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烧敌粮草

dbszyk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四十五章 钟家安的婚事 土龙场一仗,红胜县独立营只剩一百多人了。张占荣负伤期间,营里的工作就由教导员赵黎明代理。幸好的是,几个连长都还安然无恙。红九军、三十军和三十三军东移,防守万源西线的重任就全落到红四军的肩上。西从草坝场起,东到黄钟堡,以斯滩河为界,红四军就顺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四十六章 烧敌粮草


为了安全起见,红胜县苏维埃撤到了草坝以西的魏家乡孟家垭口。周英兰有身孕,就将钟家安苟家坪那个女人留下的菊子从苏维埃接出一同留在了郑家碥。她孕娠反应很强烈,吃什么吐什么。没有老人婆,郑老太只好照顾这个捡来的孙媳妇。而菊子就跟春香住。

敌人主力东移,留下攻打五龙寨和连盖坪的就只剩23军廖震的第一师和21军边防一路副司令吴锦堂的两个团。饶国华旅和杨勤安独立团被唐式遵调到万源方向去了。廖震一见五龙寨地势太险,一年前吴占荣一个旅强攻一天只落得个全军覆灭的下场。他这个师经土龙场一战,也减员不少,只试攻了一下,就一面令吴锦堂对峙,一面电告唐式遵派兵增援,自己却率部去攻山对面的连盖坪。

连盖是大巴山区一种敲打粮食的用具。用几根树条编成一个板,固定在一个木轴上,再在竹竿上做一个轴承,穿牢,只需上下舞动,树条板就会翻动,这样敲打粮食是又快又省力。从地形上看,连盖坪下较之五龙寨平缓得多,只需拿下连盖坪,就是十多里平地到达苟家坪,再攻下苟家坪,就到了宝鼎寨下。只要攻下宝鼎寨和罗家寨,一可形成对五龙寨的夹击,二就可将红军阵地拦腰斩断,再攻下西边那座山,就可直下红军的临时首府洪口场了。

要说川军将领中,对收复失地最积极最卖命的就数廖震了。他不但是万源的县长,还是万源驻军的最高长官。他刚移师连盖坪下,大沙乡二保保长王永庆就带着三十几个民团队员来了。一见到廖师长,王永庆哭了。他说,红军一来,他只好带着大家东躲西藏,只好瞅机会袭击一下苏维埃。盼了大半年,总算盼来了国军的大部队。

“我正需要当地人带路呢。”廖震说:“军队不熟悉道路和地形,打起仗来是很吃亏的。”他安抚了阵王永庆,就将民团编为特别排,任命王永庆为中尉排长。

廖震字雨辰,又名锡贞,四川省简阳三岔坝人。早年曾毕业于四川陆军速成海军校,在四川军阀唐廷牧师长部下任过排长,副官等职。在安岳塔子山与滇黔军作战时负伤。伤愈后曾任过江油县征收局长,剑阁县长,广元县税捐局长等职。红军到地时,他任川陕边防军第二路司令,宣达(绥定)前,刘存厚的川陕边防军才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3军,廖震才任23军第一师师长。在川北,廖震因杀人过多,才得了个“廖屠户”的绰号。他反对日本的侵略,积极主张抗战,所以一路上,他只保留红军的抗日标语,却将其他标语尽数铲除。一切准备停当后,在一个阴天,他对连盖坪发起了总攻。

站在五龙寨上,就可清楚地看见廖震的阵形,只见他们沿着那平缓的山坡扇形向上攻去。陈再道喊来张占荣,让他带着独立营去增援。

“啷个打法?”张占荣问。

“到底怎么打,自己想法。”陈再道说。连陈昌浩总政委都说他是个将才,他就一定有不同寻常的主意。

张占荣答应了声,带着人马就出发了。他们下到河里,而不是从苟家坪顺山梁到连盖坪,而是沿河而下,去偷袭廖震的后勤基地。

快到中午时,独立营从树林中隐蔽接近了廖震的炊事基地。他们的一阵猛攻,将看守全部消灭,那些正在做饭的炊事兵本来就没什么武器,一见红军就四处奔逃,成了大家打靶的对象。张占荣让大家将煮饭的锅全部砸烂,见满院子到处都是粮食,就放了几把火,然后迅速撤离了战斗。

已经攻上连盖坪第二台的廖震,一见煮饭堆粮的地方起火,就知道挨了偷袭。他命令一个营马上回去救火,自己继续督战。哪知部队一见山下的火光,就知连吃的都没有了,一泄气,见前边的人倒下,后边的就直往下退。山顶上的红军也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知道敌人已失去了斗志,于是,冲锋号一起,便一齐呐喊着杀了下去。

廖震见士兵潮水般退下来,开枪击毙了几个还是不管用,知道兵败如山倒,也就跟着向大沙方向跑去。

红军追了一阵,见满山遍野的逃兵,兵力太少也不敢追得太远,怕被散兵反包围,就退了回来,及时恢复了往天的阵地。团长钱钧说,不知是谁的馊主意,火烧敌人炊事基地,足可当一个团的兵。

“才一百多个人,我猜是独立营的张占荣,只有他才想得出那莽撞的歪点子。”

“那不叫莽撞,叫胆大。”钱团长说。

“一个意思,差不多。”

这一仗,眼看再要半天就大功告成攻上山顶,却失算在后方防守的大意上,真是功亏一篑。在火烧后的房子周围,除开阵亡的国军看守外,还有两具红军尸体。经王永庆辩认,是苟家坪的人。而苟家坪一带,是原五龙寨王成功和张占荣的征兵范围。

“张占荣?”李本道一听这个名字,就有说不出的感慨。“张占荣原来是我家的长年,我让他埋银元后就想杀了他,可惜他跳岩跑了。听说罗文他用石头打得刘邦俊哭天叫地;在土龙场,饶国华差点把炮弹用完都没把他攻得下来,晚上还挨他一阵夜袭,弄得觉都不敢睡。我那次五龙寨,也是被他摸了夜螺丝,在墩子河,他抄了我后路,眼看是死定了,看在我三兄弟妹面上他才放过了我。他还真有点捉放曹的意味。他当长年时,我只晓得他聪明,没想到还是个打仗的材料。”

“能不能把他收过来?”廖震问。

“我看不行。”李本道说:“他对富人有股刻骨的仇恨,我爹和三兄弟就是被他打死的。”

“那就想个办法专门消灭他。别看他人少,打起仗来敌几团兵。”

“张占荣烧了廖雨辰的粮草,气得廖屠户差点吐血。”六十年后,叔老丈王永庆笑得口水滴答。“廖屠户让我们想办法除掉张占荣,可我们哪有啥办法。就有,哪个又敢去。”

1982年我暑假回家,幺爹要介绍他老丈那个生产队的一个高中生给我时,母亲就愉快地答应了。当听说是王永庆的侄女,爷爷是第一个反对的。

“红军的后代哪能跟民团头子的侄女联姻。”爷爷说。

“都过了几十年了,哪个计较。”么爹说:“况且,王永庆也得到了政府的惩罚,蹲了十五年牢。国共之争已经成为历史。我们不能也让后人为历史的恩怨买单吧?”

爷爷没了话说,也就不再反对我与王保长的侄女定婚了。于是,一直想置对方于死地的两个冤家,最终成为姻亲的叔侄关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