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鲜为人知的性生活史

aqssm 收藏 28 112837
导读: 来源:看世界 那些撩人的宣传画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那些远离家乡的士兵经过战争后,很多人带了一身的性病回到故土。二战开始时,各国已经对性病保持了高度的警觉。为了防止性病蔓延以致丧失战斗力,盟军开始在军营内有预防性地张贴了许多防止性病的招贴画。   这些招贴画基本上是以女人为视觉中心,而且这些女郎都被描绘得风姿绰约。譬如一幅发布于1942年的宣传画,画面的主题就是一位正在吸烟的女郎,孤独地站在一个酒吧旁,其吸烟的姿势非常有明星的范儿,只是出于宣传的需要,女郎的眼光画得比较阴


来源:看世界




那些撩人的宣传画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那些远离家乡的士兵经过战争后,很多人带了一身的性病回到故土。二战开始时,各国已经对性病保持了高度的警觉。为了防止性病蔓延以致丧失战斗力,盟军开始在军营内有预防性地张贴了许多防止性病的招贴画。


这些招贴画基本上是以女人为视觉中心,而且这些女郎都被描绘得风姿绰约。譬如一幅发布于1942年的宣传画,画面的主题就是一位正在吸烟的女郎,孤独地站在一个酒吧旁,其吸烟的姿势非常有明星的范儿,只是出于宣传的需要,女郎的眼光画得比较阴鸷。这位女郎的下方打上了两个耸人的单词“梅毒”和“淋病”,似乎给士兵以强烈暗示,女人是性病之源。




另一幅宣传画更进一步,它的视觉中心是一个气质纯净可人的“小甜心”,其发色是盟军士兵喜欢的金黄色,其脸蛋是那个时代美学的典范。她没有像前一个宣传画女郎那样吸烟,也没有浓墨重彩的化妆,这分明就是大兵们的心中偶像。但是宣传画下面的几个单词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她看起来清纯,但是同样可能携带性病”。最后面的一行字则分明是激将法,“如果你得了性病,就不可能打败轴心国。”


思想教育是防止性病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物质保证,也就是安全套的发放。在“d日”,也就是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日的前一段日子里,士兵们终于领到了安全套。可怜的是,一些新兵士兵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干吗的,军方也没有人向他们提及此事。一些士兵把它套在了钱包上,防止雨水淋湿包包;有些把手表放在套子里,充当防锈的功能。更多的人把套套吹起来,得意洋洋地挂在步枪尖上。


当然,士兵们并不是个个都是初哥,尤其是老兵们肆无忌惮地给新兵蛋子进行性启蒙,一些耸人听闻的黄色笑话,从开罗的妓院讲到了加尔各答的艳遇,新兵们个个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在离开英国后好好地爽一把。


大规模性解放运动


1944年6月6日,美英盟军登陆诺曼底成功,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8月25日,盟军解放巴黎,9月3日,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获得解放。战场迅速地推进至欧洲的数个国家,也给了大兵们最佳的猎艳机会。


生命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变得更加廉价,人们肆无忌惮地寻找着一夕狂欢。来自各个地区和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年轻战士因为战争被推到了一起。他们很快适应了新的道德准则。许多天真无邪的新兵目睹着大规模的性解放运动,心里面的冲突变得无以复加。“我现在还为那种行为感到震惊”,一位英国皇家轻工兵部队的下士亚历山大·拜伦回忆到,“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认识了一位空军基地的姑娘,她白皙漂亮,我认为她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一天晚上,我偷偷看见她躺在卡车后面的地上喘着粗气。一些士兵陆陆续续地走去她那里。”


盟军士兵们把驻扎在英国时期的清规戒律抛弃脑外,在这片被战火犁过的土地上,士兵们获得了无限的自由,再也没有了家人的唠叨、再也没有了八卦邻居的偷窥,在一个清一色的男人世界里,无论多么狂野滥情的性,都没有人来指责和嘲笑。


也难怪,经年的战火把许多欧洲大陆的男人变成了一堆枯骨或者战俘,剩下的男人又被赶到了纳粹的工厂劳作,留在家乡的怨妇何止成千上万,她们也需要生理上的满足。而且一些年轻的姑娘刚到了含苞欲放的年龄,却在焦土上找不到男人的影子,巴黎和布鲁塞尔的性观念本来就比较开放,各国大兵的到来,尤其是这群十八九岁血气方刚,带有特殊男人味的士兵让她们找到了罗曼蒂克的对象。


