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初期台儿庄战役的胜利及其原因浅析

yy814476810 收藏 23 6277
导读:一、台儿庄战役前的政治军事形势 [B]台儿庄战役中我军布防概况:[/B] 驻守台儿庄城寨内的是第2集团军第30军第31师的一个加强团。第31师(欠1团)除以一部防守台儿庄以西7华里之范口村和以东约3华里之官庄并支援台儿庄核心作战外,其余部队沿大运河南岸布防。师长池峰城在城外指挥。 第2集团军孙连仲司令部驻离台儿庄城寨约5公里左右。该集团军所辖30军第27师(黄樵松)、30师(张金照)及44旅,陆续集结于贾汪东北和台儿庄以南地区。 在台儿庄外线,第59军张自忠部增援庞炳勋部,在台儿庄东北临沂一带阻击南

一、台儿庄战役前的政治军事形势

台儿庄战役中我军布防概况:

驻守台儿庄城寨内的是第2集团军第30军第31师的一个加强团。第31师(欠1团)除以一部防守台儿庄以西7华里之范口村和以东约3华里之官庄并支援台儿庄核心作战外,其余部队沿大运河南岸布防。师长池峰城在城外指挥。

第2集团军孙连仲司令部驻离台儿庄城寨约5公里左右。该集团军所辖30军第27师(黄樵松)、30师(张金照)及44旅,陆续集结于贾汪东北和台儿庄以南地区。

在台儿庄外线,第59军张自忠部增援庞炳勋部,在台儿庄东北临沂一带阻击南进之敌;第12军孙桐萱、第55军曹福林与展书堂等部以及第22军集团军(川军)邓锡侯部沿津浦线驻守兖州、济宁、夏镇、官桥、滕县等地,相继侧击敌军。汤恩伯第22集团军,节制13、52、85三个军,在邳县、剡城和兰陵镇一带广大地区活动。

于学忠51军及周岩75军均由蚌埠、怀远等地陆续向徐州附近集中,准备增援第一线。

台儿庄的战略地位及敌我形势

台儿庄是鲁南的一个市镇,居民约2600多户,四周筑有城墙。它位于徐州东北30公里处,南连陇海路,西连津浦路,而北运河亦从这里经过,是徐州以北的屏障和咽喉要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日军矶谷、坂垣两师为实现其在台儿庄会师目标,坂垣第5师团第21旅团长坂本顺于1938年2月21日率日伪军约2万余人,向临沂进发,沿途连陷诸城、莒县、沂水、蒙阳,于3月5日到达临沂北部的汤头镇。10日,日军约八九千人骑兵四五百人,在20余辆战车、60余辆装甲车、10余架飞机、30余门大炮的强大火力掩护下向临沂猛攻。我守军庞炳勋第3军团之第40军进行了顽强抵抗,伤亡很大。正当庞部面对强敌处境十分困难时,第五战区速调张自忠第59军从滕县驰援。17日,庞、张两军夹击汤头附近日军,激战三日。日军退守莒县。敌我各伤亡了千余人。23日,日援军会同莒县、汤头残敌,向我守军反扑。尽管日军占领了临沂周围许多村落,但由于我军顽强抵抗,日军终不能越临沂半步。嗣因台儿庄方面第10师团战况吃紧,坂本旅团乃向西南转进,只留少数兵力在临沂对峙。

沿津浦线南下的正面日军矶谷第10师团第33旅团长濑谷启,率日军3万余人,先后攻占邹县、两下店、界河。3月16日晨猛攻滕县。我川军第22集团军、41军第122师守滕县城,124师在城外策应。奋勇杀敌,血战两日,给日军以重大杀伤。第122师师长王铭章殉国,参谋长赵渭宾及各旅、团长均阵亡。县长周同坠城而死。18日,滕县陷入敌手。接着又失枣庄、韩庄、峄县。守峄县的20军团王仲廉第85军一个团伤亡甚重,团长阵亡。日军攻下韩庄后,其步兵四五百、坦克10余辆,企图渡过运河直捣徐州,但汤恩伯、关麟征第52军郑洞国已在韩庄附近运河南岸布防,同日军隔河激战,挡住了日军的攻势。

