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营区的岁月 正文 第一回

南庄隐士 收藏 2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明天,相对今天而言。在人生旅途中,实际上会遇到数不完的明天。可对已当了二十多年的兵,混到团座这个位子上的及第来说,明天就要脱去二杠三星的军服,他还真有点舍不得,心里空荡荡的。 及第姓欧阳,是老八路欧阳喜戎马生涯二十载,于大跃进年代制造出的第一孩子,自打孩儿出生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明天,相对今天而言。在人生旅途中,实际上会遇到数不完的明天。可对已当了二十多年的兵,混到团座这个位子上的及第来说,明天就要脱去二杠三星的军服,他还真有点舍不得,心里空荡荡的。


及第姓欧阳,是老八路欧阳喜戎马生涯二十载,于大跃进年代制造出的第一孩子,自打孩儿出生后,为了起名字欧老可谓绞尽脑汁,同僚下属有谋的出谋,有智的献智,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及第”二字诞生。及第二字有据可查。《辞海》注:及第科举考中之称,列榜有甲乙次第,故称。明清时只殿试一甲一、二、三名赐进士,余称进士或同进士出身,不称及第。从这名字含义中可透析出欧老对子女寄予的殷切希望。


夜三更了,欧阳及第无丝毫睡意,在书房里踱来踱去,脑海中翻腾起往日的浪花:他被人生苦海冲刷荡涤了多次,虽然官职没有超过老爸,也混了一官半职,是A团政治委员,管的人也有千把,原本想超过老爸,但团级爬到师级是仕途的一个关键的坎儿,多少团级干部被拒之门外,及第也是其中之一,在仕途历程划上了休止符。按地方的官衔等级来对照,相当于县处级;按历史上的几个朝代的官位而论,小小的七品芝麻官。不过这次转业,就只有管自己了,正如当今社会所流传的那样:中校、少校,回到地方一律无效。


寝室传来一声细细的心语:“及第你该休息了,明天还得去泉海市水利局报到呐。”


“噢!”光答应没动地方,零乱的思绪飘进了转业问题网页:三个月前,当玉珊听到及第转业的消息后,高兴地一夜没合眼,心想这下可好了,步入不惑之年后,一家人总算能在一个锅里舀饭了。第二天她便向医院请了假,乘上南去的火车,去了B市郊外的军营。没想到俩人想法相差甚远,气得玉珊假期没完就走了。


“及第!你还是去公检法谋个差,或到市直综合部门打个杂,吃个官饭也就知足了。”


“去水利部门那点不好?你拿出有力的证据来驳倒我,否则,我想上哪就上那。”


“你个倔头,好话听不进去,我懒得理你。”好不容易请的假,在矛盾争论中白白流逝。


“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嘴上是这么说的,但从心里讲,他知道玉珊是为他好,为家庭好,再过几天就是他同玉珊结婚二十年纪念日,春夏秋冬二十四节气轮了二十圈,可小俩口在一起加起来的日子不足九百天。


世界上玉珊最了解及第,知道他的倔强脾气,上犟时可以倔倒一座山,他认准的理就是磨破嘴皮子也休想说服,玉珊的聪明就在于知道他上犟而不去点破,随他去也。


后来,玉珊从丈夫战友的嘴里套出及第去水利部门的初衷,发生在1998年夏季的那次长江洪水并引发的难以忘怀的往事又回荡在脑海里:


火一样的七月,及第正在家中度假。


一个星期日,在某军区总医院上班的玉珊和在读初中的女儿都休息,一家人昨晚就形成今日活动安排方案,按照分工,玉珊负责采购食品,保障后勤供应,“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嘛!古代军事先祖传下的兵法至今有用,用现代人的语法来说,古为今用。及第则是明天的摄影师,女儿经常同爸爸开个玩笑,别看老爸在部队里指挥“千军万马”,在家只能算个大厨,或摄影小记者。女儿自幼聪明,及第给女儿起的乳名叫“一一”,“一”在《新华字典》中的解释有十层意思,这里只提相关的几层:一层为数目字,是大写一的首位,有第一的意思;二层为纯,专,做什么事情都要专一,一心一意地去做;三层为满,全,及第的解答是上学得满分,工作全身心投入。两个“一、一”加在一块是好上加好,锦上添花。在及第的眼里一一是个乖女儿,今天她的任务是玩好放松好。一家三口总算有了放松的机会,对及第来说,紧张快一年了,难得有如此浪漫温馨的休闲时光。


