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的靠好嗓子,扛麻袋的靠好膀子,嘿——嘿嘿……,我们闯江湖的靠什么?靠好场子!”江湖人大背头,裤腰粗带子上掖条毛巾,边喊边敲一破锣,转圈跑着搭场子。为场子大一点儿,人来的多一点儿,把吐沫一口一口吐在锣上。锣敲起来,吐沫四溅,围观人赶紧往后缩。这样跑几圈下来,场子就大了。


“有人问了,你是不是卖药?我不卖药,王八蛋才卖药!”江湖人边说边在场子里转。“我今天给众乡亲表演一段'滚头宝刀',这是祖传十八辈儿的绝活”。锵——锵——锵,江湖人又敲将起来。“光说不练——嘴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又练又说——真把式”。绕来绕去,江湖人根本没练什么“滚头宝刀”。眼看人来的越来越多,开始卖药了。“那位老太太说了,要买药。买什么药?不卖药!”江湖人在场子里拿“滚头宝刀”比划着。“这真是邪门了,你看看,这老太太站不住了,倒地上了”,江湖人上去把老太太拉起来,装模作样地问道:“你有病吧?有什么病?”老太太说:“四肢麻木,头昏眼花”。江湖人从包包里拿出一纸包,里面有丸子大小的紫黑东西,让老太太吞下,连问“怎么样?……怎么样?”老太太说:“腿不疼了,眼不花了,腰能直起来了”。围观人顿感神奇,纷纷要买药。江湖人又说了:“我不卖药,就剩这几包了”,于是,人们争着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