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认清中国某些“民主派”的嘴脸

认清中国某些“民主派”的嘴脸


为什么要在题目中加上“某些”?因为既然谈到嘴脸,断不是什么好话,咱弄个“某些”省的民主派们群起而攻之;再者,湖南人也有不吃辣椒的,咱不能以偏概全,弄得若“民主派”骂政府时不分青红皂白般的无耻(抑或无知?)。


中国之“民主派”,小“民主”隐于野,中“民主”隐于市,大“民主”隐于朝,本都是神秘人物,奈何网络发达,便将这些大小精英们一并暴露于外了。


想当年刚刚识之,不由仰头观看,但见其头戴文明帽,手拄文明棍,甚是威武刚正。但认识的久了,便也窥出个123来,原来披上一身文明衣的,不一定是文明人,甚至不一定是人。


咱就这个“民主派”的真谛,来说说看-------请勿对号入座,对上号的,就是“民主派”-------请勿张嘴骂人--------俺也爱民主,要的就是话语权。




“民主派”都最想要的,就是让中国走美式民主的政治体制道路,世上搞民主体制的国家那么多,为何要学山姆大叔,答:山姆大叔最牛逼。每每说到此,“民主派”们声泪俱下,仿佛隔壁王老五身强体壮,窖藏万金,赶紧随了王老五的姓,便可以立即身强体壮,窖藏万金。问题是王八蛋也姓王,当然这一点“民主派”们是断然也记不得的。


有个国家“民主派”们一般不提,谁?印度!与中国同在亚洲大陆,同是地域辽阔,同是文明古国,同是人口众多,同是民族众多,同是农业大国~~~印度共和国建国比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早两年,冷战期间打压中国的苏美两国与其亲密无间纷纷给钱给枪,结果到现在,悲惨的中国P民愣是看不起作为亚洲民主典范印度共和国。


其实举起例子来,“民主派”是不遗余力的:你看民主的韩国多么富裕,专制的朝鲜一穷二白。就是不提作为亚洲反共桥头堡的大韩民国受了王老五多少照应,就是不提坚守贞操的朝鲜挨了王老五多少闷棍。


“民主派”爱骂专制,问题是啥叫专制?法西斯德国因为希特勒而专制,伊拉克因为萨达姆而专制。中国呢?中国因为谁而专制?“民主派”们喝着香茶,品着香烟,悠闲自得的坐在电脑前骂专制,不知道“民主派”在希特勒的德国和萨达姆的伊拉克是不是也能这么气定神闲的骂他们专制。


“民主派”爱揭露问题,但凡是曝了个贪官,揪出个黑社会,看见老师打学生,听说农民工上访,甚至解放军背了个黄盆盆~~好家伙,可了不得了,这一切都是体制问题,制度问题,进而长篇大论:这个政府要完蛋,这个政府必须完蛋,这个政府正在完蛋~~于是欢呼声此起彼伏,那喜悦的心情不亚于当年在巴格达街头欢迎王老五打手的伊拉克同行。


其实中国“民主派”之所以如此,不过是性格使然。人都吃五谷杂粮,性格却迥然不同,“民主派”之性格特征,便是自私性。自私性到了一个极端,所表现的必然是只有眼前利益。你看“民主派”在国内到了十字路口,看到P民们不遵守交通规则,首先想到的是制度----他绝不会想到自己可以以身作则,先做个遵守交规的典范。


更深一层的剥析“民主派”的自私性,则是自卑性。“民主派”到了王老五家便自然知道等红灯,因为王老五家制度好,所以自然遵守交通规则,看到王老五家也有不遵守交规的,便嗤之以鼻:其非王姓也。此乃自卑性。


若“民主派”手中只有10万块钱,想买辆汽车,断然不会考虑国产品牌,这个不需要专业知识,不需要深入了解,这些都没用,关键是:因为是中国的,所以必然不好,管你谈啥。你要是敢跟他讲道理,他绝对拿个若干年前的低价国车事故照片来跟你干嚎。这不不少见吧,总见到有人贴个几万块的QQ被撞烂的照片,便大呼小叫国车靠不住矣;若看到几十万的外国车被撞烂,便城府很深的讲:开车要小心哦;在看到十几万的国车愣是撞残了几十万的外国车,必然坐不住,大声疾呼道:车不是用来撞滴!你再说,靠,你敢再说,“民主派”一定一字一句的告诉你:你个开国车的穷鬼(让你自卑,就显得“民主派”不自卑)!


