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八十六 新的人生(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马佳愕然道:“你想哪去了?我是去她那求教忌日的礼仪。”说完,又涎着脸凑到乌云珠的耳边,轻咬道:“人都说,姐要俏,一身孝,嘿嘿,不知娘子传上孝服,是怎么个俏法?”

乌云珠愠道:“你这。。。浪荡子,就是没正经。好了,穿衣服。”说着就给马佳拿衣装。

马佳被她一边服饰,一边朗声笑道:“娘子,我这叫傻人有傻福不是?娶了个好娘子,万事都有路。呵呵。”

乌云珠一边低头给他系衣袍,一边唠叨道:“庄重点,这可是忌日,一点规矩也没有。”

马佳看着依依艾艾的玉人,又瞅见她连自己的衣裙都来不及穿,就这么轻纱曼妙地给自己穿衣,以至于在春日的晨凉中,娇躯不禁微微地颤抖。他心中怜爱无限,柔声地答道:“娘子教训得是,我都遵从便是了。来,我也给你穿衣。”说着,便去拿玉人的襦裙。

“别动!”乌云珠愠道:“我自己会穿的。你哪会给人穿衣,就会脱!”

“扑哧。”马佳忍不住笑了:“想不到啊,娘子也会说荤话,好好笑。”

乌云珠踮起脚,给他束发道:“还不是跟你学的,没正行。”

马佳见衣装表表,人物焕然,便正容对爱人拱手道:“娘子,我去了。”

乌云珠点头:“嗯,夫君保重,为妻等你回来。”

“好!”马佳大声回应,昂首阔步,直奔前厅。

到得前厅,马佳一眼瞅见包二、马四哥都跪在灵案前烧纸钱。他们见马佳出来,悲戚的脸上略显笑容道:“七弟,你终于起来了,好,来,给娘上香。”

马佳庄重地点点头,接过三炷香,“嗵”的一声,结结实实地砸跪道:“娘,七儿给您上香了,求您保佑孩儿,早日手刃仇敌,报仇雪耻!”说完,俯身三拜,然后起身把香火插进香坛,接着又回到原位跪倒,三跪九叩首。

马四哥扶起马佳,眼含热泪道:“老七,你振作了就好,娘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看,我马家的七郎,顶天立地的好儿男!”

马佳重重地点头,说道:“四哥,我会的。以前,我总是耍些小聪明,以后,不会了,我要执正做人,弘扬浩浩英雄气,让娘在天上,也为我骄傲!”

包先勇也点头道:“七弟,你说话,要怎么干,我都跟你。不干翻奴酋,我包二这百八十斤就不过了!”

马佳紧闭虎口,沉沉点头,抱拳道:“两位兄长,成大事以小心,万丈高楼平地起。我们要报仇,先要巩固根本,兵马,钱粮,将领,兵器,地形,间谍,民望,开战七件事,缺一不可,我们都要找人做好!”

马四哥点点头,又问道:“前面的四项;我懂,后面的两项,我听过;但是这最后的民望,怎么个弄法?”

马佳深吸一口气道:“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打仗也是一样,要尽可能争取更多百姓民众的全心全力地支持。表面上,这似乎与军事无关,但是,你们想想,只要民众和我们一心,那么,每个壮男都是兵员,每个妇女都可支援,老弱病残也可织布碾药,爆发出十倍百倍的战力!这就是我先前提倡民兵组织的原因,人民战争!”

马四哥惊了,一边手指马佳,一边张口结舌道:“七弟,你除了打建夷,不会想。。。。。。”

马佳微笑着握住四哥的手,沉声道:“四哥,走一步,看三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尽人事,听天命,顺天应命。你不必担忧,我不会乱来的。”

包二在一旁嗡声道:“啥意思?七弟要称王吗?我看没啥不行。七弟要勇猛有勇猛,要谋略有谋略,文武全才,不比那些混蛋王爷强多了?”

马四哥点点头,沉声道:“好,一步步走,慢慢来。”

正在此时,门外亲兵报道:“禀将军,尤总兵、鲍参将前来拜灵!”

马佳换上孝服,系上孝带,朗声答道:“快请!”

“遵命!”

少顷,头戴孝带的尤世功、鲍承先缓步走进设于正厅的灵堂,接过仆人递上的香火,俯身三拜,然后由仆人插上香坛。

“孝子答礼!”

宾主对拜已毕,尤、鲍二人向马佳右手在外、左手在内地拱手道:“马兄弟,请节哀!这仇,兄弟们一定帮你报!”

马佳也右手在外、左手在内地拱手道:“多谢二位兄长,佳不胜感激,大仇得报之日,定当大宴犒劳众兄弟!噢,请上座用茶。”说着右手指路。

尤、鲍二人拱手道:“多谢马兄弟的招待。不过,军情紧急,鞑子大军还在城外驻扎,我们还要巡视各处,就不多逗留了。还有,贺总兵、夏参将、张参将、段知州、陈同知都让我们代为致哀。他日得闲,一定出席令堂的出殡大礼。”

马佳、马四哥、包二三人同声答道:“多谢众位兄弟!”

“告辞。”

“慢走。”

尤、鲍二人走后,三人又跪坐在蒲团上。马四哥一边烧纸钱,一边对马佳说道:“七弟,打仗的事,有你决断。我就给你说说,钱粮、兵器的事。钱,由于想不到建夷会偷袭辽阳,所以,先前运回去的一千两银子是不用想了。现在,沈阳账房里,我家的私钱有一千一百余两;火器铺的公钱,有一千五百余两。兵器,仓库里的燧发线膛枪是二百杆,点四五口径火绳滑膛枪是一百五十杆,点五口径火绳滑膛枪是三十杆。精铁万斤,精钢三千斤,木杆一千杆,木料两万斤。铁和木材这些材料,绝大部分是给买家做所要器械的。”

马佳点点头,问道:“我能直接动用多少?还有,怎么火器铺的银子比家里的还多?”

马四哥答道:“前面说了嘛,先运了一千两银子回家,这是一。二是,客人定了不少打铁的活给我们,铁料却不是从我们家发的,所以家里没赚钱。至于你能用的,家里的都是你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