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承诺(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朱斌觉得自己开始疯狂起来,面对着秀色可餐的贾冰临,荷尔蒙的激素分泌已经让他不能自持。一把拉下了自己的T恤,将它随手往后抛去。正欲更加激烈的亲吻、拥抱和抚摸。突然,他的眼中出现了闪回,一个在码头墙角处昏倒的贾冰临、一个在他的海边屋中憔悴的贾冰凌、一个在游艇上浑身颤抖,咬牙忍受全身骨如蚁啃痛楚的贾冰临。同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他的耳旁似乎很远,又很近的响起。要帮助这个女孩,要保护这个女孩,这是一种男人的承诺。不错,那些话语正是他这几天来,不断对着贾冰临,对着自己所说的。

朱斌的身体、双手顿时僵硬的静止下来。他眼怔怔的看着躺在他身下的女人,不知怎么的,那些激情攸的变成了一种罪孽感,从隐隐的开始,愈加浓烈。他喘着粗气,慌忙从冰临的身上后退,站到了地面上,动作中竟然有些慌乱。眼光一转,不敢再看着贾冰临,四下寻找着自己的衣服。

重新穿上T恤后,他有些木然的坐到了冰临对面的沙发上。双手握拳,顶在自己的头部,肘部压在自己的膝盖上。

“怎么了?”冰临疑惑的问道,本能的反应让她又开始感到害怕,甚至有些愤怒了。

朱斌深吐出一口长气,终于抬眼看着贾冰临,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没,没什么。”

“没什么?!”冰临开始相信自己的判断了,她有些被激怒了,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开始变得尖刻而刺耳。“是不是仍旧觉得我很脏?!是不是和我这样的女人欢爱,让你觉得很恶心?!”

“不!”朱斌一下子喊了出来,随后的声音随即迅速的减弱着,“不,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不是这个意思!”朱斌的声音让冰临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她腾的一下跳下了自己的沙发床,赤脚站在了朱斌的身前。“你不就是这样想的吗?!对,你帮助了我。但这只是一种怜悯!你是个好人,我能肯定这点。但这也掩盖不了,在你内心深处,我就是一个不值得你亲近的脏女人!”由于激动,冰临的脸庞已经变成了一种带着铁青的绯红色,胸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迅速起伏着。

“真不是,你误会了,冰临。”朱斌仍然没有抬头,还是低声说着。他想解释,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不要狡辩了!”朱斌喃喃的话语,被冰临尖利的话语一下子打断,她的声音开始有了一种冰冷的感觉,“朱斌先生,我很感激这些天来,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对不起,也许我这样的感谢方式,让你感到了不舒服。我应该有自知之明,即使我能摆脱了那些白色的魔鬼,我的身体还是像垃圾桶一般,让人恶心。”话说着,她故意在朱斌面前又挺了挺自己的身体,让薄衣下面的躯体更充满了诱惑性,“要不然,你现在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呢?”话语中,她的讥笑,她的嘲讽点点滴滴,像针一般飞向朱斌。

冰临的话语针锥似的扎着朱斌的心。不过有一句,的确是让女孩说中了,他现在的确不敢抬头看她。他生怕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和冲动,面对着身材娇美,凹凸玲珑的贾冰临,让自己好不容易才克制下的情欲又被点燃。

看着朱斌仍旧低垂着头,冰临的话语已经开始出现了梗咽的声音。才消失不久的人生绝望感,此刻又充塞着她的胸间,她又一次体验了被欺骗的刺痛感,很疼,很疼。她不再展示自己,从沙发床上拿起了一条毛毯,裹住了自己的身体。身体开始在毛毯中,又颤粟起来。眼光中,那种无望的失神让她形如槁木一般。她已经筋疲力尽了,身体又开始了那种难受的痛楚感,她的牙齿又开始打架。唇齿间,断断续续的蹦出了几句话,像是对着朱斌,更像是对着自己。“我终于明白了我应该有个什么样的归宿。就像这个季节一样,开春了,太阳光是金黄颜色的,洒在人的身上,很美好。只是,”她微闭了一下自己的眼,睫毛在空气中抖动着,“只是,只是这气候依然如此的寒冷,冷的彻骨。我的命运就是如此,春暖花开能看见,却不属于我。我的世界永远只能被霜冻笼罩着。”

冰临想伸出手,试图去推一下朱斌的肩,终究还是缩回了手。叹了一口气,裹紧着毯子,任自煎熬起来。沙发床的一角,她蜷缩着,浑身如筛糠一般的抖动着。那些健康和激动的红色换成了时青时潮的颜色,豆大的汗珠渗出在她头部和身上的每个部位,烈焰与冰窖之间,让这个可怜的女孩来回穿梭着。她的眼神也不再迷离,尽管充满着哀怨,但那种坚决却是不容置疑的。

贾冰临抗拒毒瘾折磨的动静传到了朱斌的耳中,他抬起了头。看到了这几天来,他已经习以为常的场景。连忙站起身来,习惯的朝着冰临走去。他还是想用抚摸、轻拍这个女孩的背部,来减缓她的痛楚。冰临这次没有让她接近,坚定的将身体靠在床背的角落处,表现出不愿意让朱斌触碰的姿态。

朱斌的眼神中也没有了刚才的迷茫,温柔的爱怜又回到了他的眸中。他没有强迫冰临,只是稍微挨近着她坐了下来,用深情的眼光看了冰临一眼,将目光放回了自己正前方的沙发靠背上。缓缓的说了起来,语声低沉、柔和,富有磁力。“冰冰,你有一定说得没错。我刚才的确是不敢看你。”他的眼角立刻注意到了,冰临的瞳孔猛然被放大了一下。朱斌没有停顿,“不敢看你,是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看着你的身体,感受着你的热情,一个正常的男人,谁能制止自己去享受这马上就能发生的欢乐呢?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能以低头,不敢看你这样愚蠢的逃避方法,来克服自己的欲望。你不知道的是,我并非如你所说的那样,是因为对你有着错误的想法而逃避。”

贾冰临痛苦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一丝不屑的神色,她的双唇微启,声音很轻,“虚伪。”两个字还是传进了朱斌的耳朵之中。

朱斌苦笑了一下,他想抽根烟,但信手摸了摸身上,并没有带烟。眼望着舱内,也没有任何烟草。摇了摇头,他继续慢慢说着,“我明白你心里此刻的感受。你不会知道,就在刚才,我是多么渴望的拥有你,真正的拥有你。我不是圣贤,也不是传说中的柳下惠,我是个七情六欲都健全的男人。”他停顿了一下,添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问题在于,我还是一个叫做朱斌的男人。不,不,不,请别误会。我并非说,我高人一等,或者说我是多么伟大之类。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那个给过你承诺的朱斌。如果我们刚才做了爱,又代表什么呢?我知道,你现在不会后悔,明天不会后悔,甚至是后天,和以后更长久的时间里,你都愿意这样做。可是,将来呢?将来如果有那么一天,你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会后悔吗?”

“什么?想起什么?”贾冰临试图不去理睬朱斌的话,可还是因为他的话,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