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三章 死亡之湖

msbinghe 收藏 14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URL] “我们这的小乘教规定,男人一生中要过一段脱离家庭的宗教生活,在社会生活中凡遇到难事,才能解除苦难,从降生到成人后才会有社会地位。凡是男孩在七、八岁时都要时佛寺里当一段时期的和尚,称为“小和尚”。“小和尚”在佛寺里生活要自理,要劳动,还要学习佛教经书,进行严格的修身教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我们这的小乘教规定,男人一生中要过一段脱离家庭的宗教生活,在社会生活中凡遇到难事,才能解除苦难,从降生到成人后才会有社会地位。凡是男孩在七、八岁时都要时佛寺里当一段时期的和尚,称为“小和尚”。“小和尚”在佛寺里生活要自理,要劳动,还要学习佛教经书,进行严格的修身教育。两三年后可以“还俗”,还俗后的男子才可以结婚成家。若未当过“和尚”的男人,被视为生人或野人,在社会中没有地位被人看起。”

“喔,我明白了。”以前李政好像也在书上看到过,不过都忘记了。

“那你平时主要干些什么?”李政跟刀兰拉起了家常。

“家里有一点田,还有点茶园和果园需要照料。其他也没干什么。”李政注意此时也注意到刀兰的双手很粗糙,一看就是经常干农活。

“那靠什么来钱呢?”

“卖点茶叶和果子,都便宜得很,还好是一个人生活,要不了多少钱。”

“那你们这还有什么规矩我得注意?”

“也没什么,你记得傣家竹楼上客厅中有三根柱子,两根是卧室与客厅并排分开的,一根是火塘旁边的。卧室中的两根,靠外的一根叫"吉祥柱"可以靠着休息,靠里的一根是人死后用的,称为"升天柱",家中的人死了,家人把死去的人靠在这根柱子上沐浴、穿衣、裹尸体,等候火葬。火塘边的一根是绝对不许靠的,那是傣家的"顶天柱",若靠了柱子意味着不尊重主人。反正你不是我们族里的人,我们也不会太跟你计较,你只要注意别乱动别人东西就可以了。”

“我住哪啊?”

“你住我儿子的屋就行了,以后我就叫你阿正,你就叫我姐姐。”

“阿正,好,”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李政这个名子,以前他们都叫他小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姓郑,其实我姓李,叫李政。

李政随着刀兰来到了一个靠窗的房间里,说是个房间,实际就是用竹子隔开的一个空间而矣,里面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李政把随身的东西放在了床上,又打量起这个竹楼来。

这个竹楼是一种干栏式建筑,近似方形,以数十根大竹子支撑,悬空铺楼板;房顶用茅草排覆盖,竹墙缝隙很大,既通风又透光,楼顶两面的坡度很大,呈“A”字形。竹楼分两层,楼上住人,楼下饲养牲畜,堆放杂物,也是舂米、织布的地方。

李政正看着,刀兰拿过了两件衣服,说道:

“这是我男人以前穿的,都洗干净了,你穿着吧,不要穿你原来的衣服了,太显眼了。”

“好”李政接过了衣服答应了一声。刀兰走后打开衣服一看,上身是一件无领对襟袖衫,下身是个长管裤。李政看了看没人,便脱下了身上的运动短裤换上了刀兰拿来的衣服,穿上以后才发现,衣服都大了很多,自己瘦小的身板撑不起他,好在是些夏天穿的衣服,大点更凉快,也就无所谓了。

晚上,刀兰请李政吃了傣族特色的竹筒米饭和剁鱼生。李政对竹筒米饭还是挺感兴趣的,那个剁鱼生就不敢恭维了,实际上有点像日本料理,对他来说真是难以下咽。李政吃了一块以示对主人劳动和盛情的尊敬后就再没动一下。

第二天开始,李政根据刀兰的介绍,到村子附近的国家生态保护区内进行了摄影。拍摄了很多从未见过的景象和动、植物,也第一次见到了槟榔、野牛,也平生第一次领略了“三树共生”的奇观。

一天晚饭后,因为天气比较炎热,李政和刀兰就到院子里乘凉,边喝茶水边聊了起来,这也是李政住进来后第一次与刀兰很正式的聊天,李政也想通过和刀兰聊天来更深一步地了解一下傣族和傣族人。刀兰并不是很健谈,知道李政想了解一下傣族的风土人情后,不知从何说起,过了好长时间才找到话题。

“你知道我们傣族的泼水节的由来吗?”

