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1-16突围,回地面再战

云霄孤舟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16突围,回地面再战



“‘黑洞游龙’继续潜伏,其余各部按照原定计划行动!”

与此同时,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旧址附近,罗菲飞和秦皇制造的一波又一波剧烈爆炸,仿佛吹响了全体总攻的中国式号角!以卫星侦测到十多英里外“俄师”集结的大量空战载具为目标,“华旅”及“苏一兵团”各部展开了威慑性进军布控:二十艘电磁制空艇上搭载的信息技术师电子特战加强营1000余名士兵纷纷整装登陆,下辖八个分工明确的特别针对加强连,分别配有各种用途的聪明弹及炭丝武器,无建制上限,总兵力堪称团级;而个人武器装备也属战场佼楚,全数配发电磁防护衣及“35”式高能微波破磁枪不说,甚至每人都携带得有数枚单兵速射式“E-Bomb(电子炸弹)”及可装填自毁引信榴弹的多功用发射筒,以破坏特定范围内目标的各种电力通讯设施和轻型武装载具。

率先朝切尔诺贝利城区开拔挺进的营侦察连,甚至配备了微型遥控无人侦察机、侦测机器蛇等新式战场利器,他们的目的,便是先抵城市遗址建立通讯网络,监控俄军动向并破坏掉附近非己方的所有电子设备,比如地面雷达。负责掩护这支高度数字化及网络化的电子特战营的,正是“华旅”星陆两栖装甲一团直属“炎黄”重坦克营全部二十架“神农”式主战坦克编队!任务在步坦协同行进中,清理地面可能存在的威胁,顺利进驻城市各片区后,迅速将“神农”式主战坦克依托建筑物掩护,分散布置为对空防御塔形态,以保证城区上空安全。而装甲一团各营的其余士兵,则在“盘古1号”的搭载中陆续进发,总兵力约1500人,足以控制切尔诺贝利城市遗址各个角落。而“华旅”星陆两栖装甲二团,则依旧随“布达拉宫号”银河级星舟隐身于城区外围、第聂伯河河畔上方的翘曲空间中,静观战况、不动如山。

而在此刻,核电站下方深处的上帝工厂内,美军主力被吸引前往追击逃逸杀手所乘坐的那辆“SmartII”,剩下几名技术人员和二十多个重伤不能随行的士兵留守控制中心,而负责临时照料伤员的,只有区区一名下士医护兵。“美国,就是这么对待自己手下士兵的么?哼……”汉武在两名俄罗斯综合情报局特工护卫下,跨过门前坍塌的土石,走进大厅内一片血腥狼藉。美国技术人员上去后,久久没能将三楼的核聚变装置修复,那位女医务兵只能借着荧光棒有限的可视范围、手忙脚乱地来回奔走在每个急需治疗的战士之间,连喘气时间都没有也还这里安排不了、那里顾不过来。“去帮帮美国人吧,赶紧恢复电力。这是你们的地盘,应该会比较熟。”四处搜索了一番,还是没找到唐宗本该在此长眠的尸体,汉武转而对身旁两个俄国随行人员说道。没等俄国特工踏上几阶楼梯,一道蓝光乍现,便让他们又滚回了原处,和先前不同的是,这两位俄情报局特工也加入了美国士兵躺在地板上痛苦呻吟的行列……

“你的俄语说得不错嘛,汉武。”

冷酷的声音、铁冰的语气、急冻的眼神,张霄舟在“八一41”凝固周边一切惊恐表情的犀利蓝光中,缓缓踏阶而下。这突如其来的死神身影,它散发的那股强大杀气,仿佛誓要将眼前满地残肢人肉全部和血吞下一般充斥着无限仇恨!美军伤兵被可能即将到来的死亡所震慑,竟然暂时忘却了自己伤口痛楚,喉咙像被卡住似的、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只剩下刚才新鲜失去自己肢体的两个俄国人,在地上翻滚哀嚎……

