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五章 鬼门关前

msbinghe 收藏 12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URL] 拿散弹枪的一个瘦子打开车门,一下把李政从驾驶座上拽了出来,然后用散弹枪顶着李政的脑后,让李政把手放在脑后,蹲在地上,对李政的全身进行了检查,在确认没有武器后,其他三个人一个在外望风,两个进到车内开始翻找东西。   不一会儿,车内的人出来了,把毒品装进了一个麻布包里,也拎了出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拿散弹枪的一个瘦子打开车门,一下把李政从驾驶座上拽了出来,然后用散弹枪顶着李政的脑后,让李政把手放在脑后,蹲在地上,对李政的全身进行了检查,在确认没有武器后,其他三个人一个在外望风,两个进到车内开始翻找东西。

不一会儿,车内的人出来了,把毒品装进了一个麻布包里,也拎了出来,还有李政放在后座上的旅行包,对拿手枪正在把风的人说:

“大哥,黑三不在,货在,钱没了。”

拿手枪的大哥听了以后走到李政的面前,慢慢地将枪顶在了李政的脑门上,盯着李政问道:

“黑三哪去了?钱呢?”

“几位大哥,我不知道黑三是谁,也没看见钱呀,我是一个来旅游的,刚才在这看见了这辆车,还有一个死人,我就把死人埋了,想把他的车开走,还没开走你们就来了。”李政带着哭腔说着。

“那个死人你埋哪了?”一个拿冲锋枪的人一脚将李政踹在了地上,

“就在那,刚埋上的。”李政委屈地指了指刚才埋死人的地方。

四个人一听,立即押着李政来到了坟前,两个拿冲锋枪的人三下五除二就把坟给扒开了,从里面拉出了刚才李政埋的那个人,然后对全身进行了检查,在没有发现什么后对拿手枪的人说:

“大哥,什么都没有。”

“是不是让这小子给藏起来了?”拿散弹枪的瘦子对拿手枪的人说了一句。拿手枪的人转过头来,用枪顶着李政的头问道:

“说,你是不是把钱都藏起来了?”

“这位大哥,你说的什么钱呀,我不知道哇,我就是一个旅游的,什么都不知道,刚到这就被你们碰上了,车我也不要了,你们放我走吧。”

“要不放了他吧,我看他一个小屁孩,毛都没长齐,也不像说谎话的人,反正货找着了,回去保爷也不会说什么。”

“你懂什么,为这事我费了多少心思,好不容易跟保爷说好这次带三百万的货,想吃黑三一把,我们四个就洗手不干了,没想到黑三命这么硬,打了他那么多枪还让他带着东西跑了,我们太轻敌了。”拿手枪的人摇着头说,

“那这个人怎么处理,总不能带着回保爷那吧?”拿散弹的瘦子又问,

“不急,你先看着他,我们在附近再找找,别靠近那湖,挺邪的。”

“好吧,我再审审他。”瘦子边说边转到了李政的对面,依旧用他那把散弹枪指着李政的头,其他的三个人刚散开在草丛里寻找。

这时李政才听明白,原来这些人和刚才死了的那个人一样都是毒贩,刚才死了的那个人是买家,这四个人是卖家,三百万的交易,这四个人想黑吃黑,连钱带货独吞,没想到让那个死了的人抢了先,没交货反倒把钱给抢了去,双方发生枪战,那个死了的人被打成重伤,开车逃到这,这四个人一路追了上来。还好自己把钱藏在了来这的途中,要是藏在这儿附近,没准还能让他们找着。

李政正想着,瘦子又问话了:

“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来这旅游的,你看我的相机和包就知道了。”说着,李政指了指被他们扔在地上的相机和旅行包。

“我不是问你来干什么的,我是问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职业懂了吧。”

“喔,你是问我职业啊,我是个学生,放暑假来这转转。”

“那个学校的?”

