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40节: 道君禅位

平山大侠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URL] 第40节: 道君禅位 王黼早就摸透了官家的心理,什么下罪已诏?什么永远废除花石纲、应奉局、西城所等一应弊政?什么派兵勤王?都不过是自欺欺人!其实官家的本意并不是战,而是逃。 ——平山大侠 1、李纲:(1083年——1140年)字伯纪,邵武(今福建省)人。曾任太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40节: 道君禅位


王黼早就摸透了官家的心理,什么下罪已诏?什么永远废除花石纲、应奉局、西城所等一应弊政?什么派兵勤王?都不过是自欺欺人!其实官家的本意并不是战,而是逃。

——平山大侠


1、李纲:(1083年——1140年)字伯纪,邵武(今福建省)人。曾任太常少卿、兵部侍郎,并于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6日,正式兼任御营京城四壁守御使。

2、赵恒:(1100年——1161年)即宗钦宗,北宋末代皇帝。宋徽宗长子,生于元符三年(1100年4月13日),生母为王皇后。一岁便被封为京兆郡王。大观二年(1108年)正月进封定王。政和五年(1115年)2月立为太子。1125年12月23日登基。1126年被金人俘虏,1161年病死于东北五国城,终年61岁。


太原城取得第一天大战的胜利,城里军民彻夜狂欢。而敌营却是另一番景像,笼罩着一片悲哀、伤痛的气氛中。斡鲁因伤重不治而死,成为开战以来,西路军阵亡的第一员大将。而阿懒、耶律余睹也伤势严重。粘罕捡点兵马,这一仗下来战死士兵竞多达上千人,受伤的不计其数。同时还耗损了大量兵器、战具。

粘罕不由发出哀叹:“自起兵起来,西路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未曾想,在太原城下,我竟败在一个书生手里!”

兀室上前建议:“元帅,敌人小胜之下,防备必然松懈,不如我带人去夜袭。”

粘罕思忖片刻说:“罢了,士兵激战一天、疲惫不堪,已丧失了战斗力。张孝纯虽是个书生,却颇通兵法,另外还有王禀辅佐,他不会不做防备。况且太原城墙高城厚,夜袭难以奏效。兀室,你马上连夜返回大同,速调生力军与攻城器械来。”


北方通往京城汴梁的各条官道上,飞骑络绎不绝,从北往南是报警的,从南往北是朝廷的指令。边防警报雪片般地飞来,河北沦丧、河东不保。东路金军已接近黄河,西路金军也已打到太原城下。一时间,朝野上下一片惊乱,举国震动!人人如同天塌地陷、日月倒悬。

此时赵佶也心有警悟,知道金人倾全国之兵大举南下,志在灭亡大宋朝,他内心充满了恐惧,惶惶不可终日,孤身只影地在艮岳傍徨无计。忽然童贯、蔡攸两人急慌慌地跑来,童贯叫道:“陛下果然在这里,叫臣下好找……”

赵佶心里一惊,哆嗦嗦的嘴唇抖动了半晌才问:“何事?”

童贯急道:“陛下,前方发来十万火急军报: 12月19日,东路金军包围了中山府,此处距离京城不过10天的路程!”

赵佶听了犹如五雷轰顶、几乎昏厥。

蔡攸急忙上前搀扶住摇摇晃晃地赵佶:“陛下,陛下……”

赵佶再也顾不得皇帝的体面,放声号啕大哭:“天哪!如之奈何……?!”

“赶紧召集大臣们会议。”童贯建议。

赵佶急忙召集文武百官议事。平日里极为潇洒、脱俗的赵佶,也顾不上皇帝的礼仪和尊严了,他满面泪痕、声音哽咽地抽泣道:“国家已至生死存亡之际,众爱卿有何良策,务必直言……只求保住江山社稷,朕无有不从……”

赵佶见众宰执们面面相觑、茫然无措,越发心急,涕泪交织、捶胸顿足、指天画地发誓道:“只要能保黎民社稷,众爱卿放胆言语,那怕由朕一人承担罪责,也在所不惜!”

终于,宇文虚中缓缓开言:“臣斗胆请皇上下诏罪已。”

“对,对,朕即刻便下诏罪已。”赵佶一叠声地答应道“只是朕说些什么好呢?”

