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八十八章

骆马湖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敌人到达小陈庄的消息,被运东县委张英华知悉,张英华命令已升任一营营长的张东奎带领全营三个连在小陈庄以东设伏。军情紧急,张东奎迅速集合部队跑步西进。由于天冷,战士搓着手跺着脚紧急集合完毕,接到出发命令跑步前进。战士们在前进的路上,遇到小陈庄跑反的百姓,百姓跟战士纷纷诉说敌人在小陈庄犯下的罪恶,这更激发了战士们杀敌的热情,战士们越跑越热,头上冒汗,干脆甩掉棉衣棉毛轻装跑步前进,部队终于按时进入伏击阵地。小陈庄的敌人吃饱喝足又行完凶后,才整队向东开进。敌人正在途中行军,不料前方及两翼突然射来密集的子弹。四五年初,运东独立团通过不断缴获敌人的装备武装自己,其武器装备有了一些改善。张东奎的一营又是独立团装备较好的部队:全营三个连三百四十几人,普通战士每人一支缴获的日军三八枪,每连另有两挺日军歪把机枪,伏击部队还带来一门全团唯一的迫击炮。在战士们向敌人猛烈射击的同时,迫击炮的炮弹也在敌群中开花,而对面日军的战力已远不如以前强悍。战斗打响后,敌人抵抗一阵子即向西溃退。战士们跃出阵地和小陈庄跑反的群众一起追击敌人。敌人逃回曹家集据点后,未敢停留,又逃回了宿迁县城。这一仗一营的战士光是日军就击毙了近三十人,并缴获一挺重机枪,缴获长枪四十多支。这是宿迁县城的敌人最后一次对运东根据地进行扫荡,但被我抗日军民彻底打退。宿沭公路边除小陈庄遭敌人祸害外,由于我军行动及时,沿途各庄尚安然无恙,根据地居民得以过一个安定的灶王爷节日。二月十二日即农历腊月三十除夕夜,东北沭阳城的敌人又出动了。沭阳敌人也出动一百多人,其中大部份是日军,伪军只有四十多人。进入运东根据地边缘的耿圩据点,准备沿宿沭路向西扫荡。消息很快传到县独立团。此时根据地居民正欢度春节,在这辞旧迎新的节日里,运东大地各庄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地响起。这时运东县委相当忙碌,因为新四军一支老部队五支队(相当于团级编制)因执行任务路过运东县委驻地保安圩,县委马林书记和独立团长张英华等人热情挽留五支队在保安圩过完春节。张英华得到沭阳敌人进驻耿圩据点的情报时,县委一班人、独立团的干部战士和五支队的全体战士们正在大会餐。张英华把沭阳敌人进驻耿圩据点的消息向马林书记和五支队的首长作了说明。五支队首长对马林书记和张英华说:“五支队的干部战士得到运东居民的热情款待,消灭沭阳敌人这一仗就由我们来打,借以报答根据地人民的支持。”张英华对五支队首长说:“你们要打我们也不能闲着,我带领一部份战士配合你们五支队行动,共同消灭这股敌人。”战士们吃过年夜饭。五支队抽调出一个营的兵力,张英华也带一个营的兵力,两个营加在一起近千人,连夜行动,突然包围耿圩据点,并趁敌人立足未稳之机发起强攻,激战近一个小时,除了五个日军被我军生俘外,其余全部被消灭,伪军则全部被俘。

一九四五年开春,草木萌芽,春回大地。县独立团已经取得了对敌斗争的主动权,对敌人反攻的日子终于要到来了。

县独立团兵强马壮,一路高歌猛进。春节过后,农历正月十五日,独立团夜袭根据地南部的陆集大王庙据点。这次战斗,团长张英华亲率三个连的武装,于傍晚时分出发,部队急行军隐蔽在大王庄据点附近。而据点里的伪军正喝酒猜拳过元宵节。张英华率领部队以迅猛动作冲进大王庙据点,据点内伪军中队长和伪区区长持枪抵抗被我军当场击毙,其余的六十多名伪军全部举手投降。盘踞在根据地内多年的大王庙据点被我军拔除,使得陆集以西的广大地区被开辟成新的根据地,淮海和淮北的交通线也因此畅通无阻,同时也切断了敌人在运河上的运输封锁线。

