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十七 只能心狠

梅戈 收藏 12 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进了夜巴黎西餐厅,陈子明首先环视了一下餐厅里的环境,这餐厅生意还真好,虽说已经过了饭口,可这时的上座最少也还有七八成,红男绿女,正大快朵颐。还没等他再向里迈步找座,早有一名侍应生笑容可掬地迎上来:“先生,您几位?里边请!”

陈子明望了侍应生一眼,轻声答了一句:“就一位!”眼睛一扫,看见这侍应生胸前的口袋里插着一枝蓝玫瑰,微微一笑,心里多少明白了一点儿插花的意义,侍应生此时已经躬身伸手让着他道:“先生,里边还有座,您里边请!”

陈子明点点头,跟着他就向餐厅里走去,眼光又随意地四处一望,站在吧台里的餐厅经理和他的眼光就恰巧碰上了。

瞅着新进来的客人,餐厅经理满脸含笑地微微一含胸就行了半个鞠躬礼,陈子明也礼貌地点点头,人就跟着侍应生走到了餐厅深处的一张餐桌前。


陈子明人向餐厅里走,餐厅经理望着他的背影,脑子里迅速就划过一张照片,随即就不被人察觉地点点头,扭头向旁边低低地喊了一句:“阿三!”

“在!”随着答应声,一名瘦瘦的侍应生快步走到了吧台前。

餐厅经理用下巴颏微微点着陈子明的背影,对侍应生吩咐道:“阿三,你去招呼那名客人!”同时眼角一动,向阿三使了一个旁人根本看不到的眼色。

阿三一看经理这眼色,心里立刻明白了,轻轻就答了一声:“是!”顺手拿起吧台上的点菜单,随着陈子明他们就跟了过去。

等陈子明脱下外套交给那名插蓝玫瑰的侍应生后,阿三走上来对插蓝玫瑰的侍应生低声道:“阿昌,这客人我来接待!你去忙别的吧!”

阿昌朝阿三点点头,冲陈子明笑着微微鞠了一躬,倒退着走了两步,这边就交给了阿三。

阿三笑着看陈子明坐好,轻声问道:“先生,您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喜欢用点儿什么?我们这里的厨师全是在法国学艺多年回来的,法式大菜做的非常地道!”

陈子明看新来的侍应生胸前插了一枝黄玫瑰就点点头,问道:“拿手的菜都有什么?”

阿三立刻报出了一串菜名。

陈子明又点点头,没说话,而是掏出香烟取出来一支,衔在了嘴上。

阿三看客人嘴上叼上了香烟,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打火机上前给点着火,借着这机会,再次确认了一下,这就是上面吩咐等着接头的人,和照片简直是别无二致。

陈子明吸了一口烟,道:“不错,出名的法国菜也差不多了,那就先给我上个冷盘,主菜要红烧鳜鱼、巴黎卷心菜,……”

看客人点完主菜就仿佛拿不定主意似地望着自己,阿三把笔在点菜单上一横,笑着问道:“先生,您喝什么酒?”

陈子明假作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答道:“来一瓶十五年的法国红酒!”

阿三不好意思地抱歉道:“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目前没有十五年的法国红酒。”

陈子明略显不满地问道:“那有几年的?十二年的总有吧?”

阿三满脸歉意地答道:“十二年的也没有,只有八年的!”

“这么大的西餐厅,怎么连十几年的法国红酒都没有?”陈子明露出了明显不满的神色。

阿三假装想了想,小声道:“好像有十年的,不过得问问经理!”

陈子明点点头道:“那好吧,菜和酒就这样,甜点来些甜饼干就可以了!”

阿三轻快地答了声:“是,您稍候,马上就给您上菜!”

陈子明挥挥手,阿三恭敬地退了两步,转身走了。


陈子明结完账走后,餐厅经理把阿三叫到后堂,看左右无人,低声对他道:“你赶紧把这情报送到郭主任那里去,路上要注意安全!”

阿三接过来经理手里的情报,小声保证道:“我一定把情报安全送过去!”

经理点点头,又嘱咐了一句:“路上小心!这一阵查的又有些严,去换衣服吧!”