日军继续南下受阻。乃将主力东移。3月23日,由峄县南下之敌沿台、枣支线向台儿庄进攻。台儿庄的攻防战就此开始。

临沂战斗的胜利,使我军鲁南右翼阵地得以巩固,与台儿庄正侧面我军互为犄角。它斩断了北线日军的左臂,使冒险向南突进的日军第10师失去第5师团有力配合,为我守军取得台儿庄之捷奠定了基础。滕县的防御战,阻击了日军,为汤、孙两部在台儿庄部署作战赢得了时间。在日军向台儿庄发起猛攻之前,3月22日,我军第2集团军已迅速赶至台儿庄附近的运河南岸,其31师池峰城部也迅即渡河进驻台儿庄设防,并将台儿庄以西约7华里之范口村及以东约3华里之官庄占领。汤恩伯20集团军主力,也渡过运河在峄县东北集结、迂回,相机侧击枣庄与峄县的日军。

二、台儿庄战役经过(2月23日一4月7日)

1.日军的进犯与我军的防守

台儿庄为徐州门户,台儿庄战役是徐州会战的序幕,双方争夺激烈。日军投入兵力约4万人,拥有大小坦克70—80辆,山野炮和重炮百余门,还有飞机助战。我军投入兵力约20多个师约12万人,其中在台儿庄约6万人。

1938年3月23日峄县之敌千余人向台儿庄进攻,被我31师与27师一部歼灭过半。

24日,日军千余人在飞机重炮和战车的掩护下再度发动进攻,向台儿庄猛扑。其一部突入庄内。池峰城师以一个加强团在庄内展开巷战,另以一团由南洛袭敌侧背,终于将日军击溃,并克复刘家湖。下午,日军再由北洛反攻,其炮火将台儿庄北门轰破,日军300人冲入,又被池师歼灭。25日黎明,汤军团以两个军向峄枣之日军发动攻击。关军在枣庄东南之郭里集附近将日军派往临沂支援坂本旅团的沂州支队包围击破。同时王(仲廉)军陈大庆第4师于24日午夜从三面围枣庄,并于次日攻入城西,焚烧敌战车8辆,日军约一个联队据枣庄中兴煤矿公司大楼顽抗。同日,日军炮火轰毁台儿庄北门及西北门寨墙,敌200余人突入庄内之碉楼固守。

26日,日军进攻台儿庄部队已达3000余人,并补充了重炮、坦克和弹药。我野战重炮团及战车防御炮营、装甲车一个中队也先后开到台儿庄,我守军火力大大加强,击毁日战车6辆。

2.庄寨的拉锯战,反复争夺惨烈

3月27日,日军在9辆战车的掩护下猛攻台儿庄,突破北大门,占领东北角。台儿庄内出现拉锯战,双方伤亡均大。

28日起,日军发动总攻。日军4000余人,炮20余门,战车20余辆。我守军与之在台儿庄、刘家湖附近激战。日军飞机大炮昼夜轰炸,台儿庄车站、煤厂几成废墟。我第2集团军坚守残垣断墙的寨子与日军进行近战、肉搏战,使敌战车,大炮失去威力,打退了日军无数次冲锋。一面以两翼的军队在外围作战,以攻击来防御。当晚,有一股日军300余人,由台儿庄城西破口冲入西北角,联合该处顽抗之敌向我军突击,遭到我守军炮击,并经池师一部反击,战至深夜,终于将此股由城西冲入之敌大部消灭,其一部退据大庙死守。池师亦死伤500余人。

