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三章 美国人的防御与反攻 第四节 微 妙 时 刻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四节 微 妙 时 刻


一听说麦克阿瑟选择在仁川进行登陆,参谋长联席会议立刻就炸了锅。

“我意识到仁川是5000比1的一场赌博,但我喜欢这样下赌……”

在如万花筒一般纷繁多变的战争局面中,历史把这个转瞬即逝的最后机会留给了美国人。

老兵柴成文知道,中央已经在准备应付最严峻的局面了。


美军地面部队投入战斗后,战局并没有像麦克阿瑟预计的那样发生根本性的逆转,第八集团军仍在节节后退。在釜山环形防线,战斗也日趋激烈,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对美国人来说,局势好像正在变得越来越险恶难测。

此时,麦克阿瑟再也不说“只用一只手就可以对付”之类的大话了,相反,他认为“人民军可以和上次大战中任何最优秀的军队媲美……步兵的素质也是第一流的。北朝鲜军队今后可能进一步采取苏联式的领导方式、技术和中国式的战法相混合的那种战略和战术。不能认为北朝鲜军队是非正规部队而过低估计他们……”,他们是“顽强的对手,指挥得当”,“北朝鲜人运用坦克的能力几乎等同于苏联军队的水平”。

这是麦克阿瑟难得地抬举对手。

从朝鲜水原回到东京后,麦克阿瑟很快就提出了作战方针:“首先阻止北朝鲜军队的南进,然后在仁川登陆,切断其补给线,南北策应,以沃克的第8集团军为铁砧,以仁川登陆部队为铁锤,一举将北朝鲜人砸碎!”

当亲耳听到从麦克阿瑟的口中蹦出这个奇思异想时,当时所有在场的军事将领及参谋人员们几乎没有一个不认为:这位七十岁的将军“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后来,麦克阿瑟曾经这么说:


“战争的历史证明,一支军队的溃败,十之八九是因为它的补给线被切断。我们正是力争如此。夺取汉城将切断在釜山周围战斗的朝鲜人民军的补给,促使他们瓦解。”


麦克阿瑟立即命令参谋长阿尔蒙德拟订一个代号为“蓝心行动”的登陆计划,并着手研究具体方案。

然而,实现这个意图的首要前提,是沃克的第八集团军必须守住釜山环形防御圈,否则的话,任何登陆行动都将会成为无用的马后炮。后来仅仅是因为后勤准备来不及和缺少熟悉两栖作战的部队,“蓝心行动”计划才被放弃,但是新的登陆作战方案已在策划之中。

早在7月4日,麦克阿瑟就对驻日本关东地区的美骑1师下达了准备在仁川登陆的命令。不料,人民军的攻击极为凶猛,很快就把第8集团军打退到了釜山,彻底打乱了麦克阿瑟的战略部署。麦克阿瑟一面命令美骑1师等部队紧急增援釜山,一面抓紧了仁川登陆的准备工作。为了补充登陆所需的兵员,麦克阿瑟甚至实施了一项美军军史上最为古怪的实验,他把南朝鲜士兵补充进美军作战师,还搞了个“帮对体制”—— 一个美国兵负责帮教一个南韩士兵。连美国人自己的战史都颇为不好意思地说:“第7师补充了8600名南朝鲜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从大街上稀里糊涂拉来的平民。”

8月中旬,人民军与美、韩军开始僵持在釜山外围。麦克阿瑟感到第8集团军守住釜山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了,于是他很快成立了登陆部队司令部,仁川登陆的各项准备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加紧进行中……

8月15日,麦克阿瑟完成了仁川两栖登陆部队的编组。

登陆部队编为第10军,军长是麦克阿瑟的参谋长爱德华﹒M﹒内德﹒阿尔蒙德少将,弗吉尼亚军校的高才生,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他是一名少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任第92师师长。

参加登陆战斗的部队有奥利弗﹒P﹒史密斯少将率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戴维﹒巴尔少将率领的美步兵第7师、金圣恩中校的韩国海军陆战队、白仁烨上校的韩国第7战斗团,以及作为预备队在日本待命的美步兵第3师65团和美军第187空降团。陆战1师为登陆突击部队,第7师为第二梯队,两者编组成登陆作战群,由詹姆斯﹒杜伊尔海军少将指挥。

