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寒冷 正文 (二)

寒石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size][/URL] “越主任,您有时间吗?我想找您谈谈。” “当然可以,培缨。正好我现在有点空闲,你现在就过来吧。” 罗培缨放下了电话,起身整了整自己的制服,拿起桌上的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 五分钟后,她在越强敞开的办公室门上敲了几下,微笑着看着自己的领导。 “快请进来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


“越主任,您有时间吗?我想找您谈谈。”

“当然可以,培缨。正好我现在有点空闲,你现在就过来吧。”

罗培缨放下了电话,起身整了整自己的制服,拿起桌上的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

五分钟后,她在越强敞开的办公室门上敲了几下,微笑着看着自己的领导。

“快请进来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办公室里的越强哈哈笑着,一边招手示意着罗培缨,一边对着她身后的自己秘书吩咐起来,“小张,如果有人或者又电话进来。请他们稍等一会。”越强的意思是,让别人等待,除非来者比罗培缨还要重要。作为技术情报室的负责人,要求和国家安全联席会议三号人物会谈,这本身的含义不言而喻。

“是。”秘书回答着,轻轻的在外面掩上了门。

“坐坐坐。”越强热情的招呼着,他将自己办公桌上的几份文件随手放在了公文处理栏里,便起身走到会客沙发旁,给罗培缨泡起茶来。

“您别客气。”培缨有些不好意思。

越强还是乐呵呵的,将茶放在了培缨前面的茶几上,自己便在一侧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并不着急知道培缨来此的目的,而是先拉起了家常。“伤完全好了吧?秦浩这小子又去外面了吧。你俩什么时候办事啊,老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培缨微笑着回答着老首长的问话,“谢谢首长关心,完全好利索哦。秦浩带队去了北边训练了。我们还不着急,等这一阶段忙完了,再办也不迟。”

一年前的罗培缨,还是反恐总局应急防爆小队的指挥官,只是因为在一次剿灭恐怖分子的战斗中,被打伤了背部。为了挽救她的生命,恢复她的健康。总局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医疗资源,让她得到了最好的治疗。八个月后,她奇迹般的站了起来。随后的康复治疗也很顺利,尽管在一些天气不佳的时候,她仍旧会被伤痛所折磨,但在平日,已经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是让她感到惋惜和痛苦的是,她失去了一线作战的机会,根据她的情况和特长,被调入了国家安全联席会议技术情报室担任了组长。

秦浩是她的爱人,原本因为纪律而隐秘的恋情,也因为她的受伤被曝光。所幸的是,作为他们的直接上级,越强在他们还没有正式成婚前,并没有将他们中的一个调离国家安全联席会议。秦浩依然是这个国家最高安全机构下属的国家反恐综合办的主任。只不过,为了防止编制重复,他现在更着重于军事外勤行动那一块。原先情报分析中的大量工作,也移交给了培缨这个部门。连他原先的几个得力属下,都被重新一一分配。越强的秘书张颖正是原先秦浩的秘书,而电脑怪才,绰号为‘手指’的韩风成为了培缨的手下。只有原先的老搭档,‘算盘’武平还担任着秦浩的助理,为他负责,他不在期间,办公室里的一切事务。

看出了培缨的心事,越强还是哈哈笑着,指着培缨逗着,“你们呢啊,就是小聪明。结婚了,是不是就不能在一个系统里干活了是吧。”

培缨被越强的话说得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越强的手指敲击着自己沙发的扶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爱将。说老实话,作为他的左膀右臂,他也不舍得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因为纪律规定,而离开他。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又都为国家安全做出过卓越的贡献。他也只是作为寒暄般的问一问而已,并不想给他们俩造成任何压力。

越强的身上已逐渐磨去了军人的影踪,更多的是展现给世人,一个高级安全事务专家的风范。但这并不是他的真正内在。几十年的军旅生涯,让他的血液中已经浸透了军人的本质。尤其作为执掌国家最高秘密反恐部队的首脑,在他的行事作风中,精明、干练、果断的特点一览无遗。他从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意见,但对任何事物都保留着自己的看法。他不喜欢走极端,喜欢以证据来显示每个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但一旦下定了决心,他会比任何人都要果断,雷霆一击,任何人都无法阻拦。他不过多干预属下的工作,给与他们充分的自主性,他深知,在他们这个职业中,事物的多变性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复杂的工作。长官意志的强加,只会对他们的工作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换言之,也就是对国家安全的犯罪。

已经不怎么穿着军装的越强,越来越多的是给人一个专家,一个学者的表象。但实际上,他的老练更加深不可测,这是秦浩对他的评价。越强在培缨进门的时候,就觉察出了这个女组长的焦虑。他不想让属下,因为紧张的神经,而导致情报的片面性。

现在,几句家常,看来已经让培缨松弛了下来。越强的笑意没有减少,但他的手已经指向了培缨手中的文件夹,眉毛抖了一下,“看来,我们的技术情报室又给我带来一些有趣的消息了。”

培缨迅速展开了文件夹,也回到公事公办的状态中,“是的。我们在判读这几张卫星照片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说着,她拿起了几张放大后,分辨率相当清晰的照片递到了越强的手中。口中不停的介绍起来,“这是我们的Z卫星在经过西太平洋上空时,拍摄到的一些照片,照片区域是鄂霍次克海域。”

不像普通的老人,越强的眼睛没有因为年龄的关系而老化,他拿着照片仔细的看了起来。画面上,大块的浮冰漂浮在海面上,一架类似石油钻井平台的海上建筑物正出现在其中。让人意味深长的是,画面上出现的工人,均都身着天可汗国石油的工作服。而照片上的工作状态显示,这些工人正在冒着严寒和烈风,似乎在给这个金属建筑物搬运着一些巨大的构件。将照片依次看完,越强没有说话,而是将头抬起,看着培缨。

技术情报室的女组长知道,这是上级在等她进一步阐述疑问之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