当台儿庄方面情况紧急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于27日命汤恩伯军团放弃峄县、枣庄的攻击计划,以一部监视当面之敌,主力向南转进,先歼灭台儿庄之敌。汤军团未遵令行动。29日又重申前令:“以一部向南洛协助第2集团军解决台儿庄附近之敌。”汤乃以关麟征军协同孙连仲夹击台儿庄之敌,以王军一部掩护关军侧背。29日,31师对庄内日军进行反攻,将盘踞于文昌阁内的日军聚歼,27师黄师则反击台儿庄北隅的日军,攻克了邵庄、园上、孟庄,击毁日坦克两辆。30师向南洛、三里庄挺进,截断日军后路,并给日军增援部队以重创。

日军濑谷急令赤峰联队驰援,并亲赴前线督战。日军在援军到达后即行反攻,又夺取台儿庄东北部,在庄内与池师相持。

30日上午,我军31师副师长康法如率部向庄内西北角日军反攻,双方肉搏数小时,31师阵亡300余人,敌仍据西北角顽抗。同时,黄师亦被迫撤回运河南岸。日军企图从顿庄闸附近渡河以便由西边包抄台儿庄,被我军击退。当晚,关军占领台儿庄以北之林庄,猛攻日军侧背,日军腹背受制,乃将正面兵力转至东侧对付关军,激战一昼夜,至31日下午,关军已占领兰城镇、小集等据点和獐山,其主力迫近南洛、北洛。濑谷旅团已被包围。

正当孙、汤两军准备发动攻势围歼该股敌军时,由临沂方面转来的坂本旅团主力,于4月1日从爱曲、向城方面进入兰城镇,从东面侧击关军。关军乃以一部在作字沟阻敌,主力由作字沟迂回攻击坂本旅团侧背。坂本急于解濑谷之围,乃留千余人在洪山镇附近对抗,其主力仍向台儿庄右翼突进。

3.池峰城师的夜袭

4月1日夜,我第2军团27师黄樵松师800余人攀登寨城突入东北角袭击日军,占领东北隅。2日夜,3l师250人组成奋勇队突入庄西北角进行夜袭。日军仓促应战,被毙斩甚多。这两次夜袭,双方在庄内巷战,反复争夺激烈。由于日军坂本支队加入战斗,我军伤亡很重,得而复失者多次。但渡过微山湖,由南阳桥一带越过运河的曹福林第55军,收复了两下店、界河,已将日军后援切断。

4.我军发动总攻:外线侧击,断敌后路;庄内巷战,逐段肃清敌人

4月2日,第五战区司令部下达总攻击令。3日,各军发起总攻。关麟征军于4日肃清兰陵、洪山镇日军残部,5日南下抵达台儿庄东北20里的底阁、腰鼓徐一线,向日军猛攻;王仲廉军于3日由大良壁东进,4日于陈瓦房附近重创坂本部队,5日追击该股日军至台儿庄东北15公里之潭庄附近周岩第75军于3日由岔河镇击败肖庄之敌,5日向台儿庄东7公里之东庄攻击。日军以大炮数十门、战车数十辆,向周、王两部阵地猛轰,我军热血奋战,终于突入台儿庄正面之张楼,从腹背击敌,日军阵脚大乱。

与外线侧击同时,在庄内之第31师官兵则配合外围战斗展开巷战,用大刀砍杀敌军,逐段肃清庄内之敌。第30、27师又攻过运河。汤军张轸110师则渡海河夺回黄村、赵村,一部由万里闸北进,向獐山出击,以断敌后路。

5.日敌突围溃逃,我获全胜

4月6日,我军30师攻下南洛,断了台儿庄日军后路。第27师向台儿庄以东日军出击,日军伤亡惨重,向西北退却。第31师也向庄内日军反攻,濑谷部队力战不支,于是首先撤离战场,向峄县溃逃。仍在庄内顽抗之坂本支队,在我军夹击下伤亡惨重,加以后援被我切断,兵员、弹药、粮食等供给发生了严重困难,乃于当夜烧毁弹药,也向北溃逃。我军乘胜围歼。另一部分日军突围溃逃至峄县,闭城死守。日军两个最精锐的师团被歼灭。台儿庄战役至此以我军全胜而结束。

