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狗狙击 正文 第三十章 山谷之战(一)

风月彷徨 收藏 5 2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size][/URL] “妈的,印军狙击手瞄具有夜视功能!”我在无线电中喊了一声,鬼刀他们刚才潜过去的时候并没有被发现,这至少说明印军单兵没有夜视仪,刚才的狙击步枪声音明显是SVD特有的巨响,我已经基本确定印军狙击手使用的应该是新型德拉戈诺夫狙击步枪改进型——SVDNZ(“SVD”后面的“NZ”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


“妈的,印军狙击手瞄具有夜视功能!”我在无线电中喊了一声,鬼刀他们刚才潜过去的时候并没有被发现,这至少说明印军单兵没有夜视仪,刚才的狙击步枪声音明显是SVD特有的巨响,我已经基本确定印军狙击手使用的应该是新型德拉戈诺夫狙击步枪改进型——SVDNZ(“SVD”后面的“NZ”是英文“夜视仪”的缩写)。

突突的枪声淹没了我的喊声,对面山坡上的机枪手已经朝着狙击手报出的位置开火,突突的弹雨打的鬼刀他们抬不起头来,只能散开紧紧贴在倒地的大树后,弹雨中不时闪现的拽光弹划破夜空,将鬼刀他们的位置彻底暴露出来,引来更多的火力。

瞄准最靠近坡下位置的一挺机枪,现在即便没有夜视仪我也能清楚的看到那两名机枪手,枪口喷出的火舌在漆黑的夜晚亮的刺眼,瞄准机枪手后连连扣动扳机,第一发子弹打在机枪手身前的土坡上,崩起一蓬土灰,那名机枪手本能的想向散兵坑中蹲下,但还是没能躲开第二发子弹,一片血雾从他胸口喷出,整个人像是被人猛的拽倒,跌倒在了散兵坑后。

迅速转动枪口,瞄向机枪手旁边的副射手,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那名副射手脑袋已经炸开一片花,颅骨被整个掀飞,白花花的脑浆一下流了下来,这时鲜血才猛的涌出,缺了半个脑袋的身体晃了一下重重跌倒在地上,瞄准镜中这一幕血腥的场景让我一下怔在了原地,脑海中不知不觉冒出在越南丛林中被我击毙的那名叛军迫击炮手,他也是这样在我瞄准镜中倒下的,不同的只是子弹射入的位置。

“先清理对方狙击手,六点钟方向一号标志物下方一个,交给你了!”伴随着拉动拉机柄的声音,毒蛇在无线电中为我指出目标。

“邓正!你怎么样?”毒蛇的声音开始变得焦虑。

梆的一声子弹钻入树干发出的特有声响,耳根一阵奇异的麻痒,我这才意识到刚才距离死神仅有几厘米的距离,子弹再偏离一些,击中的就不会是身后的树干,而是我的脑袋了!

一下从恍惚状态拉回到现实中,我这才看到此刻队长他们正在努力吸引火力,但鬼刀他们仍被强大的火力压在那里动弹不得,无线电中一直没有他们的声音,看着已经被子弹打成碎木条的那小片树林,只能盼望鬼刀他们能幸免于难了。

迅速转移枪口,朝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寻去,从弹道上看那名差点要了我命的狙击手就是刚才毒蛇报出位置的那名,通过标志物寻过去,墨绿色的夜视仪视野中仍没有发现那名狙击手的踪影,就在这时“梆”的一声,又是一发子弹,这次击中的位置是我脚下的树干,妈的,这小子盯死我了,老天爱我,竟然在对方的瞄准镜下活过了两发子弹!

紧紧盯着瞄准镜,从这一发子弹的弹道我已经大致确定了一处山腰位置的岩缝中,虽然我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但如果是我选的话,那片区域只有那个位置是个绝佳的狙击位。

不敢等到对方第三发子弹打出,朝着那处对方狙击手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我连续扣下扳机,Dragunov半自动狙击步枪其中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持续的火力压制,半自动武器在精度上虽然比不过单发拉杆式,但优势便是连续的火力。

弹夹中剩余的八发子弹很快打完,我将岩缝位置对方有可能的藏身点全都打了一遍,快速更换好新弹夹后,从瞄准镜中终于发现一片染满了深颜色液体的石块,目标击毙。

按下无线电向毒蛇报出目标已经清除后,我急忙转移枪口对向对面山坡,刚想帮着队长他们压制印军重机枪,一阵轰隆的咆哮声响起,两道火舌从山坡后喷向了丛林边缘位置,被弹雨组成的火舌扫中的粗大树木变的如同豆腐做的一般,一触及倒,火舌所到之处扫出大片的空地来。

