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住下一场军事变革的脉搏


——纵论“物联网”时代的战争


点睛:技术上的突破,往往能引领战争方式的重大变革。“物联网”被广泛认为是军事领域“一座未探明储量的金矿”——它不仅能够拓展未来作战的时域、空域和频域,且有助于推动战争理论、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的革命。懂得这一点,就等于把住了下一场军事变革的脉搏。


“物联网”也叫“传感网”,指的是将各种信息设备,如射频识别(FRID)装置、红外感应器、全球定位系统、激光扫描器等装置,与互联网结合起来而形成的一个巨大网络,其目的是让所有的物品与网络连接在一起,方便识别和管理。



早在1999年,“物联网”概念就初具雏形,当时被称为传感网;2005年国际电信联盟正式提出“物联网”概念。“物联网”是继互联网技术之后,信息领域又一重大的革命性创新技术,被美国《技术评论》评为能改变人们生活的最重要技术发明。


改变战争“全过程”


现代战争一般包括侦察、打击和保障等几个关键环节,物联网能够在这几个关键环节发挥重要作用,整体改观战争的全过程。


感知即被定位 通过对物联网核心技术——射频识别技术的开发,让普通、低成本的器材也能有效获取战场信息,通过网络实时传送。如美军开发的“智能微尘”,体积只有沙粒大小,但具备从信息收集、处理到发送的全部功能。这将带来侦察情报领域的革新:一是避免侦察盲区,实现战场“无缝隙”感知;二是物联网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足以把全球所有物品纳入网格之中,战时,处于网络节点上的任一传感器,均可与设在卫星、飞机上的各种侦察监视系统相连接,从而获取其本身不具备的对目标的空间定位能力,实现感知即被定位。


“发现即摧毁” 物联网能够实现战场的实时监控,向火控和制导系统提供精确的目标定位信息,进一步压缩作战流程,做到“以快制慢”。从火力打击角度看,物联网能充分建立从“传感器到射手”之间的直达信息链路,满足“发现即摧毁”的需求,提高关键性武器装备的即时打击能力。从作战指挥角度看,由“观察—定位—决策—行动(OODA循环)”组成的指挥周期时间值将进一步缩短,从而使指挥更加快速、灵活。另外,大量互联的传感器也能有效延伸指挥员的“触角”,使指挥活动由指挥员对部队的指挥,拓展为对部队及武器平台的直接远程指挥与控制。


解决“最后一战术英里”的保障问题 伊拉克战争初期,尽管美军全面启用全资产可视性后勤系统,但运往战场的物资却在“最后一战术英里”失去可见性,前线保障物资频频告急。物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有助于解决“最后一战术英里”的保障问题,使由军工厂到一线士兵之间所有的保障路径清晰透明。这主要得益于两方面因素,一是通过给所有物资嵌入射频标签,监控从物资请领、运输到接收、储存和发放的全过程,实现对后勤物资的全程跟踪管理;二是借助传感器网络对“最后一战术英里”的士兵逐一定位,及时获取每个士兵的保障需求,再将信息汇总并分析处理形成部队完整的保障需求,依据保障需求及时分配物资,从而使后勤保障“适时、适地、适量”,实现更加灵敏的动态自适应后勤保障。


构建战争“新力量”


目前,自主式机器人在战争中的运用尚不普及,通信和管理技术是重要原因之一。物联网的运用将使这些机器人的自主性能和作战效能充分发挥,它可以帮助人类士兵与机器人协同配合,导致战争新力量的出现。


自主式机器人陆续登上战场 以美军为例,2004年美军仅有163个地面机器人,至2009年增长到5000个,有至少10款机器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物联网将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物品相互连接,共享及交流信息,通过嵌入式智能芯片技术让机器人拥有自己的“大脑”;另外,纳米技术可以使机器人越来越小。在这些技术支持下,具有信息获取及处理能力、智能决策和自我学习的自主式机器人将会出现在战场。自主式机器人机动速度更快、部署更加灵敏,具备独立遂行特定任务的能力;可代替作战人员钻洞穴、爬高墙,快速捕捉战场目标,测定对方火力点的位置,探测隐藏在建筑物、坑道、街垒的敌人,并迅速测算射击参数,引导或直接实施精确打击等。


机器士兵和人类士兵联合遂行作战任务 在未来战场上,机器士兵、人类士兵以及各种陆地、空中、海上的作战平台、传感器将互相连接在一起,共同遂行作战任务。战斗打响后,由地面机器士兵充当先锋,当隐藏着的敌人攻击它时,无人驾驶侦察机能迅速测定敌军位置,将信息传递给空中巡航的无人驾驶智能战斗机,然后由智能战斗机发射导弹命中目标。据美专家称,到2015年美军作战力量将是由机器士兵和人类士兵各占一半组成的混合编组,1/3的地面战斗由机器士兵来完成。


开辟战场“新维度”


物联网将催生网络硬杀伤等一系列新作战样式。


加大来自网络空间的威胁 新世纪送给人类的“厚礼”,是一个由信息技术构建而成的“新大陆”——网络空间,在这个无形空间里,没有土地和空气,只有一台台相连的计算机里不停运动着的0和1。然而,这一非实体性的“地域”,正演变成继“陆、海、空、天、电”后的第六维战场——网络战场。分析战争沿革不难得知,战争的制胜因素与战场的空间开辟两者是同步响应的:每开辟出新的战场,对这一战场的夺取和控制将成为作战获胜的关键。网络空间的开辟,使网络战场的争夺成为决定信息化战争胜负的关键领域。物联网军事化后,将极大拓展互联网的应用空间,与其联接的武器装备和设施将完全暴露在网络攻击中,从而加大来自网络空间的威胁。


开启网络硬杀伤的新模式 物联网时代,网络战由虚拟数字世界开始触摸现实物理世界,这不仅包括对网络本身以及赛博空间进行控制,还包括对现实物理世界的直接控制,这实际上已经超出传统网络战的范畴。物联网技术将实体资源直接和虚拟网络相连,可以不经过“人”这一中间环节直接获取物品的信息,具有远程操作、监测并控制物体的能力。在军事上,可以通过物联网入侵武器装备系统,达成对武器装备的直接操控。例如,通过物联网直接入侵导弹发射平台,植入发射参数及飞行路线数据,尔后启动导弹的发射;对机器士兵输入任务及操作指令,令其“反水”,将枪口对准己方人员。再如,物联网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还可直接对敌方指挥控制系统、通信枢纽、天基系统、武器平台以及基础设施等关键节点上的装备设施进行控制,使其拒绝执行指令,丧失功能或作战能力。可以预见,物联网时代,军事对抗的重心与焦点将由有形的地理空间向无形的信息空间拓展,交战双方或许不需要经过战场上枪与炮的较量,而直接由网络上的博弈来决定战争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