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十二

wujin794793160 收藏 9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看参谋长和师长不解的眼神,帅青山笑着道:“这事情就有得说了,这也是伪军的……” 他想了想,简单扼要地跟首长们作了个报告。原来,早些日子庄永正半夜带五班出去侦察,干掉了一个伪军哨所,鞋子是从他们脚上脱下来的,经过改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师长发现五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看参谋长和师长不解的眼神,帅青山笑着道:“这事情就有得说了,这也是伪军的……”


他想了想,简单扼要地跟首长们作了个报告。原来,早些日子庄永正半夜带五班出去侦察,干掉了一个伪军哨所,鞋子是从他们脚上脱下来的,经过改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师长发现五班的好几个战士都穿着这种鞋,点点头,笑着道:“大家看看!办事情就要这样细心,想的具体,做的到家,实实在在才行。庄永正,来,走几步看看。”


庄永正得到命令,学着伪军的样子走了几步。


师长看得笑了起来,问身旁的崔志星道:“他怎么样?”


崔志星却含笑不答。


师长又转向赵正杰问他。赵正杰摇摇头,笑着道:“这样不行。”


帅青山对庄永正道:“你这一走路,马脚就露出来了,根本不像李伪军。如果能够带点兵痞流氓劲儿就好了。”


庄永正闻言揣摩了一下,试着重新走了几步,他按照帅青山的意思想尽量使自己带些痞子、流氓样。可是,这就如同一位不苟言笑的教书先生你冷不丁儿叫他学杀猪卖肉的屠夫一样,结果只能学成个四不像。同志们看到他那个样子,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连一直很严肃的朝鲜同志崔志星也笑出声来。这下把个庄永正笑得不知该如何做才好了。


师长一向喜欢庄永正,看见他那尴尬的样子,安慰他道:“没关系!下功夫练一练,多想想过去那些皇协军、保丁、地痞流氓的鬼样子,就会有启发了。啊,对了,崔同志!你跟那些家伙打的交道多,能不能做个样子给同志们看看?”


“是!”崔志星马上立正回答。


他换过庄永正的帽子,稍稍歪戴在自己的脑袋上,帽檐再往下拉了拉;又要了一支冲锋枪,倒挂在肩头;再把风纪扣和上衣的两颗扣子解开,蹲下身松了松鞋带,再站了起来。

他一手插进裤子口袋里,一手提了根皮带,吊儿郎当地向前走了一段路,又折了回来。还别说,真象变戏法儿一样,一个庄重严肃的战士,转瞬间变成了十足的兵痞子。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更有几个同志不由得鼓掌叫好起来。


师长开心地笑了,道:“崔志星同志,你还是个好演员呀!青山,这套本领要让战士们好好地学学,敌人不是瞎子,装猫不像猫,装虎不像虎的,能混得过去?崔同志!你给他们当老师,好好教教他们。”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后,师长带领大家往一排驻地走去。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侦察员来了。


每一个师都有几个有名的侦察员。这些侦察员都有几件神出鬼没的事迹被人们口头传诵着。这些充满机智、又异常惊险的故事,初听的时候真得叫人难以置信,但是,这些又都是事实。有些侦察员就如同把“侦察员”三个字刻在脑门上一样,一看就知道他是干什么的。王晓福就是这样的人。


庄永正就不一样,你看他身大腰粗,笨手笨脚,动作迟缓,站着象个石碾子,撼都撼不动;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惊人的事迹,可是,他内秀。要他完成个任务,了解点情况什么的,他总是实实在在,细心地观察一切现象,反复揣摩一切症状,最后才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了解到的请况一般都是比较准确细致的,师首长、侦察科的干部对他很放心。所以,提起庄永正,师里很多同志都知道。


说着说着,首长和同志们到了一排。


一排原先自己已经检查了一遍,看首长没来,就分散在树林里练武。这里热气腾腾,有的人“呀呀”地喊叫着进行对刺;有的捉对儿摔跤,滚得全身沾满了雪花;有的在练习投弹。虽然在冰天雪地里,同志们头上都像滚锅上的蒸笼,冒着腾腾地热气。


王晓福领着一班里几个人,在石崖下练攀登。他们的胳膊上挂着长长的麻绳,手里攥着拴在绳子上的乌黑的铁钩,悠了几圈后,对准崖边上几棵松树投上去,“啪”的一声,再看那铁钩牢牢地勾住了树干。


“好!”全场马上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欢呼声。


王晓福看见师长过来,笑眯眯地跑过来敬了个礼。


师长高兴地说:“王晓福,你们练的不错嘛!都能上吗?”


王晓福谦虚道:“能对付吧。”


“那好,让我看看你们的表演。”师长饶有兴致道


“行!薛小虎!你来。”王晓福下达命令后,转过身对师长介绍道:“这是入朝才参加的新战士。”


薛小虎面对首长,有点怯场,道:“我没把握,还是排长先来吧。”


王晓福没有推辞,随即道:“好,我来就我来!把家伙给我。”


他接过薛小虎递过来的绳子和铁钩,搭在左腕上,走到石崖下。手中紧攥铁钩,瞄定崖上一棵松树,猛地使劲儿投了上去。铁钩带着绳子飞向松树干,“啪”地一下钉住了。


王晓福使劲拽了拽,觉得钩结实了,脚蹬崖壁,双手紧握绳子,连连往上攀登,在绳子上倒换了十几次手,人就站在两丈四五尺高的石崖上了。他得意地看着下面,下面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好!”


王晓福又叫薛小虎做了一次,他虽然没有排长那么利索和熟练,但也还可以。


帅青山看过,故意道:“还要抓紧练习,要求百发百中。误事我找你算账。”


正式检查开始。一排迅速在树林里集合,象刀切过般地整整齐齐站成三行,个个精神抖擞。王晓福向师长报告了人数,转身走到排头站定。


一排从头到尾,个个象小老虎一般,人人挺直了胸,瞪着眼。王晓福得意地望着师长,好象在说:看就看吧,一排就是这样,人人过得硬,想挑出一点毛病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