小客厅墙上的石英钟的时针指向了8的位置。“好了,该出发啦!”及第在家里也忘不了老本行用语。


“知道了,催、催、催,就知催,也不帮帮忙。”玉珊急得发了脾气。


“时间到了,再不走就赶不上去南部山区的班车了!”及第又想画不耐烦的脸谱。


“看看,又要斗嘴,老爸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你就帮帮妈妈一下不好吗?”女儿把即将燃烧的火给熄灭了。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


“谁啊?”玉珊问。


“这是欧阳及第的家吗?我是邮递员。”听到这声音,玉珊的心里咯噔一下。


“是呵,有什么事?”


“紧急电报!”


“请进!”及第抢先打开门,接过电报,进入大脑皮层的是六个字符:洪水告急速归


玉珊也是军人,深知军令如山倒,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二话没吭,便去卧室给丈夫拾掇行李。


女儿深情地说:“老爸你又……”谁让她是军人的后代那,对这种分别,女儿似乎习惯了。玉珊从卧室出来,把简易行装递给他,用纤细的双手整理了一下丈夫衣领喃喃地:“注意你的胃病,到部队回个电话。”及第点点头。


及第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娇嫩苹果脸说:“大丫头了,你的首要任务是学好习,其次帮助妈妈做点事。”


“哎!”


欧阳及第连夜赶回军营。


抗洪的日子里,及第只打过一个电话:一切正常勿念。还是政治部干事小张按首长指令打的,连小张都在电话里开玩笑地说:“嫂子,其实政委不懂你的心。”往下的事是抗洪大捷后玉珊去部队听及第搭档邱团长讲的。


抗洪紧张且艰苦,凡目睹过发洪水情形的人,都会谈水色变,毛骨悚然。俗话说:洪水如猛兽,一点也不假。

万里长江九江堤坝,及弟带领抗洪抢险突击队A团的全体将士,马不停蹄地赶赴这里,亲眼目睹了洪水嚣张:硕大的船只、军车推到江里去堵大堤的缺口,立马被吞没,洪水的流速比动物非洲猎豹奔驰速度还要快上数十倍。

抗洪抢险的日日夜夜,A团将士分分秒秒在大坝上严防死守,许多官兵的身子都被洪水侵蚀地脱了一层又一层皮,露出鲜红的嫩肉。太阳一烤火辣辣的,疼痛难忍。及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这样的好战士,他感到有一种战胜洪水“唯我将士也”的荣耀。水火无情,没有人味,但人间有情有谊。洪水在炎黄子孙的团结抗击下,节节退却。

生命中注入了那次抗洪的经历,及第对“水利”二字的内涵和外延,在认识上产生了质的飞跃。从远古的大禹治水,到战国时期李冰在四川省兴建古代最大灌溉工程都江堰,而后的郑国渠、康徕渠等灌溉工程的发展过程,让及第步入了“水利知识宫殿”,难怪古书就有“兴水利,而后有农历;有农历,而后治国”的文字记载。建国后,毛主席他老人家发出了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一定要把海河修好的号召,并早在1934年《我们的经济政策》的报告中提出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英明论断。九十年代后,党中央提出了内涵更为深刻的“水利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是治国安邦的大事”。在这种治水新思路的指引下,小浪底水利枢纽、南水北调、三峡截流等涉及到国家大局的水利工程相继开工兴建,使水利建设锦上添花。认识上的飞跃,带来思想上的转变,他开始关注水利,心系水利。

