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虎啸南疆》二十六 评功评奖最难忘伤亡战友 事出有因 连队荣立一等功

巴夫 收藏 27 2109
导读: 二十六 评功评奖 最难忘伤亡战友 事出有因 连队荣立一等功 连队在战评的基础上,就是评功评奖,采用的是群众评议和上级评比相结合的办法。首先由每个战士推荐,由班、排集中,再由连队统一评比,报上级批准。三等功以上的都要有书面文字材料,主要是立功的事实、战斗中的突出表现。通过自下而上的推荐评比,我连荣立一等功2人:连长王荣森、卫生员刘思元。二等功8人:政指许科元、一排长余延潢、四班长李云田、二班战士谢月华、火箭二班副班长冯顺利等人;荣立三等功的42人,合计52人立功,约占出征人数

二十六 评功评奖 最难忘伤亡战友

事出有因 连队荣立一等功

连队在战评的基础上,就是评功评奖,采用的是群众评议和上级评比相结合的办法。首先由每个战士推荐,由班、排集中,再由连队统一评比,报上级批准。三等功以上的都要有书面文字材料,主要是立功的事实、战斗中的突出表现。通过自下而上的推荐评比,我连荣立一等功2人:连长王荣森、卫生员刘思元。二等功8人:政指许科元、一排长余延潢、四班长李云田、二班战士谢月华、火箭二班副班长冯顺利等人;荣立三等功的42人,合计52人立功,约占出征人数的42.3%,其余同志全部受到嘉奖。

评功评奖的过程是愉快的,也是非常痛苦的。上战场前,想的是如何完成任务,想着只要能够活着回来,也就不错了,甚至是什么也不想,听天由命,顺其自然。但人啊,就是一个矛盾体,当真正活着回来后,在荣誉面前新的想法又有了,新的矛盾又出现了。作为指导员的我,在评功评奖的过程中心情是复杂的,甚至是痛苦的。一方面想着全连的战士上一次战场不容易,在死亡面前都经受住了考验,人人都很勇敢个个都很坚强,没有一个是熊包是狗熊,但名额有限,不可能人人都立功。另一方面想着那些牺牲、受伤的战友,特别是牺牲的同志,给他多大的荣誉多大的功劳他都感知不到,享受不到了。什么都代替不了生命,再宝贵的东西都不能与生命等值。因此在讨论立功的人员中,我暗中的想法是尽可能考虑到牺牲和受伤的同志。苏建国牺牲了,我们报的是二等功,但上级批准的只是三等功。我曾问过团里一位领导理由是什么,他说,炮弹炸死了那么多都要求立功可能吗,能立一个三等功就不错了。我说,苏建国同志在战前就打前站,做了许多事情,进入越南后,带领一个排配合友邻部队掩护在平江架桥的舟桥部队,在奔袭克马诺的途中背政委过河,整个表现是不错的,遭炮击时也是为了指挥部队作冲击准备而牺牲的,立个二等功应该是没有问题。但上级依然没有采纳我的建议。我们给余延潢同志报的是一等功,上级在通知地方关于烈士有关情况时也是通报的荣立一等功,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改成了二等功。余延潢的父母来部队时专门提出这个问题,并问是不是延潢表现不好贪生怕死?我只好违心地编出一些理由反复解释,安慰两位老人痛苦的心。跟随我们连队的一位营领导,同连队出生入死同甘共苦,非常不错,由于在727战斗中没有及时指挥火力排加入战斗,上级领导对他不满意,不仅没有给他立功授奖,还作了转业处理。由于各种原因,连队一个排级干部没有立功,当师政治部来我连核实上报我连立功授奖的材料时,该干部发了一通牢骚,我当时批评了他几句,导致他成见很大。当时来我连征求意见的是师组织科副科长李光荣。光荣是我老乡,长期在机关工作,曾任162师秘书科长,后在炮团任副政委,转业后在原万县地区医药局任副局长,现退休。

