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驻阿美军克利姆中士的一天

zgjc110 收藏 0 126
导读:本文真实再现了:驻阿美军克利姆中士一天巡逻中的所见所感从中不难窥见美军士兵与阿富汗人之间暴力与非暴力的冲突。克利姆中士并不浪漫的路程,是从清晨开始的••••••

记驻阿美军克利姆中士的一天

07:30

起床铃一响,我班里的9个人就忙碌起来,为日间巡逻作准备。迷迷糊糊地到附近的拖车冲凉,晕晕乎乎穿戴整齐,吃过尚可咽下的早餐后,脑子才变得清醒些。拉开枪栓,子弹上膛,登上4辆加强了装甲的悍马汽车,检测电台,扫描了眼足够一天用的粮食、水和弹药后,我例行公事地嘱咐车队:“穿好凯夫拉防弹衣,戴好护具和防冲击太阳镜。”随即从帐篷里拖着当地翻译史迈利走出大门,之后用无线电发出指令:“各位,北部密歇根人现在出发。9只战场老鸟、4辆悍马汽车外加一个翻译,收到?”当然收到,出发!

09:30

巡逻一个半小时后,情况出现。一群当地人聚集在我们工兵前天开始施工的一个地区,一辆满载砂石的卡车停在路上正在倾斜砂石,当地人正卖力地挥锹挥铲。车辆拥堵在路上正常施工肯定会被延误的。我跳下悍马向人群跑去。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越快越好。

阿富汗地方安全部队雇用了当地的承包商,让他们将砂石晕倒工作区域,但这里不是司机应该倾斜砂石的地方。不知何故,村里的长老成功的说服卡车司机把砂石倾斜在这里,我抓着“翻译”史迈利的袖子把他推到长老面前。“史迈利,问下这哥们儿想干什么?”

史迈利耸了耸肩:“他说他在修路,中士。”

“不,不,不,不,史迈利,你告诉他,他现在做的事情打乱了我们的工程计划,工兵将在半小时后在这里铺路,路在午餐前就能修好。你再告诉他,如果这些村民不在30秒内将这里清理好的话,我会叫阿富汗国民警察过来,以阻挠公路建设的罪名,把他投进监狱。”史迈利向长老重复了这些话。

我们尝试着把这些事件尽可能留给当地警察,因为阿富汗人看到外国军队推搡他们的邻居时,很容易起来反抗。长老点头称是并走开。然后我转向卡车司机。“史迈利,问他是为美国工作还是为村里的长老工作。”

当然,这个司机承认他是为美国工作的。

“那么你告诉他,下次如果他把砂石运到其他的非工作区域,他就可以走人了。让他明白这一点。”几分钟内,交通恢复。

这就是现实中无尽沉闷的巡逻中的一个画面——像是坚持不懈地把离开牛群独自徘徊游荡的小牛犊,再次关进畜栏。有时我们会发现,运送砂石的卡车司机将车停在路边打盹,有时候会发现他们在当地的集市买东西,有时候发现他们在沙坑里享用3个小时的午餐休息。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监督这些司机回去工作。然后,我们自己乏味的工作还要继续。

10:30

我们决定到莫塔汗区的南部进行一次人道主义援助,发放救援物资。我们不会提前通知我们到达的时间、地点,原因只是一个:安全第一!翻译尽量让孩子们听话,然后2个人下车(通常是我和安德逊中士)给孩子们分发礼物。礼物通常是钢笔、笔记本和其他学习用品,这些捐赠基本来自美国高中。

孩子们开始骚动起来,向着盒子的方向伸出乞求的手,贫困使得孩子们的争夺变得猛烈。成功地让他们排成一排后,我们开始分发。当地孩子喜欢将礼物藏在他们宽大的袍子里,然后急忙返回排队,假装他们还没有领到,所以我们不得不花大力气,确保每个人都能得到点什么。一个孩子从比他小的孩子手中抢走了不属于他的第二个笔记本后,史迈利赶走了他。

我试图将人道主义援助的时间控制在10分钟以内——在一个地方待太久是很危险的。钢笔和笔记本发完后,我和安德逊中士安排孩子们合影,他们犬微笑着竖起拇指,一些孩子还用他们不流利的英语同我们交流。我不允许人道主义援助行动在工地上进行,因为我不希望一些孩子未来得到一个玩具而撞上推土机,我真切的感到:他们是美军与当地人沟通不可或缺的纽带。同时,分发礼物的任务也让我们很开心,因为我们离开时,会带走了难得的欢呼声,不知道是不是全是感激。

是时候与当地部队会和了。这时,却发生了一件令我恼怒的事。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我刚一转头,正好发现一团不明物体迎面飞来,一口痰黏在我们的悍马车上。

我问我的机枪手亨德里克下士:“告诉我,我看错了!”

“没有。”亨德里克强调:“他的确朝我们的车吐口水。”

“调头!”我队务的司机叫到,“这个老兄需要一点指导。”

汽车扬起漫天沙尘,行驶了近千米后,我们追上了那辆摩托车。司机驾车截断了他的去路,几乎将他别进路旁的沟里。我的车子和安德逊中士的车子,将摩托车的前后去路挡住,同时马休中士的车子从中间深入,让摩托骑手除了路边的排水沟无路可逃。我和安德逊中士,用不到半秒的时间离开座位并拔出手枪,摩托车手呆在原地怒目而视。

“Lasoona porta kra”!(举起手来)我大叫,摩托车手原地未动。

“嘿!”我尖叫道,用枪指着他的脸:“你聋了么? Lasoona porta kra!”摩托车手终于举起双手指向天空。我和安德逊中士仔细搜查了他和摩托车,什么都没发现。我对史迈利说:“问他,该死的,为什么朝我的车子吐痰?”

