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四章 再次相逢

msbinghe 收藏 11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URL] 离开刀兰家,李政一路向南,在一个半小时后顺利找到了刀兰所说的那条东西流向的小河。略做调整后,李政将柴刀持在了右手上,望远镜和相机挂在了脖子上,然后转向西,沿河滩逆流而上。   小河两侧都是茂密的热带雨林,不时就会冒出个你没见过的新动物让你不寒而栗,李政小心谨慎地向前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离开刀兰家,李政一路向南,在一个半小时后顺利找到了刀兰所说的那条东西流向的小河。略做调整后,李政将柴刀持在了右手上,望远镜和相机挂在了脖子上,然后转向西,沿河滩逆流而上。

小河两侧都是茂密的热带雨林,不时就会冒出个你没见过的新动物让你不寒而栗,李政小心谨慎地向前走着,直到中午才找到刀兰所说的那个“死湖”。

看到湖后,李政并没敢马上近距离观察,而是先仔细查看了一下湖的周围,再没有发现异常后,便站在远处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那个所谓的死湖。说是湖,其实并没有多大,也就百十来米见方的水面,两面与山石相接,剩下一面是石滩,一面是沼泽,一条小河从湖内流出,沿着沼泽的边缘向东流去。

李政观察了一段时间,又拍了一个胶卷后,便拎着柴刀慢慢地走下石滩,从石滩上观察湖水。看了好半天,李政并没有发现湖内有什么异样,但是刀兰说的一个问题李政还是发现了,那就是这个湖里面没有任何的生物,因为李政观察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发现水里有一个活的东西,除了水草。李政试了试水的温度,没有什么异常,喝了一点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同,便开始感到了这里的恐怖,赶紧照了些照片后离开了。这个时候,李政的恐惧和理智战胜了他的好奇,他其实还挺想好好活着的。

正当李政沿着小河往回返的时候,刚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听见前面传来了汽车发动机沉闷的声音,李政心里一阵高兴,终于听到人的声音了。过了一会儿,迎面开来了一辆日本产的丰田巡洋舰越野吉普,李政连忙躲到了一旁,心想,这可能又是哪个探险爱好者来考察“死湖”吧,不过人家装备也太好了,直接把越野车都开上来了,这样即使遇到怪物也能抵挡一阵。正想着,越野车开到了李政的面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倒了出来,李政赶紧上前扶他,扶起之后才李政惊呆了。车里的那个人正是前几天跟自己同住一宿的贩毒份子。他的右手里还抓着一把五四式的手枪,前胸都被打烂了,好像是中了散弹枪一样。

那个人看了看李政后强忍着笑了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小兄弟,我……我们看来真的是有缘啊。你不要说话,听我说,我快不行了,麻烦你一件事……我车上有一箱钱,给你,算是……算是我报答你的,……我的……我的银行卡密码是797132,你记……记住了,我的包里有个地……址,是我妈妈的,你……你每年给他寄一万过去,直到她过世为止,剩下的就算我给你的报酬吧,还有……还有,我的身份证里有个秘密,要交给……要交给……交给……”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把头歪向了一边,李政一试他的鼻息,没气了,心里一惊。今天本来就被那个“死亡之湖”吓得够呛,怎么来不来就一个人死在了眼前。

李政起紧撕开了那个人胸前的衣服,抹了一下他胸口的血,伤口便露了出来,还在往外涌着血。李政发现她胸口被散弹打中了六、七处,而且还有两处伤口比较大,一看是步枪或手枪的伤。

放下了那个人,李政从旅行包里拿出了手套戴上,在车上检查了一圈,在后车厢内发现了二个皮箱,打开了一个的一看,李政惊了,是满满一皮箱的钱,都是一百面额的,一沓沓地整齐地摆着,李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隔着手套摸了摸之后,又合上的皮箱。打开了另一个皮箱,李政看到的是一袋袋的白色粉末,不用看都知道这是海洛因。合了上箱子,李政又在驾驶座右侧发现了一个小皮包和一个小袋子,打开后里面有一个钱夹子,一个手机和一个小本子,钱夹子里有一些钱,两张银行卡,还有两张身份证和一个老人的照片,李政拿出来一看,两个身份证上的照片是一个人,但身份证的信息却完全不同,一张身份证上写着:“袁友山,1960年4月1日出生,福建莆田人。”而另一张身份证上则写着“袁山,1961年1月4日出生,广西百色人。”一看就知道是假证件。在包里,李政还找到一个名片,上面用油笔记着一个地址及人名,应该就是他所说的地址了。打开小袋子,里面装了不到50发手枪子弹。搜查了一下那个人的身上,除了在兜里找到了两个装满了子弹的弹匣以外,什么都没有。

到此李政算明白了,原来这个贩毒被人打成这样,逃到这的,不知道打他的人是贩毒的还是公安,但不管是什么人,肯定一会儿就会追上来,得马上处理一下这里。他临死前提到让自己帮他的忙,还有他的身份证,到底要给谁呢,居然要给自己那么多钱做报酬。

想到这,李政从车后备厢内取出一把折叠锹,向丛林中走了一段后,在一棵榕树下挖了一个坑,然后将装钱的皮箱和那个人的小包,还有手枪、子弹都埋在那,盖上土后进行了简单的伪装。

返回到汽车旁后李政一想,不能在这儿等着别人来,应该带着他和车离开这个地方,不管一会儿是毒贩还是公安找到自己,反正毒品还在车上,只要说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也不会拿自己有什么办法。

李政把那个毒贩搬到了后排座上,然后把地上的血迹处理了一下,发动起越野车,继续向“死湖”开去。

这辆丰田的巡洋舰越野车动力十足,比李政在学校开的141和北京吉普强多了。李政挂上了低档,加大了油门,越野车不一会儿便从草丛中窜上了“死湖”的岸边。

李政左右看了看,没路可走,便硬头皮沿着“死湖”的湖边向南开去。又向前开了大约一百多米,车轮陷在了沼泽里,怎么都动不了了。

李政下车看了看,然后对那个毒贩说:

“这位大哥,对不住了,我只能把你埋在这里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托我办的事是什么,但回去之后我会找到你的家人,把你的事告诉他们。”

李政把尸体从车上拉了下来,然后在一侧的山上挖了一个浅坑,把车座套卸下来,包裹了一下尸体,然后把尸体放在坑内,将土回填,并堆成了一个坟包。

干完这些后,李政想马上离开这里,等过些日子再想办法回来把钱运出去。看了看那辆车,扔了又有点舍不得,对于一个爱车却又没车的人来说,一辆五、六十万的车就在眼前,怎么能安心离去呢。李政看了看车况,打算再试试,如果实在不行就弃车离去。

于是,李政又上车开始发动,努力想把车倒出去。

正当李政奋力倒车的时候,突然从两侧的车窗外伸进了四支黑洞洞的枪口,两支AK47冲锋枪,一支散弹枪和一把手枪,李政一看,脑袋一下子就蒙了,立即把手举过了头顶,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什么事都让我给碰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