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e=14]2010年·十大“最”官话

◎文_记者 叶茂

最“和谐”

“不要老报冷冷冷,要注意社会和谐。”

在2010年元旦,由于供热设备故障,部分哈尔滨市民家中供暖温度下降,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在当地引起反响,哈尔滨市供热办宣教处处长黄丽亚却称:“在和谐社会,出事的毕竟是少数!”

最迷信

“你懂不懂风水?在这个地方你的建筑起来了,就挡了政府的办公楼。这里是衙门!”

语出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以“影响政府办公楼的风水”为由,要求当地一个合法楼盘“水映康城”项目停建,暴露了其虚伪的“唯物”观,与封建“官”念。

最仗势

“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我爸是李刚”,使这个肇事者“官二代”和其爸李刚顿时全国闻名,并引发了举国自发的“造句行动”与揶揄大赛。这则黑色幽默的背后,是许多底层百姓内心对特权阶层森然而成的巨大声讨。

最讨好

“为了稳定干部队伍,才发文招录领导子女。”

温州市龙湾区人事局对科级干部子女公开考录质疑做出回应。难怪社会阶层固化,难以流动,我的地盘我做主,非“官”勿扰。如此一来,不但稳定,而且稳固。

最大胆

“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江西省宜黄县强拆自焚事件了犹未了,宜黄县政府一名官员就如此说。此语一出,民间一片挞伐,该官员欲说还休。如此强硬表白,其强盗逻辑和偷换概念,其实难掩内心的虚弱。现实中有人治和法治的纠结,有政绩冲动和民众利益的两难。但套用一句话,“有什么样的执政理念,就应该有什么样的政府。”

最“劳苦”

“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去江西某县讲课,号召大家不要去拆老百姓房子,该县县委书记在课后如此批驳于建嵘。在这名官员眼里,知识分子就活像寄生虫,老百姓要靠官员“挣钱”来养活,真可谓“劳苦功高”啊!

最“正经”

“请报道正面新闻,否则我可以不接待!”

镇江一个小区业主与开发商产生矛盾,记者遂与业主一同前往镇江市房管局采访,该局一位处长如是说。一本正经地直接取消媒体监督,也暴露了其内心的恐惧,与触网恐惧症如出一辙。

最“高”调

“中国须忍受更高的物价上涨率,现在难以控制通胀,且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语出中国发改委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温家宝总理曾说,要懂“穷人经济学”。但无畏地唱着高调的王秘书长明显缺了这一课。

最“黑店”

“你现在就是我板针刀(温州话‘砧板’)上的肉,我想怎么剁就怎么剁。”

语出温州市鹿城区人口与计生局一位戴姓女副局长,她欲针对该地一对生下第二胎的夫妇征收社会抚养费110万元,双方引起争执。该局长后来解释这是温州地方俗语自然的表达。此店是我开,站着进来,碎尸出去——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已演变成随意挥舞的魔杖。

最坦白

“我是为领导服务的,是领导重要还是你们这些人重要?”

成都双流县交警队长梁忠在秩序维持时这样对一名群众道。有人说,这民警错在说出了不该说出来的规则,因这话真实地反映了当下的官场生态。


本文内容于 2011/1/6 18:14:04 被huazhiqiao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