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五十九节 血,泪(3)

拆哪儿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五十九节 血,泪(3) 从街的转角处传来的枪声和喊杀声,让刚刚寂静下来的阵地再次沸腾起来。突然加入的生力军,让本来只有微弱优势的日军猝不及防。缺乏自动火力的日军,在李上珍所率领的宪兵队面前,完全没有任何霸气——无论武士道精神多么坚定,在钢铁和子弹面前,肉身都显得那样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五十九节 血,泪(3)

从街的转角处传来的枪声和喊杀声,让刚刚寂静下来的阵地再次沸腾起来。突然加入的生力军,让本来只有微弱优势的日军猝不及防。缺乏自动火力的日军,在李上珍所率领的宪兵队面前,完全没有任何霸气——无论武士道精神多么坚定,在钢铁和子弹面前,肉身都显得那样脆弱。在丢下几十具尸体后,日本士兵退回了他们的防线,而顾忌到租界的中国士兵又不能全力进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唯一无法抹去的,就是残垣断壁和那些已经消逝的生命。

吴淞口 日本外遣第一舰队

“八嘎!”旗舰能‘登吕号’上的指挥室里,得知战况不利的盐泽幸一摔碎了一只青瓷的茶杯。能登吕号的舰长丸山大佐尴尬不已,看来四小时占领闸北的预定计划,是没有可能实现了。

“难道我们的海军陆战队,战力会和关东军相差这么大吗?”盐泽幸一冷冷地盯着海军陆战队的指挥官青木森大佐。

“司令官阁下,关东军都是由常备师团所组建而成的,而且。。。。。。”丸山望了望低垂着头的青木森,插口说道。

“丸山君,难道帝国的海军大学没有教过你礼仪吗?”丸山话还没说完,就被盐泽幸一打断了。

“对不起,司令官阁下!”知道自己的失礼,丸山赶紧双腿一并,立正鞠躬。

“青木君,如果到明天上午,你的陆战队还没有能够占领闸北的话,你就自己向天皇谢罪吧。”

===================================================================

龙华路 淞沪警备司令部

一辆接一辆的汽车嘎然停在门口,几乎没有停稳,车前门就打开了,坐在副驾驶位的侍卫刚准备打开后门的时候,车里面的长官已经冲了下来,甚至连哨兵的敬礼都没有还礼。

指挥部里已经有不少军官已经到了,正围在桌上摊开的地图前。看到急匆匆走进来的蒋光鼐和蔡廷锴,纷纷敬礼让开位置。

“戴司令,是在闸北吗?”蔡廷锴指着地图,问淞沪警备司令戴戟。

“总指挥,蔡军长,就是在闸北。日本人从天通庵路,虬江路,广东路,宝山路,青云路四处出击,幸得我一五六旅将士用命,国土暂保不失。”戴戟点头道。

“翁照垣呢?” 蒋光鼐环视了四周,问道。

“报告总指挥!翁旅长还在他的指挥部里以随时应变突发情况。”戴戟回答道。

“电话,电话呢?马上要通翁旅!”蔡廷锴急匆匆地走到电话旁。

一五六旅指挥部里,电话铃声大作。正在埋头看地图的翁照垣一把抓起电话,一听话筒里传来声音,马上一个立正:“军座!”

“翁旅长,请你汇报一下你部的战斗情况。”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冷静而镇定,这让翁照垣也感觉到了一种力量。

“是!报告军座,我旅之六团张君嵩部,五团之于荣光部,已经击退来犯之敌,战果正在统计之中!目前已经确认的战果中,击毁敌铁甲车九辆,而且,从战斗的情况来看,我军之战力,丝毫不输于倭寇,即使是白刃战,我军也略占上风。只不过。。。。。。”翁照垣犹豫了一下。

“只不过什么?”话筒里传出的声音严厉起来。

“只不过我们的伤亡也很惨重。六团张君嵩部,损失已经超过三分之一了,是不是把他们撤下来休整一下?”

