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黄士诚:挑战不是为了虚名,而是一种使命!

sodoeb 收藏 0 259
导读:对话黄士诚:挑战不是为了虚名,而是一种使命! [img]http://img13.tianya.cn/Photo/2011/1/6/33496408_43027832.jpg[/img] 在对话黄士诚之前,听到许多称赞,也听到许多争议,由一则《黄士诚第1号公告:我决定向骄横前辈李敖、余秋雨和王朔下战书!长城宣读!》,到《黄士诚登长城宣读“战书”仪式前给媒体记者的公开信!》;从《黄士诚@天安门“文坛和谐”对话视频》直至元旦长城上的“宣读战书”仪式,我们或许都能见证了这位被誉为“文坛战神”的黄士诚,他在

对话黄士诚:挑战不是为了虚名,而是一种使命!


对话黄士诚:挑战不是为了虚名,而是一种使命!

在对话黄士诚之前,听到许多称赞,也听到许多争议,由一则《黄士诚第1号公告:我决定向骄横前辈李敖、余秋雨和王朔下战书!长城宣读!》,到《黄士诚登长城宣读“战书”仪式前给媒体记者的公开信!》;从《黄士诚@天安门“文坛和谐”对话视频》直至元旦长城上的“宣读战书”仪式,我们或许都能见证了这位被誉为“文坛战神”的黄士诚,他在“文坛战书门”出场亮相于公众视野,同样也在这次事件中开始了他的使命之旅。“激扬文字,振臂高呼,为天下苍生说话”的文学意识而掀动言论思潮,对于一位青年作家来说,似乎有些难以令人相信,但“自古以来所有的创新者、颠复者一定是被大多数不理解。人们总是等到别人很成功以后,马后炮总结他多么睿智和有眼光。”的言语不是出于他口,却仿佛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


对话嘉宾:黄士诚


人物介绍:黄士诚,男,汉族,生于1981年8月(公历),原名黄胜荣,英文昵称Enson;200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多写爱情、人生、社会情怀;笔调独特而凄美、忧伤而深沉,犀利而幽默。往往通过细腻的人物、情景和心理的刻画,理性地洞察社会生活中残缺的美和恶,无处不透露出一种人生无常和社会变迁的沧桑韵味,同时在不失诙谐的语言中饱含着对生命的挚爱真情。目前作品有《欲望同谋》、《四年缠绵》及《失踪的年华》等人生成长见闻三部曲。开创了全新的自由写作模式,在现实生活的深刻观察和思考中,以尽情写出自己最渴望写出的绝妙故事和真实情感为写作内容,不断探索人生与社会之间的紧密关联,并发出令人深思的呐喊!因为他的作品总能引起激烈的震撼,在他倡导的人道主义情怀的创作形态下,敢于袒露并审视社会生活中的种种人生命运变数和生命困惑无常,交织着迷茫、绝望与希望,灰色、黑暗与光明,这是其对人性及社会的拷问,冷峻而有力,引起无数心灵的触动和共鸣。此外,他引导并进行了思想的颠覆和写作构思的独树一格,在真实的人生和社会中不断呐喊而引导着一条新的探索之路。


以下为媒体记者与黄士诚的对话内容:


记者:很多人都是从“文坛战书门”引爆后对您进行关注和追捧的,那么在这件事上,您觉得自己狂吗?


黄士诚:狂?!您们的意思是“狂妄”还是“疯狂”?如果说我是“狂妄”,那就证明很多人无知;如果说我是“疯狂”,那就证明很多人已经沉沦。因为,作协主席铁凝都说过“当信息爆炸——也包括各种文化信息的爆炸再次把文学挤压到一个稍显尴尬的角落的时刻”,但她“仍然不想放弃对文学的爱”。我当然也是。所以,如何让文学不再尴尬?如何体现文学的力量和责任?恐怕就是我现在所需要做的事情,而“文坛战书门”正是一个开始。对于这次举动,我认为这只是一种强烈的表达。如今的中华文坛已经被某些骄横者操纵了,所以需要击碎他们的张狂鲁莽,才能换取中国文学界的新希望。此外,文坛需要PK,需要比拼才更有活力。


记者:您怎么会想到来长城摆擂台宣读“战书”的呢?有没有作秀的成份?


