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六章 总会到来 第六章 总会到来(30)

sdrzdl 收藏 4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URL] 30 该来的总会来的。 现在回过头去看,帕克所谓“该来的”绝不像我那时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是大概任我们谁都没有想到,那简简单单的句子,将在不久之后成为对我们命运的终极诅咒。 当然,我能读懂帕克在被酒精彻底击倒前那心有不甘的恶狠狠的眼光,明白他那句“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30

该来的总会来的。

现在回过头去看,帕克所谓“该来的”绝不像我那时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是大概任我们谁都没有想到,那简简单单的句子,将在不久之后成为对我们命运的终极诅咒。

当然,我能读懂帕克在被酒精彻底击倒前那心有不甘的恶狠狠的眼光,明白他那句“该来的总会来的”话里可能隐含的恶毒,至少它给了我一种不好的心理暗示,我开始担心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厄运在前面等着我们,或者我们在等着什么不可预知的厄运。

首先等来的是轮换执行的外勤警戒任务。

从安全角度讲,我是非常不愿意去执行什么外勤任务的。地下总比暴露在外面强,我不想打仗,不想去杀人,当然更不想被人杀,我只不过是想熬过这一年,得到国籍而已。

不过,也无法想象一年的时间都呆在地下会怎么样,大概多半会变成僵尸一类的东西。阳光、新鲜的空气,那总是让人渴望的,所以,有时候也和常龙一样,期盼着外勤任务,驻守南北两侧的检查点、随行护卫补给车队或者被抽去参加“雷霆”行动,我们每天都能接到上面下发的战报,进剿部队的进展并不顺利。

总之,渴望着出去,只是为了新鲜的阳光和空气。那种心情真是有点可笑幼稚,其实他们断断不会浪费任何可用的兵员。先前在地下的那段渐渐寂寞和被抛离的日子,大概只是为了适应,或者以另一种方式激起某种欲望。而如果现在再让我选择,我宁愿永远呆在地下,呆在13号堡,宁愿永别新鲜的阳光和空气。

第二十天。继那次清理尸体,我们第二次走出了鹰堡,来到了灼人的阳光下。

C排轮转替换B排驻守飞鹰谷两头的两处表面阵地,我们常用的称呼是,南端检查站、北端检查站。

我们值守北端检查站。所谓的检查站是依托两个碉堡的堑壕工事(只用于白天驻守,晚上则全部撤入地下),碉堡前是沙袋筑起的临时掩体,67号公路从其中穿过,一个路杆横在那里,上面有个圆形的牌子,用英文和普什图文写着“停车检查”。

其实我总觉得大可不必,因为在1000多米的前方,就是阿富汗警察部队设在鲁瓦河桥桥头的两个检查站,大凡可疑的车辆和人员基本上在鲁瓦河桥头就已经被阻下,根本到不了我们跟前。但那种想法遭到了帕克的一阵怒斥,他骂了好半天我才听出他其中的意思,大概是永远都不要相信阿富汗人所谓的忠诚。

“狗,都是些吃里扒外的狗,两面三刀的家伙,躲在背后打黑枪的混蛋……”帕克恶狠狠地瞪了沙伊尔一眼,恶狠狠地啐了口唾沫。

沙伊尔,瞪着两个大眼睛惶惶然。那个阿富汗警察部队派给我们的翻译, 虽然其工作基本就是为K14、K15补给车队的阿富汗籍和巴基斯坦籍雇佣司机做翻译,或者拿起喇叭扩音器对着试图靠近检查站的牧羊人一通乱叫,但是他和所有与联军合作的阿富汗翻译们一样,总要用黑色的头套套住头,只留下两只叽里咕噜乱转的眼睛。

感觉他总是过于紧张,不管是和我们在一起还是执行任务。面对我们倒还好,那种紧张可能只是普通的阿富汗人对于占领军的紧张,而当他面对那些表情漠然的阿富汗人时,他的紧张却近似于恐惧,有时候甚至会给人情绪失控的感觉。他会莫名其妙地对着检查站外很远处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大发雷霆,他歇斯底里的吼叫,让她摘掉头巾,然后让她揭开襁褓,整个过程中,他那把打开保险的手枪和手里变声的扩音器都会不住的颤抖,我真害怕他会突然间失控而走火。有时候我会很可怜他,因为感觉他是活在夹缝中,一边是要服务的美国人,一边是充满仇恨的阿富汗人,他在两边压力的挤压下,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