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六章 绝处逢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李政转念一想,云南这个地方多是原始森林,有条这么大的蛇太正常了,也没什么可怕的,难倒它能比死亡更可怕。

李政不想死在湖里,万一有人来找自己,连个尸首都看不到,他要到石滩上去。想到这,李政努力地向石滩上游去。但是,那条蛇很奇怪地挡在了李政的面前,似乎不想让李政上岸。

李政停下身子与他对视着,不一会儿李政就发现,那条蛇的眼神开始暗淡下来,摆动越来越慢,后面的身子也不断地往水里沉。李政心想,不会是这条蛇刚才咬醒了自己吧,要真是那样的话,不是自己被他的毒毒死,就是它被自己身体里的海洛因给毒死。想到这,李政感到很好笑,弥留之际,居然还能遇上这样的笑话。

李政正看着,忽然发现那条蛇想要离开,李政心想,游戏还没结束,你怎么能走呢。想着,就上前一把就抓住了那条蛇的蛇头后部,将蛇头按进了水里。蛇受到了攻击,的身子一下子就缠到了李政的颈上和身上,李政连忙将左小臂竖在了下颌和胸口之间,防止蛇的身体直接缠到自己的喉咙,那样游戏可就要提前结束了。

那条蛇缠住李政的身体后,不断地收缩,李政憋着一口气硬撑着,然后用双脚和抓蛇头的手划水,一会儿就上了石滩。

上了石滩后,李政倒了地上,感觉蛇的身体有点松了,便用最快的速度吸了一口气,然后准备找块石头垫着先把蛇头砸烂,要不非得被这畜牲给勒死不可。

正当李政左手拿着一块鹅卵石,准备把蛇头按在地上砸的时候,蛇头突然一使劲,转了过来,张着大嘴朝向了李政的脸,李政一急,连忙将手中的石头伸到了它的嘴里,然后双手用力将蛇头反按在了地上。蛇嘴里含着石头,不住地扭着头,同时加紧了收缩的力量。李政一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自己怎么死先不说,怎么也得先把这条蛇弄死,要不就得落个死无全尸。

李政双手按着蛇头趴在石滩,全身都动不了,这可怎么办呢,正当这里,蛇头用力甩了几下,挣脱了李政的双手,也甩也了嘴里的石头,以最快的速度转过头来,张开了大嘴就咬在了李政伸过的胳膊上,又一阵刺痛从李政的右胳膊上传来,这下李政可以确信,刚才在水下就是这个家伙把自己咬醒的。

见蛇咬着自己的胳膊不松口,李政也很上火,你能咬,我也能咬。李政想着便侧过身子,将蛇头压在了身下,然后便对着蛇头后面的部位就下了口。蛇皮很厚,也很硬,李政咬了几下没反应,便顺手捡起了一块石头在上面砸了几下,见破了点皮,就又找了个带尖的石头在上面来回锉了几下,口子就更大了,便凑上嘴去用力地吸他的血。

李政吸了一会儿,见伤口不再出血,便将腋下的蛇头翻了一下,又在它了下颌处开了一个口子吸了起来。

渐渐地,蛇的身体没了力量,直到最后松开,李政用力地捌下蛇头,把它的毒牙也从自己的胳膊里拔了出来,然后才从蛇的缠绕中爬了出来,躺在了一旁喘着粗气。李政估计这蛇要么是被自己吸光了血死了,要么是被自己血液里的海洛因给毒死了。

突然李政想了到蛇胆能够解毒,便又挣扎着爬了起来,将蛇拖到了一棵小树下,解下一条鞋带,将蛇的上颚捆在了树上,然后拉着蛇的下颚将蛇皮撕开了。扒开了一半蛇皮后,李政便在蛇的肚子里翻找蛇胆,以前也没杀过蛇,也不知道这蛇胆应该在什么位置上。过了一会儿,李政找到了一个有乒乓球大小的东西,估计这就是蛇胆了,用力扯了下来,一下吞进了肚里,然后又喝了两口蛇血向下冲了冲。