黄士诚:这不是我特意作秀,只是前阵子突然想到这个办法,觉得十分适宜进行。因为我怕这些前辈太大架子了视而不见,或者太忙了不知悉我的挑战,所以只好这样做啦!同时我国长城是中华民族古老文化的丰碑和智慧结晶,象征着中华民族的血脉相承和民族精神。在我看来,长城不仅是中国的文化名片,更有着雄伟的气势,我们要维护中华民族文化的尊严,就要筑造坚固的文坛力量长城,在独有的价值取向下,向更广阔的天地发展,所以我选择了长城这个地方作为宣读战书的神圣之地。此外,我在此下战书就是要告诉他们,我的挑战是尊重的,也是诚恳的,所以请他们不要拒绝。


记者:能说说,您为什么要挑战李敖、余秋雨和王朔他们几个吗?


黄士诚:第一、我是想通过和这几位文坛大师过招,告诉大家,任何的浪得虚名都是浮云的,我们要像古代时的武林江湖一样,当时哪个高手不是通过决斗来证明自己实力的?第二、想通过此举告诉大家,如今的中华文学界的确需要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劲头,不能老是停留不前。说我是革这些文坛前辈的命也好,说我是争夺文坛至尊也好,总之我的目的就是希望我们的文学界有新的风貌和希望!而这就需要我们自觉地打破自封神坛的局面。


记者:他们可都是文坛高手,和他们文学对决您有多少把握来赢他们?如果他们不应战怎么办?


黄士诚:我恐怕还是这句,我认为文学信念将指引着我走向文坛高峰是无疑的,同时在针对此事而定出的文明骂文、细腻文采及文学威力文稿等,或者其他任何相关文学范畴,我也都是有自信的。如果没有八成以上的胜算,我是不敢进行的。真的,如果他们不敢或不愿迎战,我将打算上门挑战!只要他们还活着,我就必战无疑!否则就无法化解文坛前辈和晚辈之间的积怨,也不能激活文坛应有的活力。对于我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文坛的重要使命。我这次就是要把我们晚辈的文学实力证明给他们看看的,让这些前辈们心服口服。也只有这样,接下来我才能进行属于我黄士诚的文学使命之旅。


记者:对于“战书”的核心内容存在许多争议点,您为何要这样设定的呢?


黄士诚:这样设定是有周密考虑的。台湾文学永远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资源,所以我选择与李敖挑战除了比拼文学风骨之外,还有这层意思;马兰是我所欣赏和喜欢的具有大众情怀而显露风度的女性,所以我敢让她当我和余秋雨较量的裁判;而与王朔的挑战,是最无拘无束的文学威力对阵,应该很有意思。另外,通过此次大范围大场景的文坛PK,我的本意其实是希望促进文坛繁荣的,也是想要证明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文学是有活力和希望的,我们要尽一切能力维护我们的文学尊严。因此,我们中华儿女不管身处何时何地,都不要忘记我们中国人敢于挑战的精神,尤其年轻人更应该有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这样中国各界才更有突破性的发展。


记者:那您现在为什么要决定降级举行“宣读战书”仪式的呢?


黄士诚:本来我是要披战甲登长城摆擂台,再次向前辈李敖、余秋雨和王朔下“战书”并进行隆重的“宣读战书”仪式的,但昨天痛闻我国著名作家,文坛前辈史铁生去世的消息,沉思良久,也感慨颇多,在面对一个让我敬重的文坛前辈忽然离开我们的事情上,我此次的挑战活动或许一开始就只是一种呐喊,因此结合初衷,我决定降级“宣读战书”仪式。而我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更多的是敬畏一个用心灵写作而具有人性灵魂的优秀作家。同时也呼吁更多的作家以他为文学榜样,抛开喧闹的文学处事方式,创作出让人敬佩和感动的文学作品来。


记者:您对被誉为“文坛战神”是怎么看的?您能概括一下您下“战书”的动机吗?


黄士诚:其实,说实话,我无意于“疯狂叫板”而博取“文坛战神”的称号,但是我只想告诉我们的文坛前辈,年轻作家也是有良知、有思想的一代。文坛不能一直忽视新生代力量的存在和发展,年轻作家更需要你们做出楷模的引导。追究我这次发起的文坛“战书门”,起因是:2009年“文坛四腕”苏童、余华、毕飞宇、刘醒龙忽视80后等晚辈作家的公开表态,苏童并说出“避谈是对他们唯一的尊重”一语,让我感到非常寒心!再者,近来,叶倾城之流的那句“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就不算作家”,又把我雷到“喷血”流泪。我对此是有意见的,也是感到悲哀的。因此,我下战书的明确理由是:正式宣告闯文坛!必须冲破骄横势力!点燃新希望的火把前进!!!而之前我为什么要打算如此高调来这里宣读战书呢?在网上大家应该也清楚一些了,文坛前辈和晚辈多年以来形成的积怨,我想今天必须开始做个了断了。此外,这也正是激活文坛活力的明智选择和必经之路,因此这次举动我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疯狂行为,希望大家明白我的苦衷。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