调虎离山,又中了这小子的计!目睹霄舟突然出现,汉武内心同样惶恐,终于明白了,那架搭载宋祖他们的“SmartII”不但没有急于逃离、反而是边打边撤的原因,完全不合逻辑的唯一解释,就是为了仍然藏身在控制中心内的MooN,帮他尽可能多的引开美军士兵的威胁!好让他能安全潜伏于此、静候自己到来。可是,为什么……

“我知道,当你以为我们撤离后,一定会来这里‘探望’唐宗的,或许是愧疚、或许是嘲笑,罪恶心理。”霄舟先一步解释,让汉武顿觉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让可悲的人性,左右了理智,以至于现在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直接面对眼前死神,还有他那把发光的恐怖“镰刀”!

“呵呵。”汉武破天荒的发出一声轻笑,明知故问,“你想为唐宗报仇?”

“有意义么?就算现在杀了我,他也活不过来。通过这几天的短暂相处和共同行动,我看得出,你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优秀战士,尤其在渗透和特战方面,很有心得和创意,只要有人引荐,相信俄情报局会欣然接纳并对你委以重用,给你想要的、那些中国无法赐予的东西!想想看,你现在为国家如此拼命,国家又能给你什么?不要说是丰厚的待遇、安定的生活,就算只是证明你用鲜血换来荣誉的军衔,也不会施舍,不到二十岁,又身为龙嘉峪上将的得意弟子,却不过只是一个连军阶都没有的普通士兵,我真是替你感到不公和惋惜。谁都知道,在我们国家,地位,是权贵和有钱势力的专属品,而我们这种无权无势的普通人,体现自己存在的价值,不一定能够得到认可。相信在另外一种制度下,你我方才能尽情展示自己才华、得到证明自己人生价值的所有荣誉!以你的资质,我想情报局不会介意用一个上尉衔,来作为彼此合作的一份微薄见面礼……”

“多谢夸奖。”霄舟冷言打断汉武第一次的长篇笑语,看样子他是心虚了,居然妄想借拉拢自己加入俄罗斯综合情报局来保全性命。

“不过,这是你最后的遗言么?”

霄舟斩钉截铁、完全对汉武刚才所说充耳不闻的这句反问,伴随着咬牙恶笑,字句间已经明确作出了答复:废话少说,拿命来!

汉武话未说完,便被霄舟极端的话语、以及言间更烈的杀气所狠狠回绝,瞬间改变了态度,怒而吼道:“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连个女人都打不过,还好意思和我动手?看那孬种样子,我不欺负你,都把武器放下,徒手格斗!今天就让我好好教你两招。”

抛去手中“V-34”狙击步枪,汉武将背负的“XM109”背带解开,任其轰然落地,摆出一副备战姿态。

彼此依托着电磁衣防护,普通子弹根本无法造成有效伤害,如此近距离对峙,大口径枪支和榴弹发射器,完全没有用武之地,汉武率先作出的所谓“让步”,可谓奸狡之极,毕竟,就算暂时还没弄明白,霄舟手中那把“光剑”到底是什么,可两位随行人员已用焦黑的断肢告诉了在场所有人,那武器的杀伤力。究竟有多么恐怖!只能用言语刺激霄舟,让他弃长就短,不使用光束剑,自己方才可获一线生机。

“喀喀。”霄舟对汉武大无畏的“公平精神”报以冷笑间,起手抬起“八一41”光束剑,剑锋直指眼前垂死挣扎、妄想以儿戏般激将法让自己头脑发热的可笑猎物,“如果你像圣乌尔苏格那样,是个让我敬畏的敌人,那么,作为一名对于自己国家来说,可有可无的士兵,我愿意为了自己和部队的荣誉、以及战士生来渴望强悍对手的热血天性,与你公平一决生死!不过……”