连队荣立集体一等功。

关于连队立功的事,出了一点小插曲。统观我连在整个越南战场上的表现,无论干部战士表现都是非常出色的,没有一个临阵畏缩不前,没有一个有临阵怕死的行为。就整个连队来说,在战场上受领上级的任何任务都是非常出色地完成,特别是班管战斗、“727”战斗、扩来战斗表现出连队能攻善守,敢打硬仗敢打恶仗的作风,因此团、师一直同意申报“能攻善守英雄连”。在军党委研究我连立功时,参加我连战评的军首长高度评价了我连的战斗成绩,充分肯定了我连能攻善守的突出表现,但提出我连在战场上有枪毙俘虏的行为。这是一个重大的战场纪律问题!师长李九龙、政委董怀忠听说后大吃一惊,立即指示486团党委彻底查清,及时上报。原来,在战评中,我连战士在回顾班管战斗的经过时,说到了这样一个情节。在班管战斗中,我连尖兵抢占、控制最为关键的山垭口后,立即沿右面的山脚回卷,击毙一名越军,抓获一名俘虏,还击伤一名越军女兵。那个女兵拖到公路时还没有断气,请示一位团领导怎么处理时,该领导说他不管,最后八班一名战士补了她一枪。就是这样一个战斗细节,战士们在战评中作为逸闻趣事回忆出来,确断送了486团7连“能攻善守英雄连”的光荣称号,还几乎追究那位团领导和我的战场责任。事情的经过是,在班管战斗中,我和三排长孟宪祝带领尖兵排在班管村庄中与越军遭遇后,立即猛打猛冲,迅速通过村庄并抢占了村庄外面的一个不到三米宽的一个山垭口,控制住最为重要的制高点,并部署火力形成了对外对内正面后,立即沿右侧山根回卷,击毙一名越军,抓获一个俘虏,打伤一名越南女兵。那名女兵的左手臂被冲锋枪子弹完全切断,只有皮肉相连,而且胸部也中了几发子弹。我们冲到面前时她已经处在昏迷状态,但确实还没有断气,我们在将俘虏押到公路边时,顺便也把她拖到了公路上。我们的任务是全团的尖兵,活捉的俘虏可以押着跟着连队跑,而这样一个死活难于确定的人,我们确实不好处理,不可能让人抬着她。正好副团长崔道宗带领大部队赶了上来,我立即叫三排长孟宪祝向崔副团长请示怎么处理。三排长跑步去给崔副团长请示,崔道宗副团长边赶路边顺口说:“我不管!”孟宪祝跑步回来给我说:“崔副团长说他不管!”当时连队部分战士还在与越军激烈交火,部分战士急速的赶到大部队的前头,执行尖兵的任务,我要带领尖兵排朝前赶,因此没加思索地说了一句自己也不知本意的话,我对三排长孟宪祝说:“那你照顾她一下吧!”这名外号叫“二猛”的勇敢排长,立即对在他身边八班战士高志超命令到:“高志超,给她一梭子!”高志超抬起枪口就朝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越南女兵打了一枪。这件事在战场上大家没有当成任何一个问题,在战评时战士们在回忆战斗的经过时作为趣事说了出来,当时参加我连战评时的军领导也没有提出任何意见,谁知在军党委研究我连立功时,该领导从我连违背俘虏政策的角度提了出来。这不能不是一个大问题。因此师长、政委为此都有专门指示,要求彻底查清严肃处理。团里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负责调查的是群众干事我的老乡、战友汤绪友,我如实的回报了事情的经过,但对什么是俘虏,什么是枪毙俘虏的行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的理解,“俘虏”的定义是“被解除武装的活着的交战双方的军人”。关键是放下武器而且活着,死了的不能算是俘虏。后来团里有一个领导打电话给我,示意我把责任朝另外一个领导头上推,说我是请示了的,没有什么责任。但我除了辩解以外强调,如果要处分人的话,处分我一个人好了!因为是我下的命令,我个人负全部责任!虽然当时那个越军女兵是死了的尸体还是活着的俘虏,难于下定论,因为我们当时谁也没有时间去验证那个事情。但现在回想起这件事来,我心中非常不安,非常抱愧!假如忏悔能使那个越军女战士活过来,我愿意忏悔一千遍一万遍。虽然当时我说的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其实就是让战士向她补一枪的意思。就战场纪律,我受到了领导的宽容,没有给我个人任何处分。连累连队没有得到荣誉称号,自责的心情还在其次,但对那位越南女战士补的那一枪,自今想起来还使我心头隐隐作疼。作为人道,即使是一具尸体也不应该打那一枪,而有可能那不是一具尸体!愿她在天之灵安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好帖子!!!!

那个女兵死的亏啊,有损中国军人的形象啊

楼主做的对,应该多照顾那些牺牲的战友,毕竟活着的已经是万幸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8 13:15:02 被中国旗舰号编辑

24楼edge7

老兵不用内疚!他们的手上就没沾我们的血?特事特办!

25楼巴夫

[quuott]jalY35UgHrN**%2f4QkFTDNg%3d%3d[/quuott]

老战友说得对,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我们没有理由去计较别的事情。愿烈士在天之灵安息,愿战友们身体健康!

26楼1022k

当年不争功现在又下岗.心痛!在战场上只有消灭敌人自已才能活着,人慈只有死路一条!

27楼

指导员做得没错,战场瞬息万变,拖泥带水可能带来更大的或者意想不到的损失。如果不是果断处理,抬上越南女兵,没准会带来很大的麻烦,甚至牺牲自己的战友,到那时才是追悔末及啊!如果我是当时的战士,我不会给领导请示找麻烦,直接就OVER了她!以减少她的疼苦,送她一程了。



向老兵敬礼!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