……

难眠之夜,时间冗长。及第蹑手蹑脚走到床前,用手轻轻地把玉珊露在被子外边的胳膊放回被子里,借着窗外射进的缕缕月光,他发现玉珊的脸颊上露出睡梦的笑靥。按中国人的审美尺度,她大概不算标准美人儿,可是整个人看上去让人舒服,瓜子脸,单眼皮,眼睛不大却顾盼游离,十分灵秀,身体仍保持年轻时的苗条体态。说话整个京腔,吐字珠圆玉润,笑起来更具特点,像是一串韵味儿十足的乐谱儿,颇有“丹唇未启笑先闻”的劲头儿,及第的审美观符合炎黄子孙流传久远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哲理。


离队前,玉珊为帮助丈夫归弄东西,最后一次来队探亲。


那日,玉珊刚到大院门前,战士们呼啦一下围了上去。这个嫂子好那个嫂子长,十分亲热,这种场面只有当过兵的人才有体会。部队有个不成条文的规矩,家乡来人,战友回来都跑到院子迎接,场面不亚于追星族追着影星歌星签字的火爆场面,玉珊从提包中掏出家乡的土特产品分给大家。


“好了,嫂子也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了,还是让嫂子休息休息吧!”邱团长给玉珊解了围。


“你怎么又来了?”


“瞧!你问得这话一点也不顺耳,听起来让人别扭。”玉珊有点不高兴,用带着气的语气囔嗓他一句:“我来帮你归拢归拢,打打包。”


“东西又不多,就这两个箱子,还让你大老远的跑来替我拾掇,让战友们看了多不好意思。”


玉珊把头放在及第健壮的胸膛上,温柔地说:“我才不管哪,又不丢我的人。”


“女人就是女人,婆婆妈妈的。”


“你又瘦了,胃还经常疼吗,我给你带了点新药,你吃吃试试。”


及第嗯了声,接着说:“你来了,女儿一一谁照顾?”


“交给了她姥姥,你放心吧。”


两口子聊个没完没了,还是及第说了声:“睡吧,明天团里还要为即将离开部队的转业干部开个欢送会,我还要代表老转们,在会上作表态发言。”


“哎!”玉珊躺在及第的怀里睡了个安稳觉。


次日,欢送会一散,邱团长就把老搭档和玉珊连拉带拽请到家里,并找了几位战友坐陪,好好送送老搭档老政委。


及第和玉珊刚来到院门口,菜香味便从厨房的油烟机里排了出来,又通过鼻孔传入人体,导致人的嗅觉进入工作状态,引起食欲感。


“好香呵,弟妹的烹饪手艺真不错。”玉珊边说边走到厨房想搭把手,老邱和妻子连忙用胳膊将玉珊推出厨房,她的双手沾满了面糊。


餐桌上已是七个碟八个碗,十分丰盛。部队的酒文化,无论是坐次还是让酒猜酒令,都处在小学阶段,比起地方差的太远。大家找个位子坐下就是了,酒也是谁想喝多少就喝多少。酒过三巡,老邱略带酒意地说“老欧,大家在一个战壕并肩战斗十来年了,真舍不得让你走呵!”


旁边的战友异口同声:“可不是吗!”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及第红着脸流露出伤感的情绪。战友们都知道他滴酒不沾,今天破例了。坐在他身旁的玉珊不时地用手捅他,他借着酒劲壮胆嘿唬了妻子一句:“你捅我干啥?”急得玉珊直瞪他。


及第确实不胜酒力,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了,不光是他,战友们也都喝过了劲……


北去的列车缓缓启动,承载着及第和玉珊离开了熟悉的军营,坐在车厢内的及第和玉珊频频向为他们送行的战友们挥手告别,玉珊眼眶里滚动着泪花。车越开越快,月台上的人影越来越小,变得模糊起来……


天色渐渐地发出亮光,彻夜未眠地及第伸了伸臂,弯了弯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