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我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

天朝临时工 收藏 1 80
导读:我特别相信一个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普通交通事故的力证:就算是杀人也不会选在四周有楼、时有人流的村口,也不会选用卡车杀,随便找个道上兄弟趁其不备直接罩麻袋里扔江里也省事得多……我信了,众目睽睽以及卡车这么大成本的谋杀显然不是真相,黑社会也是社会,不笨。 可只信了一会儿。因为手贱百度一下真相,想起3月湖北黄陂一70多岁老太由于阻拦强拆,被拆迁队一棍子击中后脑勺滚落下沟,众目睽睽之下被铲车掩埋。当时还没死,老太家属跪地求饶,但现场拆迁队和警察不予理睬,就死了。如果你不相信百度,我告诉你这是人民网的,

我特别相信一个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普通交通事故的力证:就算是杀人也不会选在四周有楼、时有人流的村口,也不会选用卡车杀,随便找个道上兄弟趁其不备直接罩麻袋里扔江里也省事得多……我信了,众目睽睽以及卡车这么大成本的谋杀显然不是真相,黑社会也是社会,不笨。

可只信了一会儿。因为手贱百度一下真相,想起3月湖北黄陂一70多岁老太由于阻拦强拆,被拆迁队一棍子击中后脑勺滚落下沟,众目睽睽之下被铲车掩埋。当时还没死,老太家属跪地求饶,但现场拆迁队和警察不予理睬,就死了。如果你不相信百度,我告诉你这是人民网的,后续报道是:在媒体涌来采访时,当地政府宣布老太太其实死于意外。还有就是,老太太并非钉子户,头天刚跟拆迁方达成搬迁协议,已清理家中物品准备搬走,没想到拆迁队提前驾到,老太有失远迎还阻拦,就死有余辜了……

可见他们是不在乎众目睽睽、铲车还是卡车的,下一次用卡丁车杀人也别奇怪。因为平时被惯坏了。也别以为卡车或铲车杀成本大,其实派专门的杀手成本才大,屁民哪需杀手龙五。另外就是,哪位见过杀手杀人时还慎重地考虑下一步怎么应付媒体,你当是宣?部门派来的吧。我们的文人最近特别爱从是否安全和优雅来为杀手考虑,我明白了,因为那个很大的背景,这样一分析,自己比杀手更安全和优雅。

这样说并不代表我认定这是一起谋杀,我只是反证知识份子有时候是荒谬的,我无权认定这是谋杀,可我也无权认定这就是一起普通交通事故。在警方尸检、证人、监控录相等必须公布的第一直接证据均未公布的前提下,我说这是普通交通事故,那才叫谋杀,真相。前几天我说过决定不去乐清了,后来想像中的事情发生了:民间观察团按照警方规定路线、规定人选走访了一遍,在双规的情形下无意实现了配合警方的作用。双规观察团证明警方是正确的,花的时间比警方自证正确还要短,掌握的证据比警方还少,破案的动作比警方还要迅捷……就普交了。警方送客之后势必相当高兴,坚定了下一次仍要这么虚怀若谷,并在年底全国警界大会上推广怎么与知识份子开明沟通。祖国刑侦事业有救了,普交事业也有救了。但知识份子没救了。

中国的知识份子,现在成了姿势份子。你不能像个有骨气的知识份子那样给官家一点技术难度,也不能给它铺平道路,你不能认定这是一起谋杀案,也别一定要直奔它是普交案,这是什么逻辑。你不能认定我是坏人,就一定要说我是好人。我没抓到你学术论文抄袭的证据,就一定得宣传你是原创学术大师。我们没拿到股市黑幕的证据,就一定说深沪二市纯洁空明……那么一个漏洞百出的案子,你们这么帅气地得出普交的,简直是警知二界普交之下的典型案例。

我跟观察团成员之一的熟人王小山(这一篇后他应当还当我熟人)说了一些网民在议论的细节:

