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二卷 帮派之争 第十六章 黄枪会(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吕把头见乔占江一脸严肃,连忙问道:“张老弟,出啥事了?是不是那小楼里闹鬼了?没事,实在不行你和那个小兄弟就在我这里住吧,反正咱们家里也有地方。”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不是这事。老哥,你想不想过上好日子?”

吕把头一愣,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好日子谁不想过啊?现在咱们的日子就已经不错了,还有比这还舒心的日子吗?”

乔占江道:“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废话了,你知道那个黄把头的家吗?”

吕把头愣了一下,随即警觉起来,道:“你找他干什么?”

乔占江道:“老哥,谢谢你这两天对我和那个兄弟的关照,实话告诉你,黄把头很有哥能是国民党特务,我找他就是想把他们抓起来。”

“啊?!他是特务?”吕把头吃了一惊,他睁了眼睛,道:“这是真的吗?”在得到了乔占江肯定的回答以后,吕把头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道:“怪不得他们处处和我们这些人作对,原来我还以为他们只是改不了他们的秉性,咦,你是什么人?”

乔占江笑了笑,道:“我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侦察科长,我们到码头上去是为了追查特务的踪迹。好了,快点告诉我,黄把头的家在哪里?”

吕把头见乔占江一副着急的样子,连忙站了起来,走进了里屋,不一会儿,他又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从孩子的课本上撕下来的一张纸,递给了乔占江,道:“黄把头家的地址在这上面,如果你想去对付他,就凭你们两个人绝对不行,他手下还有十几个打手,这些家伙都是亡命徒,你们要多加小心啊!”

乔占江接过那张纸,看了一眼,把纸条放进了怀里,道:“关于我们的身份,你绝对不要跟任何人说,不然的话,你也会有危险的!再一个,今天晚上的事,你就当没有发生。明白吗?”

吕把头点头道:“放心,我记住了!”

乔占江和小何离开了吕把头的家,回到了他们住处。

乔占江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纸条,他又在上在写了些什么,然后把纸条递给了小何,道:“你现在动身去找周科长,让他们马上行动,抓捕黄把头和他手下的爪牙!告诉周科长,动静越小越好,并且要注意安全!抓住黄把头之后,从他的身上查找国民党特派员的下落。你们把纸条交给周科长以后,马上回来,咱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这个码头工人,咱们还得继续当下去。”

小何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乔占江坐在床上,心里面却十分不踏实,他知道黄把头等人非常狡猾,但愿周玉山他们不要失手。

过了一会儿,乔占江听到了楼梯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他知道是梁岳带着成风和成雨回来了,他便走了出去,见梁岳手里拎着一瓶酒,另外一个食盒,他的身后跟着成风和成雨。

岳梁一见到乔占江,就高兴地叫道:“张大哥,我带了一瓶酒回来,还有一些下酒菜,咱们哥俩喝点儿酒,说说话。来,成风,快点把这些菜拿出来。”

成风和成雨两个人把厨房里的桌子收拾了一下,把酒菜摆上,乔占江和梁岳两个人坐在桌子旁。

梁岳道:“咦,那个兄弟呢?把他叫出来,咱们一起吃点吧!”

乔占江笑了笑,道:“这小子,他说他在屋里呆不住,这不,跑外面透气去了!”

梁岳道:“那给他留点菜吧,一会儿他回来让他自己吃。”说着,梁岳拿来一个盘子,拨了点出来,放到了一边,然后他招呼成风和成雨一起过来吃饭。

这俩孩子真饿坏了,见梁岳叫他们,也就不客气,坐在了桌子旁。

梁岳道:“刚才我们出去,我一想还不如买回来大家一起吃,再一个,我觉得你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码头工人。不管怎样,就冲你帮着这两个孩子查找到了他们师父这一件事,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乔占江一笑,道:“别这么说,都是为了混碗饭吃嘛!”

梁岳给乔占江倒了一杯酒,然后说道:“张大哥,我看得出来,您不是一般的码头工人!”说着,他神秘地冲乔占江笑了笑,说道:“您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乔占江一愣,连忙说道:“你真会开玩笑,我不过是个码头上的苦力而已,你说我是什么人?”

梁岳摇了摇头,道:“不对,你身上的气质和那些码头工人不一样,而且你的眼神也不像个出苦力的工人。别看兄弟我年纪小,可是江湖的阅历却不是一般的江湖人士可比的,其实从昨天晚上一看到你,我就觉得你不一般,再一个,我还从来没见过哪个码头工人身上还带着家伙,我说得没错吧?”

乔占江一笑,道:“想不到你的心还挺细的,看来,你也不是一般的飞贼啊!”

梁岳也笑了,道:“大哥,我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你这样的身手的人,算了,你既然不想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我也就不问了,就算你是来抓我的,我就是想跑也跑不了,再说,咱们刚才说话的时候,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个好人,我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我知足了!来,咱哥俩喝一个!”说着,梁岳举杯一饮而尽。

乔占江也把酒杯里的酒喝了下去,说道:“梁兄弟,咱们能在这个地方相识,也算是咱们的缘分,其实我的身份你也不用问,你只要知道,我不是和你作对的就行了,哦,对了,成风他们的师父已经找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梁岳一边给乔占江倒酒,一边说道:“有你这位足智多谋的老大哥,我想就不用我想办法了吧!”

乔占江道:“不,我对咱们哈尔滨并不熟悉,你是这儿的坐地户,什么能瞒得过你啊?你说说看,咱们怎么才能找到他们的师父?”

梁岳喝了一口酒,道:“刚才你不是说了吗?他们的师父被黄枪会的三合坛里的人带走了吗?明天我就带着他们哥俩去找三合坛,我就不信找不着那个被他们抓走的武师。”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黄枪会的势力好象很大,是吧?”

梁岳点头道:“是的,黄枪会和一贯道都是哈尔滨地区很有影响力的帮派,特别是在日本人统治时期,这些帮派里的一些人甘心投靠了日本人,倚仗着日本人的势力,在哈尔滨为非作歹,干尽了坏事!我师父遇害也和这些败类有分不开的关系!可惜,我一个人势孤力单,没有办法和他们斗,否则的话,我早把他们消灭光了!”

乔占江道:“是啊,双拳难敌四手啊!你跟我说说黄枪会的事吧!”

梁岳道:“说起黄枪会,早年都是一些乡绅地主的私人武装,信奉什么神灵护体,据说喝了会里的圣符之水可以刀枪不入,简直是荒谬透顶,日本人来了以后,黄枪会也曾经进行过抵抗,可他们哪里是日本关东军的对手?结果可想而知,然而,日本人为了控制中国人,就收买了一些败类,最终黄枪会就成了日本人手里的一杆枪!”

乔占江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道:“悲哀啊!这帮人是真没有骨气啊!”

梁岳点头道:“这一点您说对了,当时黄枪会里也不乏一顶一的好手,可是却甘心当了汉奸!”

乔占江想了想,又道:“黄枪会除了三合坛,在哈尔滨还有几个堂口?”

梁岳想了想,说道:“堂口吗,据我所知有三四个,三合坛只是黄枪会最小的一个堂口,但是那里的人却最厉害,所说的‘炮手’你知道是什么吗?”

乔占江点头道:“知道,不就是枪手吗?”

梁岳点头道:“没错,就是枪手,整个三合坛除了坛主,全都是一顶一的枪手,这些家伙不仅枪法精通,而且个个心狠手辣,把他们叫做杀人的魔鬼一点都不过分!据说当年日本人还专门给他们培训过杀人的技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