张地飞到阵地上方发射着导弹。

当炮火延伸后,集结在二线的日军部队迅速回到一线,工程师开始抢修自动武器并用速干水泥加固被毁坏的工事,忙完一切按理中国军队该出现了可是战场突然出奇的宁静,日军士兵们一直紧绷的神经渐渐舒缓下来,很多人开始躺在地上抽着烟看天上流星。

“今晚的流星可真多啊!”所有日军士兵都发出这样的感慨,就在他们感觉惬意之时无数的炮弹和子弹飞了过来,日军士兵立刻在爆炸中滚向工事所有日军一点也不担心,工程师们已经抢修好末端防御系统,只要中国人敢来光是阵地末端防御系统的火力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在日军期待的眼神中,解放军的攻击锋线不断逼近,离末端防御系统还有10米,5米……没有日军期待中的自动火力,所有日军士兵都慌了他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能指望阵地上的机甲以及航空联队可以支援快一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