ZSU-23-4 23mm自行高炮从山坡后开出,3400发/分的射速能够轻易撕烂混凝土工事,扫在树干上如同用剪刀切油布一般,轻易撕开一大块空间,突击小队中有几名狙击手选择的狙击位比较靠前,瞬间便被淹没在纷纷倒下的林海中。

轰隆几声炸响从左侧丛林传来,FH-77B式155毫米火炮开始朝着队长他们那边狂轰滥炸,不断的炸响声掩盖了激烈的枪声,蹲坐在树上,我感觉身子都在不断晃动,炸响声之大,压迫着耳膜一阵阵生疼,我不得不张开嘴才渐渐减轻这种痛觉。

“妈的!该死的支援什么时候才能到!”我也不清楚现在朝着无线电中喊,还有没有人能够听得到,但相信大家此刻跟我的想法都一样,被炮击震动的树干上,根本没法稳住身形来瞄准,接连开了两枪,也只是吓退了一名手持AKM步枪准备前冲的印军士兵,反而遭到了对方一阵还击,人在慌乱的状态下很容易失去判断能力,那些冲下来的印军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不在射程之中,子弹全都偏离的厉害。

突击队里的狙击手开始狙杀准备前冲的印度士兵,刚打退一波便遭到了印军155mm火炮和23mm高联装火炮的轰击,一直隐藏在山坡后的2B14-1式82毫米迫击炮开始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可能迫击炮顾忌前冲的印军,着弹点全都偏向后方,有数发炮弹就落在我跟毒蛇藏身之处附近,扑面而来的冲击波吓得我几次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正在我们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印军阵地上骤然爆起一片片火光,期待已久的火力支援在我们快要绝望的时候总算到来,几发炮弹可能击中了印军山坡后的弹药箱,引起一连串的爆炸,附近的几挺重机枪顿时被炮火掀上天。

由于鬼刀他们报出了印军火炮的准确位置,第一轮火力打击起到很好的效果,爆炸声不断传来,从远处看每一次爆炸都掀起一股股升腾的火光,一时间我看的竟然有些痴了,一道道冲天而起的火光,让我想到的竟然是春节时燃放的绚丽烟火,现在代表的却是迥然不同的后果,看着那些浑身着火冲出来的士兵,没跑出几步便纷纷扑倒在地,挣扎了几下后化作一具具小火团,我没有感觉到一丝快意,尽管那些人是我们的敌人,想要取我们性命的敌人!

看着瞄准镜中溃散的印度军人,我几次想要扣下扳机,但当扳机抵在指肚上时,我却产生了一丝迟疑,接连错过了好几次机会后,心里的厌烦感越来越浓,使得我忍不住想要扔下手中的狙击步枪,没错,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就在刚才还想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可是,他们也是人!

一声闷哼声从无线电中传来,我一下听出那是鬼刀的声音,赶忙紧张的问道:“鬼刀,你还好吧,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嗯,还好,有点麻烦,被树枝压在这里,嗯。”鬼刀仍旧是那副沉沉的语气,从声音中听不出到底有没有受伤,似乎鬼刀正在费力的清理周围的树枝。

“鬼刀,呆在那里别动,对方还有狙击手在,刚才的火力打击效果还不清楚!”队长的声音伴随着突突的枪声传来,此刻正在跟最近山坡上的印军全面接上火。

看着纷纷冲下山坡的印军,借着人数优势开始进行反攻,一想到鬼刀还在那片被炸成废墟的树林中,我匆忙朝着带头冲下的一名印军扣动扳机,两发子弹,打倒一个后,立刻转向下一个。

正在我更换弹夹,准备继续阻挡蜂拥而下的印军时,轰隆一声巨响,一发榴弹在我身前不远处炸响,紧接着便是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传来,被冲击波炸起的木条四下乱飞,几根胳膊粗细的树干擦着我肩膀飞过,还好我及时抓住旁边的树枝才没被带倒,伴随着一股暖暖的液体从胳膊上流下,紧接着便是火辣辣的痛觉传来,低头一看,胳膊上的迷彩服已经被尖锐的木条顶端划开,留下数道正在渗血的口子,还好我本能的向后缩了一下,从出血量看,木条并没有切到动脉血管。

忍着痛暂时没去管伤口,我已经看到那两辆从谷口赶来支援的155mm博福斯榴弹炮从浓烟中开下山坡,正在调整炮口准备第二轮射击,而其中一门榴弹炮瞄准的方向正是我们所在的位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