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第一卷 宝山保卫战 第二十节 伤别离

巴顿战刀 收藏 16 1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size][/URL] (一) 随着指挥部坑道里的起爆装置按下,预设在城东、城南和城西的连环爆炸系统全部起爆,全城两百多处预埋的炸点同时爆炸。 鬼子死都想不到,收尸大队埋设炸药的地方是在每个街头巷道的两头的房子的墙根下一米多,每个炸点5公斤炸药,并且在炸药上面设置了隔热层,此外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


(一)


随着指挥部坑道里的起爆装置按下,预设在城东、城南和城西的连环爆炸系统全部起爆,全城两百多处预埋的炸点同时爆炸。

鬼子死都想不到,收尸大队埋设炸药的地方是在每个街头巷道的两头的房子的墙根下一米多,每个炸点5公斤炸药,并且在炸药上面设置了隔热层,此外每个十字路口的中心,就在鬼子搭建的临时阵地下面,也是一个提前设置的炸点。

鬼子每次攻克城市,总是在街心用沙包设置环形阵地,然后用火焰喷射器进行清理,这种战术彭小文太熟悉了,他闭着眼睛都知道现在鬼子的兵力大多集中在哪里!

每个十字路口的环形阵地几乎都是从正中央爆炸,炸药用量恰好覆盖这个十字路口的半径!环形阵地基本是五到八个鬼子,两挺轻机枪或者一挺重机枪,爆炸把鬼子连同枪支全部高高抛向空中,再重重地摔向大地!

每个街口的爆炸点都是将这个墙根的碎石全部炸起,两个街头巷口的碎石象几百把飞刀一样呼啸着将站岗的鬼子和那些标志清理完毕的膏药旗一起撕的粉碎。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岩井熏的心象被戳了一刀一样,松井石根听到宝山发生全城大爆炸的消息,拿电话的手禁不住抖了一下。

瓦砾砖石四处横飞,全城几乎被夷为平地。

进入城里的500多鬼子在大爆炸中别说活着,能找到囫囵尸体的都不知道有多少个!

已经失去理智的岩井熏命令鬼子不惜伤亡,冲进这片巨大的烟尘战场!


(二)


战士们按照彭小文的要求,三个人组成一个战斗小组,每个战斗小组两只上刺刀的步枪,一把手枪,对未爆炸的北门两条街道的鬼子进行清理!

爆炸的浓烟、燃烧的浓烟和漫天飞舞的灰尘,面对面几乎都看不到人,3营的弟兄们都用毛巾遮着口鼻,而没有准备的鬼子们都被呛的直咳嗽。

不断有刺刀入肉的声音和手枪射击的声音,不跟小鬼子玩单纯的白刃战,巷战中最好的武器就是手枪!总共只凑了10多把,要是有的话我希望每人都拿一个!

美国人在太平洋群岛见识了日本人的白刃战之后,经过研究,给步兵每人配了一把7连发手枪,去他的白刃战,抵近战斗,一把手枪等于对准鬼子们连刺7刀!

那些步枪都是顶上火的,该搂火就搂火,刺刀是让你们补一下让鬼子们死透掉的!


(三)


有枪声响起,是北门,援兵到了!

有呐喊声响起,是北门方向,援兵到了!

弟兄们,援兵到了,杀啊!杀光小鬼子!

弟兄们,杀小鬼子!为了宝山!为了大上海!为了三营!冲啊!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彭小文听到了北门外方向传来呐喊的声音,第一军一个团和鬼子血战一整天,一个团长三个营长全部战死,最后终于撕开了一个口子,三个残破的连队200多人的援军冲进了宝山!

如果松井石根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致,那么宝山就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鬼子再次从巨大的烟尘中被驱赶了出去!

日军苦战一整天,依然无法攻破宝山防线,而此时第一军、九十八军包括新成立的七十四军的援兵源源不断地向北路合围的鬼子阵地突破,鬼子北路阵地于晚上7点全面溃退。

此时的宝山,已经找不出一个片完整的砖块和瓦片,整个城市已经被炮火彻底打碎了!

