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冷眼看世界[1] - 无知很可怜

天生狂妄 收藏 37 2829
导读:出门前,经常听父母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以前长期混迹国内,虽然有这种那样的困难,但是没觉得怎么着,挺一挺就过去了,结果也就真的过去了。毕竟,大家都是中国人,一切好商量,没什么不能解决的。但是,当我一步跨的比较大,大到出国的时候,才发现,这出了门,的确是事事难。人么,吃喝拉撒睡,吃饭、喝水、睡觉、上厕所等等生活细节,发生了改变的时候,这种艰难是没有出过国的人很难想象的。当然了,我出国不是因为打工,所以那些打工者的辛酸,我是很难体会的。但是,无论如何,我也经历过自己的磨砺。这些都不是主题,我现在说主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出门前,经常听父母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以前长期混迹国内,虽然有这种那样的困难,但是没觉得怎么着,挺一挺就过去了,结果也就真的过去了。毕竟,大家都是中国人,一切好商量,没什么不能解决的。但是,当我一步跨的比较大,大到出国的时候,才发现,这出了门,的确是事事难。人么,吃喝拉撒睡,吃饭、喝水、睡觉、上厕所等等生活细节,发生了改变的时候,这种艰难是没有出过国的人很难想象的。当然了,我出国不是因为打工,所以那些打工者的辛酸,我是很难体会的。但是,无论如何,我也经历过自己的磨砺。这些都不是主题,我现在说主题。


论坛里的一些人,动不动就批评咱们的国家,或者把自己个人的困难,归咎到整个制度和体制上面,然后堂而皇之的摆出一副向往民主的嘴脸。是的,嘴脸。老实不客气地说,我这个人比较现实,对于政治和体制不感冒,也不太在乎国家政策的人心向背。或许有人会说,某是什么二代,感受不到人民的疾苦,呵呵。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某的爹虽然是个退役的高级军官,但是没钱没权没实力,某走到今天,真就是某一步步走出来的。

或许大家不理解,不过我可以跟大家说说现实。当您们不再觉得大白兔奶糖是什么稀罕物的时候,某跟着驻守深山的老爹,只能在炊事班偷白糖吃,然后猛力闻着不知道谁人探亲扔在场院里的大白兔奶糖糖纸,想象香甜的奶糖滋味。后来,当我终于走出那个山沟沟,在城里上学的时候,人家都很自豪的穿着球鞋,东北角疙瘩鞋,而我只能穿着泛黄的解放鞋,然后懒洋洋的在教室的窗户边上晒太阳。

今天,我出门图方便,一水的海澜之家,偶尔去爬山,多半也是salewa和the north face,随身带着瑞士军刀,崩刃了直接扔掉。不是想炫耀什么,而是想实实在在的表达:人的一生要靠自己的奋斗;不是什么二代,就要想方设法的成为*二代的父亲,而不是在铁血这种YY满天的论坛里面,呼天喊地的叫骂什么国家或者体制。


先说说什么叫做男人。

有时候,我也会去找大学时代的穷哥们喝酒,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都很穷困。但是,联系过几次我也就不怎么想他们了。因为,我从一些人的眼睛里面看见了羡慕。我不喜欢那种感觉,因为他们谈恋爱的时候,我在奋斗,他们吃喝玩乐的时候,我在奋斗,他们在焦急地钻营的时候,我仍旧在奋斗。而如今,当我越走越好的时候,他们却又开始艳羡我的生活,然后慨叹生活的不公平,呵呵,我奋斗的苦难,怎么就看不到呢?所以,我只跟屈指可数的几位穷哥们联系,因为他们真心的祝贺我的成功,从不会酸溜溜的看这个世界。

