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元月2号,是今年难得一见的日子,也是今年最冷的一天。




在桃源盘塘,“桃源五中”重新挂牌了(附近的马鬃岭、架桥、陬市、枫树、青林、漳江一条线的任何中学都比他大得多,人数也多得多,我不知道我们的领导究竟在干什么?)。




而我的孩子(在该校144班)和她的同学们,在这个冰封雪冻的校门口,在文子健校长的安排下,举着花圈——“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了三个多小时,然后到校场,坐在满是冰渣的凳子上(你见没见,宾客的凳子有谁能坐得下去?),听我们盘塘的领导讲话。




我的孩子回家后哭了,也高烧不止,请教育局黄局长给个说话,顺便告诉你,我孩子不是自愿的!




在这里,老夫有几问:




一、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让我的孩子当迎宾?




二、冰封雪冻,是否也安排她们在食堂吃个饭烤烤火?(中午来宾都在食堂吃饭烤火)




三、一个几百人的初中,挂一个县属中学的牌子,究竟玩的什么把戏?




四、我的孩子病了,医药费谁来出?




五、我们教书育人的目的是什么?

一年最冷的一天,谁让这些孩子站在风雪里欢迎领导?


一年最冷的一天,谁让这些孩子站在风雪里欢迎领导?


一年最冷的一天,谁让这些孩子站在风雪里欢迎领导?


一年最冷的一天,谁让这些孩子站在风雪里欢迎领导?


一年最冷的一天,谁让这些孩子站在风雪里欢迎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