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深爱着我,

但却只能是妹妹。

和姐姐,

虽然可以称着爱,

但最终又不是。

……

缘分,

就是这样……


为了父母心中的梦(该死的中专),我在初中多读了一年,也多浪费了一年光阴。在这一年,XH不再和我同桌。在这一年,我认识了WJ和MH。

那时,已经厌倦了坐前排的我,主动坐到了最后一排。刚好,WJ就坐我的前排。

WJ的眼睛很大,脸也很圆。虽然有些胖,但却显得非常可爱。每当遇到难题时,她就会转过身,先是用大眼睛注视着我,然后再陈述她的问题……于是,我便不厌其烦地给她讲解,她也聚精会神地听着。

再后来,她就会在我感冒时叫我去看医生,给我端开水,帮我整理课桌甚至帮我值日。最初,我一直以为这仅仅是作为我给她讲题的一种报答。直到有一天,她给了我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具体文字,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那意思不说大家也能明白。

理智,成熟。如果要给收到纸条时的我一个评价的话,那非这两个词莫属。我给她回了纸条,并在上面写道:“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学习,没有经历恋爱。如果愿意,你可以叫我哥哥,我也会叫你妹妹。”

几天后,她再次给了我纸条。“……好吧,反正我也想有个哥哥,那我就叫你哥哥吧!”

没有结拜仪式,但我们却从此真正成了兄妹。她依旧会睁着大眼睛向我问问题,给我端开水,帮我值日。即使在知道我和MH的关系后,都依旧如此。

后来,我上了高中,她上了师范,在同一个县城。偶尔,我会过去看她,她也会来看我。偶尔,我会收到她的来信。偶尔,我也会给她去信。在见面的时间里和在信中,她知道我的学习时间很紧,除了鼓励的话语,讲的都是她的快乐事,她取得的成绩。但是,我知道她心中焦虑,她的烦恼。但却不好说出口,也无法说出口。

就这样,直到我们彼此离开这个城市,去开始我们的另外一段人生。也就这样,在记忆中,我就多了个妹妹,一直深爱着我的妹妹。



那时的MH,是我们班的班花的候选人之一。那时,她总喜欢穿一件红色的毛衣。以至把她的整个脸都映得红红的,非常地好看和诱人。

一次,当我又想看她红红的脸蛋时,却发现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也正注视着我。在我们的眼光相碰的那一刹那,她的脸也变得更红。

后来,我们会经常这样。再后来,我也收到了她的纸条,我也给她回了纸条。可能是情窦初开吧,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算是第一谈起了恋爱。

在一个晚自习后,我们第一次出去散步了。沿着一点都不明亮的马路,我和她慢慢地走着。

“要是你是个女孩子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时时在一起了。”她说道。

“是啊,要是你是个男孩子多好啊,我们还可以住一个寝室,睡一张床。”我这样说道。

在回寝室的路上,我们都对彼此说道,现在学习紧,不能谈恋爱。于是,她成了我的姐姐。可后来,我们彼此都几乎有些无法压抑。

不知道为啥,我初中的老师总喜欢将我弄到第一排。也正是这位置的变动,MH坐到了我的身后。那些让人难以压抑的想法,也正是在这是开始的。“有时,我真想从背后打你几拳,或者把你的围巾狠狠地系拢,让你非常难受。”课余间,她这样对我说。我有时也会在不经意间走神……

直到后来,我们的班主任M发觉了这一现象。把我们狠狠地训了一顿。于是,我又才回到了弟弟的身份。这时,她会为我讲解化学,我则会为她讲数学和物理。

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月光非常皎洁的夜晚。同时,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夜晚。因为,那天中考已经完毕,初中生活也即将结束。于是,我们又开始我们的第二次散步。沐浴着月光,我们走过了校园后的小路,走进了一个小树林。在树林里,我们相互偎依着。

身平第一发生这种事情,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我想,非“纯洁” 二字莫属。她躺在我的怀里,谈的却是毕业后的生活,我给讲的也仅仅是将来的理想和人生(连个起码的吻都没有)。

这以后,我上了高中,她进了成都的一所中专。后来的几年,虽然,我们都有联系,都还继续着以往的故事。但是,始终没有见面。再后来,我因为上大学也来到了成都。这时,我们时隔 多年,再次见面。虽然想延续什么,但一切感觉都已不在。惟一可以延续的,就是那份曾经的真情。于是,我继续叫她姐姐,她继续着她做姐姐的义务。

后来,我们再次相见,她已成了别人的女人。于是,老乡、同学、朋友、弟弟,成了我们现在联系的理由和桥梁。我们也一直珍惜着这一连窜的词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