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公平”二字

lixiaolan 收藏 69 165

一战期间法国曾通过飞机向德国占领区散发过传单,瓦解濒临灭亡的德军,但很快被叫停了。理由是这个对德国不公平,法国的绅士们认为鲜血永远是胜利的代价和荣誉,只是这些鲜血并不是来自他们自己的,而是普通将士的鲜血。这就让我们看清楚了某些人追求平等,其实是建立在对另一部分人不平等的基础上才能实现的。二战时期,德国曾利用自己在潜艇方面的优势,不断伏击盟军的运输船只,以至于英美大声呼吁“躲在暗处伤人不公平”,有意思的是德军竟然一度曾觉得愧疚停止过袭击,但随着战事的紧张,伏击又重新开始了。

显而易见,不仅兔子急了会咬人,追求公平的人急了也会咬兔子,所有追求公平的人道德都是有底线的,通过道德约束他人来保证自身利益是靠不住的,除非心理咨客遇到的问题都是可调和的利益冲突,否则不要幻想道德或舆论能起决定作用。

照相机问世后不久,立刻遭到美术家、画家们近似疯狂的反击,他们觉着这事太不公平了。手指轻轻按下快门,这个连傻瓜都会的动作竟然也算创作,有的艺术家甚至认为自己和照相机之间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必须有一个退出社会才肯罢休。最后结果如何呢?大家都可以看到,摄影艺术尽管对物质设备的依赖越来越严重,但其本身发展也十分复杂,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分出很多流派,同时美术也没有真正的消亡,反而变得更加繁荣。

不难看出,不平等是永久的、绝对的,所有的平等都是相对的、暂时的。正是不平等的存在,才促进了人类社会各个等级的共同发展。那么,如何才会减少牺牲、参与到共同发展中呢?应该来讲,这类似天方夜谭,不可能做到,社会变革、进化中,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比如前面提到的社会变革家或革命家,在新生事物处于弱势时期,宣传和鼓动进步、变革是正常的,需要他们投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去做,而行动上实施在不同时期投入精力还是有差别的。因为任何变革都需要取得多数人的认可才可能进行下去,曲高和寡只能使事业夭折。

道理可以讲得很响,以激发众人的使命感和荣辱感,但做事嘛,必须壮大自己的队伍,赢得更多人的支持,这就不得不对周边等级的人适度做些让步,这就是联盟或同盟的作用。做到这一点其实很难,现实中很多人经常叫嚣“老子凭本事吃饭”、“我凭什么请他或送礼”,这部分人一般不可能取得较大的成就,我们不能简单地把送礼当成腐败来看,因为它是常年的接缝或棱角处磨合,而不是一次性买卖。搞科研或艺术创作的人可能需要与人沟通的机会不多,但也校对不是没有,所以谁也不要觉得自己特殊,万事不求人。

毛泽东把统一战线,做为我党夺取政权的三大法宝之一就是这个道理,统一战线就是对相近或相邻人士的一种妥协或让步,这种迂回是不能拿革命的最终目标来评价是非的。因为这样做,是追求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成功的唯一途径。

我必须提醒大家一点,不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自诩为变革家或革命家的。他们一般是由解决了温饱的中上流人士构成,吃不饱饭的人眼前利益大如天,精力和财力都不可能用来做短期内无法见效的事情,社会地位卑微导致被打击的成本很低。前些时候,一个朋友对鲁迅的犀利不屑一顾,对自己的帖子经常被无故删去觉得冤枉,因为他的帖子的确不亚于鲁迅,他却不明白社会知名度的差异使得网管删除他的帖子时毫无顾虑。同样的文字话,他有可能能被删帖或请去喝咖啡,鲁迅则未必。

做社会精英也不是没有一点风险,他们是一群眼前利益得到保障后追求长远利益的人,是先驱者,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前仆者。长远的目标往往需要几代人去努力,先驱们注定是在做一件自己可能看不到的结果的事情,稍有不慎在冲突激烈时丢了性命,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咿呀学语的幼稚时期,没一定的阅历和物质积累,千万不要妄想自己是救世主追求平等,那注定是用错误的方式浪费生命。

那么,普通民众又当如何呢?我想我们大家差不多都属于普通人,我们可以拿出百分之十左右的精力,去声援符合道义但趋势不明朗的事情;拿出百分之二十精力尝试去做趋势已经明朗尚处于弱势的事;拿出不低于百分之七十的精力寻求在合理渠道中发展自己。每个人因社会地位或工作岗位不同,以及个人责任和可承担成本的差异,对待同一件事的态度不同、乃至相反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本不应该存在对错的问题。如果听不懂的话,举例如下:

大家对医生收红包都很憎恨,普通人尽可以在网上发发帖子,或和朋友私下议论时表示一下愤慨即可。完全没必要辞掉工作站到医院门口去监督,非法取证不仅得不到支持,也不值得全家为此生活陷入绝境,这就是我说得只投入百分之十精力那种吧。可一旦你的父母躺在医院的时候,我劝你还是入乡随俗吧,大家都送你也送吧。这一刻你就属于合理生存的百分之七十了;如果你是位普通医生,则可以拒绝患者单独给自己的红包,但集体得到红包中的分成部分最好不要拒绝,有机会可以想办法补偿一下患者即可。因为这样做不至于和同事们关系搞得很僵,以后依然有机会继续个人范围内的反腐倡廉。这算是百分之二十那种吧;如果你有一天做了医院的领导,那么你完全可以高举反腐倡廉的旗帜,带头拒绝红包、严惩收红包的害群之马,这就又回到百分之七十的精力了。但必须明白,院领导在其他事物上仍然有百分之三十的精力呢。

综上所述,不公平的事那里都有,消灭不公平的过程就是成长的过程,消灭不公平的必然要采用不公平的手段才会有效果。一旦新的公平秩序建立起来了,社会的进步又会带来新的不公平需要我们去面对。人活着不论你有多好的工作、多么富贵的父母,很多东西终有一天需要自己去面对的。不要再嚷嚷什么不公平了,想象如何扬长避短、发挥自身优势吧,那就是你可用手段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