盟军开进布鲁塞尔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疯狂,连续几天,士兵找不到长官,长官也找不到士兵,他们都消失在了姑娘的床上。即使后来的日子里,很多人回忆起来当年的艳遇时脸上都红晕点点。第30军军长霍洛克斯少将说,许多老兵至今都还在回味那段不可思议的时光。当第三坦克连到达比利时第二大城市安特卫普时,他们发现兵营就驻扎在一个高档妓院里,哈哈,近水楼台先得月,妓院老板很豪爽,宣布对大兵们免征“赋税”3天,作为犒劳。


风月场上的猛人猛事


每一个部队都有风月场上的高手,他们调情的手段异常高明,而这帮家伙也成了军队里受人崇拜的对象。北安普敦第一骑兵队的一个机械士被他的战友称为“公羊”,他真的像一只无耻的公羊到处沾花惹草。士兵们对这位催情高手顶礼膜拜,“公羊”也毫不羞愧地在部队内传授自己的“发骚秘籍”。


一次在官兵会议上,特意安排这位高手做一次贴心演讲:“如果你进入一个舞厅,看见一大群女孩,你会与漂亮的妞儿还是最丑的姑娘搭讪?”一大群士兵起哄道“我要漂亮小妞”。“不,不,”这位机械士眉飞色舞地侃起来。“姑娘们到处都是,但越是丑陋的姑娘越是感到孤单,她们心里憋得慌,最关键的是,这些姑娘别人肯定没有碰过。”台上台下的同僚嘘声一片,这种歪理确实值得琢磨。


但要论起调情高手,“公羊”同志还得靠边站。一位皇家炮兵第90野战炮兵团的哥们的勾女手段至今还是个谜。这位大兵竟然盯上了比利时女伯爵,而且最终得逞,其约会、求爱、结婚在48小时内闪电搞定,比现在的闪婚族超前多了。还有一位萨莫特轻骑兵营第4营的大兵,他出席法国村庄一个婚礼派对,当天晚上他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新娘心甘情愿地和他睡到了一张床上,由此,这位兵哥哥被大家戏称为“罗密欧”。


然而,并不是每一场艳遇都得到了女方的同意。1944年8月,也就是诺曼底登陆后的两个月,当“公牛和雄鹿”轻骑兵连到达法国的一个村庄时,被解放的人们欣喜若狂。校长大人尤其激动,当他满怀敬意地走到连长霍华德的面前时,却发现自己两手空空。“那我把女儿献给你,好不好?”霍华德拒绝了校长的美意。但是他手下的士兵可不干了,一些人根本不顾及法国人的微妙心理,当晚就有些人跑到校长家与她的女儿睡到了一起,这并不是一个孤案。


同样的事例也发生在一支加拿大部队,当一支炮兵连到达法国一个农场后,农场主表态,要把自己的两个女儿献出来。加拿大士兵高兴地合不拢嘴,但是僧多粥少,怎么办?于是士兵委员会组织了一个抽签活动,唯一的条件就是当选者必须答应第二天把他们初夜的经历和感想和盘托出。两位士兵终于选出来了,战友们凑份子买了两套新衣服,还让他们清清爽爽地洗了个澡。为了防止法国农夫反悔,士兵们护送着这两位新人到了农场,喝了酒,吃了饭,最后亲自把这两位醉鬼送到了农夫女儿的阁楼上。


最彪悍的事终于出现了,一位荷兰女人为了表示自己对解放者的谢意,挨个和一个排的士兵发生了性关系,这件事情还上过报纸哩。


战争把士兵与死亡的距离变得是如此之近,一秒钟的炮火就可以把几十个生命消融,死亡的压迫使得士兵抓紧一切时机放纵自己,甚至在炮火纷飞的前线,都有人敢于玩性爱游戏。


有一次,一个坦克团的士兵就在与敌人交火的时候,突然内急,于是跑去野地排泄一下,哪知道上厕所的时候碰到一个女人,这个大兵确实厉害,三言两语就勾引得别人宽衣解带,他们竟然在坦克旁就把事情给办了。这件事情在战友们中视为奇谈,团长听闻了此事后,感到其意义不可低估,试想,谁能在枪林弹雨中还有此等风流本领,足见这位战士有泰山压顶而不惧的风范,于是此军官奋笔疾书当场起草推荐函,向旅部邀得了一枚奖章。旅部又感到这件事意义重大,又把这个典型报到了师部,师部感到此事足资谈笑,也给了这位士兵一枚奖章。随后,师部又向第21集团军推荐了这个士兵的“光辉业绩”,集团军军部大为光火,严厉斥责了部属脑子进水。这不是鼓励士兵们在关节眼上开小差吗?更何况那位士兵竟然把寻欢的地方选择在了坦克旁,太恶心了。于是集团军取消了这位士兵的一切奖章。更让这位大兵沮丧的是,经过这场性爱狂欢后,他被检查出得了淋病。