一、警方和司机都说钱云会打了伞的,可车以四十码速度撞上人后,伞没飞出去却收紧了在车下,这是不是破坏了空气动力学。(有姿势份子赶紧推论这其实也存在着忽然又打伞的可能,姑且认为也有这种临时变卦的可能,好奇这时姿势们怎么选择性不相信警方说法)

二、超重卡车以四十码速度左转向再急刹车,后轮刹车印在哪,从照片上分明没你们说的五点四米。这世上存在一辆只有左前轮有刹车印其它三轮木有的卡车吗,神迹。也许此卡车其实是变形金刚,可随时变形为摩托车玩一玩后轮性感悬空。观察团为何不实地模拟一下四十码速度在十六米路面急转弯后再急刹车的痕迹,多简单。又听说不模拟是因为那里群众多得不好疏散,很恐怖(这逻辑有些JC)。可他们是祭奠和防警察的,你们要是说清楚来还原真相的,他们真绝对不会配合吗。

三、姑且认为群众们就不配合。那观察团从采石厂出发经华一村到寨桥村模拟车速从而得出司机一直匀速四十码,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因为观察团只看到这两个镜头(姑且不论警方提供的录相是否真实,因为看不到车牌号,但姑且认为这是真实的),但华一村到事发的寨桥村口还有一段距离,能保证从采石厂到华一村是四十码,但谁保证从华一村到出事地点还是四十码。你们预设了一个多么感人的匀速前进直至普交事故的态势。

四、尸检。是全世界所有交通事故不管是普交还是特交最直接的证据。请问,那辆实载35吨超载282%的重卡有没有在钱云会身上留下猛烈撞伤,模拟那四十码的速度其实是无所谓的,这么重形成的冲量才重要。一根针和一把大铁锤以同样速度打向你的脸,哪个造成的伤更大——这是一干过专业的哥们给我举的例,剩下的,他笑而不语。

五、车下为什么是干的。虽警方已证明早就在下雨了,但我又注意到一个感人的推理,姿势们又说可能是撞死了人后,才开始下雨的。真泥马能找补。可厚道的王小山告诉我,经录相显示,那雨是从卡车从采石厂出发时就开始下了的。如果其他姿势一定要说东边日出西边雨,那雨云是随着卡车相机行事地跑,还路边红灯绿灯地等,等车把钱云会撞完了才哗啦啦下的,我也就哗啦啦泪如雨下了。

大家就明白了,姿势们一下子就违背了空气动力学、痕迹学、力学、人体学以及天气学,就这么跨科追捕住了真相。当然可以说警方不提供这些关键证据,可你既知关键证据没到场,为什么还要证明这是普交。其它更多的疑点我不多说了,你们轻易搜索得到。

声明,我至今不敢认定这就是谋杀,但我可以分析和质疑,我看到大多数网民也只是在分析和质疑,这古怪的事情,世界上凡人类都忍不住要分析和质疑,有问题吗,该判几年,是不是要到采石厂劳改。在一个天眼不工作证人不见了证据不公布的地方,至今最靠谱的照片和视频都是从网民那里流出的,至今最理性的痕迹分析和推理也是网民那里来的……他们只是在分析和表达疑问,他们没有宣判。他们无权宣判,宣判的是警方,普交。可是你们不质疑警方普交有问题,却说无宣判权的网民们情绪有问题,这太有情绪问题。

他们为什么会总有情绪,不仅寨桥村这事,很多从中石油到高房价到物价飞涨的事情,有情绪是因为没真相,没真相是因为没证据,没证据是因为证据会缺席,证据缺席就会带来新一轮有情绪。可你们一涌而上,弄了些毛线证据,他们只是质疑,你们便说造谣,他们只是凭直觉和生活经验分析,你们便说唯恐天下不乱。你我是同胞,你为何总当他们塔利班,他们又乱着天下什么了,是不是工资太高房价太低假期长得连腰都睡疼了就把天下挤得乱七八糟了。你当他们真的像姿势们那么闲,组了一个又一个圈子互捧臭脚,哇,你可真是拥有一颗智慧的头颅。并不关心钱云会的头颅。

