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十六章 炼狱一

qdshaying 收藏 5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size][/URL] 一个汉奸一听,立即过去翻开石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异常,朝杨勇摇了摇头。杨勇手一挥,骂了一句:“走吧,我们被这小兔崽子耍了。”,带着人押着鲁胜回到了宪兵队。 宪兵队总共不到五十人,住在城里紧靠东门的一个大院子里,不远就是鬼子的大队部,本田中佐就坐镇在那里指挥,而且从不出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一个汉奸一听,立即过去翻开石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异常,朝杨勇摇了摇头。杨勇手一挥,骂了一句:“走吧,我们被这小兔崽子耍了。”,带着人押着鲁胜回到了宪兵队。

宪兵队总共不到五十人,住在城里紧靠东门的一个大院子里,不远就是鬼子的大队部,本田中佐就坐镇在那里指挥,而且从不出城。

进了大院,鲁胜被带到了一个小屋子里,吊在了房梁上,留下两个汉奸看管后,其他人就离开了。

不一会儿功夫,郝福来也被带到了这,同样也被吊了起来。郝福来大喊大叫:“俺是冤枉的,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队长说了,保证我安全的,你们怎么能这样。”

汉奸根本不管这一套,郝福来叫得越凶,他们就绑得越紧。

郝福来被吊起来不久,杨勇就陪着一个戴着眼镜的鬼子军官进了屋。鬼子军官是一个少佐,叫中村,专门负责情报工作,宪兵队就是他一手组建和直接领导的。

一进屋,杨勇就指着鲁胜和郝福来对鬼子军官说道:“太君,这就是我们抓到的两个游击队员。”

这时,郝福来看到杨勇进来了,连忙大喊:“杨队长,俺都跟你们合作了,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啊……”

杨勇看到郝福来情绪这么激动,来到他的“咣、咣”就是两个大耳雷子,打得郝福来两眼真冒金星、

“叫什么叫,我看你比较识抬举才没对你用刑,你别得寸进尺,就你提供那点线索,我们蹲了好几天点才抓着个要饭的,真假还不知道,一会儿要是让我知道你没说实话,有你享受的。”说完,杨勇又对鬼子中村说道:“我们刚刚抓到,正准备突审呢,您看有什么指示没有。”

鬼子中村看了看鲁胜和郝福来,推了推眼镜指着鲁胜说道:“这个,像,那个的,没骨头,不像。”

杨勇一听,连忙点头应声道:“对、对、对,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太君真是这个。”说着朝鬼子中村竖了竖大拇指。

鬼子中村又对杨勇说道:“你们的,抓紧时间审,一定要问清楚。”

杨勇又点头说道:“一定、一定,请太君放心。”

鬼子中村又朝鲁胜看了一眼后转头走了,屋里只剩下了包括杨勇在内的四个汉奸。

杨勇送走了中村后,关上了屋门,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根皮鞭,走到了鲁胜的跟前,用皮鞭划了划鲁胜的脸,瞪着眼睛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游击队的?”

“不是”鲁胜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你知不知道游击队在哪?”

“不知道。”

“那他是不是游击队的?”杨勇又指了指郝福来,

“不知道。”

杨勇又转向郝福来,问道:

“你是不是游击队的?”

“是。不,不,不是,我只负责给游击队的搜集情况。”

“你知不知道游击队在哪?”

“不知道,都在城外。”

“他是不是游击队的?”

“是,也可能不是,但他是游击队派来的。”

杨勇一看,两个人什么都没说,便把皮鞭递给了边上的一个胖子汉奸,骂道:“看来不给你来点荤的你们是不能开口了。”

胖子汉奸一听,拿着皮鞭来到了鲁胜面前,抡圆了胳膊便朝鲁胜的身上抽来,皮鞭雨点般的落到了鲁胜的身上。

皮鞭抽到身上,每一下都像要皮开肉绽一样。头几下,鲁胜还咬紧牙忍着,再后来鲁胜就忍不住了,啊、啊叫了两声之后便破口大骂。胖子汉奸抽了三、四十下后,有点累了,便停下了,鲁胜也因为疼痛和喊叫有些虚脱了,无力地垂下了头。

胖子汉奸用皮鞭头挑起了鲁胜的下巴,问道:“你到底招不招?”

