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湖面行走坠冰窟 众人上演生死营救(组图)(转)


男子湖面行走坠冰窟 众人上演生死营救(组图)(转)


在群友“大卫”落水后,常延秋在救援路上也落入水中


男子湖面行走坠冰窟 众人上演生死营救(组图)(转)


群友正在拉绳子


男子湖面行走坠冰窟 众人上演生死营救(组图)(转)


大家将“大卫”拉出


男子湖面行走坠冰窟 众人上演生死营救(组图)(转)


群友们焦急地看着冰上营救 本组 图片 网友“影者”供图


本报吉林讯(记者 李洪洲) “群友‘大卫’走在最前面,路上我就感觉到冰面可能没冻实,没想到,他停下脚步看了看我们,刚转身没走上两步,突然掉进松花湖里了!” 6日,望着自己红肿的手臂,“神仙乐园”户外运动休闲群发起人常延秋,脑海中再次浮现那天的生死经历。


穿越


冰上穿越三周年纪念日


常延秋今年50岁,是吉林化工学院的体育老师,他在2007年建立了“神仙乐园”户外运动休闲群,“神仙乐园”意为“快乐似神仙”地走向大自然,体会户外运动的快乐。目前,“神仙乐园”已经有8个QQ群,近千人参与。


2011年1月1日是他们在松花湖冰上穿越三周年的纪念日。这一天,他们依旧要到松花湖冰面上进行穿越。


当日8时30分,常延秋一行65人乘坐两辆客车开向了松花湖上游一个湖的支岔——唐家崴子。车上,群友们有说有唱,彼此问候着新年快乐,相互祝福快乐、健康和平安。


今年的“穿越”,是从唐家崴子出发,沿着松花湖岸边徒步行走,其间要穿行一段松花湖冰面,并翻过小山,最终到达丰满水坝,距离约10公里。


白雪覆盖在湖面上,已有小型汽车驶过的痕迹,群友确信,松花湖面已被冻住了。望着广阔的湖面,大家心情舒畅,神清气爽,纷纷在冰面上留影或是嬉戏打闹。


“我们走进大自然的怀抱时,无不被这种神奇的力量和美丽的景观所震撼。城市道路上那种车鸣人吵的喧嚣,仿佛被洗涤得一干二净,似乎人们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一样。”常延秋说,他首先让群友们集合在一起,一一报名后,便开始冰上大穿越。


走出约一公里后,他们在湖中间放起了烟花和鞭炮。看着烟花,大家的心情也变得高扬、欢畅。随后,他们翻过了一个小山,到另一侧的湖面。湖面依旧封冻着, “每一声‘咚咚’的声响,都让第一次参加冰上穿越者心里发抖。”常延秋说,老群友都知道,这是湖面封冻时的自然响声,是可以正常穿越的,这正是穿越的刺激和震颤。


由于去年雨水频繁,松花湖蓄水量大,结冰期比往年晚了约一个星期,湖面冰层可能较薄,特别是冰面上的积雪较多,群友只能通过经验判断。如果能看到冰层厚度,群友可能改变路线,在岸上行走。


大家尽兴一阵后,准备向目标地——丰满大坝方向行进,越是向前走,就越感到一种潜在的危险。个别群友感到一丝恐惧,大家纷纷加快脚步,想尽快走出这个“是非之地”。


“户外运动最忌讳的就是个别新来的群友,他们急于证明自己的实力,虽然敢于冒险和挑战自己的极限,但缺乏经验,不顾他人的劝说。”常延秋说,为了保证群友安全,几名精干成员分别在队伍中照看,个别群友在高兴之余已经忘记了潜在的危险,离最近的救援人员快到500米以上了。作为领队,常延秋不得不加速追赶,他将随身背着的绳子伸展起来,做好了救援准备,唯恐发生意外。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坠湖


冰层碎裂,群主救人再落水


“到前面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登陆。”常延秋说,12时许,当前行队伍走到一个叫北猞猁的地方,已经行进6公里多,部分群友停下了脚步,有人开始上岸,有人想继续前行,就在此时,走在前面的网友“大卫”,突然掉进了湖里。


“当时我叫住了他,他可算停住了脚步,看到后面的人跟上来了,他转身继续前行,向前还没有迈出几步,一下子掉进了湖中。”群友“谈笑自若”说。


“我发现冰层发出的响声不对时,我一边和他们强调可能出现的险情,一边想到岸上去,当我的一只脚刚踏到岸边,后面的“周芷若”就尖叫了一声:“桥”!我回头一看,有人掉进湖里去了,我当时立即叫身边的人马上到岸上去,大家便迅速地离开了冰面。”群友“桥”回忆起当时的片段。


