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八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十三日下午,运东县独立团一部渡过运河进入城内。运河以东的中共运东县委也与当日上午得到县城日军逃跑消息。张英华判断日军必定向新安镇逃窜,他亲率独立团一营和二营从运东出发,绕道截击北逃的日军。战士们急行军到邵店区后即和该区彭清源的宿北大队会师,合兵一处直插宿新公路,邵店据点的敌人早已逃往北面的桥北镇据点。战士们横穿邵店集到达宿新公路上时,询问当地百姓,百姓反映日军已北逃多时了。团长张英华即命部队沿路向北追击,但追到宿新公路边的桥北镇时,部队不得不停了下来,桥北镇据点还有敌人。据点内不但有敌人而且还相当多,据点附近百姓反映桥北镇据点原就驻有伪军二百多人,早上又从邵店据点逃来一百多伪军,也全部逃进了该据点。三百多名伪军据守在据点内挡住了追击部队的去路。逃跑的鬼子是追不成了,但据点内的伪军必须消灭。张英华派人把正在前方的彭清源找来,问了据点内伪军的一些情况,得知该据点内伪军大队长是桥北镇当地人,其父母尚在家中。张英华对彭清源说:“派人把据点内伪军大队长的父亲找来见我,我们要装作主力部队造成强大声势逼迫伪军投降。”彭清源领着一营长张东奎带着几个战士很快把伪军大队长的父亲给找来了,这是一个衣着很体面的老头,秃顶微胖,看样子保养得很好,张东奎当着这老头的面故意大声说道:“报告旅长,一团长张东奎奉命把人带到。”张英华拉开架势,对浑身发抖的老头威严的命令:“宿迁城的日本鬼子落荒逃跑了,你儿子的主子不复存在了。现我大军压境,攻克桥北镇据点是举手之牢。但为了你,为了你儿子和据点内许多伪军的性命,我给你和你的儿子一次赎罪的机会,我命令你即刻到据点内劝说你儿子投降,我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如顽抗到底就地消灭。”张英华说到这里,看了一下手表:“时间限定为一个小时,一小时后准时发起攻击。”桥北镇据点伪军大队长的父亲心中害怕,走路不大稳当,但为了儿子的性命,还是摇摇晃晃进了据点,不知道老头是怎样劝说儿子的,桥北镇据点的三百多名伪军面对抗日武装强大的军事政治压力,在最后十分钟终于举起白旗,全部投降。

战士们扛着缴获的武器,押着大批俘虏,高兴地返回运东,中共宿迁县委机关已向宿迁县城方向转移,在县城东二十里处以张桃园短住。张英华赶至张桃园时,已是午夜时分,县委马林书记等几人正等待张英华。屋内点着几盏油灯,并摆着一桌简单的酒菜,费瑞芳怀中抱着熟睡的烈士韩德彩的女儿,坐在凳子上打盹。马林书记见张英华风尘仆仆地来了,对他说:“英华同志,抗日终于胜利了,你和费瑞芳同志该兑现前面的话,结婚成家了。”张英华恍然大悟,有点不好意思,对费瑞芳说:“瑞芳,因为太仓促,我也没有什么定情物送给你,我就把桥北镇的胜利喜讯作为我俩的定情物,同时这定情物也和同志们一起分享。”费瑞芳和在场的同志们开心地笑了。马林书记接着说:“早候不早了,同志们,赶快入席吧。”在场的人落座后,马林书记谦虚地对张英华夫妇说:“今夜是你俩结婚的大喜日子,由于我们条件有限,没有山珍海味,也无法大操大办。”他指着桌上的一盆烧好的鸡说:“这是鸡,祝你们夫妇大吉大利,白头到老。”又指着一盆鱼说:“这是鱼,祝你们如鱼得水,在以后革命的海洋中里、革命事业上不畏艰险,畅游骋驰。”同志们共同举杯祝愿这对新婚的同志。席上马林书记充满感慨对大家说:“同志们,我已接到通知,调我到皖北工作,我实在舍不得与我工作和战斗多年的你们这些老战友,但为了革命斗争需要,我必须服从命令。”张英华握着马林书记的手依依不舍地说:“何时离开?”马林书记说:“下午接到的通知,明天上午动身。”张英华愣愣地望着这位战友,心中有说不尽千言万语,此刻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也许此时无声更能代表生死与共战友的彼此心情……

