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战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山庄保卫战(6)

寒光在此 收藏 1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size][/URL] 被在开阔地打了个伏击后,日军立即就地卧倒反击。板恒中佐的作战意图很明显,就是要用主力先采取守势,出击的一大队则集中精力先击破林间的中国军队,然后再迂回至敌机枪阵地的后方,两面夹击下一举摧毁战壕里的中国人。 战斗已进入最关键的对拼阶段!中日双方在这个战场上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


被在开阔地打了个伏击后,日军立即就地卧倒反击。板恒中佐的作战意图很明显,就是要用主力先采取守势,出击的一大队则集中精力先击破林间的中国军队,然后再迂回至敌机枪阵地的后方,两面夹击下一举摧毁战壕里的中国人。


战斗已进入最关键的对拼阶段!中日双方在这个战场上的最高指挥官都有着放手一博的决心,双方的基层军官士兵们也决不缺乏拼死作战的勇气和毅力,究竟是鹿死谁手,就要看双方的战场指挥官们的临场发挥了,也许还有一点点运气和神灵的保佑。


是时,日军在这场反伏击中的第一个拳头打了出去,不过这一拳打得并不是正与日军主力部队对射的机枪阵地,而是出乎意料的落在了担当骚扰之责的钱定坤率领的二百多人头上。


这一记摆拳,不得不说板恒看的极准,日军第一大队是一支800人的警戒部队。可警戒归警戒,训练程度却并不比一线战斗兵差多少。他们仗着人多的优势,只一个冲锋,就把钱定坤的一个小队吃掉了。


原本,在齐天龙的战术布置之下,他这个中队的作战动作也不是完全没有保留的,执行的完全是用一阵猛烈的火力发泄后,辙向有周景林中队接应的地段,会合后再作迂回。。


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日本人居然置主力正面的机枪阵地于不顾,集中手上所有的机动作战兵力企图先清扫战场环境。


要不是齐天龙早就对钱定坤中队的安危放心不下,在接应地段上足足放了一个中队, 日本人这一下,不端了钱定坤中队才怪。


这让看着情况发生的齐天龙心里很恼火,“娘滴,小日本还真把老子当成软蛋了。”


最让齐天龙火毛的是,日本人这一清扫战场环境,那是要逼着他拼老命啊!眼下铁血大队只有拼了才有一线生机,要不然就是机枪阵地崩溃的局面。


失去了这好不容易才凑出来的16挺轻、重机枪与第二中队,别说部队的战力会直接降落一个层次,就是剩下的残军,也只能依着日本人的意,进山去当野人好了!


“严令一一周景林中队就地死守阵地,不得后退一步。”


“限令特战队全员在十分钟内完成潜入动作,目标,在周景林中队的侧翼对日军的侧翼发起攻击。给劳资死死挡住那坨日军的进攻。”


“钱定坤中队马上向我靠拢,和炮小队一起归入预备队。”


仗打到了这个份上,齐天龙知道,现在这个局面撤是撤不下去的,只能拼了。要是运气好还能捞个抗日英雄,要是运气不好,也大不了是把部队拼光了事。当没穿越过来。


何况,和日本人拼光了,也比在全军溃散后,让日本人在后赶鸭子满山跑要好得多。没什么,咽下这口男儿气之前,多少也带走了几条鬼子的小命,值!


齐天龙的这一拼命,日本人的日子就有点难过了。


先是十分不到,就赶到了目标地的95名特战队员,绕至日军第一大队的身后,来了个迂回攻击。


特战队的队长李大牛与日本人苦大仇深,人也是一个倔性子,他私下里更改了齐天龙下达的侧翼攻击计划,干脆玩了个狠的,给日本人来了一个迂回包抄。


自来到中国参战的第一大队,一直是作为维持占领地日军乙种大队,往常在控制区内欺负中国百姓欺负成习惯了,还从来没有受到过中国军队的打击,骄横异常。那里想得到就在他们攻过来的后路上,中国军人敢采用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悍勇战法。措手不及之下,担任后卫的日军一个小队,被特战队的精准点射打得七零八落之后,接着就被中国军人用一个冲锋给掩没了。


