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的全体评论员们又一次甘冒名誉受损的风险,预测新的一年将会发生什么。继去年评论员们的成功之后,他们要更上一层楼。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正确地预见到了欧元区不会听任成员国违约,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预测英国不会陷入双底衰退——尽管这仍然是一个问题——而艾伦•贝蒂(Alan Beattie)则预测到将会爆发小规模的贸易战。


但事实证明,选民们的心思不那么好猜。克莱夫•克鲁克(Clive Crook)前年曾预测民主党将掌控美国众议院;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预测英国保守派总体上会占据多数。西蒙•库珀(Simon Kuper)则押注巴西将在世界杯上夺冠,并由此“自摆乌龙”。但我们或许不得不等到午夜的钟声敲响,才能够最终评价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对2010年的预测——2010年可能是有记录的历史上最热的一年。


罗西•布洛(Rosie Blau)


欧元将会继续存在吗?


是的。尽管欧洲外围国家的危机此起彼伏,但成员国保持欧元区运转的意愿非常强烈,足以避免彻底违约的出现,更遑论脱离欧元区。在2011年,违约情况可能也会被阻止。但就更长期角度而言,违约——或者更准确地说,债务重组——似乎无可避免,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德国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关键问题在于,那些经历过公共部门违约的国家,是否准备在欧元区坚持下去。在这些严峻形势下脱离欧元区的成本当然会低一些。如果另一种选择是多年的通缩和萧条——目前存在这种可能性——一些国家或许会选择离开。但这种情形不会发生在2011年。


与此同时,如果欧元区的规模缩小,成为一个能够适应德国的经济体的同盟,欧元甚至肯定会在长期内继续存在。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欧洲会允许银行破产吗?


会的。在大多数欧洲国家,银行资产负债表的风险高于公共财政。2011年,如果继续坚称纳税人将与银行债权人绑在一起,将是对主权偿付能力的最大威胁——这一点正变得日益明显。因此,人们(并非只是在欧元区)要在支持银行和保全公共财政之间做出抉择。明年,欧洲人将选择挽救自己的政府,而不是银行:2011年将不是一个主权违约的年份,而是银行优先债券持有人的“打折”年。


马丁•桑德布(Martin Sandbu)


中国的泡沫会破灭吗?


中国就不存在泡沫,因此也不可能破灭。中国经济的某些领域(比如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有一些泡沫,但认为普遍存在泡沫的观点是愚蠢的。2009年和2010年中国大举放贷,造成了资产价格和食品价格通胀。尽管这些问题较为严重,但在2011年它们将得到控制。大量贷款被投向能够创造经济价值的领域——并非过度行为。拥有7.21亿人口的中国农村地区,正从经济上的相对落后,成长为真正的增长驱动力。中国涌现出了2.5亿至3亿拥有可自由支配收入的新农村消费者。其结果并非预示着中国的繁荣,而是开启了中国故事的新篇章。


金奇(James Kynge)


朝鲜半岛会统一吗?


不可能。重新统一是朝鲜半岛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但就目前而言,也是最不可能的。当然,朝鲜局势变幻莫测。金正日(Kim Jong-il)已经开始了可能影响稳定的权力交接,而平壤方面变得更富于侵略性。随着局势的不断演变,朝鲜半岛重新统一的可能性应该会有所上升。但对于此项宏伟事业,韩国政府并没有表现出多大兴趣。更重要的是,拒绝指责朝鲜的中国,继续在经济上为朝鲜提供支持。北京方面似乎不愿接受朝鲜政权垮台的风险,也不愿接受美军驻扎在统一后的朝鲜的前景。朝鲜半岛或许有一天终将统一,但不会是在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