有些士兵为了寻欢,其举动简直惊世骇俗。在比利时的一个运输兵站,第43勘察团的大兵们受不了这种枯燥的生活了,他们发现了一个妓院,决定要去目睹一番,温柔一番。但问题是这个地方离兵站有14英里(约合22.4公里),而又没有交通工具可供使用。最后只有一个意志坚定的士兵决定前往这个“男人的一切愿望都可以满足的地方”。这趟活真的不轻松,经过一个晚上的兜兜转转,这位强人差点跨进了地雷阵,为了躲避宪兵的盘查,他终于躲进了顺道经过的一辆救护车里。就在他到达妓院,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宪兵队来人搜捕嫖妓的士兵了,他和一帮妓女被带到了宪兵司令部。搞笑的是,宪兵司令部给他的处分是第二天晚上重新让他原路走回营地。


办法总要多于困难,尤其是盟军搜捕嫖妓士兵的做法,总是很容易被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士兵找到空子。既然你不让去妓院,那么老子干脆自己办妓院。在比利时的卢维恩(louvain)一个军士长亲自开了一家妓院,地点就选择在自己兵营的旁边。军队的士兵成了这个妓院最热情的消费者,有时候这位长官还把嫖妓当成对下属的一种奖赏,这时候,他俨然已是妓院老板了。


一块肥皂可以搞定一个女人


生活的艰难使得欧洲平民每一天的日子既充满了希望,又包含无尽的痛苦。性很短暂,生活很艰难。炮火犁过的焦土让当地民众无以为生,于是一些人开始走上街头卖淫,为了一条巧克力,为了一块香皂。爱欲与物质交错在一起,使得这场性关系到底是以爱为主,还是以利益为主,变得越来越模糊。


在刚刚解放的日子里,人们头脑里充满过多的感激和希望,她们确实是怀着单纯的目的与士兵们好上了,但随着日光的流逝,士兵们的礼物越来越为她们看重,前一段时间是帽徽、纪念章,后来女人们越来越爱上了物质上的东西:巧克力、香烟、食物、衣服。


这些物品是维持一个体面生活的必要保障,在一个物资极为匮乏的战争年代,商品才是真正的硬通货。拥有了这些东西,就意味着你在这个贫穷的泥沼中爬了出来,而不是沉沦下去。许多女人也从士兵身上发现了性交易所带来的好处。为了肚子、面子、家庭,性爱终于变成了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而这又诱使更多的人走上卖淫的队伍。


父母们接受了女儿卖淫的行为,丈夫们也对妻子带着士兵进门视而不见,一些年少的男孩开始为自己的姐姐拉起了皮条,目的就是为了获得香烟。女学生、家庭主妇、妓女纷纷加入了这个浩大的队伍。


妓院开始繁荣昌盛,犹如在英国大陆一样,在布鲁塞尔皇家路72号,一座高档妓院受到了高层军官的热烈欢迎,而对于大兵来说,欧洲的农田里、谷仓里、咖啡馆里、酒店里、私人住宅里到处都是性交易的战场。


在简陋的房间里,形形色色的士兵们列队等待法国农夫们的女儿。一位北安普敦轻骑兵队的士兵回忆道:“我听到法国女人在邀请人们进入,她的妈妈身着肮脏的黑色外套,在门口收钱……士兵们在楼梯上排成一列,有骑兵、陆军、炮兵、工兵,甚至有些全身血污的士兵也来了。这个地方臭气熏天就像一个垃圾场。”


诺曼底登陆后,近300万盟军将士从英国来到了大陆,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性趣盎然地寻找各种乐子,有多少人在性问题放纵过自己,又有多少人染上了性病,由于各种原因,这些数据大抵不可考。


二战后期,尤其是1944年冬天之后,盟军已经牢牢地控制了战争的节奏,一大批基础设施得到恢复,于是一些大兵们不满足于在附近寻找欢乐,他们开始乘火车去约会偷欢。成千上万的士兵把宿舍搬到了居民家里,他们开始过起了与平常情人无异的舒坦日子。白天站岗,晚上溜号,搭乘火车,长途奔波,而第二天早上,他们又睡眼惺忪地从被窝里爬出来,乘第一班火车赶到军营。为了严肃军纪,宪兵队开始在交通线枢纽埋伏,揪出这些开小差的大兵。


甚至一些深陷爱情的男女情人们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他们不得不采取了一些极端的手段。据一个士兵观察说:“实话说,成千上万的士兵与结识的姑娘同居了,我看到的就有20多名士兵这样做过。有些恋爱的大兵们干脆做了逃兵,从地球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宪兵曾经尝试过进行追逃,但是他们知道即使追来了士兵,他们的心也散了。于是事情就不了了之。”


(来源:看世界 2010年第10期)



10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