赵佶下罪已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要能度过眼前的危险,就是骂亲娘老子,他也干得出来。

宇文虚中正自踌躇,郑居中说道:“臣请皇上下诏废除花石纲、应奉局、西城所等一应弊政。”

“好,好,朕下诏永远废除花石纲、应奉局、西城所等一应弊政。宇文大人就请你代朕起草罪已诏,嗯,就说朕近年来,病疴缠身,偶疏政事,不意小人欺茫、言路壅敝、面谀日闻……嗯,你们也想想,该怎么措辞……”

“恩幸持权、贪饕得志。上天震怒而朕不悟,百姓怨怼而朕不知。”郑居中接道。

“说得好,说得好,今特下诏永远废除花石纲、应奉局、西城所等一应弊政……”

太常少卿李纲朗声道:“臣请皇上下诏严惩蔡京、童贯、王黼、朱勔、李彦、梁师成六贼。”

赵佶眼珠子转了一圈道:“此事容后再议。”

言罢退朝。

赵佶故伎重演,再次下诏罪已。

然而,这一切都太晚了,再没有多少人相信赵佶这种口是心非地表白了。赵佶内心也明白仅仅是下一道罪已诏无济于事。回到深宫他急忙召来童贯、王黼、李邦彦、张邦昌、朱勔、蔡攸等人,秘密进行商议。

童贯建议道:“请皇上派内侍梁方平率精锐的中央禁军前往黎阳防守。”

赵佶点头同意。

朱勔也建议:“请皇上派使者去找宗望谈判议和。”

赵佶又点头同意,并问王黼:“爱卿有何教寡人?”

王黼慢吞吞地说:“请皇上紧急下令熙河经略使姚古、秦凤经略使种师中等即刻派兵勤王,带领陕西军增援开封;同时召京东、淮西、两浙等路募兵入卫。”

赵佶再次点头同意。

王黼又说:“另请皇上下令委任太子赵恒为开封府牧。”

“这个……”赵佶犹豫了。

其实王黼早就摸透了官家的心理,什么下罪已诏?什么永远废除花石纲、应奉局、西城所等一应弊政?什么派兵勤王?都不过是自欺欺人!其实官家的本意并不是战,而是逃。他预感到大祸临头,决意避走东南,先躲过眼前这一劫再说。于是王黼点拨道:“皇上若是暂离京城,总要有一人代管吧?不过是权宜之计,开封牧又有多少实权?”

一语使赵佶恍然大悟,第四次点头同意:“还是爱卿明白朕的心思,就请爱卿预备车马舟楫。”

“皇上请放宽心,车马舟楫臣已准备妥当了。”

“唔,令户部尚书李锐先行出守金陵。”


散朝后,郑居中、李纲、宇文虚中等人留在宫中,待办完了急办的政务后,已是傍晚时分。郑居中、宇文虚中等人都出宫回家去了,可是太常少卿李纲一直在宫中逗留。他知道宫家召集张邦昌、童贯、王黼、朱勔、蔡攸等人秘商,绝无好事,却不知内幕,因此而放心不下,焦急地等待消息。一直等到掌灯时分,小黄门才从大内趋步急行,匆匆忙忙地赶来了。小黄门附在李纲耳根言语一番。

李纲听罢点点头道:“多谢了”,便探手去腰包,却是空空如也。浑身上下摸索,还是没有银两。不禁有些赧颜地说“唉呀!今儿个身上忘带银子,这块玉还算值钱,权且收下。”

说着,解下腰间佩玉双手送过去。

小黄门不高兴了,拒道:“李大人把小的看作什么人?如今金人已渡过黄河,京师安危正系于李大人一身,小的正恨自已手无缚鸡之力,不能持戈上阵杀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算是尽了一点报国之心,李大人何故以肉食者视之?”

李纲听了大为感动:“大宋有你这样的臣民在,就亡不了!”

小黄门笑了笑:“李大人言重,赶紧去办正事,有什么消息小的自会及时通报。”

李纲辞别小黄门急忙出宫,但他并未回府,而是赶往好友给事中吴敏的府弟与他商议对策。

吴敏见了李纲说:“你定有急事,还未用餐吧?正好我也未吃,就在我这里将就胡乱吃些……”

“顾不上了”, 说着便将情况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吴敏。

吴敏听罢,沉吟了一下问:“你打算如何?”

“开封牧有多少实权?我意请官家退位,禅让太子!”

