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十六节 解救警察

ls1030 收藏 30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URL] 大约一个小队的关东军赶来围住了第六分局,加上外面的四五十名日本“爱国青年”,日本人的总数达到一百多人。 日军围住了第六分局,带队的日军少尉军官拔出指挥刀向公安分局一指:“杀嘎嘎!” “八勾”一声三八式步枪特有的枪声从公安局内传出,滚烫的子弹刚好从那个少尉军官张大的嘴巴钻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大约一个小队的关东军赶来围住了第六分局,加上外面的四五十名日本“爱国青年”,日本人的总数达到一百多人。

日军围住了第六分局,带队的日军少尉军官拔出指挥刀向公安分局一指:“杀嘎嘎!”

“八勾”一声三八式步枪特有的枪声从公安局内传出,滚烫的子弹刚好从那个少尉军官张大的嘴巴钻入,从后脑勺的颅骨上钻开一个破洞飞出去,拉出一抹血红。

结果自然不用说,少尉军官仰面直挺挺倒下,人倒在地上的时候,手中的指挥刀还指向天空。

这一枪是杨攀打的,她刚好看到两百米外那个挥舞着指挥刀的家伙,于是一颗子弹就让那个日本军官死得不能再死。

日本人报复的子弹旋即就泼洒过来。大街上响起机枪声,连串子弹从窗口射入。

杨攀反应还算是挺快的,一缩头就躲回到窗台下。“嗖嗖嗖”子弹紧贴着窗台飞入,在她身后雪白的墙壁上留下一排黑色的弹孔。

“打得好!”李富桂向杨攀翘起大拇指。

旁边的杨建却一言不发,他端起步枪瞄准了一个趴在地上操着机枪的家伙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日军机枪手头上应声喷起一阵血雾。

“支那神枪手!”日军中有人惊呼。

指挥官被打死,机枪手也被人击毙,使得日军一时有些混乱。趁着这个机会,杨攀、李富桂和丁大力又各击毙了一名日本兵。可是这些日军士兵毕竟都是训练有素的关东军,只乱了不到两分钟,迅速就组织起有效的火力压制。他们以三挺歪把子轻机枪和三支掷弹筒作为压制单位,步兵手里端着上好了刺刀的步枪,猫着腰向第六分局门口一步步逼近。

丁大力正欲探头射击,可是对手的机枪总是封住窗台,使得他连露头的机会都没有。就在刚才,丁大力亲眼看到一位试图探头射击的警察脑袋一露出,就被机枪弹打得粉碎。

“哗啦啦”所有窗户的玻璃全部化为碎片。

“轰”一发掷弹筒榴弹落在窗台外爆炸,窗外腾起一道火光,已经没有玻璃的木头窗框在爆炸声中化为一堆碎木片。弹片夹杂着碎木屑下雨一样撒落在房间内的水泥地上,发出一阵玉珠落地似的声响。

杨健怒骂了句:“狗日的有机枪还有小钢炮啊!”

当年的老百姓不知道掷弹筒为何物,称这种武器为小钢炮。其实小钢炮应该是指迫击炮而不是掷弹筒,不过掷弹筒也算能算得上是一种轻型迫击炮。

警察们也是愁眉苦脸,他们手中只有步枪,根本无法同拥有机枪和掷弹筒的日军对抗。不要说日本人的机枪和掷弹筒了,就算是日军的步枪手,其中很多人枪法也毒得很,只要有警察露头射击的时间略长了几秒钟,就会被一颗子弹击穿头颅饮恨倒下。更何况这些警察子弹也不多,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日本人冲进来。杨健他们几个虽然枪法准,可是他们毕竟是一些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平民。听到机枪不间断咆哮,掷弹筒榴弹在院子中不停炸开,他们几个心里早就虚了。

“攀攀妹子,看这样子,咱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听着不断响起的爆炸声,杨健脸色白得吓人。

杨攀贝齿紧咬嘴唇,瞪圆大眼睛用力摇了摇头道:“杨大哥,你放心吧,咱们不会死的!邱大哥是说话算数的一个大英雄!他一定会来救咱们的!”

话声未落,一发掷弹筒榴弹准确落在他们隔壁房间内,发出霹雳般一声巨响,薄薄的砖墙被炸开一个洞,呛人的硝烟味从破洞处涌入杨攀他们所在的屋内。接着一串机枪子弹带着尖啸声从窗口钻入,打得屋内一片狼藉。

“啊!”杨攀也被吓得惊叫一声。

这时候有没有经过训练,素质就体现出来。

俗话说新兵怕炮。掷弹筒虽然不是炮,爆炸声却让杨攀他们几个感觉恐惧。相反的,警察虽然平时也没有什么打枪的机会,但是当年的东北也是匪徒横行,警察也算是见过一定世面,听到爆炸声还不至于太过于紧张。