其实,现在说一个人情绪化是很讨巧的,因为在一个大力假装科学和理性的社会,情绪化和精神病没区别。但我确实情绪化,因为你们不知道,其实我是一个精神病,这里其实是个大的精神病院,自从得了精神病,精神就好多了。在一个连正经第三方都不敢成立,李昌钰也请不来,天眼无法储存,法律常打嗑睡,证人忽就消失……的地方,我们并非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而是需要一个符合常识的说法,爷,你就赏一个不那么重口味地违背各学科,让我们觉得不那么火星的说法好吗。我们也就认了,就跪安了。和以往一样,随后人群旋风般散去,等待下一个街口。

还有一种老姿势份子的说法是网民在刷文革大字报。四十多年前那件事你可问袁腾飞,那是自上而下发动的,是国家拨款搞运动。现在是自下而上屁民顶起的,自费反映他们看到的点点碎片,以前是让大家只有一个说法一种梦想,现在是可以多个解读不同梦想。二者有毛关系。他们很可能说的不是全貌,可警方都拿不出全貌时,你们拿出一个这国家的全貌范本给我们学习写作。也别说谁谁人品好,性格好,还看金刚经——好人就一定做好事吗,开宝马的一定是好人吗,看金刚经的就得道了吗。我现在桌上,就摆了一本金刚经,可我和我妈都不敢说我是好人,泥马也别说我是好人。好人?你告诉我红岩上面怎么会诞生一甫志高先。

我早知观察团得不到真相,可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错,他们去了就是一种值得鼓舞士气的精神,是一次探索。我也帮王小山辟个谣,他确实没收二百万,其他的我以为也不会收,大部份网民也不会把这当真。可有姿势们拿这个N分之一说法中的某一个特别不靠谱的来反击,真的很小儿科。四川话里有句“抓屎糊脸”,就是指双方吵架,甲本来只提醒乙随地吐痰不文明,乙却大叫:哇,你居然污蔑我强奸妇女。路人们一看乙当然是不可能强奸妇女的,就集体不相信甲,义愤填膺地谴责甲。这就是使劲把事情往不利于自己的地方说,把说法搞夸张,然后有利战局的好转……的战术,小时候我们都玩过的。还有个特别像官方发言人的强势说法:你得拿出证据,不要有罪推定。不要有罪推定是指法院和政府对个人的,个人当然有权对官家或司法进行有罪质疑,如果这都不行,那尼克松就不要水门事件,克林顿就不要在压力之下说莱温了斯基了,直接把记者们办掉就行。

观察团里王小山是可以的,除了有一句话的表述稍有普交倾向性,于建嵘是明智的,他除了对那么快出台民间结论表示不解外,更关心的是土地本身。对于这些正常的选择我无话可说,这是每个知识份子的权利和学术着重点,可千万不要急于定性这是普交,公民观察团连最基本的证据都没看到怎么认定是普交,你要说是普交,我就要说公民观察团是公交。

我的观点:我不敢认定这是谋杀,我不敢认定这是普交,但我会更多地去质疑有官家背景的开发商和拆迁队,更少地去质疑村民和网民们搞了手脚。我甚至都不太指望个案的真相,因为我知道它可怜地将如你的房子你的油价你的女人你的工资医保那样永无真相,但我要去关心大范围的中国土地问题就会碰上钱云会这个缩影,要绕开他,我可就正如姿势们说的那样太不冷静了。这时,你肯定要说,你丫不是也有倾向性吗。是的,我丫是有倾向性,可你们丫中国知识份子不是很爱引用村上春树那句在耶路撒冷城墙下的:在鸡蛋和城墙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因为没有证据,没有真相,我真无法认定,但我不能装乖,我站在鸡蛋这边。因为我本身就是一只鸡蛋,我不存幻想,你让我站城墙那边,我很快完蛋。

我是一只情绪化的鸡蛋,当然得不到真相。可不情绪化的姿势们给大家试一个,拿来真相。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