八月十五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蒋介石却密令在华日军不得向共产党投降。逃在宿迁县北的新安镇上的金井中佐日军部队,依仗新安镇坚固的工事和手中的武器拒不向当地的地方抗日武装投降,四五年底,粟裕、陶勇、率领新四军一师开到苏北展开大规模的攻击作战,在我主力部队的横扫之下,新安镇金井中佐所率领的日军全部被歼。

日寇投降时,已经五十多岁的仇发家自知共产党不会放过他,宿北的老百姓不会放过他。他没有随邵店据点的伪军北逃,而是躲了起来,后被其拜把兄弟王斗山的残部贼人找到打死。贼人又设法找到其县北仇圩老家,杀了其老婆和其八十多岁的老父老母。仇发家的死真是应了其幼年到其家中化缘的老和尚说的那些话。宿北司吾山莲花寺主持波浪和尚自汉奸情报队长张苗田被运东抗日民主政府活捉并法办后,心存害怕。手下的波浪中队经彭清源的宿北大队几次打击所剩无几,波浪和尚遂带着几个心腹和尚离开莲花寺,跑到县城躲避在日本人羽翼下。日本人抛下他逃跑后,他害怕被县北抗日军民捉住,未敢北逃。而是随一股汉奸出西城门向徐州方向逃窜,途中被运西抗日武装缴械,波浪和尚化妆潜逃入徐州,后不知所踪。

共产党人接管宿迁政权后,逮捕、审判汉奸特务成了主要任务之一。运西睢宿工委撤消后,在运西工作的周桂昆奉命入城,任公安局长。公安局设在县城原日军宪兵队。宿城头号汉奸徐善东躲在家中。县城日寇逃跑后他本想北逃新安镇,他只身一人坐上黄包车,黄包车夫见其逃往新安镇,人又长得实在太胖,张口向徐善东索要五百大洋车费,徐善东心痛钱财,遂下车不走。躲入家中。周桂昆奉命将其抓捕归案。为了防备徐的拒捕顽抗,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周桂昆亲自带着调入公安局的徐善东的堂侄徐克刚,前往抓捕。两人均着便衣,腰间各别着短枪,在公安局门口叫来两辆黄包车直奔徐善东家。到了徐家大门口两个下了车,见黑漆漆大门紧闭。周桂昆捣出一块大洋交给黄包车主,对他们说:“在此等候,我们还要坐车。”徐克刚到门前,敲了两下门,用平和的话语朝门里喊:“俺大爷,克刚来了。”等了一阵子,门开了一条缝,从缝里伸出一个女人的头,是原来的那个女佣。徐克刚小声问女佣:“大婶子,徐善东在吗?”女佣不声不响,点了一下头。徐克刚和周桂昆走入大门,屋内的徐善东紧握手枪,正透过窗户望外看,见只是徐克刚领着一个陌生人,就把手枪又放进口袋内,命老婆打开房门,自己只身到厅堂内。周桂昆伸手抱拳道:“本人是宿城新来的商人,请你跟我们去商量一些事情。”徐克刚上前拉住徐善东紧握短枪的右手和周桂昆一起把徐善东领出大门。周桂昆换下徐克刚,拉着徐善东的右手,坐上后面一辆黄包车,徐克刚坐上前面黄包一,朝公安局驶去。到了公安局门口,周桂昆领着徐善东下了车,几步迈入院内,徐善东才知不妙想掏枪顽抗,可右手被周昆林死死拽住,上来几人把徐口袋里的短枪翻了出来。周桂昆庄严地对徐善东说:“徐善东,你多年来投靠日寇,欺压百姓,巧取豪夺,欠下累累罪行,你被捕了。”几人把徐善东拖入牢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