“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他们为国家而战死,无尚荣光!现在,你们绝不能撤!如果你们一撤,日本人一定会迅速压上!你们放心,现在六十师,六十一师正在紧急增援这里,你们先坚持住。记住,鬼子第一次攻击失败,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大意轻敌造成的!接下来,可能会有报复性的攻击,你立即通知前线各部作好准备!”

“是!照垣明白!”


===================================================

上海 宝山路 六团一营阵地

营长刘长江正猫在掩体里和团长张君嵩通话:“团座,放心吧,人在阵地在!小日本想通过我的阵地,必须踩着我刘长江的尸体过去!”

“住嘴!都给老子活着回来,老子请你们喝岭南的三蛇酒!”电话那头传来张君嵩的喝声。

“是,是,团座,都活着回来。”刘长江放下电话,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几个连长,“都他妈的望着老子做什么?去,看看对面有什么动静没有!”

“营长,团长说请咱们喝三蛇酒?那可是好东西呀。”三连中尉连副谭绍平嘻笑着凑过来。

“都听到了?那好,等打退了小日本,我们一起去喝团长的酒,那酒可泡了不少日子了,几次想喝点都没让。”

“是!营长!一定去把团长那个大玻璃缸全喝干!”谭绍平敬了个礼,转身对勤务兵张桂标道:“走!”

“瞧这几个家伙,听说喝酒,都高兴成什么样子了?”营副陆彬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微笑着摇了摇头。

六团二营阵地上,五连长钟国华腕夜光表上的指针刚刚指向一点钟,寂静的夜空就被高速飞行的炮弹划破了。接连不断的爆炸将街垒和铁丝网炸得七零八落。当炮击停止后,空气中又传来刺耳的嘎嘎声。

“注意!是装甲车!”钟国华回头大声喝道。

装甲车如同一个移动的碉堡一样,缓缓地碾压过来,一边行进一边喷吐着火舌。而轻火器从正面的射击,根本不能伤及装甲车的皮毛。躲在装甲车后面的日本士兵一个个猫着腰,不露一点头。

“都别打啦,别打啦!尽浪费子弹,连副,你带一个排,从侧面迂回过去,打鬼子的步兵,记住,等我这边开火了,你那里才开火。这里只留下一挺机关枪,其余的你都带上。其他人,等到装甲车近了之后,给我扔手榴弹!”

装甲车缓缓地推进着,吸取了第一次攻击的教训,这次显然采取的是步步为营的战术,这让钟国华无计可施。眼看着在装甲车的炮火中,一栋栋的建筑物里冒出浓烟。从浓烟里跑出来的中国士兵,被装甲车上的机枪无情地扫倒在地,然后肆无忌惮地碾压成齑粉。钟国华再也忍耐不住,“扔手榴弹!”

借着手榴弹爆炸形成的烟幕,钟国华站起身来准备跃出,却被身边的勤务兵一把拉住,“连长,我去吧,咱连一百来号人,还等着你指挥呢。”勤务兵一把抢过钟国华手中的集束手榴弹,敏捷地跃出掩体,灵活地闪避着枪弹,借着障碍物的掩护向装甲车靠近。

发现了正在靠近的勤务兵,装甲车上的机枪疯狂地向他扫射过来。大口径的轻载机枪,将单薄障碍物击穿,勤务兵一头栽倒在地,再也不能动弹。钟国华再次站起来,却又被一名士兵按倒在地:“连长,我去!”钟国华甚至都没看清楚他的面孔,那个瘦小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硝烟中。等到硝烟稍散,那名士兵早已经躺在了地上血流如注,只有肌肉还在无意识地抽搐着。

钟国华再次站起来,又有一只手拉住了他。这次钟国华推开了拉他的士兵:“叫你们平时好好训练,都他娘的不听话,放开手!”

钟国华凭着熟练的战术动作,很快就到了勤务兵阵亡的地方,拿起集束手榴弹迅速接近了装甲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