阿三应了声是,经理转身回了前厅,阿三就奔了更衣间。


吃过早餐,在办公室里消磨到了十点钟,陈子明跟曹国声打了一个招呼,蹓蹓跶跶地就上了街。

在爱华影院,他很顺利地拿到了自己当晚需要用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小纸包,里面装着一点儿无色无味儿的粉末,他在找回的零钱里捏到这个纸包后,直接就装进了西装里怀的口袋里。

走在街上,陈子明又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自己也是平民出身,凭着勤奋努力上了大学,后来经过几番拼搏,进了军统——后来的保密局。在军统,由于出众的表现,自己的晋升属于比较快的。对于国民党和蒋总统,那是自己深深热爱的,同时对他们,自己也充满了感激,不论怎么说,也不管国民党有多腐败,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蒋总统和国民党给予的,没有了他们,自己还能有什么?一旦共产党取得了全部政权和领土,自己绝对是共产党的阶下囚,等待自己的,如果侥幸不被枪毙,那绝对就是暗无天日的黑牢!……唐梦琴,这人也是真可怜,自己要不要就此罢手?可罢手了,任务怎么办?……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唐梦琴和军管会保卫处副处长是直接负责着叶剑英等中共华南局高级领导人的出行安排,可以说,掌握了唐梦琴的行踪,就基本掌握了叶剑英等人的行踪,把唐梦琴搞上手,对暗杀叶剑英等人是极为有利。可这唐梦琴也太可怜了!……但不心狠,这任务是根本无法尽快完成,也可以说就几乎完不成!”

陈子明脑子里正想着、斗争着,就听得身后有人轻声喊道:“嘉安,嘉安!”

他扭回头一看,唐梦琴正快步赶了上来。

此时的唐梦琴,表面上虽然是神采依旧,可那眼角眉梢,昨晚对过去回忆的悲痛还依稀挂在那里,让人看了不由得就是心生怜爱。

看见她快步赶上来,陈子明忙站住脚步微笑着问道:“梦琴,你怎么有时间来街上转?”

唐梦琴走到他身边,也露出一丝笑容道:“我哪里有闲工夫出来到街上闲逛?!是出来办事,正好看见你,就喊了你一声!”

陈子明嘴角含着笑道:“你还真忙!”

唐梦琴道:“那可不,我每天都是忙的手脚朝天,哪有你每天这么闲在?!”

陈子明呵呵一笑:“我出来也是看看市面上的行情。做生意,这行情不能不掌握!”

唐梦琴点点头:“虽然军管会有指示,不得哄抬物价,可这物价还是一天几变,有时更是恨不得翻一个跟头,我看你们公司,应当带头出来,把这物价稳定住,不然,这老百姓怎么生活?建设共产主义就成了一句空话!”

陈子明是连连表示赞同,两个人就一起顺着大街向前走。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陈子明看了看天,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征询着唐梦琴的意见道:“马上就中午了,咱们一起吃顿饭吧?!”

唐梦琴笑了笑,回答道:“白天我哪里有时间?!晚上也不过就那么三四个小时,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周我还得值两回班,这饭,咱们还是看晚上有没有时间再吃吧!”

陈子明笑笑道:“那也好,那晚上咱们再一起吃饭!”

唐梦琴有些抱歉地点点头,飞快地瞟了陈子明一眼,低声道:“如果下午没什么事,你就五点半还在老地方等我,有变动,我会给你打电话!”

陈子明点点头,唐梦琴又调皮地问了一句:“你晚上没什么特别需要忙的事吧?”

陈子明一笑,连声道:“没有,没有!”

唐梦琴一脸笑容地冲他一摆手:“那咱们就晚上见啦!我还得赶紧回去!”

陈子明说了声好,唐梦琴和他手也没握,再次露齿一笑,跟着人流就向前走了。

瞧着渐渐消失在人群里的唐梦琴,陈子明的心里一阵忐忑:“难道真就这么对她下手吗?……”


看陈子明把自己领到一家豪华的西餐厅,唐梦琴有点儿手足无措道:“嘉安,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奢侈浪费了?1我恐怕几年的津贴都不够来这里吃一顿的!”

陈子明一边呵呵笑着一边道:“反正咱们也不是天天来,偶尔奢侈一下也没什么,再说,我叔叔不是华侨巨商吗?”

“钱多了,可以支持国家建设啊!”唐梦琴还是感觉有点儿不安。

“好!”陈子明没反对唐梦琴的意见,但他接着说道:“但今天咱们已经来了,要是就这么走了,面子上下不来,我看咱们就先在这里吃一顿晚饭吧,以后咱们少来就是了!”

唐梦琴看了一眼陈子明,也觉得他说的很在理,又不忍心扫他的面子,就点点头,低声道:“这种地方,不适合我来,今天咱们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陈子明心道:“要的就是今天这一次!”但他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就顺着唐梦琴的话头道:“好,就这一次,不过就因为就这一次,你今晚听我的好不好?我本身也是想让你开开心!不然也就不来了!”

唐梦琴心头一甜,感激地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