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承诺(四)

寒石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朱斌侧脸看着冰临,很认真的说,“想起了,我们是在这种情况下ML。是情欲还是情感?是报恩还是内心的交流?这些答案,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但我害怕的是前者。那样的话,你我都会给自己背上一个十字架。你说呢?”

冰临不是很明白朱斌的话,她还是觉得朱斌是在用一种委婉的说辞为自己,也为他们之间掩盖着什么。在痛苦中,她眨着自己的眼睛,不想再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默默的忍受着因为自己的错,而带来的苦痛。朱斌的手指开始揉上她的太阳穴,这次她没有拒绝,也顺从的让他的另一只手在背上轻轻敲打着。果然,痛苦要比之前好多了。但此刻冰临宁愿相信,只是因为身体的恢复,身体的系统功能要比以前更能抗击受损的神经所发出的疼、酸、麻、刺感。

“也许我现在的话有点儿肉麻,或者说让你感到不可思议。但的确是我心里最真诚的表达。”朱斌似乎有些难为情,深肤色的脸上闪过了一点红晕,他用牙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彷佛是鼓足勇气一般,又开始娓娓说了起来。“不要怀疑一个小有事业的男人,为什么会看上你。我得承认,是你的那些过往,和你眼睛中流露出来的那些东西打动了我。我想说的是,”他又停了一下,下面的话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在朱斌的计划中,原本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中表达,但前面发生的这些事情,让他不得不将自己的所想告诉眼前这个女孩。“想说的是。我爱你!”

三个字,从来世上情人之间最普通的三个字。此时却像一道闪电,击中了冰临的脑海。说老实话,她期盼着这一刻,也害怕这样的想往其实又是一个肥皂泡般的梦。现在,这个她已经深深眷恋上的男子,真的说了出来,她还是感到自己有点措手不及。眼睛猛然的睁开了,呆呆的看着朱斌。她想问他,想确认。却又不敢。

朱斌已经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一条腿塞在另一条大腿下,坐在沙发床上。眼中那种坚定,那种深情,还有温柔,静静的看着冰临。

不过一秒不到,他明白冰临的担忧,轻笑了一下,“是的,我爱你。你的容颜,你的声音,你的气息,你的一切,我都爱。从最初的喜欢,到现在浓烈的爱。我不想欺骗自己,更不会欺骗你。这些天来,我们朝夕相处,你让我看到了一个美丽女孩的善良与坚韧。我希望的是,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彼此相互牵手。无论何时,在你一回头的时候,就能看见我,就在你的身后。我希望的是,我能够真正走进你的内心,替你驱走那些阴霾。而不是暂时的,只为帮助而相处。我相信我能做到这一切。”他的话停了下来,更温情的看着冰临,最后俩个字说的缓慢、柔和,“你呢?”

冰临的心已经慌乱如麻,看着朱斌漆亮的深瞳,她紧紧的抿着嘴。该接受吗?她是一个遍体鳞伤的女人,她只想将自己躲藏于一个不再遭受风雨袭击的屋檐下。而现在,幸福却来得如此突然,虽然她渴望,但她真的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那些深情的话,却是她这几天一直想说,而未敢说的内心世界。刹那间,冰临犹如打开了一道禁锢的锁。她明白了,这才是她真正的归宿,她找到了她的守护者。这也是,这个男人今晚不敢碰她的原因所在。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想到了这里,冰临朝着朱斌缓缓的,又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一刻,她将她的全部都付与了这个叫做朱斌的男子。她也深信,这个男子也将他的心交给了她保存。

现在,俩人在甲板上相视笑着,带着那种幸福的难为情。昨晚的一切,让俩人之间已经完成了升华,他们最后又一次相拥而吻。但彼此间都没有进一步,冰临在朱斌的呵护下,心满意足的进入了梦乡。而此刻,她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宛若是他的夫人一般。而朱斌,也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这样的注视。

