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芬通过专访怒斥体育总局 称礼金清单涉嫌造假

红紫色月光 收藏 0 75
导读:  昨天,清华大学跳水教练于芬在接受胡紫薇地产频道的名人专访是透露针对国家体育总局关于“周继红没有侵占礼金”的表态表示愤怒,她说自己已聘请律师,正在搜集相关法律证据,如果得不到公正的解决,她将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于芬:礼金发放单签名是假的      前天总局监察局通过新华社作出回应,称游泳中心组织人员就于芬举报信中提及的7名运动员18笔礼金发放情况逐一进行了核查。      其间翻阅了有关财务资料,除于芬自己领取的礼金外,其他礼金由5人代为领取。核查结果表明,礼金发放手续清楚、完备,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清华大学跳水教练于芬在接受名人专访是透露针对国家体育总局关于“周继红没有侵占礼金”的表态表示愤怒,她说自己已聘请律师,正在搜集相关法律证据,如果得不到公正的解决,她将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于芬:礼金发放单签名是假的


前天总局监察局通过新华社作出回应,称游泳中心组织人员就于芬举报信中提及的7名运动员18笔礼金发放情况逐一进行了核查。


其间翻阅了有关财务资料,除于芬自己领取的礼金外,其他礼金由5人代为领取。核查结果表明,礼金发放手续清楚、完备,不存在周继红个人侵占礼金问题。


但是于芬昨天再次通过回应,她表示自己手上有一些证据,可以证明礼金分配确实存在问题。于芬说,在自己递交检举信后,随后9个月里,相关部门今年4月约见了她一次,给她看了一份礼金清单,让她确认领取过哪些礼金。


“在纪检部门给我的礼金清单中,有5个人给我代领过礼金,但我自己根本不知道,更没有拿到这些钱。况且没有我的委托书,这些我甚至都不认识的人怎能代领我的钱呢,这件事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


据了解,于芬已经找到了一名代领者,代领者告诉于芬,自己确实没有领取过礼金,就连领取单上的签名,也是被人顶替,是假的。于芬称,国家跳水队有人告诉她,跳水队的礼金一直是周继红来分配。


律师:首先需要弄清钱的去向


于芬说:“我的法律顾问告诉我,从现在手头上的证据来看,如果走法律程序,有可能追回这些礼金。”


一位打过类似官司的律师分析,于芬的礼金现在石沉大海,首先需要弄清这些钱的去向。如果于芬说的情况确实存在,那么这涉及民事侵权,构成了侵占他人财产;如果有人冒名领走,且数额非常巨大,则构成诈骗;如果被内部侵吞,就会涉及贪污。


于芬强调,自己对礼金问题死追不放,要钱并不是主要目的。首先这些钱是自己应得的,再者说,游泳中心账目不清楚,对于自己礼金被拖欠一事,至今也没能给出明确说法。


于芬希望通过自己的反映,公开并解决其中的问题。“在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一直是摆事实,讲证据。其实我没有和任何人斗,也不是想攻击谁,我只想解决问题。既然游泳中心说礼金发放没有问题,为什么不能把账目明细都公布出来?到底是谁在中间操纵,多年来一直控制跳水队的礼金发放?”


另据报道日前,清华跳水队总教练于芬举报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侵占其百万礼金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前日,体育总局监察局正式回应,称“周继红不存在个人侵占礼金的问题”。不过,对于监察局的表态,于芬并不满意,针对代领人、礼金规则以及是否进入司法程序等热点问题,她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一予以回应。


焦点:总局监察局称,除于芬自己领取的礼金外,其他礼金由5人代领,核查结果表明,礼金发放手续清楚、完备,不存在周继红个人侵占礼金问题。对此,于芬否认委托他人代领过礼金。


礼金代领:代领人向我出示了证据


记者:事情到现在为止两边有不同的说法,您认为问题的重点在哪?


于芬:这个事情的重点就是账目、礼金、当事人有没有问题。事情已经掀开。我们要讨论的是到底是要追究游泳中心还是当事人的责任,不要去讨论之外的问题。


记者:外界说到的这五个人是哪五个人?您认识他们吗?


于芬:这些冒领人,其中有些人跟我出示证据他(她)没有领,那么说这些名单就是虚假的。


焦点:总局监察局负责人表示,4月2日他们与于芬谈话时,后者很高兴,也很欣慰。而10月25日,于芬接受某网站采访时表示:“九个多月来,体育总局、纪检委未对礼金事件进行回应。”


关于调查:以为会继续调查而高兴


记者:总局监察局是否明确这些礼金确实属于你?


于芬:监察局查了游泳中心报上去的这个单据,他们拿来一笔一笔跟我核实。我当时就说这个没拿,那个没拿,但他们把调查权还给游泳中心,游泳中心说没有问题。


记者:总局监察局指出与你谈话时,你很高兴,也很欣慰。


于芬:当时,我看到总局监察局做工作了,找我核实了。我以为他们会继续调查,才为这个而高兴。


焦点:于芬在检举信中提到:“根据礼金发放的有关规定,教练员带一名运动员满4年,在该运动员离开后的两年内应享受同等奖励,两年以上的按有关规定按比例发放礼金。”总局回应中依据的标准是《跳水运动员教练员奖励实施细则》。


侵占数额:数百万元是如何得来的


记者:你在博客中提到被侵占资金达到数百万元,这个数额怎么得出来的?


于芬:这些数额,一共有多少比赛是固定的,虽然礼金规则可能发生变化,但这些都能查得到,具体数额可以推算出来。


记者:你请了法律顾问,是否意味着将进入司法程序?


于芬:我的法律顾问主要是为了处理礼金、举报这些方面的法律事宜。现在只是先把礼金等方面的证据弄出来,具体的事情以后再说。


焦点:均为出自武汉的跳水功勋教练,于芬与周继红的执教理念有着很大的分歧———2006年9月,武汉全国跳水锦标赛期间,于芬称:如果她的队员再不能通过正常选拔体制进入国家队,就要把队员拉到国外训练比赛。于芬认为不能让队员不读书;而周继红提倡队员必须在国家队封闭训练才能出成绩。


举国体制:跳水的体制依然要创新


记者:对于中国的体育举国制一直是大家议论的一个焦点,您是见证和亲历者,怎么看?


于芬:中国的举国体制是举全国之力来实现一个目标,这是外国很难做到的,举全国之力就是一个多元体的介入,以前是专业队、国家队,现在就形成了俱乐部、大学,因为现在的社会不能满足一种形式的生存了。我现在研究新的举国体制,怎么和谐,把文化,把儒家的东西融入进去。


记者:跳水队在目前的体制下,单从成绩来看还是不错的。


于芬:单纯保不行,中国跳水十年领先了,我们不用改革了、改组了?我们还是能拿很多的冠军,但这恰恰是竞技体育很忌讳的东西。竞技体育就是要超越自我,不进则退,这个特点要求我们所有的指导者、教练员要具备创新意识,包括具备高度的修养。


记者:您觉得周继红具备这种修养吗?


于芬:我们不能去评价别人(周继红),不然又成了打架了,诋毁别人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6 23:28:03 被眼镜老哥兵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