话音未落,汉武潜意识尚在等待霄舟说完后半句话,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和抵抗,“八一41”冰冷光芒纠缠的炽热光锋已从自己肩头隔空削下!记忆最后留存于霄舟收刃后面不改色的那句结语:

“叛徒!和敌人的待遇……是不一样的。”

汉武被一劈两半的尸体骨肉丝连,鲜血冲破烧焦的伤口缝隙,如溪渗出,浸染霄舟踩踏而过的军靴,血雨腥风。低身拾起那把沉重的“XM109”,无言心情,依旧得不到丝毫轻松,手中的无情冷铁,已让同伴热血白流。人死不能复生,这或许是无谓的报仇,只为战友可以安息,没有其它任何意义:“唐宗,走好……”

沉痛的思绪些许平复后,霄舟抬头放眼四周,所有受伤的美军士兵、他们手中长短不一的各种枪械,目标都很统一,齐刷指着自己。

“我对伤兵,没有兴趣,也不想沉迷杀戮而徒增罪孽,但如果美国人你们还是不懂得去珍惜自己和他人的宝贵生命,我不介意,亲手送执迷不悟的人——最后一程!”霄舟不再多看周边敌军一眼,留下让他们都可以听懂的英语告诫,背影消失在众人仍不敢直视的眼光中,就算不间断的乱射或许可以击破电磁防护网,但在生或死的再一次思想挣扎后,始终没有一个人,选择去扣动指间扳机……彼此身体和心灵上的千疮百孔,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枪林弹雨无法洗刷罪恶、鲜血横流才是唯一结果吗?

战争,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永远都没有胜利者!

收到霄舟传来GPS的地点信号,WinD知道师弟已为小队清理了门户并顺利返回,登时操作杆一拉,在空中迂回诱敌的“SmartII”急转变向,终于开足马力全速前进,离弦箭似直奔另一头的真实目的地——货运通道内部端口。宋祖将机枪最后一个弹鼓中的所有“存货”,全数人工降雨般馈赠给地面美军后扬长而去。

“SmartII”在最快时间内抵达,摇晃下降间尚未平稳落地,先前最后一个停火钻进车厢的宋祖,第一个跳了下来,早已在此等候的霄舟,什么也没多说,只是缓缓走近,将肩挂那把巨大的“XM109”轰然丢落宋祖面前。宋祖同样无言中凝望霄舟的眼神,充满了感激却也流露着哀思,看着地上这把要了自己兄弟性命的凶器,宋祖并没有像徐辰枫和霄舟想象中那样怒不可遏的将其大卸八块,只是哽咽抬头,说出一句告慰话语,便再无动作:“兄弟,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WinD走过身旁,稳着霄舟肩膀:“干得好!许久不见,长进不小。不像从前,一意孤行却要师兄师姐们为你收拾烂摊子,呵呵。”

经历诸多变故的霄舟,面色沉重,已经没有了说笑心思,听师兄还算是在夸奖自己,庆幸没让叛徒逃脱制裁之余,竟然一脸谦然地真诚道谢:“多亏师兄不问缘由的鼎力相助,谢谢!”

WinD清秀的眉宇一皱,这个向来放荡不羁、雷厉风行,无视所有阻碍、不择一切手段、不计任何后果,除了自己和他那四个发小兄弟,谁的劝诫都不倾听、谁的帮助也不依靠的师MooN,居然会……这么感激的看待自己微薄且是职责之内那些许助力?看来这几天发生太多事情,让年轻的他,突然之间思想成熟了不少。

“师兄弟之间,还说这些?”WinD欣慰笑道,“我们走吧,离开这个地底深渊。”

辰枫担心控制中心的电力恢复后,通道内六管机枪的威胁,毕竟回程路途还很遥远,霄舟闻言平静说道:“我在控制中心潜伏时,已经顺带解决了美军技术人员。而且,我发现核聚变装置中的燃料氘(重氢),已经被降压开流后放尽,看来唐宗把一切都布置得很周到很妥当,敌军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动力设施。”