暮色已深,火光映照着不死的三营。


(四)


“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旅第三团全体战士,奉命前来换防!”一个团打到现在只有着200来人了,两天两夜的激战,一个团长三个营长全部战死,现在带队的是三团一营少校副营长黄志豪,广东人,姚子青的同乡。

“全体都有,向三营,敬礼!”黄志豪的大吼怎么听,都带着哭腔。

“国民革命军18军98师292旅583团3营,坚守宝山7日,现在移交阵地,全体战士立正,向换防部队的弟兄们,敬礼!”彭小文也想大吼,但是他的嗓子沙哑的几乎说不出话。

他的背后,只有8个站立的人和1副担架,除了姚子青之外,轻伤员在最后一次突击中全部与鬼子同归于尽,重伤员已经因为没有及时救治,全部牺牲。

王尚彪站在第一个,他的军服已经被鲜血、硝烟、泥土染的分不清颜色,几处深色是他的伤口流出的血染红又熏黑的。

魏来晨站在第二个,二等兵魏来晨此时擎着3营的战旗,这面战旗已经满是破洞,多处是烧损的痕迹。

第三个,是颜小小,她不住的流眼泪,熏黑的脸被泪水冲刷,再被她用手和袖口抹几下,整张脸就象京剧脸谱一样,但是此刻映着战火和硝烟,在所有战士的眼中,这个流眼泪的小姑娘最坚强、最美丽。

老三营除了姚子青和彭小文,只剩下这三个人了,后面一排,是宋三带着的收尸大队的士兵,220多条鲜活的生命,现在还有5个人活着,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暂。

向第1军移交了阵地之后,3营最后9个士兵,全部是被抬下去的,到了设在昆山的野战医院时候发现,彭小文身上总共有13处伤口,体内总共有9个弹片,他倒在担架上就陷入了昏迷,实际上他已经高烧两天了,身上有五处伤口已经感染和化脓。


(五)


姚子青在抬到后方昆山野战医院的第三天,终于因为伤势严重,医治无效而牺牲,年仅29岁。

1937年9月9日黄昏,就在彭小文昏迷的时候,也就是姚子青殉国的这一天,中国守军撤出了已经只是一个地图上名字的宝山,日军终于占领了这座废墟之城。

岩井熏率领3000日军进入宝山之后的第一件事情,是全体对天鸣枪,为自己的对手默哀三分钟。

国民政府追授姚子青为少将军衔,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国葬,并宣布将宝山县改名为“子青县”,以表达对这位英雄的景仰和怀念。

五百健儿齐殉国,中华何止一田横。

夕阳如血,眷恋地看了这块废墟一眼,别了,宝山,还有,即将说再见的上海,这次沦陷,是否仍然是八年,是否仍然是那三万个让我魂牵梦绕,醒时泪尤干的日日夜夜。


(六)


在昆山的野战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星期,彭小文才苏醒,从国防部到18军,从98师到583团,每天都有很多拨人过来看望,如果不是医生警告彭小文随时可能死在颠簸的路上,彭小文早就被转送回南京陆军总医院了。

王尚彪和宋三等人躺了两天就回了部队,现在已经又跟随583团上了前线。

颜小小竟然在9月6号帮助彭小文操作轻机枪那天就已经负伤,由于她本身是护士,又是女性,她不说,没有人知道,由于颜小小没有将仅有的药物给自己用,身上的伤口已经严重感染,就在彭小文昏迷的时候,颜小小被紧急转送去了后方医院。

醒来的时候,彭小文任凭带着口罩的医生护士检查他的瞳孔,测量他的血压脉搏,然后不少挂着将校军衔的军官送来慰问品,随行的还有上海各大报馆的记者。

彭小文听到,现在那些将校最关心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够把他送回南京医院。

夕阳透过窗子照进病房,照在他的床边,9月中旬的上海,是秋老虎的季节,有西晒的白天仍然热的很厉害,隆隆的炮声象天边的滚雷一样不断地想起。

宝山失陷之后,鬼子迅速突破了月浦外线,自己住院的时候是9月7号的夜里,今天是一个星期之后,9月14号。

历史上9月11号的时候,在鬼子彻底占领了罗店、狮子林和宝山后,登陆日军占领了一块东、南北约50公里、东西纵深约20公里的沿江地带,控制了长江口和黄浦江口,以及各个码头。并与据守市区杨树浦、虹口的日军在军工路、新市区一带已打通联系,日军各部已经连成一线。

他迫切地想知道,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宝山保卫战增加了2000多鬼子的伤亡,是否对战局有所改变。


(七)


彭小文醒来不久,就听到外面一片脚步声,紧接着并拢脚步敬礼的声音,看样子来了个大人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