据1939年《文汇年刊》所载,是役日军死伤达11984人,被俘700余人,被我军缴获大炮70余门,战车40余辆,汽车百余辆及其他战利品。我军死伤3万余人。

三、台儿庄战役取得胜利的主要原因

1.广大军民同仇敌忾协力奋战

自3月21日起日军向台儿庄发起猛烈攻击开始,战斗激烈期间,我第二集团军阵地每日落炮弹至六七千发之多,炮轰之后,日军乃以坦克车为前导,向我猛冲。我军装备差,没有平射炮,也没有坦克车,全军抱保卫国土誓死抗击侵略者的决心,以血肉之躯与敌方炮火坦克相搏斗至死不退。敌人猛攻三昼夜,才冲入台儿庄城内。我军乃与之激烈巷战,肉搏拉锯,战斗十分惨烈。一昼夜之间,双方几进几出,我军奋勇杀敌,有一人手刃敌寇9人者,也有一人杀死5个敌兵者。

到了4月3日,全庄四分之三已为敌占,我仍据守南关一隅,死拼不退。日军更调集重炮、坦克猛冲,我军以必死决心,逐屋抵抗,白天失去晚上夺回,坚守到汤军南援,并在援军将到的前夜,组成先锋敢死队数百人,分组向敌人夜袭,冲进敌阵,人自为战,奋勇异常,部分官兵手持大刀,向敌砍杀。敌军血战经旬,已精疲力竭,我军尚能乘夜出击。敌军仓皇应战,乱作一团,血战数日为敌所占领的台儿庄市街,竟为我一举夺回四分之三,毙敌无算。日军退守北门与我军激战通宵,但黎明之后,南援的汤军已在敌后出现。敌军遂突围溃退。

在我军官兵奋勇杀敌时,得到了当地人民直接间接的支援,协同作战。如枣庄煤矿工人组成了一支3000余人的游击队。他们熟悉当地地形地势,经常夜袭日敌后方,牵制日军。他们焚毁了枣庄日军汽油库,使日机不能猖狂活动。在我27师师长黄樵松亲率敢死队实行突击放火逐敌、44旅旅长吴鹏举率一个团配合向枣庄日军指挥机构袭击的战斗中,台儿庄外四面火起,人民群众协同作战,人喊马嘶,日军慌忙撤退,使我军恢复了原来的阵地。军民协同一致,浴血奋战。人民群众不怕牺牲的精神,更鼓舞了部队保国卫民奋勇杀敌寸土必争的决心。

2.我军采用了阵地战的守势与运动战的攻势相结合的战略

阵地战的守势与运动战的攻势相结合的战略,即以一部分在正面牵制,而以主力运动迂回从侧背攻击敌人的战略。在广泛的游击战争的配合下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3月中旬,庞炳勋、张自忠二部在临沂城内外夹击攻城之敌获胜。坂垣师团不支,仓皇撤退。庞、张二部合力穷追一昼夜,日军无法立足,一退九十余里,沿途敌军遗尸甚多,军械弹药损失尤大。这一场在台儿庄战役前的序幕战的胜利,就是运用了阵地战的守势与运动战的攻势相结合的打法。临沂的胜利,将坂垣、矶谷师团拟在台儿庄会师的计划彻底粉碎,造成此后台儿庄血战时濑谷孤军深入为我围歼的契机。

滕县之役,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日军(矶谷)南下,完成作战任务。这也是台儿庄大捷前光辉的序幕战。