“这,行嘛?”

“除此之外,别无良策!只有今上引咎禅位,才能使天下同舟共济、齐赴国难!”

“好,明日上朝,我便请官家效唐明皇故事禅位。”

大宋宣和七年(1125年)12月20日,赵佶向满朝文武宣布:“朕已下诏罢内外制造局、永远废除花石纲、应奉局、西城所等一应弊政。停建延福宫,撤消册封道官及大晟府、行幸局。归还西城所土地给原户主。任太子赵恒为开封牧监国并赐碾玉龙束带。”

文武百官齐声称颂:“陛下圣明。”

这开封牧意义非常,大宋朝自开国以来只有太宗、真宗父子俩人在即位之前担任过这一职务。而碾玉龙束带历来只有皇帝才有资格佩带。赵佶此举已预示着将要传位。

赵恒在一旁听了是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将登九五之尊。但是他更多地是惊恐、是忧虑。国家在危难之时,父皇把这副烂摊子扔给他,明摆着是要找一个替罪羊,更何况朝政仍由童贯、王黻等人把持着,自已势单力薄、如何执政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一人挺身而出、慷慨激昂道:“此举不足以振奋人心!”

赵佶一看,原来是给事中、权直学士院兼侍讲吴敏,便满脸不悦地问:“卿家何出此言?”

吴敏不卑不亢地犯颜直言:“陛下,大宋已至生死关头,臣请陛下禅位于太子!”

此言一出,满朝震撼。文武百官议论纷纷,但大多数人倾向于这一非常的举措。

李纲不失时机站了出来,高举着他刺臂血,连夜写成的血疏大声道:“陛下,太子监国,典礼之常也。而今大敌当前,安危存之于呼吸之间,犹守常礼吗?名分不正,而当大权,何以号召天下?期成功于万一哉?若假太子以位号,使为陛下守宗社,收取军心、民意,以死捍敌,大宋之天下方可保全!”

郑居中、宇文虚中等人带头下跪恳求:“臣等恳请陛下采纳。”

满朝文武也齐刷刷地跪下:“恳请陛下采纳。”

赵佶战傈着,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时柔顺得像绵羊一样的百官们今天竟然胆敢群起逼宫。他嚅嗫地道:“容朕……”

吴敏紧逼道:“陛下,时间紧迫,请于三日之内决断。否则,继位者将无时间组织战守。”

12月23日一大清早,郑居中、宇文虚中等人领着文武百官齐聚玉华阁,吴敏昂然而入,毫不客气地问坐在龙椅上,无精打采、神情萎靡地赵佶:“陛下,禅位一事思虑得如何了?”

赵佶既恼火又无奈地说:“不是说三日之内嘛,今日这才……”

“只怕金人不容多虑,陛下请移步看看。”

赵佶走下龙椅,走出玉华阁。只见丹阶下,跪满了大小臣僚,而阁外的广场上更多地跪着禁卫军士兵,院墙外又更多地跪着普通市民百姓。黑鸦鸦的人群见了赵佶,发出一片震耳欲聋地欢呼:“我主圣明,禅位太子!”

赵佶这一看,不由魂飞魄散、心胆俱裂,顿时面色苍白、手脚冰凉,叫道:“罢了!”脚下一软,瘫倒于地。

众大臣赶紧招来御医施救,好一会儿,赵佶悠悠苏醒过来,朦胧地望着众大臣关切地目光说:“拟诏吧……朕突患半身不遂……内禅太子继位。”

于是乎时年44岁、执政26年、曾用过建中靖国、崇宁、大观、政和、重和、宣和6个年号的赵佶宣布退位,因官家曾在政和七年(1117年)自已册封为“教主道君皇帝”, 因此被尊奉为“教主道君太上皇帝”,居住于龙德宫。

大宋宣和七年(1125年)12月23日上午,众大臣与銮驾、仪仗队都等在东宫外,侍侯登基典礼。太子赵恒虽为长子,却是一个平庸懦弱之人,得知自已被禅位,他惊慌失措、又哭又闹,任凭吴敏等人如何劝慰,怎么也不肯上御辇。李纲着实不耐烦了,对步军都虞侯何灌使了一个眼色说:“赶紧侍候陛下登基。”

何灌不由分说,上前拦腰抱住赵恒,硬把他塞上御辇,向垂拱殿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