在吃掉日军一个小队后,特战队剩下的87名军人立刻从背后给了前面的日本人来了一下狠的。


这队日军的大队长连忙把兵力一分为二,抽出了两个中队的兵力去抵御来自后面的进攻。于是,在这个大队的日军被两面夹击下,周景林中队好歹才算稳住了阵脚。


在外围的狭小地域里,中日双方士兵互相射击,战事也就成了胶着状态。


日军用于清理战场环境的大队战事不顺,与周景林中队、李大牛特战队打成了僵持不下的局面。这就意味着日本人在这次战斗中打出的第一个拳头,打在石头上。


既然是这样,在这你死我活的战场上,紧张注视战情的齐天龙就完全没有必要客气了。他要把他冒险拢起来的预备队用好、用活!


既然,不能全歼这股日军,那就击溃他!在成功拖住了一个大队后,他把预备队也投入了对板恒的主力的攻击。


刚才主战场的情势是,由于机枪队集中了齐天龙所有的重机枪和轻机枪(16挺),而战壕的修筑也是有算计的。这样的开阔地下,整个日军都处在机枪的火力打击下。场面是中方占了一些优势。


在主战场的二个大队的日军也有14挺歪把子机枪,加上不少的掷弹筒和小炮,又有优势数量的人员。本来,这些日军不该被压着打的。可怪就怪在齐天龙选择的伏击地点太毒,先是用一阵突如其来的机枪扫射打死了二百多个鬼子,又用占有战壕之势,对只能就地卧倒开枪还击的日军疯狂压制。日军空有人员优势,却苦于无法还手。再说自打进入中国以来,这些个人员就没有打过什么大仗、恶仗,有战斗也是对国民党的散兵和小股部队,几乎全是追击。什么时候被这样劣势占尽的打过?


在齐天龙的这个用机枪进行猛烈压制的战术里,为了保证机枪中队火力的持续性,是不能转移机枪战位的,特别是马克沁重机枪,太沉,极不容易搬动以保持火力的连续性。这不是正常的阵地防御,而是机枪进攻战术的实施。


根据已方的这一特点,想来日军也是差不多的困难。因此在布置阵地时,齐天龙便命杨烈选上二十位枪法还过得去的士兵充当狙击手,专门负责打日军的机枪手及军官。


这些临时担当的狙击手,说白了,并不具备神枪手的素质,还每个人都是用的日本三八式步枪,却唯有一椿好处,那就是一人守一目标,进行定点清除射击。


这,对这些个火线担当狙击手的士兵来说,并不难。一来在机枪用泼雨般的方式把子弹打出去下,日军哪里还来得及找对方的枪手。二来嘛,则是这些士兵目标单一,只需看好自己的标靶就是了。往往几枪不中,没关糸,再来,终归是要让那个目标停止作为的。好吧,又上来一个日军,机枪又响了。那么,再定点清除!


所以只有二十多名队员散布在整个机枪阵地上,却是日军的机枪手的噩梦。


在这样的打击下,双方根本就不是在战斗,本质更像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日军的部队素质还在,板恒早就判断出在敌方这样的火力下,想用人冲锋,跟自杀无疑,只有利用炮火优势打掉这些火力点。嚎叫着命令炮兵架起迫击炮和掷弹筒进行还击。


可是没多长时间,板恒便悲哀地发现,在对面阵地里有一名神枪手(齐天龙),专打他的炮兵。他的迫击炮只有四具,却被那名神枪手盯牢了,没法发挥炮火的作用。而掷弹筒!那是近距离杀伤的大杀器,需要在重机枪的照应下离敌人距离在120米之内时,才有效果。可眼前这景况,这么护送掷弹兵上去?


反之,超过120米,那准确度,也只能拜托大神照顾了!


当然,这是在中国人的土地上,小鬼子的大婶自然不能跑过来照拂。于是乎,在板恒的无奈目光中,依仗着掷弹筒多,向两百米外打出去的炮弹便纷纷乱飞,准头嘛,那也不用提了!