“辽北理工大学的。”幸亏来之前李政把军校的学员证放在了刀兰那,要是让这四个人知道自己是个当兵的,一准当场就得把自己给挂了。

“你当真不知道钱在哪?我要是知道你在说谎的话就一枪把你的脑袋打成马蜂窝。”那个人说着做了一个射击的动作,吓得李政连忙闭眼。听到李政是一个学生,他的警惕性有所降低,边说边用枪又在李政的头上比划了一下。李政索性坐在了地上,边回答他的问题边想解脱的办法。

“这位大哥,我要是知道钱在哪还能在这捣鼓这破车吗,我真是一个旅游的,刚到这就碰上了你们,真的,我没说谎。”李政努力地为自己辩解着。但是那个人并没有听李政的解释,而是将李政的旅行包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倒了出来,仔细地翻看后又一样一样地装了回去。

不一会儿,在附近寻找的三个人回来了,瘦子一见,立即站了起来,对拿手枪的人说:

“大哥,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没有。”

“说不定这黑三还有帮手,钱在半路就转移了。”

“那他怎么不把货也一起转移呀?”拿手枪的大哥反问,

“也许他另有想法,也或者想独吞呢。”

“这小子问出什么没有?”

“没有,就一穷学生,来这玩的,我看他不像说谎的样,可能他真的不知道。”

“说谎的人还告诉你吗,不长脑子。”

“我们把车开上来,把这个车拖出去吧。”一个拿冲锋枪的人提议,

“拖出去干什么,你敢要吗,黑三死了,你开着黑三的车,别人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你干的。”

“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瘦子又问:

“你看着,我们再找找,我不信这个黑三被打成那样了还能有时间把钱转手,肯定就藏在这附近了。”

那个老大说完,又叫着那两个拿冲锋枪的人散开寻找了。

天黑的时候,他们终于结束了寻找,凑到了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带着毒品返回,

“猴子一会儿开车回去,我们三个人走山路回去。”

“大哥,出境这块山路不好走,晚上还容易迷路,要不你开车回去,我们三个人背货走回去。”一个拿冲锋枪的大个子对那个拿手枪的人说,

“不用了,我又不是第一次走了,再说你们带着货我也有点不放心,毕竟这次的量太大了。”

“大哥,这小子怎么处理?”拿散弹枪的瘦子又问:

“你说怎么处理,难道能放了,一点都不长进。”那个老大显然心情很坏。

“那我崩了他吧?”瘦子又说,

“我们不用杀他,给他灌上一包货,然后扔到湖里,他自己享受不了死了,或者被什么东西给吃了也不怨我们。”

“好”,三个人一听,把李政拖到了石滩上,李政知道他们要杀自己,就拼命地挣扎,只可惜自己的力气太小,又被他们三个人抓着,怎么也动不了。

到了石滩上,那个拿冲锋枪的大个子把李政按到了地上,然后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按着李政的头,用力地掰开了他的嘴,一个拿出了一包海洛因,撕开了小口,就往李政的嘴里倒,另一只手用矿泉水瓶子往李政的嘴里倒水,那个瘦子边倒还边说:

“你死了之后可别怨我呀,这是最好的死法了,能让你像神仙一样睡去,而且再也不用醒来了。”

一会儿功夫,一袋毒品全都灌到了李政的肚里,他们放开了李政。李政跪在石滩上,努力地想把海洛因呕出来,可是,他的胃里就像有火在烧一样,不管他怎样地努力,什么都没有吐出来,不一会儿,李政的精神开始恍惚起来,身体无力地倒在了石滩上。

毒贩见李政没了反应,便两个人抬着李政找了个深水的地方用力地扔进了湖里,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政的身体在湖面上漂了一会,没有掀起多大的浪花便慢慢地沉了下去。正当李政神情恍惚的时候,突然被扔进了冰冷的水里,身体一下打了个冷颤,意识恢复了一点,李政知道这是被扔进湖里了,就算不被毒品毒死,也得被淹死,或者被这里的怪物吃掉。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只有舒展着身体,摆了个放松的姿势,任身体下沉。

不知过了多久,李政突然被一阵钻心的刺痛再次唤醒,这让他感到很高兴,自己居然还没死。有了痛觉后,李政便努力地睁开眼睛,可惜什么也看不到,此时他泡在水里。

李政试着动了动手脚,感觉有点反应,便一点儿一点儿地活动着全身。

慢慢地手脚能动了,李政立即努力地挥动手臂,使自己的身体正过来,然后手脚并用,用力向上划水,不一会儿便冲出了水面。

冲出水面后,李政看见了刚刚升起的月亮,真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可能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看见人间的东西了,今晚的月亮真圆啊,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认真欣赏过呢。

李政正在边看月亮边等待死亡的时候,被眼前忽然出现的一个东西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一条水蛇,得二米多长,就浮在自己面前的水面上,盯着自己,尾巴不停地摆动着,身子得有手脖子那么粗,脑袋像个大木瓜似的,头上还有一个冠子,两个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阴森森的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