可以举个例子:我的一位哥们,在一个很偏远的山区高中当老师,2010年的月平均实际收入不超过800,还有孩子需要供养,加之体弱多病的妻子。所以,我的这位哥们,每个月,大约有一半的时间,需要到当地的小煤窑背煤。我试图帮他,甚至于把人民币拍到了当地教育局局长的桌子上,给他换了一个副校长的职位,却从来没有告诉他。但是,他仍旧知道了,辞去了副校长的职位,踏踏实实地做他的人民教师,然后每天积攒一定数量的钱,准备还给我。我从来不跟他提及此事,但是他却要总是跟我说,我就说厌倦了。于是,二人面对面席地而坐,就着花生米,喝他们那边烧锅里面出来的凛冽高粱酒,听他叙述生活的艰难。我可以从他过早衰老的皱纹里面,读到一种男人的沧桑和责任,却从不见他怨天尤人。或许,我可以拎着朋友们送的茅台和五粮液,让他尝一尝什么叫做甘甜,但是,每到此种场合,我宁愿陪他喝那种难喝至极的烧锅酒。个中体会,对生活没有什么理解的人,说了再说也不会懂得,索性也就不说。


现在说西方的民主。

我过去对于爱国不怎么感冒,更多的表现为一种情绪。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爱国就是一种狂热,一种情绪的发泄。但是,我错了,错的比较彻底。爱国一种感情,就像一杯20年的陈年老酒,越放越香,但是那种激烈的味道,却会越放越淡,禁不住的回味。

当我拿到欧洲某国的绿卡的时候(我入境后1个月就申请下来了,欧洲是凭实力说话的地方,具体的么,就不说了),知道了什么叫做投票和选举,然后呼啦啦的跟着社区的大爷大妈们一起参加选举集会,听各种选举演讲,然后为自己选了一个比较符合自己口味的市府议员。后来,我发现我自己选出来的这位议员,说话等于是放屁,从未认真履行选举当时的任何承诺,而是在得过且过中,潇洒的拿着社区居民的税金(我那时候还不缴所有的税),做了几个漂漂亮亮的面子工程,然后敷衍了几个看似造福居民的议案-从来没有通过-只是让人看到,我真的努力了。在后来,还是这位议员跟另一些议员竞争,我义无反顾地直接选了他的竞争对手。结果,仍旧是这位议员连任成功了。我很不理解,于是跟房东大妈聊天,大妈跟我说,其实他不喜欢任何一个人,这就好比是在一堆烂苹果过里面挑不太烂的那一个。于是,我也就明白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西方的所谓民主。

我无论到哪一个国家,都坚持每周去听一次公开宣判,然后周末去图书馆(很多国家图书馆周末闭馆)。在法庭,可以看到很多的所谓民主,关于法庭的看法,我在http://bbs.tiexue.net/post_4695993_1.html的46楼,说得很清楚了,就不多说了。去图书馆,则可以了解很多这个国家的发展历程,然后对这个国家有一个脉络性的理解,这很重要。


最后说我的观点。

咱们的国家还在发展的过程中,总会有这种那种的不完善,因此肯定要触碰到少数人的利益。但是,冷酷的说,如果照顾大部分人的利益的行为,建立在损害少部分人利益基础之上,那么这种损害,便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咱要从整体的利益去看。常说没有小家没大家,我却要说没大家哪里可能存在小家?出国这几年,我只觉得自己的腰杆是越来越硬了,而待人接物却是越来越谦卑了。艾森豪威尔说得好,有牌的时候,说话的声音更柔和。

所以,每天蹲在家里怨天尤人,永远看不到这个社会的发展,而走出国门,才会知道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知。所以,无知其实是很可怜的。而在这种情况下,总是要羡慕他人的幸福,呵呵,其实更可怜。因为,能够生活在今日之中国,实在是很幸福的。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今日之中国虽然还需要很大的发展,但是较之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乃至于一些欧洲国家,也不知道好了有多少。起码,咱们养活了10多亿人口,并在这种巨大的人口压力下,保证了7%以上的经济增长率,这便是我们所需要认可的。

或许,有人说我是幸运的,我得以走了出去,呵呵,我倒想让您重新看看我讲的第一个故事,然后扪心自问,当鄙人为了自己而奋斗,一不小心出国的时候,您在干什么?当鄙人顶住种种压力(比如父母逼婚,在国外经历的种种坎坷,有些坎坷是没有出国的人所无法想象的),一步步编织自己的成功地时候,您又在干什么?


我不想炫耀什么,也不想说教什么,只是想让一些人明白,外国的月亮并不圆;饺子永远是自己爹妈包出来的香!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