鲁胜无力地抬起头,看着胖子汉奸,猛地把一口血水吐到了他的脸上,笑了笑说道:“用点力,鬼子没给你们饭吃啊。”

此时的鲁胜,心里已经没有了刚被抓到时的那种恐惧,上次被鬼子抓住就在清河里捡回一条命,今天就是死也值了,再说如果自己说出是保成让来的,会害死更多的人,鬼子同样也不会放过自己,还不如横下一条心,打死不说,自生自灭算了,在石塘杀的那个鬼子就算给自己抵命了。

胖子汉奸抹了一把脸,回头看了看杨勇,见没有什么新的指示,便扒开了鲁胜身上已经支离破碎的上衣,就又开始抽打鲁胜,而且也更加的用力。

这一次没用几下,鲁胜就被打晕了过去。

见鲁胜没了动静,胖子汉奸住了手,端了一冷盆水泼在了鲁胜的身上,一个冷颤又将鲁胜拉回到了痛苦的现实中。

“你到底招不招?”杨勇上前问道,

鲁胜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要不是离得远,非得吐他一脸血水不可。

杨勇又走到了郝福来的面前,说道:“你想不想跟他一样?”

郝福来吊在那,一听杨勇的话,身体便不住地扭动着,哀求道:“杨队长,能说的俺都说过了,你要相信我啊。”

“没有别的了吗?”

“没有了,俺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其他的俺真的不知道了,他们也没告诉我呀,那些人我见过几次,真不知道他们在哪,他肯定知道,你们问他吧。”

“要是我把你领去,你能认出他们来吗?”杨勇忽然想到了另一个办法,要是郝福来真的不知道什么的话,能认出人来行,不过得先给他来点颜色看看。

杨勇没说话,向后退了几步,胖子汉奸立即明白了杨勇的意思,走到郝福来面前,不由分说地便开始抽打起来。

郝福来随着胖子汉奸的每一下抽打像杀猪一样号叫着,不久便没了声息,胖子汉奸依旧是以一盆凉水泼醒了他,然后就到一旁歇着了。

第一轮的审讯没有任何结果,急得杨勇在屋里走来走去,不一会儿就走出了屋子,另一个汉奸也跟出去,屋里只剩下了胖子和另一个矮个子,瘦得像只草鸡一样的汉奸。

见杨勇走了,草鸡汉奸对胖子汉奸说道:“你一歇,我给他们来点花样。”

胖子坐在凳子,放下了皮鞭对草鸡汉奸说道:“下手轻点,别把他们弄死了,不要交待。”

“你放心吧,我有数,弄不死,不过他们会比死还难受。”

草鸡汉奸说完,放下了奄奄一息的鲁胜,把他又捆在了一根柱子上,然后拿了一个小钳子,把鲁胜的左手按在了凳子上,阴险地朝他笑了笑。

鲁胜以为他想夹断自己的手指,拼命地将手握成了一个拳头。没想到,草鸡汉奸用钳子夹住了鲁胜的一个指甲,一用力,便把整个指甲给掀了下来,顿时血流如涌。钻心地疼痛让鲁胜忍不住地叫了一声。草鸡汉奸笑嘻嘻地问道:“怎么样,招不招?”

此时,鲁胜除了疼痛已经没有了任何意识,只是身体不住地发抖。

草鸡汉奸见鲁胜还是不肯张口,又掀了一个指甲下来,这一次,鲁胜又晕了过去。胖子汉奸上前托起鲁胜的头看了看对草鸡汉奸说:“这小子看样子不行了,让他先歇会儿,你换另外一个吧。”

草鸡汉奸听了,又笑嘻嘻地来到郝福来的身边,如法炮制。不过这一次,郝福来没有再求饶,而是破口大骂:“你们这群汉奸,走狗,不讲信用的东西,他们说得对,你们没有好下场。”

“我们有没有好下场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先操心一下自己的下场吧,现在你是游击队的叛徒,我们不杀你,游击队的人也不会放过你的,识相点的就快点招吧。”草鸡汉奸不阴不阳地说着。

胖子汉奸一听,对草鸡汉奸说道:“没事,我们这还有老虎凳、烙铁,夹子,辣椒水呢,一样样来,不怕他们不开口,来,咱哥俩先抽支烟歇会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