“知道一点,但不详细,你给我讲讲吧。”李政很想听听真正傣族版本的泼水节来历,

“我们祖上相传,远古时候,傣族居住的地方遭受了一场灾难。夏无雨,春无风,秋无艳阳,淫雨满冬。需晴不晴,需雨不雨,四季相淆,庄稼无法种,田荒地芜,人畜遭疫,人类面临灭顶之灾。有个被人们称为帕雅晚的人,见到如此光景,决心到天庭弄清原由,禀告天王英达提拉。他以4块木板作成翅膀,腾空而起,冲入天庭,将人间遇到的灾难报告了天王英达提拉。项达提一查,知道是负责掌管风、雷、电、雨、晴、阴的天神捧玛点达拉乍无视捧玛乍制定的旱、雨、冷三季之规,凭借广大神通,蓄意作乱。而这个捧玛点达拉乍,法术高明,众天神均对他无可奈何。为惩处这个乱施淫威的天神,英达提拉装扮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到捧玛点达拉乍家里去串姑娘。捧玛点达拉乍长期禁闭在深宫中的7位女儿对这位英俊伙子一见钟情。英达提拉便将捧玛点达拉乍降灾人间,使人类面临灭顶之灾的实情相告,7位平日已对父王心情愤懑的善良姑娘决心大义灭亲,拯救人类。她们天天围在父王身边撒娇,探查他的生死秘诀。面对娇女,捧玛点达拉乍终于吐露了秘密:他不怕刀砍、箭射、也不怕火烧水淹,他怕的是自己头上的发丝。姑娘们探得秘密之后,将自己的父亲灌得酩酊大醉,乘机剪下他的一撮头发,制作了一张“弓赛宰”(心弦弓),他们刚把弓弦对准捧玛点达拉乍的脖子,他的头颅便倏然而落。然而捧玛点达拉乍的头是只魔头,落地喷头,火势冲天。7位姑娘见状,不顾安危扑向头颅抱于怀中,魔火顿灭。为扑灭魔火,7位姑娘只好将魔头抱在怀中,不断轮换,直到头颅腐烂。姐妹每轮换一次,便互相泼一次水冲洗身上污迹,消除遗臭。捧玛点达拉乍死后,树鲁巴的麻哈捧重修历法,执掌风雨,使人间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传说,修订的历法是由帕雅晚于傣历六月托梦给他的父亲宣布的。因此,傣族便把公布新历法的六月作为辞旧迎新的年节。人们在欢度新年时,相互泼水,以此纪忘那7位大义灭亲的善良姑娘,并寓驱邪除污,求吉祥如意流传至今。傣历新年,一般要过三天或四天,通常称为“宛麦”、“宛恼”、“麦帕雅晚玛”。“宛麦”是辞旧岁之日,有些类似农历的除夕。这天,人们要打扫卫生,准备过年的食品,辞旧岁迎新年。“宛恼”多数年份为一天,有时为两天,意为空日,不属于旧年报天数,也不 属于新年的天数,民间通常把“宛恼”说成是捧玛点达拉乍的头颅腐烂之日。”

李政听得都有点晕了,怎么他们傣族的神魔与我们汉族的神魔不是一个名子,听起来直拗口,李政认为他们应该叫什么魔王,或者妖怪会更贴切一些,当然,这些都只是李政个人的想法,要是让这些傣族人知道他的想法,他们非把李政赶出村子不可。

“这附近还有什么地方有奇特一点东西?”李政想拍摄一点别人没见过的东西,这样自己的摄影作品才能更具竞争力。

刀兰想了想说:“有倒是有一个地方,不过太危险了,我不建议你去。”

“什么地方,我看看再说?”

“沿村里向南的路直走,大约10里地快到边境的时候有一条西东流向的小河,顺河向上10里地,在河的源头处有一个湖,我们当地人叫他‘死湖’,也就‘死亡之湖’,传说湖里有怪物,什么都吃,一般人都不敢去那。”

“什么样的怪物?”李政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一名军人,并不相信怪物的存在,人们之所以认为有怪物,只是人们没有发现问题的本质罢了。

“不知道,有说是条龙的,有说是个蛇精,有十几米长,也有的说是水鬼,但都是传说,没有人亲眼见过。”

“那为什么叫‘死湖’呢?”李政又问道,

“因为那湖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刀兰神神秘秘地说道。

“多少年的事了?”

“十几二十年了吧,我记事的时候就听说了。以前有人过去打过鱼,结果什么都没打上来。前几年还来了几个科学家,又是化验,又是监测的,也没搞出个什么结果。反正现在周围的人是尽量不到那附近去。”

“你去过吗?”

“没有,我男人以前经常去。”

“他去那干什么?”

“交易毒品。他就是在那被抓的。”刀兰幽幽地说着,低下了头,

“对不起,”李政不小心触及了她的伤心事,连忙道歉,

“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

“现在那还有贩毒的吗?”

“没有了,现在公安打击贩毒活动非常厉害,本地人已经没有人再敢去做了,听说只有一些外地人在边境上交易,而且很隐蔽,有的甚至是在老缅那边。”

“那公安不抓他们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