海军方面由特纳﹒乔伊中将指挥的4艘巡洋舰、8艘驱逐舰、若干火箭发射船和辅助船只等共260艘舰船,以及400余架海军航空兵作战飞机提供海空掩护。

登陆联合部队被命名为“第七联合攻击部队”,行动代号是 ——“烙铁行动”(offtackle)。

一听说麦克阿瑟选择在仁川进行登陆,参谋长联席会议立刻就炸了锅。仁川,我的上帝啊!这太不切实际了,那个地方是世界上最不适合登陆的港口,它能作为登陆场吗?简直是开玩笑!那里潮水平均落差为六米多,最高时可达十一点二米,为世界之最;退潮时,成千上万年淤积下的泥滩形成了几十公里长的滩涂,向港外延伸整整达四公里宽!登陆行动只能在高潮时进行,而仁川的高潮只有早上6时59分和下午7时19分各一次,每次时间不到两小时。如果两小时之内登不上岸,那搁浅在泥滩上的攻击舰船,就会成为北朝鲜人岸炮绝好的攻击目标。在这两小时之内,还要压制并占领鸟瞰全港的要地月尾岛,冲过飞鱼海峡。而那要命的飞鱼海峡即使是在白天也即狭窄又险峻:它蜿蜒曲折,从泥滩中穿过,它的北边是岛屿和泥滩之间的极其险恶像迷宫一样的弯道,潮流速度达到每小时十一公里,不要说在航道上布雷了,就是在那儿沉上一只破船,也能阻塞整个航道!

海军最后研究的结论是:“如果在这样的地方也能登陆成功,那么海军学院就不得不改写教科书。”

不行!不能让这个爱出风头的老家伙胡来!

参谋长联席会议特别代表团于7月13日抵达东京,劝说麦克阿瑟改变登陆地点,领队的是陆军参谋长柯林斯上将和空军参谋长霍伊特﹒S﹒范登堡上将。

柯林斯回到华盛顿后,向其他人谈了他对仁川登陆的疑惑 ——显然,麦克阿瑟没能说服参谋长联席会议。布莱德雷上将后来在他的自传中写道:


“我得说这是我曾听到过的最冒险的军事计划,这是个空中楼阁方案,仁川很可能是进行两栖登陆的最糟糕的地方。”


他还这样描写麦克阿瑟:


“他卓越的才华令人生畏。但作为统帅他又有几点不足:过分自命不凡,刚愎自用,对上司的判断不屑一顾。”


他还说,麦克阿瑟就像乔治﹒巴顿和英国陆军元帅伯纳德﹒蒙哥马利一样,是个自大狂。

五角大楼几乎所有的高官们都反对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的计划,连后来曾让彭德怀头痛过一阵的李奇微中将也评价说仁川登陆是“1比5000的赌博”。

但历史千百次地演绎着这样的一个事实 ——真正的战略机遇都潜藏在危险之中。

8月6日至8日,趁杜鲁门派自己的特别代表、亿万富翁W﹒艾夫里尔﹒哈里曼前往日本东京之机,对仁川计划疑惑不定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又一次派出代表:陆军副参谋长马修﹒B﹒李奇微中将和空军代理副参谋长拉里﹒A﹒诺斯塔德中将,和哈里曼一起前往东京,以了解麦克阿瑟仁川登陆计划的详细内容。

哈里曼还带上了自己精通七国语言的助理、十九年后在巴黎与中国驻法大使黄镇将军秘密会谈两年,为基辛格访华铺路的弗农﹒阿﹒沃尔特斯。

为了博取参联会的欢心和支持,麦克阿瑟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殷勤接待哈里曼、李奇微和诺斯塔德,虽说三个人可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但在东京的三天里,他们还是感到眼花缭乱,大开眼界。

麦克阿瑟告诉哈里曼:“我不相信一个像美国这样大的国家不能按我的要求提供这么微不足道的一点增援。告诉总统,如果他给我这些增援部队,我将乘风破浪于9月15日在仁川登陆,我将以此次登陆为锤,以第8集团军为砧,把北朝鲜军队砸烂、消灭!”

在听取了麦克阿瑟两个半小时的关于仁川登陆的总体计划的讲解之后,两位将军被征服了。连哈里曼大使也同意麦克阿瑟关于增兵的要求,他偷偷的告诉李奇微:“应该摈弃政治因素和个人意见,政府应该把麦克阿瑟像国家瑰宝一样加以对待!”

8月9日,当原来是反对派的李奇微回到华盛顿后,也改口称赞麦克阿瑟的计划“不同凡响”。而亿万富翁哈里曼虽然并不是军人,但他对杜鲁门却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他大力支持麦克阿瑟的计划,并且努力使杜鲁门相信,仁川登陆可能会一举解决朝鲜问题。而参谋长联席会议依然疑惑不定,布莱德雷在他的自传中说:“我们同意在北朝鲜军队后方发起两栖攻击这一观念,不过,对选定仁川作为登陆点仍然疑虑重重。”

8月21日,受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上将委托,陆军参谋长柯林斯上将、海军作战部部长福里斯特﹒帕西瓦尔﹒谢尔曼海军上将和空军副参谋长伊德沃尔﹒爱德华兹空军中将再一次前往东京,要去说服麦克阿瑟改变主意。麦克阿瑟对参联会的这一行动大为不满,他曾这样对自己的手下说道:

“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与其说是来商谈,不如说是来劝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