听了霄舟解释,辰枫沉默,心情也更加沉重,唐宗明知气态重氢易燃易爆,依然义无反顾的将其降压释放,还和宋祖在如同一个巨型炸弹的控制中心周边誓死阻地固守,这都是为了让其他同伴们,能够安全离开,宁愿牺牲自己啊……

“别辜负了唐宗的一片苦心,你们一定要活着回到地面,转告武曌小姐,我和唐宗,没有让她失望。”宋祖这番失去过往生气的莫名话语,引起辰枫的注意和警觉,已经预感到他想干些什么:“那……你呢?”

“我要干掉那王八盒子!”宋祖愤恨眼神所指的方向,机械轰鸣声伴随着装甲车灯光,那辆轰碎控制中心合金屏障、让唐宗暴露并惨死在汉武枪下的重型坦克“MkMa-Thal”,再次无所畏惧地出现在远方可视范围中。宋祖如见仇人般怒火中烧,一把甩开辰枫拉劝的手臂,撇下已经弹尽的机枪,两步冲进旋翼还在惯性作用下缓缓撕风的“SmartII”三栖强袭车内,迅速放下并锁死了车门!霄舟欲冲过去阻止,却被WinD拦下:“刚才在车上,他一直问我,关于‘SmartII’的操作方法,在得知直升机形态下无法像‘武装蜻蜓’那样长时间连续爬高后,他那深望战友遗体、冰火两重天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他要做什么。这是宋祖的选择,你阻止不了……而且,我们弹药已然用光,难道要用牙齿去咬碎那辆钢铁怪物吗?趁‘SmartII’还能勉强钳制一下敌军的这段时间,我们赶紧撤退。”

事实摆在眼前,此时不走,若被追兵缠上,没有智能防护系统的“武装蜻蜓”会被“毒刺”飞弹当成是苍蝇般个个击落。辰枫和霄舟久久没有动作,不是因为思想还在斗争,毕竟全军覆没的代价不容自己有任何选择,但二人还是肃穆的立于原地、静静注视‘SmartII’旋翼飞转间重新翱翔在这上帝工厂虚幻的天空中……其实,大家心里早就知道,宋祖要做什么;也知道,无法阻止;更知道,不该阻止。

“再见,宋祖。”

在“SmartII”门翼机枪再次贯彻地空的震撼咆哮中,WinD、辰枫和霄舟已经穿戴好武装蜻蜓,缓缓升空……

枪声停息,7.62mm口径子弹根本伤不了通体厚甲的坦克分毫,可是……“SmartII”在空中盘旋拉开距离、却始终以正面面对“MkMa-Thal”,这一举动,已经让坦克内观察手预感到眼前对手玉石俱焚的誓死决心,缓缓吐出一句:“God...”在惊慌中甚至完全忘记了告知驾驶员赶紧躲避!操控“武装蜻蜓”留念远空不愿离去的三人,亲眼看着“SmartII”不断爬空直至升到最高后突然间车头猛坠,借着下落的重力,加速俯冲间在空中喷射划出好似流星的最后烟火,导弹般一头撞向庞大得来不及迅速转向的“MkMa-Thal”瞬间剧烈爆炸!彼此车载各种弹药的及时殉爆,让浓烟火堆不断迸射出道道红星燃屑,宛如黑夜绽放的缤纷礼花……

从黑暗的货运通道,进入光明的上帝工厂,再回到黑暗的货运通道。短短不到一天时间,已经失去三位战友,唐宗、宋祖,还有背叛的汉武……在辰枫和霄舟眼里,感觉自己其实是从“光明”坠入“黑暗”,现在反而是在重回“光明”。

