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狙击手 第九卷、京师风云 第二百三十一章、形意虎拳

xuwei66677 收藏 0 5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8371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5.html


枫叶山庄半山腰,上午九时!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松的味道,那气味浸润心肺,分外凉爽与清新。


罗梦婷全身放松,舒展全身的毛孔呼吸这清新的空气,并随手打了一套虎拳,这虎拳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另一边,夏史仁正目不转睛地观察着。


形意拳是华夏三大著名内家拳拳种之一(形意、太极、八卦),位列中国四大名拳,而罗家虎拳又是形意拳中的佼佼者,十分的刚猛霸道,据说练到深处,一拳用力劈下,可隐隐听见虎啸龙吟声。


罗梦婷的起手式并不快,相反给人一种很缓慢的感觉,夏史仁最初也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他很快发现不同寻常之处,罗梦婷每一次挥拳总能带出一股风,旋的周围的树木发生强烈的振动,树叶大把大把地掉了下来。


罗梦婷动作越来越快,最初那种轻盈完全消失,变得大开大合起来,到了最后,空气中出现了气爆声……有气爆声出现,说明这拳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力量相当惊人,如果打在人的身上,肯定是要骨折的!


这种声音,夏史仁小的时候,听过很多次,似乎是某种动物在吼叫,对,是虎啸,是东北老林老虎发威的声音。


等夏史仁明白是虎啸的时候,罗梦婷的动作就变得有规矩可循了,在他面前,似乎有头猛虎在不断地跳跃,猛虎下山、饿虎捕食、猛虎下山、撩尾剪背……或扑,或咬,或抓……身形越打越快,最后夏史仁几乎看不清楚动作了。


“轰”的一声重响,碗口大的树干猛地折断……看样子,这拳力最起码也有八百多斤!


“这虎拳实在太厉害了,我练到这种地步要多长时间?半年时间行不行呢?”夏史仁睁大眼睛,喃喃自语道。


正看得出神,罗梦婷突然停住动作,双手抱拳如月立在胸前,身子微微下蹲,等扎成马步的时候缓缓地出了一口长气。


“婷婷,快教我这拳法!”夏史仁走了过来,握着对方的手,兴奋道。


“教你倒可以,不过,你要先学会站桩。”罗梦婷一边走,一边活动着身体,身体里的关节发出清晰的声响。


按照罗梦婷的说法,罗家形意拳十分注重通经络、养气血、练丹田,它是以站桩为基础,以行动为用,基不固行无根。如果罗家形意拳没有了站桩,那就像水失去了源头,树离开了土壤,那就不是真正的拳法了。(虎拳也是形意拳的一种!)


说得更通俗一些,站桩为的就是让足下生根,如果足下无根,一旦和人动起手来,气喘吁吁,别说打人,自己先手忙脚乱了。即使招式再厉害,那也只是空架子罢了!


据说当年,楚霸王项羽站桩练到极致,那两腿如铜浇铁铸一般,十几个士兵都无法推动。


既然知道站桩的作用,夏史仁倒也认真起来……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夏史仁就感觉四肢开始变得麻木起来,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不断地拉扯着自己的身体,让他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有一种气感在体内涌动。


又过了半个时辰,夏史仁感觉到了体能的极限……


“快要坚持不住了,还是停下来休息一下再说吧。”就在夏史仁准备活动一下关节时,发现胸口处有一团很暖和的气,这气顺着后脊背向下游走,在腰部融合,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活动了一下肌肉,夏史仁明显地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盈许多。忽然,山脚下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

…… ……


枫叶山庄山脚下!


铁拳营王小二呆呆地瞧着来人,泪水禁不住地涌了出来……


“哥,你真的在这里啊!”一个轻巧的身影欢呼着、雀跃地迎了上来,一下子扑到王小二的身上,兴奋的尖叫道。


远征日本,王小二受了重伤,此时,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根本就吃不住妹妹——王真真这么一扑,两只手倒是抱住她了,却被她冲得连退两步,扑通一声,仰面倒在地上。


王真真爬起身,掠了一下腮边的长发,伸出小手将哥哥拉起来,清秀的俏脸上荡漾着别后重逢的快乐。她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说:“唉呀,你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王小二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拉着王真真的手往里走,一边走,一边笑道,“骑马来的,还是走路来的?”


“骑马来的……我们打听了半个月,才找到这里来!”王真真撅着嘴叫苦道,“这京城可真大,哥,以后你可要陪我去逛逛!”