“我想,今天我们该回去了。”他喝着茶,说出了他的想法。

“嗯?”冰临手上的水瓶抖动了一下。几天来海上的生活,昨晚的甜蜜和幸福的港湾感,让她已经忘却了还有陆地这样的地方。她已经宁愿在这大海这样的伊甸园里,漂流一辈子。只要能守着他。可朱斌的这句话一下子让她又回到了现实,她又有些本能的害怕起来。

看到女友眼中流露出那种不自觉的恐慌,朱斌笑了起来。用空着的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冰临的柔荑,解释道。“我们的给养快没了。我公司里的一些事,我也得去看看。”他一口喝完已经开始变凉的茶水,举着空杯,“最重要的是,我有一个计划。也是我曾说过的,我对你的承诺。”

冰临的眼睛睁大了起来,脸色也变得认真专注。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打断朱斌的思绪.

“我说过,我会永远保护你。而且是彻底的,让你走出以前的世界。”朱斌的眼睛看着她,认真的说着,“我想好了,回去后。我马上处理掉我的事。然后,我就陪着你,回到你那个城市。”

“我那个城市?什么城市?”冰临吃惊的嚷了出来,她的害怕本能的爆发了,身体一晃,几乎倒了下来。

朱斌连忙扶住了她,继续道,“是的。只有在那个地方。我要让你所说的那些王八蛋,都得到应有的下场,让亲眼看见。我还要解救你的那些朋友,让她们都脱离苦海。只有这样,你才会心安。我们的将来,才会永远充满阳光。”此刻,朱斌显得豪气干云。

冰临听完了他的话,她自己站稳了身体,默默的推开了他。站在舷栏边,凝望着大海,没有言语。

朱斌静静的走到了她的侧后,用手揽住了她的腰。他明显的感到,在他的手触碰她的一刹那,冰临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怎么了?”朱斌感到有些奇怪。

冰临回转了头,眼中居然又有了那种令人发瘆的恐惧感。半天,她才幽幽的说,“亲爱的,你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可怕。而且,他们敢如此这样胆大包天,还因为,他们上面有人。”

“哦。”朱斌明白了,他飞快的考虑了一下,对着贾冰临干脆的说了三个字,“你等着。”

“嗯。”冰临看着朱斌快速走进了驾驶舱。不一会儿,他又走了出来。在船头放上了一个空酒瓶。然后,他退到了她的身边,从自己的裤兜里,摸出了一个铁制的家伙。一个弹弓,贾冰临疑惑的看着这一切。

朱斌冲着冰临笑了笑,又从裤袋里,摸出了一颗钢制轴承滚珠。他紧紧的将牛筋拉直,瞄准着前方的酒瓶,稳稳的将手一松。‘嗖’的一声,钢珠挟着呼啸的风射了出去。‘啪’,将近七八米远的目标,发出了清脆的爆裂声,碎玻璃猛然四射,溅落在前甲板上。

“我曾是个军人,以保家卫国为己任。现在我是你的男人,我希望我的那些技能为你遮风挡雨。”将弹弓放回了口袋,朱斌转头看着冰临,一字一句的说着。他希望,这样小小的演练,能给自己的女友以安全感和勇气。朱斌将手又揽上了冰临的肩,将她轻轻的拉过来,靠近自己。“即使这些人上面有人,无论是谁。我想不会比法大,恶终有恶报。你愿意相信我吗?”

冰临凝视着朱斌,没有说话,她用热烈的嘴唇拥向了自己的爱人,这就是她的回答。

‘破风号’优雅的划了一个九十度的弧形,开始向着海岸线驶去。船尾处激起的浪花,就像俩人的心情,奔放、热烈、纯洁。侧边的船舷处,从驾驶舱里,一件东西从里面抛出。在空中滑出哦一条抛物线,掉入了水中。泛起的一朵小浪花,似乎标志着一段苦难的结束,一个新生的开始。

船行过几十米,那件东西慢慢的浮上了海面。巴比妥盐酸的字样,印在这个随波逐流的药瓶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