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炸弹王 炸弹之王 第九十三章 悲伤黄浦江

赵景泉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2.html


为防止敌人找到车辆上遗留痕迹,郑昆命部下将汽车开到黄浦江边偏僻的枯萎芦苇滩上面,将老NASH车开进江水中沉没。

黑夜,显得万籁俱寂,这里早已超出了敌人警戒圈,不再有风险。可大家的心头却被悲痛笼罩,默默地望着胡风将牺牲战友的遗体背下山坡。

鬼子庆祝征服的焰火照耀着牺牲战友的遗体,那红艳艳的强烈光芒,灿烂辉煌,犹如在给两位抗日战士最后的火葬。生前调皮面孔消逝了,化作闪烁的星光,在老K和战友们眼前闪烁,并向大家心灵深处投射微白而热烈的反光。

青黑色的晕雾笼罩到一片混沌迷茫的江面;透过这片让人心悸眩晕的雾瘴,初春的月将它那惨白幽暗的光芒撒在抗团英雄的眼前,黄浦江的波涛渐渐平静,刺骨的冷风拂过面前沼泽地般的江边烂泥塘。黄浦江边,寒风阵阵,枯黄的芦苇荡将抗团同志的身影隐没在阴霾之下,就在这个凄风冷雨的夜晚,大家与牺牲的兄弟告别,从抗团建立到现在,老K失去了五个威震敌胆的兄弟姐妹。

根据抗团组织纲领规定,殉国战友的遗体不能随活人迁移,就地掩埋或者火化处理,以降低暴露目标。冯睿康和大家流着泪,在低洼带挖掘墓穴,没有棺材,没有芦席,只有老K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和车上的毯子一起,将“美女”包裹,然后将他从不离身的两支驳壳枪里取出两枚子弹,放在他的身边。

大家对“美女”遗体敬军礼,随后将英雄埋葬在江边的沙滩,不堆砌坟包,上面只做一个小小的标记。这时的黄浦江江道已成了敌人运输干线,刺鼻的柴油和被日军杀害的中国同胞尸体腐烂气味,夹杂在乍暖还寒的风里。

不能举行葬礼,不能给英雄的遗体留下任何生平痕迹,老K紧闭着青紫色的嘴唇,带着大家默默向后退,即将告别那处无法再找到原路的洼地。

“兄弟,安心走吧,抗团会继续下去,我们不会轻饶日本鬼子!”

老K悲切地默念,然后刚毅地转身,奔向郑昆的汽车。

“阿菊”的生命也到了最后时刻,他胸部中弹,肺部击穿,几乎打到心脏,是一处致命伤,看他的样子,坚持不到去医院就医,即使有可能,在目前情况下,他也不能移动,血都快流干了……冯睿康将他抱在怀里,痛楚地感受着他艰难的呼吸。

海燕和“阿菊”平时很要好,两人经常打打闹闹,她和美女、阿菊简直是“同性朋友”一般,经常称兄道弟,打鬼子杀汉奸,三个人号称三大教主。如今,美女已经牺牲,徐冲望着“阿菊”苍白的面容,哭得泣不成声。

“菊哥!你会好的!”

海燕哭着,用毛巾擦拭他脸上的血迹。

躺在战友怀里,“阿菊”苏醒过来,面露微笑,挣扎着望了一眼大家。

“我不要紧,大家干嘛绷着脸?……”

“兄弟!你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