吃了蛇胆,李政便坐在地上休息,不一会儿,便开始感到浑身燥热,也不知道是蛇毒起作用了还是蛇胆起作用了,反正感到内脏和全身的肌肉、骨头就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就像刚吃了海洛因似的。李政脱光了衣服,跳进了水里,不断地找着水下的淤泥把身体塞到里面降温。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身上终于不热了,李政才爬上了石滩。刚才的一顿折腾,李政耗尽了太多的体力,一下子感到有点饿了,这也没有吃的,反复想了想后,就把那条蛇扒了,像啃玉米一样啃了一顿生蛇肉。

刚啃了个半饱,李政又感到浑身发冷,就好像要冻成冰一样,于是赶忙穿上湿衣服,在石滩上跑步,跑了一会儿还是不热,李政又抱了一块大石头跑。来回跑了一个多钟头后,终于不冷了,李政也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瘫软在石滩上。刚刚啃的蛇肉也消化完了,没办法,李政又躺在那一边啃蛇肉一边恢复体力。

不一会儿,李政的身上又开始发热,又跳进湖里冷却,然后又是发冷,就又开始抱着石头跑步。就这样,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天亮,李政的身体才恢复了正常,一条近三米长的蛇也被他吃得只剩下一张蛇皮和一堆骨头。

李政不知道自己吃了那么多海洛因为什么没有死,看了看升起的太阳,感觉活着真好。

洗了洗脸之后,李政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胳膊和小腿上各被那条蛇咬了一口,伤口已经愈合,但牙印还在,全身上下都好像被太阳晒爆了皮一样,死皮一片片地往下掉,用手一搓就能下来一片,全身的肌肉酸痛,好像都充血肿了一样,其它也没有什么异样。

李政拎着蛇皮来到了越野车那,把蛇皮搭在了车顶上晒着,心想等晒干了拿出去找个人问问是什么蛇,咬了人会不会有后遗症。

找来了自己的旅行包后,李政又把那个毒贩的全身和车上重新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新鲜的东西,就把那个死了的人重新埋进坑里。坐在坟前,李政喃喃地说道:咱们俩都活了两次,不同的是我最后活着,你却死了。

埋完了毒贩,李政在想,是不是马上离开这,再想办法把钱弄出去,这是最保守的最安全的安排,自己也不知道体内的海洛因还有没有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再发作起来,还是死路一条。想到这,李政突然上来一股火,心想,这四个狗日的,居然要杀我,趁着我还没死,我一定要找这四个人算账。想到这,李政便下定决心,马上去找那四个毒贩报仇。

李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旅行包,就着湖水把包里的两小瓶云南白药喝了进去,这是临来的时候刀兰给的,说关键的时候,这药也许能救自己的命。李政又到埋皮箱的地方取回了手枪和子弹,东西都还在,那几个毒贩并没有找到他藏的皮箱。

在“死湖”的岸边,李政判断了一下方向,记得毒贩说要到边境上,所以断定毒贩是沿着山沟向东走了,便也沿着山沟向东追去。

山沟里丛林茂密,一路上李政不断地查看人走过的痕迹,不断地用柴刀在树上做着标记,防止找不到回来的路。

中午的时候,李政到了一个山岗上,也不知道出没出境。在一棵大树下,李政看到了地上有折断的小树枝和摘下的树叶,捡起来仔细查看,树枝的茬口还是新的,这说明昨天夜里有人经过这里,看来自己的路没走错,照这样追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他们了。

正当李政坐在树下休息的时候,忽然听见山岗的另一侧有人说话,李政连忙掏出手枪,躲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不一会儿,从山岗的另一侧上来了四个人,走近了一看,正是李政要找的那四个毒贩,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四个毒贩到了山岗上后,依旧选择了在那棵树下休息,李政仔细看了看,还是两个背着冲锋枪,一个背着散弹枪,一个腰里别着手枪,四个人坐在那闲聊着。背散弹的瘦子问:

“你确定那笔钱黑三没送出去?我们昨天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估计他是藏起来了,要不就不在“死湖”那,他还有别的地方。”

“不管了,我们今天再回去找找看,如果没有就去青纱寨看看,也有可能藏在那了。反正我得回来再看看,要不我死心。”

“昨晚连觉都没睡,我们今天睡一会儿再去找也不迟呀。”

“你懂个屁,晚一天就没你的了,都起来,我们得快点走,要不天黑之前就到不了“死湖”了。”

李政躲在草丛里一听,他们这是回去交了差又回来找那些钱,贪欲真是要人命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