“他说他不是故意的,这全是误会。”史迈利回答。

我用1秒钟环视四周,当地人开始聚集。我逐渐意识到:我们又回到了刚才发放文具的村庄,也就是我们同孩子们欢笑合影的村庄。可不到5分钟,这些孩子躲在门后,正注视着我们用枪指着他们的一个老乡,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我转回头看着摩托车手:“当然是这样。告诉他,我们牺牲一年的青春帮助他们重建家园,但是他却该死的向我们吐痰。真是特别的感谢方式!”摩托车手低下了头。史迈利看着我:“他什么也没说,中士。他无话可说,你已经羞辱了他。”这让我自我感觉好多了,我们重新蹬车驶往南方。

12:00

鉴于早上砂石车事件,我局的有必要去拜访一下砂石运输的承包商,让他更明确知道他的卡车只能在工地上倾斜砂石,不能乱倒!承包商是个和事佬,他向我们道歉并保证会和他的人谈谈,同时他希望我们提供一个方便——能否不把他们赶到路边,并用枪指着他们的头?

当我想起这些细节时,有些尴尬,他谈论的正是我那班兄弟。前一天,一辆运砂石的卡车拒绝为我的车队让道,没什么比这更让我们不满的了,因为部队美国车队致敬就意味着反美情绪。我们玩了个把戏,仔细检查了卡车,顺便把司机从卡车里猛拽出来,并用英语臭骂了他一通。

承包人解释道:他的卡车是超载的,一旦后退,有翻车的危险。他一直强调美国人给的报酬很好,同时他和他的人是亲美的。他要求仁慈和理解。在阿富汗讲求公平交易,任何事情都是交易和妥协的结果。你想要这个东西,就要付出那个东西。我高速承包商:我会控制我手下人的行为。离开砂石矿,我们继续出发。

14:00

在基地吃过午饭,我们重新回到始发点,战术行动中心呼叫并通告我们:一个当地人正试图冲破“警戒线”。我们经常接到这样的呼叫——通常,一下基地的新人看到当地人在前沿基地外散步,就大惊小怪,想当然地认为基地在被颠覆前,我们要去检查。接过是一位老者在基地周围捡破烂。搜身后,只发现了塑料水瓶,我们向他道歉并送他回去。

14:30

我们的巡逻路线穿过一片建设工地,工程队在这里修筑从莎拉纳到祖曼的公路——一旦开通,两地间的行程将缩短一半。我们在工地上小心第迂回,绕过铲土机和推土机,计划去搜索这个区最北端的村庄。这时,亨德里克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来。“喂,克利姆,看看这家伙。”

我从副驾驶侧的车窗扫视一下外面,执勤的装甲车遍布工作区域周围。的确有些不正常,在三点钟位置方向,车上的机枪手看的是错误的方向——他的12.7毫米口径机枪的枪口朝向的竟然是工地。即使这个机枪手面向的是正确的方向,也不会产生什么效果——他的脸正埋在一本《花花公子》中。我决定延迟巡逻,下车后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要爆发。我经常向我的人讲经布道——如果时刻保持警惕,认真练习每一个动作、不轻易自满,你挂彩的几率会大大降低。但是如果你在警戒线铁丝网外巡逻,对身边所发生的事情毫不在意,那么敌人就会可能乘机袭击你,这个士兵的疏于防守,将置整个工作区于危险的境地。

我爬上那个士兵的悍马车,在他耳边轻柔地说:“你正将上膛了的枪指向你的弟兄,敌人在相反的方向:在哨卡里阅读是被禁止的,杂志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以稍后再看”。我停下来,同这位列兵交谈以确保他的行为获得纠正,我的司机和亨德里克,给了这位机枪手一个轻蔑的手势。我笑了,我的人能够指出这样的不足让我很满意,他们为把一切弄得井井有条而自豪。

15:30

我们按照巡逻路线返回北方,另一个巡逻队用无线电联系我们:路旁停有一辆貌似被遗弃的汽车。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可能就是陷阱,因此需要调查。

我在距离那辆车一百米的地方停车,用双筒望远镜扫描了一遍,那是辆丰田皮卡。4个当地人从附近的田地里走了出来,随身裹着祈祷用的毯子。穆斯林一天要做5辞祈祷,时间到时他们经常在路边铺开毯子就进行祈祷。

我们快速搜索那些当地人,发现他们并不具有威胁,通过史迈利得知,那辆车抛锚了,其他3个人站在后面一直点头称是。有点巧合的是,其中一人正是早上朝我的车吐口水的人,他双手环胸一言不发。

我的司机是一位与天分的机械师,他仔细检查了一团缠来绕去的管线,很快找出了问题所在。在讨论了几个处理方法后,我们决定用悍马去做牵引以启动那辆皮卡,当那辆皮卡发出吼叫时,3个当地人跳上了车子后座。那个吐痰的家伙笑了,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我回敬了一个。

17:30

我们跟着工兵部队,最后回到位于莎拉纳的前沿基地,又是胜利的一天。清理武器,用无线电汇报完任务后,我们将史迈利送回家,离开悍马车,将装备放到后备箱,沃德司机做预防性日常检查和维护,并为车子加满油,3为=位机枪手对他们的伙计爱护有加,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擦拭,为明天的任务作准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