第六分局局长带着警察们苦苦坚持,已经是到了即将弹尽的地步。而且三十多名警察已经牺牲大半,剩下的十多人也是人人带伤。

“弟兄们!舍身成仁的时刻到了!我们准备和小鬼子拼了!”局长大吼一声。

众警察默不作声,缓缓给步枪上好刺刀。

突然一名年轻的警察跪在地上面向着西面:“爹,娘!孩儿不孝啊!恕孩儿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可是国难当头,弟兄们相继舍身殉国,俺决不能苟且偷生!孩儿已经决定随弟兄们一起共赴黄泉!桂兰,你还年轻,趁早找个好人家再嫁了吧,也给二蛋找个能安身的地方……”

话声未落,这小警察早已是泪流满面。

“孩子,不许哭!这是卫国成仁!”局长轻轻拍了下小警察的肩膀,“军队不抵抗,我们抵抗!军队不战而退,这是我们东北军的耻辱!我们要用我们的鲜血来洗清耻辱!小鬼子要上来,除非踏着我们的尸体过去!”

小警察抹了一把眼泪:“局长,俺平时碌碌无为,有时候还欺负村里的二狗他们,俺不是个好警察。局长,您说得对,今天俺要用鲜血来证明咱们是当当响的汉子!”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第六分局的警察都是一群血性汉子,就因为他们有一个热血的局长!

历史记载,第六分局警察坚守三小时,抵抗到弹尽援绝,被日军攻入后经过肉搏战全部壮烈殉国。日军将这个分局的警察斩尽杀绝,“数十健儿,悉被日军杀害。挖胸洞腹,肝脑涂地,尸体横陈于局门外者,多日无人掩埋,状极惨烈”。

局长难过的看了杨攀他们一眼:“我等死不足惜,只可惜他们几个,如果能经过训练,他们都是好苗子啊!”

奉天城外,西塔公安分队的中国警察正在同日本警察署的日本警察进行激战。从中午一点半开始,作为先头攻击力量的日本警察署警察先行向西塔分局发起攻击,激战了半个多小时,无论是人数还是训练都具备优势的日本警察占据上风,压制得中国警察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西塔分队长咬咬牙,正要喊“撤”的时候,忽然听到日本人的背后传来密集的枪声。

乱枪轰鸣,十多名日本警察身上喷溅起一阵扎眼的血雾。

“袭击者!”日本警察纷纷扭过头来。

这一转头,日本人吓得脸色都白了,只见他们背后出现了一百多名中国警察,有穿着黑色警服的,也有便衣侦探。还有一个看起来十分健壮像是“便衣侦探”的人手里抱着一挺机枪,正是他们帝国产的歪把子轻机枪。

不用说,被日本人误以为是“便衣侦探”的那条汉子正是邱良军!

“杀!”平端着机枪扫射的邱良军发出怒吼声。吼声甚至盖住了机枪的射击声。手指勾动扳机,一条猩红色的火镰从枪口喷出。个子高大平端机枪的邱良军看起来犹如手持烈火之剑的北欧战神,猩红色的弹痕射到哪里,那边的日本人就一片片发出惨叫声,变成马蜂窝的身体抽搐着倒地。

第一分局和三分局局长成了邱良军的副手,手忙脚乱的在一边给另外两挺机枪上子弹。

邱良军打完子弹,就把机枪向分局长手中一塞,从他们手里接过刚刚压上子弹的机枪,再次对准日本人射出复仇的烈焰。这样三挺轻机枪就起到一挺重机枪的作用,邱良军以每分钟五百发子弹的射速向日本人挥弹如雨。

“杀光支那人!”日本警察署长拔出王八匣子,张牙舞爪的回头反扑上来。

邱良军刚刚接过局长手中压满子弹的机枪,看到这送死的家伙,他冷笑一声扣动扳机。

“哒哒哒”机枪吐出一条火舌,日本警察署长瞬间身中数弹,浑身上下布满冒着青烟的弹孔,已经失去生命的躯体还站在大街上不断抽搐,过了几秒钟才不甘心的倒在血泊中。

邱良军手中的机枪扫射过去,几个反应比较迟钝的日本警察身上出现一排血洞。

转眼间,一百多名警察已经杀入敌群中,中日警察用刺刀、警棍和枪托展开一场激烈的白刃战。喊杀声和惨叫声响成一片,不断有中日双方的警察倒下。日本驻中国的警察多半是退役军人,拼刺技术较高。但是中国警察人数多,而且刚才邱良军的几梭子弹打得日本警察死伤惨重,双方拼刺居然打了个力均势敌。

看着手下的弟兄们和日本人纠缠在一起,两位分局长干瞪眼。这时候他们多想拔出手枪点射日本人,可是这两位局长自知自己的枪法太臭,一旦开枪恐怕不仅不仅打中敌人,说不准还会误伤自己人。