滕县、临沂之役,阻滞了日军南进,使得我第2军团能够有充分时间赶到台儿庄部署防务构建工事。汤恩伯20集团军受命在津浦线上对滕县南下的矶谷部作间断而微弱的抵抗后诱敌深入。而在我军守台儿庄部发挥防御战至最高效能时,即命汤军潜行南下,拊敌之背。日军撤退不及,遂陷入重围。其时,台儿庄一带守军全线出击。日军与我军在台儿庄城寨内反复争夺,血战经旬,已成强弩之末,弹药汽油用完,机动车辆多被击毁,其余也因缺乏汽油而陷于瘫痪,乃突围逃窜,溃不成军,矶谷师团长率领残敌万余人突围窜往峄县,闭城待援,已无丝毫反攻能力了。

在台儿庄战役中,我军不但武器不及日军,战斗力也参差不齐,加之各部系统复杂,有桂军、滇军、西北军、东北军及其他杂牌军,也有蒋嫡系的中央军。蒋嫡系各部自恃“天子门生”盛气凌人,且处处只想牺牲别人,保存自己,难以协调驾驭;非嫡部队装备差,给养缺,相互间尔虞我诈,平时受中央歧视,临时则各有保存实力之心,有的将领在过去内战倾轧中有宿怨(如庞炳勋与张自忠)。但在战斗中,基本上能服从五战区长官的指挥调度,做到协同一致,抗击强敌。这除了同仇敌忾之心外,五区长官李宗仁的推心置腹、量才使用,善于协调各军,化解矛盾,充分调动各军官兵报国献身的积极性,运筹帷幄、指挥得宜,终于做到上下一致、左右同心,这也是台儿庄之战能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原因。

3.中共领导的武装力量的配合

徐州会战之前,蒋介石于1938年1月在武汉作部署时,曾和彭德怀会见,希望八路军派兵袭击津浦线,声援徐州战事。

在台儿庄战役前后,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派遣强有力的支队向河北、鲁北挺进,不断袭击津浦路北段,经历数百次大小战斗。在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配合下,把津浦路破坏得不能通车。3月19日,八路军129师政治部主任宋任穷率骑兵团到达冀南,开展平原游击战。同时,对盘踞河北平原与鲁西的敌伪,进行坚决打击,收复广大土地,创立了河北平原与鲁西北一带的抗日根据地,牵制敌人大量兵力,使其不能集中兵力进行徐州会战。还派部队破坏北平至山海关的铁道。八路军山东游击队在鲁南台潍线、台枣线阻击敌援台部队,破坏交通,牵制敌兵力,直接配合台儿庄的战斗。

同时,在津浦路南段,新四军张云逸支队也与廖磊、李品仙两集团军配合,隔淮河牵制津浦线南段的日军,使其不能北犯。

4.日军骄傲轻狂,战略错误,兵力不足。南北军团不能密切配合。北军团孤军深入,结果导致惨败

日军在南北两战场(淞沪、南京、济南)将我百余万抗战主力“扫荡”之后,骄狂无比。南北两路主将都以为攻打徐州,也不过是“旅次行军”。到了南北两路同时受挫,仍以为只要认真作战,仍可一举攻下徐州。到了坂垣师团被阻于莒县,矶谷、坂垣二师团会师台儿庄的计划被我粉碎后,矶谷师团长不待蚌埠援军北进呼应,也不待临沂坂垣师团的配合,便直扑台儿庄,以期一举而下徐州,夺取打通津浦线的首功由此造成战略错误,形成了北攻而“南段不动”的局面。

台儿庄战役是是抗战初期正面战场上一次重要战役,它的胜利,对消除“恐日病”,提高抗战信心,打击日本帝国主义“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有着积极的意义。但是台儿庄战役只是整个徐州会战的一部分,日本帝国主义主要目标是夺取徐州,进逼武汉。日军在台儿庄的局部失败并没有改变进攻徐州的计划。但国民党方面却过分夸大宣传台儿庄的胜利,出现了轻敌与盲目乐观的“速胜论”思想。接着,在5月初日寇向徐州发动进攻面前,连连失误。徐州于1938年5月19日陷落。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