归途尤显漫长,同样是六、七个小时,却似千年。向来作为生气制造者的辰枫和霄舟,竟然一路无言,WinD自然早就看出了这两个小师弟的反常,但此时此刻,再多言语也于事无补,就让他们借这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的难得安静,稍微休息平复一会儿吧……漆黑空旷的货运通道中,就连仅有的旋翼转鸣声都显得那么冷清凄凉,毕竟,两架“武装蜻蜓”,还有三个同伴,永远留在了身下的无底深渊……

GPS显示距地不到三英里,马上就能回到真实阳光的怀抱,可是,天不遂人愿,三人向上爬空的这段沉默时间,已经足够俄军修理完成并恢复了上帝工厂内所有的电力设备,而货运通道内,壁沿探照灯及六管机炮的同时启动旋转,也成了“俄师”向所谓“盟友”作出破弃统一战线的最直接宣告!

“Shit!”飞行在最前面的WinD,惊见斜上空不远处一挺“加特林”式“GSH-3-60”机炮轰然迸射出一道耀眼红光,上下左右来回移动,线状切割着自己逃生的必经之路,不容任何思索,WinD赶紧疾速下坠,以避开红外线的侦测扫描,否则,那恐怖的60mm口径子炮弹,会在即将到达终点时,毫不留情的把自己打回起点!

悬停稳定后,WinD操起右挂的座控六管机枪,朝头顶上明显比自己武器大一号的家伙阵阵猛射,子弹不断命中机炮管和周边合金壁,落下电焊般的刺眼星火。数百记金属对金属的连续冲击,方才勉强停住了“加特林”机炮的动作,留下炮身上密麻的无数浅坑,通红中飘散着丝缕青烟……

目测机炮约百米一设,也就是说,距离回到地面,还有三十挺六管“加特林”等待自己!WinD正在心中计算,三架“武装蜻蜓”所携带的子弹是否够用,只见辰枫顶起仅剩的一把装载有“宙斯盾”枪架的“35”式微波破磁枪,“嗖”一声掠过身旁,而霄舟拖着再次燃烧的“八一41”光束剑紧跟在后,保持着一段距离,犹如火箭升空,诞生无数流星火屑……WinD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要干什么,径直向上的二人,已高速冲入下一挺六管机炮的打击范围!而那挺“加特林”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入侵自己领域的不速之客,瞬间埋头猛吐出连串的子炮弹,作为“见面之礼”,辰枫借反重力空间的绝对停止作用,将要命的冲击全数拦截在半米开外制爆,亲作诱饵以吸引那盯住便不放的机械杀手,跟随自己拔高而缓缓抬起炮身……虽然没有“宙斯盾”防护,不过已经无暇被机炮顾及的霄舟,并没有让辰枫承受太久的火力压制,轻快飞过炮身,手中挥舞的熔金利刃早让其在火花中一断两截!沉重的六联装炮管,加速从WinD身旁落下,晃眼看到,那金属断面就像被液压剪一刀斩断般平平整整!

“俩疯子……你们急着赶公交去上班啊?!”WinD笑骂跟上,庆幸机炮对“宙斯盾”的冲击力尚不足以制造空间次元震之余,不禁暗叹:也只有他俩之间,可以心有灵犀的轻松完成,如此华丽美妙的战斗配合!

通过上帝工厂内复苏的监控影像,欣赏着辰枫和霄舟二人胆大心细的战术突破,正不可阻挡的冲出货运通道。那幕空间之盾与光剑之刃的无间默契,久久映留在兰格洛夫脑海心间:真让人舍不得与之为敌。

“传达我的指令,让Leonid和Ninieer全军待命,所部可以适当阻击逃出上帝工厂的入侵者,但不能伤其性命,更不准任何人率先向切尔诺贝利的中国军队发起攻击!违令者军法从事!”兰格洛夫捋捋军服的衣领和袖口,起身离座,披风帷幕般落下,一挺笔直的背影让身后讯通兵立时明白,上校他要亲自动身了,“我去会会‘华旅’那位令人尊敬的旅长——龙嘉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