自卑倒不一定非是坏事,自卑可以使人谨慎。但“民主派”的自卑是绝没有谨慎的,“民主派”把排除自卑的可能性押在跟王老五姓王的赌注上,便是王老五家一大堆王八蛋亲戚也不要紧:王老五一定会让我做王老六,做了王老六,我就是王老五的“王”(王八蛋的王?)。


王老五想:你丫连做王八蛋都不配做。


不管“民主派”怎么说,怎么骂,怎么翻起阴暗的角落来掩盖大局,P民们还是不得不承认,在中国政府的努力下,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真正的民主在一步一步提高,经济在一步一步发展,国力在一步一步增强。但无论怎样“民主派”是没办法满意的,因为这距离王老五家的水平还是挺遥远的,“民主派”真的爱国,他们梦想着一夜之间就暴富如王老五一般,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这是扯淡,于是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改姓王,管他有多少王八蛋,总之我姓王,我就成了王老六。


王老五再想:你丫真的连做王八蛋都不配做。


中国之国情,决定了中国必须走自己的路,王老五混的再好,那也是王老五,不是中国,王老五的那一套拿到中国来,是断然不行的。若干年前王明先生的先进理念险些葬送了中国革命,这个大亏吃的灰头土脸。而今“民主派”们又想把中国引向一条不归路---还好有前车之鉴,“民主派”也只好在梦里圆圆自己的春秋大梦了。


“民主派”对中国之指责,无不充斥着三岁婴孩打针时绝望的嚎哭,仿似这一针是爹娘要干掉他的虎狼之手。


拆迁:经济要发展,城市就要建设,旧城就要改造,就必须涉及拆迁,拆迁就必然有人反对。你要政府怎么做,拿出巨额款项来平息被拆者的情绪?全中国要拆迁新建的项目数不胜数,你要政府从哪里来拿钱?王老五是断然不会给你的,若真的巨额赔偿,又会造就多少不劳而获的亿万富翁,其他阶层的P民如何能心平气和的接受这种身边突然暴富的群体?“民主派”们能不能?


计划生育:中国尚未富裕,人口已接近饱和的边缘,不计划生育怎么办?等中国人口生出个3、50亿来,再等着“民主派”让出该吃的食,该住的房给他们?中国农民淳朴善良,但久远的封建思想注定他们不可能接受这种打破传统的新鲜政策,“民主派”不妨去试试给P民磕头恳求看看灵不灵?


“民主派”骂城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城市不改建,小贩们不挤到狭窄的街道上去哪里卖菜?“民主派”有没有想过不计划生育,没有生活保障的小贩呈几何数增长怎么办?“民主派”开着洋车愣是挤不过一条充满小贩的街道会想谁的权利?是你开洋车的权利还是小贩卖菜的权利?


诚然,在具体管理过程中,确确实实出现过很多极不合理的手段,损害了许许多多P民的利益,这个不应该,也不需要否认。“民主派”可以骂,甚至可以跳着脚骂---就如同那个三岁婴孩打针时绝望的嚎哭,但对不起,针是要打的,政府可以越来越熟练的打针,让你少点疼痛,但实在对不起,哭没有用,针是必须要打的!有一点谁都能看在眼里,城管执法越来越畏手畏脚,甚至被逼出了美女城管,《计划生育条例》越来越强调服务,干计生的瞧见谁冲谁咧着嘴笑。承认不承认都好,中国的法治进程在稳步前行,活了30岁以上的,没有人不承认这一点。


中国,一个延续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没办法也不可能跟由欧洲流民组成的新兴的王老五家族相比较。数千年的历史造就了我们的引以为荣的文明,也给我们现今的前行带来了极大的阻力。但中国人民是有权利追求幸福生活的,为了这个国强民富的最终梦想,中国必然、必须、必定要甩掉一身的赘肉,做凤凰涅槃似的重生。在这个必将经历痛苦的过程中,“民主派”作为其中的一份子,有权利像三岁婴孩打针时绝望的嚎哭,但是,“民主派”若胆敢爬出来阻止这个国家前行的脚步,妄想用眼前的安逸来葬送中国人民追求幸福的权利,就一定如螳臂当车般遭到最最彻底的毁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