“手枪!”猛然听到邱良军一声大吼。

两位分局长闻声不约而同拔出毛瑟手枪给邱良军呈上去。

邱良军把机枪往地上一丢,左右手各拎起一支毛瑟盒子炮,一声大吼就跟在中国警察的后面冲入敌群。

他对这种手枪的性能相当了解,知道应该怎么用。

双手平端盒子炮,左右开弓弹无虚发,枪枪击中的都是日本人的要害。

正在同中国警察拼刺的日本警察冷不防被人用毛瑟手枪打得接连倒地,残余的日本警察人数已经不多,见势不妙纷纷扭头夺路而逃。

“不要逃!”邱良军一声震天狂啸,犹如一头咆哮的雄狮。他把盒子炮往腰间一插,从一名局长手中接过一挺刚刚压满子弹的歪把子机枪,对准日本警察逃去的后背扣动扳机。

机枪怒吼,一条火舌犹如清扫垃圾的火扫把。

逃窜的十多名日本警察接连仆地,被这火扫把扫得一个不剩。

救下西塔分队的五十多名警察,扣除刚才伤亡的警察,现在邱良军手中已经有了一百四十多人。这支警察队伍在邱良军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向铁西区第六分局的方向杀过去。

西塔到铁西区第六分局没有多少路程,一眨眼功夫邱良军就带着队伍杀到敌人的后面。

此时日本人已经向铁西区第六分局发起最后的进攻,第六分局局长带着最后的十多名警察站在门口,手持上好刺刀的步枪,准备坦然迎接死亡。杨攀他们四人却按照局长的要求,藏身在警察们身后,只等白刃战之时,以冷枪射杀日本兵,能杀几个算几个。

“杀嘎嘎!”日军军曹长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

日本人冲入大院内,“哗啦”枪栓拉动,子弹下雨一样落在地面。寒光四射的刺刀已经逼近中国警察。

就在此刻,日本人的身后突然响起一片震天的喊杀声。

被日军留在外面机枪手和掷弹兵听到背后的声音,纷纷扭过头来,却只见一挺机枪疯狂吐出火舌,灼热的弹雨劈头盖脑泼洒而来。助战的警察虽然枪法不准,可是如此近距离的射击,若是再打不中那简直没道理。密集的弹幕笼罩在日本人头顶,把他们留在外面的机枪手和掷弹兵清扫得干干净净。

邱良军丢掉机枪,拔出盒子炮带领警察冲入大院内。

刚见到日本军曹长的后背,邱良军抬手就是一枪,“啪”一颗子弹钻入军曹长的后脑勺。污血混合了脑浆四溅,脑袋炸开的军曹长直挺挺仆倒在院子中。

随着邱良军的奔跑,双枪有节奏的左甩右甩,一个接一个日本人中弹毙命。

几名便衣侦探紧跟在邱良军冲入大院中,手枪不断咆哮,子弹横飞之处,日军士兵血花四溅。

这时候的日本人欲哭无泪,他们刚刚退掉子弹,却冷不防从背后杀出一大群人。

杨攀刚刚伸出步枪击毙了一名日军士兵,倏然发现大群警察杀入大院内,为首一条战神般的汉子正是邱良军!她喜极而泣,情不自禁的喊了声:“邱大哥!是邱大哥来救我们了!”

当年的盒子炮还不是二十响快慢机,是十响的毛瑟半自动手枪。双枪也就十发子弹,方才在西塔分队的时候邱良军已经消耗了好几发子弹,现在双枪打不了几枪就只能发出枪机撞击的空响声。

趁着邱良军打完子弹,两名日本兵端着三八式步枪恶狠狠刺过来。

“找死啊!”邱良军双手用力一掷,打完子弹的两支毛瑟手枪打着旋飞出去,不偏不倚刚好撞在两名日军士兵的鼻梁上。只听到两声惨叫声,两个家伙脸上鲜血直流,捂住脸蹲了下去。邱良军趁势,宛如铁柱一样的铁腿踢上去,只听到两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两个蹲在地上的日本人当场毙命。

脚一勾,轻轻从地上挑起一支上好刺刀的步枪,打了个旋就被邱良军抓在手里。

两名日军士兵分别从左右突刺上来。

只听得一声大吼:“挡我者死!”

“噗”一声,刺刀刺入一名日军的新窝。还未拔出刺刀,另外一名日军士兵从他侧翼刺过来。

眼瞅着邱良军就无处可躲,却见他放开步枪,双手抓住刺过来的刺刀。

日军士兵感觉刺刀犹如刺入一座铁山一样再也无法前进一寸,他心中恐慌,于是拼了命的往回抽刺刀。

刺刀回抽,邱良军紧抓住刺刀的手渗出殷红的鲜血。他却趁势向前一推再一松手,那个往回抽刺刀的家伙摔了个仰面叉倒在地上,旋即被一名警察冲上来,一刀就结束了这个日军士兵的性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