运西及宿迁县城以南的我地方各路武装也纷纷进行反攻,宿迁县城的日伪军完全龟缩在城里不敢出动,这就方便了独立团逐个扫除盘踞在运东根据地外围、企图封锁根据地的敌人诸据点。三月十五日,化妆成伪军的独立团战士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运河以东、距县城十几里地的雨露庵文昌阁敌人据点前。据点内的伪军以为是从县城出来的自己人,忙把战士们迎接进据点。战士们进入据点,立即把枪口对准敌人,就这样不费一枪一弹智取雨露庵文昌阁据点。七月间,活动在县北的彭清源的宿北大队在县独立团一部的配合下,连克曹家集据点和晓店据点,并兵峰直指井儿头据点。井儿头据点内的敌人由于离县城较近,遂放弃据点逃回县城。县北宿新公路沿线除邵店等少数据点外,其余据点全被抗日武装攻克。八月二日,独立团一营营长张东奎率领一营在新四军一部炮兵的配合下,一举攻克运河边上的顺河集据点。在我军隆隆炮声中,隔河相望的宿迁县城内的敌人未敢渡河营救,眼睁睁的看着河东的顺河集据点被我军炮火炸得灰飞烟灭。独立团的战士隔河与县城的敌人对峙。

运西睢宿工委的周桂昆区大队,经过整编和补充,已恢复了元气。在主力部队的配合下也基本上扫清了运西广大地区敌人安设的据点;运河西南地区也尽在共产党抗日武装的控制之中。这时宿迁县城的日军水路、陆路均被抗日武装掐断,对外联系仅靠无线电台。他们与徐州、淮阴等各城市的交通线已完全被切断。运东县委曾一度和运西睢宿工委及县城西南我军各地方武装联系,想会攻县城。但县城已经在日伪手中经营多年,要仅凭这地方武装即运东的县独立团及运西、西南等各区武装联合会攻县城,力量还嫌薄弱,独立团长张英华只好作罢,等待主力部队到来再夺取县城。

县城的日军最高指挥官金井中佐在运河东岸的顺河集被抗日武装攻克后,以觉自己呆在县城这座孤岛之中的时间不会长久了。手下的日军士气低落,无力再战。金井通过日军军用电台,几乎是每天一封电报发往徐州请示如何行动。徐州方面的日军先是命令他固守,可金井害怕新四军攻城,日夜坐卧不宁,以致后来的几封请示电报中带有哀求的语气。金井整日不离电台,等待徐州方面的最新指示。八月八日,徐州日军来电,命令金井放弃县城,向新安镇突围集中。位于陇海铁路线上的新安镇向东乘火车可达海港城市海州,向西可抵达徐州。徐州的日军第十三军六十五师团司令部此时不断接到所辖各县城驻日军部队的告急电报,而这些县城的日军正处在各级抗日武装的重重包围之中。徐州日军命令靠近徐州的部队设法向徐州接近;靠近铁路沿线的部队向铁路沿线各据点结集。宿迁县城的日军接到徐州方面的突围命令后,十二日晚,金井中佐密令日军把宿迁城监狱内所有抗日分子带至运河边秘密杀害。我党优秀党员、原“三和洋布店”的金掌柜,在宿迁县城解放前夜牺牲在日军的屠刀之下。十三日拂晓,县城日军抛弃汉奸和伪军从宿迁城北圩门沿宿新公路向北狂奔,逃向新安镇。宿迁县城的日军仓惶撤走时,为避免走露风声,并没有及时通知到所有留在宿迁的日本人,故十三日白天,宿迁城内的汉奸伪军才知日本军人已向北逃走,汉奸们惊恐异常,各打自己的鬼算盘。宿迁城已处于无政府状态,伪军、伪警察在宿迁城内到处哄抢,有的喝醉了酒拿着酒瓶在街上摇晃,有的汉奸特务自知罪恶极大,藏入民间不敢露头。这些汉奸倚附日本鬼子多年,最终被日本人抛弃,此时仿佛如春梦一般,从万丈高处落入无底深渊。尚未通知到撤退消息的日本男人和女人,各躲在自己家中互相抱头痛哭,大骂金井中佐欺骗了他(她)们。县城日本人突然撤走的消息最先被县西南的抗日武装得知,他们于当天中午率先进入县城,占领县城各敌伪机关,肃清散兵游勇,贴出安民告示,抓捕尚未来得及撤走的十几名日本人,命令伪人员投降等待处理,搜集武器弹药。这时宿迁城街面上才得以平静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