意外发生了,“桥”急切间没想出太好的救援方法。突然听见一声——“哎呀,妈呀!”只见常延秋从他身边飞奔而过,直奔“大卫”而去,“桥”正担心他也掉进去,但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常延秋还没爬到救援地点时,冰层碎裂,“扑通”一声,他也掉进湖中。


“当时,‘大卫’离我有30米远,他拼命想往冰面上爬,但他按哪块冰,哪一块冰就碎,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绝不能让他沉到湖里去,我以最快的速度将背包脱下,拎着绳子直奔他而去。”常延秋正打算爬到“大卫”身边,没想到,他也掉进了冰层下面的湖里。常延秋回忆,那时,他仿佛感觉地狱大门向他敞开。


“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救一个人的方法我还没有想出来,这又掉进去一个人!”“桥”说,看到最有经验的常延秋落入水中,而且附近没有其他人能够救援,大家陷入了绝望。因为大家都知道,像在这样宽阔的湖面上,人一旦掉进冰窟窿里,一般情况下是难以生还的,因为救援人员很难接近落水者,一旦他接近落水者,有可能也掉进冰层下面的湖里,成为第二个落难者。


“我又不忍心去看掉进冰水中的他们,但我又不得不去多看上他们几眼。随后我又闭上眼睛,我摇着头(当时感觉他们生还的可能性太小),但自己又不得不睁开眼睛再去看他几眼,心里却不住地在为他们祈祷: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冻抽筋了。” 群友“三木”说。


获救


投了四五次绳子,终于甩到他手里


“我和‘大卫’一样,按哪一块冰,哪一块冰就碎裂,依旧是爬不上来。突然我看到湖岸,脑海闪过一个念头,我一直按下去,就能离开冰面!”常延秋使劲用两只手臂砸击冰面,砸了30多秒后突然发现,一块冰很坚硬,他用尽全身力气,双臂支撑冰面,一下从水面跃起,随后低下头用后背紧贴冰面上沿,一个翻身从冰面跳出!说到此处,常延秋禁不住眼圈泛红。


随后,常延秋将掉在冰面上的绳子拿起,爬向了“大卫”身边,他投了四五次,终于将绳子甩到他的手里。“感觉手臂有点不太听使唤,事后才知道当时掉进湖里以后,是我手臂砸击冰层时的挫伤。”常延秋试图将“大卫”拉出来,但却拉不动,他只能保证“大卫”不会沉到水中。


时间过去了两分半钟,常延秋趴在冰面上,紧紧地将绳子绕在手臂上,大卫也拉紧另一端的绳索。


其他群友纷纷清醒过来,十名男群友自动组成了第二批救援小组。大家分别寻找木头等漂浮物,争取一切可以救援的物品。每一个人都很清楚脚下的冰面意味着什么,但他们并没有退缩。


“我见他倒在冰面上,我趴在冰面试图去拉他,结果我也拉不动,万一我再掉下去,我和常延秋要是再将冰层弄碎,那可就惨了。好在这时有人抛过长绳子来,我们一起用力,心情才平静一些。”群友“山水”说。


四分钟了,岸上的群友拿出相机,将这真实救人的场面记录下来,有的在暗暗加油,有的在默默祈祷。心软的女群友已经流下眼泪。


他们趴在冰面上,手里拿着杆子,增加与冰面的作用面积,减小对冰面某一点的压力。


常延秋将两根绳子系在了一起。然后他接过木杆,又爬向“大卫”身边,将木杆横在了冰上,“大卫”双手一使劲便抱住木杆。


“1,2,3!”大家一使劲,便将他拉了出来,冰面上一片掌声。至此,时间过去了整整7分钟。


群友们将落水者扶到岸边,此时群友点起篝火。他们帮着落水者脱去湿衣裤,给他们换上备用的干衣裤。


常延秋说,救助结束了,但团队要继续出发。两个多小时后,他们从黑瞎子沟一侧穿越出来。在路上,群友“秋雨”前来接应,在丰满大桥,“秋雨”拿出了5挂鞭,为他们的成功穿越点响鞭炮。


常延秋回想起,“大卫”落水的冰面,大约只有三四厘米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