“好好好,哥陪你去!”王小二忙点了点头,“小妹,娘呢,快带我去见娘。”


王真真指了指数百米处的一棵大树,大声道:“娘在那儿休息,我带你去见她!”


王小二急奔上前,数百米的距离一蹴而就,只见他喊道:“娘,孩儿回来了。”


“我的儿啊,你可想死娘了,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一个穿着布衣、面容消瘦的中年妇女站了起来,一看到王小二,两行清泪就涌了出来,她伸开双臂,象护雏的母鸡一样,扑上来一把抱住王小二,痛苦失声。


王小二以前是死囚犯,中年妇女原本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可万万没有想到,儿子不但好好活着,而且还当了大官,这叫她怎不激动?


王小二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地涌了出来,不由自主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行两步,一把抱着娘的腰,也抽泣不已。


“我的儿啊,你的伤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请了大夫没有?来,让娘仔细瞧瞧!”中年妇女哭了一会,将王小二推开一些,紧张地在他身上检查着,神色有些慌张。


“娘,孩儿这里有军医,孩儿的伤好得差不多了。”王小二擦了擦眼泪,将娘扶了起来。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中年妇女重新将王小二搂在怀里,泣不成声,“听说上一次你被抓入死牢,娘胆心死了。为了见你最后一面,娘从广西老家一路上赶来,生怕见不到你……唉,不说了,不说了,活着比什么都好啊!感谢佛祖,感谢列祖列宗保佑我王氏一门人丁兴旺!”


王小二的心里热乎乎的,扶着娘向枫叶山庄走去,一边走着,两人一边打量着对方,好半天,他们的心情才渐渐平息下来。


“我儿,你是不是当官了?刚才站哨的小伙子见了娘,真是客客气气的。”中年妇女认真地打量着王小二身上的军服。


“嗯!”王小二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挺起胸脯,“我的职位相当于千总了,正六品武官,手下有一千多人,这些人个个都能以一敌十!”


“我儿终于有出息了。”中年妇女说着,眼泪又禁不住的流了出来,“你小的时候,算命的张老头曾经给你算过一卦,说我儿聪明,不是种地的命,果然如此……”


“哎呀!娘,哥都当了大官,您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老是流泪呢?”妹妹王真真走了过来,扶着中年妇女的肩,笑道。王真真很是兴奋,没有想到哥哥大难不死,而且还当了正宗的六品武官,比七品县令还要高。


“对对对,娘应该高兴才是!”中年妇女笑着擦了擦泪花,儿子当官了,虽然是个武官,但好歹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了。


在一般老百姓的心目中,当官就是一件好事,在以前,中年妇女想都不敢想这样的事情。


坐在椅子上,中年妇女与王小二拉起了家常。


中年妇女说,王老太爷得知王小二当了大官,在九门提督大人手下任职,心里十分高兴,觉得这是光宗耀祖的好事,所以诚意邀请王小二一家人到老家过年,一同祭祀祖先。


儿子当了大官,马上要荣归故里,这是何等荣耀的事情,因此,对王老太爷的邀请,王母也就接受了。


王小二有些好笑,这个王老爷子,当初将自己赶出王家村,不准他进王家祠堂,认为自己丢了王家的脸。现在又说自己给王家光宗耀祖,要求自己回去祭祖。这王老爷子未必太有些市侩了吧?


王小二虽然有些记恨这王老太爷以前对自己的冷血,不过,现如今王老太爷送请帖求他回去祭祖,也算是认错了吧,王老太爷是王家村族长,还能指望他跪下磕头,或者当面赔礼道歉不成?


王小二正在细细考虑之中,就在这个时候,夏史仁与罗梦婷从半山腰上下来了,王小二指着最前面的一名高个子大汉,轻声道:“娘,这个就是孩儿的救命恩人,也是孩儿的顶头上司!”


中年妇女露出又惊又喜的目光,猛地推开儿子,跪爬几步,对夏史仁拱拱手,泪水哗哗直流,话语哽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将脑袋猛地磕向地面,咚咚有声。


哪敢受对方如此大礼,夏史仁急步上前,将她搀扶起来道:“使不得,使不得,千万使不得!”


“多谢……多谢……“中年妇女终于说出话来,却找不到比这两个字更能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


而另一边,王真真眨眨眼睛,很大方地向夏史仁道了个万福:“小女子见过大人!”


王真真大约十六七岁,身材婀娜,已经显现出青春女人的韵味,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服,眼睛大大的,白嫩的脸蛋圆圆的,一个浅浅的小酒窝,整齐的小贝齿,很是可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