而另一方面,正作进攻的第一大队,却也让中国人成功的拖住了,不可能回援主力部队。


当齐天龙指挥着着预备队加入主战场时,发现中国人这一异动的,是板恒的参谋长小野郎。


比之日军的只有四门小炮,铁血大队倒是可以自豪地宣称,他们,比小鬼子的炮多上二门,有六门!小野发现地古怪,就是铁血大队的炮不往中间轰击以求获得最大的杀伤效果,反而是有意的从四面向中间压缩。那些日军为了躲避弹片,不自觉地向中间挤。慢慢的,一千多人便被压向了中间……


其实,这个情况板恒也发现了,但他认为这样正好可以集中火力和人数优势进行反扑。因为无论炮管还是枪管,都不可能做无休止的射击。可是小野郎却不这么认为,机枪的出现让他否决了铁血大队没有重武器的说法。如果现在铁血大队的炮兵改变轰击方位为他们的中心点,那么如此密集的士兵聚成一堆,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么想着,就在他一个翻滚来到板恒面前,刚把担心的事一说,还没等到说完,就被一颗子弹击中头部而死,鲜血和脑浆溅了板恒一脸。


这一枪是杨烈打的。杨烈没有给自己分配狙击机枪手。他只是早就看上了那个日军军官,当小野连滚带爬的去与板恒商量时,终于,也就让盯上了他的杨烈找到了打固定靶子的机会。一枪爆头。


本来板恒倒是听明白了小野郎的意思,立即警觉起来,可是……小野郎被活生生在眼前被击毙的这一下,那喷涌四射的脑浆、血雨,却彻底地击垮了板恒的信念和吓破了胆。只顾着一个劲地抹那恶心的脑浆,忘了履行他的职责。


末几,天空中便传出了迫击炮横过天空时特有的尖啸声,迫击炮兵开始对聚在一起的日军们发言了。日军有千多人聚成一坨。好嘛,中方的迫击炮可是大发了,只要往人群密集的地方开炮就行。往往一炮下去,就能炸出个血地来,附带着人体残肢满空舞!


其实,铁血大队的迫击炮小队刚刚建立,只能说是会使用而已,可是这回真正的有了练习的目标。


那些炮兵那个乐啊,这还哪里是战场?分明就是个屠宰场嘛。


此时,铁血大队的机枪阵地终于枪声小了下来。一来,各挺轻机枪都没有冷却的枪管,不得不停。特别是获自日军的那挺风冷重机已经不能使用,被打坏了。只有那三挺水冷的马克沁机枪还在尖叫着,不过机枪也笼罩在白气当中。


不过机枪是动静小了下来,可是炮弹却还在不停的落下,几乎是每一发炮弹都能带走几个日军的生命。而迫击炮和掷弹筒却打得越来越准确。还真别说,炮兵的这样训练,提高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主阵地上的两千日军活着的不超过五百人,伤亡超过了四分之三。板恒倒是大难不死了,不过也只能呆呆地望着这一切,他看着眼前飞舞着的日军的残肢和血肉,脸色越来越白,眼里的恐惧不断的加重,终于再也挺不住了,大叫一声,爬起来就跑。那些兵一见长官带头跑,忙跟上。这一来,好嘛,日军终于放弃了抵抗,开始了逃命赛跑。


这时上,那个被周景林中队、特战队拖住的日军第一大队,却正在势头高涨。他们以还有近七百人的兵力分头进攻周景林中队、特战队的守卫阵地,自然大占便宜。以高出数截的战斗力,直把周景林中队、特战队两队人马打掉了三分之一以上的伤亡,正在作最后一击。


不过,主阵地上的突然溃败场景,却是让这伙日军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两个大队的兵力,怎么会就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溃逃了?也慌了神,忙放弃了进攻,急急跟随主力撤退。


随着撤退速度的加快,后面喊杀声震天,这支日军也终于变成了逃命的丧家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